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五十五章花架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五十五章花架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比如,一座重達幾十萬斤的假山古代那些超絕高手一個人就能背回來。在雕琢方面更不是什麼難事了。

而在巨樹林中若隱若現著一些古老的屋頂,基本上都是青色硫璃瓦,瓦片上長滿了古樸的苔蘚等植物,這些跟樹木們相映成片,很自然和諧的融為了一體,這才是武當派的真正駐地了。

而一些樹木中間一些年青的武當弟子們在練拳揮腿著,而有的傢伙居然一邊掛著耳機聽音樂一邊在練拳。還真是體現了現代跟時尚。

武當派的先祖們著實會選地盤,葉凡在心裡暗暗佩服。

兩顆巨大的樹木中間立著一座三層大樓,宮殿形的。走進去裡面是大殿,很高很寬大,其實表面看是三層,實際上就一層樓。

估計是張天霖先有打聲招呼,殿中有七八個老道士一見張天霖冒頭,馬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迎接。

「各位長老,這位就是我的師叔葉凡。它是無塵師傅親自認下的師弟,而且,擁有無塵師傅的太上掌門令牌。師傅在走前有交待過,說是要去一個遙遠的地方。所以,就把令牌給了葉師叔。」張天霖一臉嚴肅的介紹道。

「呵呵呵,葉師弟,你好。」一個老道士居然一臉親和的笑著伸出手來要跟葉凡握手,這當然是十分的罕見的。

因為,道士們見面基本上不興握手這官場一套的。而是互相打他揖首。葉凡見他如此,也就伸出手去跟他握了起來。

「葉師弟能得無塵師兄認可,肯定有不凡之處埃」老道士笑著,葉凡感覺手一緊,明白了,這傢伙不服氣。要讓自己當殿丟醜埃

葉凡不露聲色,反手一緊,老道士頓時皺了下眉頭。那開始笑著的臉漸漸的笑容不見了。

不久,老道士額角居然冒出汗珠來了。而且,臉也漲得有些紅了,而且是越來越紅。

手在劇烈的抖瑟著,張天霖一看就明白了,估計宋成山師叔這次是踢到鐵板了。

宋成山師叔在長老里功力相當的高,現在已經達到12段頂階的境界了。平時也是眼高於頂。很少理人的。

而且,別看都八十來歲了,但那好鬥的性格一點也沒有因為年歲的增加而減弱。

而且,有的時候還會擺老資格。就是張天霖這個掌門有時都得給他面子。

此人時不時還會搞點小動作來難為張天霖,特別是張天霖中毒后。此人的小毛病就更多了。

常常會隱有所指的講些話來氣著張天霖,張天霖也無奈。一個是因為人家輩份擺在哪裡。

二來就是師傅張無塵很少回武當,而自己功力又低,連個撐腰的人都找不到。

此刻見宋成山貌似在葉師叔面前吃憋了,張天霖馬上故意的裝著沒看見樣子走向了自己的掌門位置上去。

而且,好像還嫌這大椅子不夠幹將,自個兒拿起布來擦巴開始了。

本來想向張天霖這個掌門求助的宋成山一看。頓時氣得差點咬牙了,知道張天霖肯定是故意為之的。

「呵呵呵,葉師叔,請坐請坐。喝杯茶怎麼樣?」這時,長老中的老好人周通師叔也瞧出了其中端倪那是趕緊笑道,這個,宋成天如此窘樣子。傻瓜也能瞧出來肯定是踢到鐵板了。

「武當山的茶肯定好喝,葉某卻之不恭了。」葉凡也就借驢下坡鬆開了手。不過,在鬆手的一瞬間,突然發力,那力量以爆炸性的力度收縮了過去。

礙…

宋成山果然沒忍住,條件反射般的叫了一聲出來。頓時,大殿中**雙眼全都盯了過來。頓時,宋成山那老臉騰地一下紅到了耳根處。

「宋師叔,你這牙疼的老毛病又患了,早跟你說要去大醫院治治,你就是不信現代醫學技術,咱們這些老法子不靈了,看看,這個,多不好。」張天霖忍住心裡的狂笑,趕緊說道。自然得給宋師叔找點面子回來。

「下次一定去看看,這牙疼來真是要命,像針扎一般。」宋成山趕緊就驢下坡,摸著自己的半邊臉說道。

「宋師叔、周師叔……葉師叔想進咱們的影樓去一趟,你們看怎麼樣?」喝了幾口茶后,張天霖問道。

「葉先生雖說聽說是張師兄在外邊認的師弟,但是,從本質上來講,葉先生並不是咱們武當門中人。

就像現在認的乾弟弟一樣,雖說他跟張師兄有這層關係,但我們的影樓老祖宗可是有規定的,不準除武當派外任何的外人進入的。

畢竟,影樓是創派不久就建成了。而且,裡面神秘莫測,就怕遇上一些莫測的東西了。要是傷著什麼豈不麻煩?」宋成山說道,自然是要報復剛才葉老大帶給自己的難堪了。

而且,隱有所指,好像葉凡會進去搞破壞似的。

「是啊,武當門中正式弟子才能進入。而且還要求是核心的親傳弟子才有這資格進入影樓的。

比如,各位長老的弟子就有機會進入了。而且還要求是長老的最得力的弟子才行。

葉先生既然沒拜在咱們武當門下,更沒學過武當絕學。如果由葉先生進去,哪可壞了祖宗規矩。

當然,葉先生是無塵師兄認可的師弟,想來咱們派中轉轉還是允許的。

進影樓可就有些不合時宜了。」李山道師叔說道,此人跟宋成山關係很鐵,自然是一個鼻孔出氣的。

「既然葉師弟是無塵師兄認可的師弟,咱們憑什麼不認可。我看,可以變通嘛,都幾千年過去了,適當的作些調整也完全能行。而且,我相信無塵師兄的眼光。」劉光水師叔跟張天霖關係不錯,張嘴說道。

「這口子一開,今後任何外人都能進去,咱們的影樓成什麼了?要是因此搞得影樓毀了,咱們都將成為武當的罪人。劉師弟。你能保證外人進去不損壞影樓嗎?」宋成山哼道。

「葉師弟是無塵師兄認可的師弟,怎麼成外人了?難道你們連無塵師兄的話都不聽啦?」劉長老顯然也有些惱了,聲音粗了不少。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們哪不聽無塵師的啦?我們只是就事論事罷了。」宋成山冷哼道。

葉凡覺得好笑,這門派中的長老會跟現實中的常委會好像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這掌門其實就是黨委書記了。咱們的祖先還真是聰明,在幾千年前就建立了『官朝體制。

「我看這事大家還是好商量是不是?既然葉師弟是無塵師兄認可的師弟,咱們也得承認這個事實。

不過,要進影樓的話跟這個好像又有點衝突。怎麼樣解決這個衝突才是最重要的。」周通這老好人是兩邊不得罪,講著空話屁話。有點像是『常委中』的中立派。

「對對,周師伯講得對。咱們還是要解決葉師弟怎麼樣合法的進入影樓的理由才行,大家都想想,總會找到一些理由讓葉師弟合理的進入的。有些事,可以適當的變通才是王道。」趙青青長老說道。

「變通。能變通的話咱們的影樓早給外人進去過了。遠的不要講,就拿近的來說,這幾百年下來我們何曾聽說過除了本派門中核心弟子之外的外人進去過?

不管有何種理由,都不能抹殺最基本的一點,那就是門中核心弟子才能資格進入。

無塵師兄是我們武當派的權威,但是,權威是權威。但也不能抹殺祖宗立下的規矩來是不是?

如果人人都能破壞規矩,那這規矩還立來幹什麼?如果都不遵守規矩,咱們武當派不可能能屹立華夏幾千年之久了。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嘛。」宋成山氣勢上來了。

「對了,剛才李師叔說是葉師叔既沒拜在門中。也沒學過任何的武當絕學。前一點葉師叔的確沒正式的拜過,不過,要說絕學,聽說葉師弟還真學過幾手。」這時。張天霖開口了。

「是么,學了幾手三腳貓的功夫也能稱之為絕學。哪咱們武當派的絕學豈不成青菜蘿蔔隨時可拔了。」宋成山冷笑道。

「呵呵。葉某是學過幾手武當派的雜耍。擺擺花架子還行,不過嘛,就這幾手花架子,怎麼,在坐的那位想跟葉某切磋一下武當山的花架子的話葉某也可以獻醜幾手了。」葉凡故意的刺激宋成山跟李山道倆人。

「行,我宋成山想跟葉先生切磋咱們武當的太極推手怎麼樣?

當然,如果葉先生沒學過,肯定也見過電視中表演的太極推手。

湊和著用用也行。反正都是花架子嘛。」宋成山果然中計,而且,這傢伙想藉此找回剛才掉的面子。

「中中,不過嘛,如果葉某如果僥倖用電視中學來的花架子太極推手贏了的話,是不是就可以進入影樓了?」葉凡一臉玩味似的笑著。

「如果葉先生能贏了再下的話,對於你的進入我沒意見。因為,這樣一來,就證明了你會武當絕學,可以有資格進入了。

不過嘛,如果葉先生這花架子不靈的話,估計,到時,如果受傷了或者什麼,可別在張師兄面前告狀就是了。

咱們一是一二是二,我不想跟張師兄搞得不痛快。所以,有言在先,在坐的師弟師伯們都可以作證是不是?」宋成山說道,看著葉凡,說,「當然,如果葉先生怕了的話現在退出還來得及。不過嘛,就請你就此離開,而且,以後就不必再來了。對於一個孬種,相信張師兄也不會再認可的。」

8/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