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五十六章來幾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五十六章來幾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師弟,你可能不知道。宋師兄的太極推手在咱們派中是一絕。

以前師字輩們都稱讚宋師兄的推手推得好,領悟了武當山太極陰陽之道的玄妙。

所以,以宋師兄十二段位頂階的高段位再加上太極推手,一個外人能把他推倒的話,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那豈不是證明外人的太極推手學得比宋師兄還要精湛,自然,完全有資格進入影樓了。」趙青青這女長老貌似在推崇宋成山,實則也有挪喻的份頭。還有,好像有提醒葉凡的意思了。

揭老子底,宋成山在心裡冷哼一聲,嘴裡笑道:「多謝師妹過誇了,師兄我哪有那般厲害,只是師字輩們抬愛罷了。當然,把咱們派中的絕學太極推手發揚光大也是我輩武當門人的責任。一個門派,武學越精深,自然門派就有了發展前途。」

葉凡在心裡冷笑了一聲。嘴裡卻是淡定得很,說道:「那咱今天很是榮幸,居然能跟武當派太極一絕方面的高手切磋,倍感幸運埃」

「葉先生是答應了?」宋成山斜瞄了葉凡一眼。老傢伙其實心裡不服氣兒。

認為剛才自己是大意輕敵的緣故,不然,哪會在葉凡這乳臭未散的小年青面前丟了臉子。現在,自然是要狠狠的找回來了。

「卻之不恭了。」葉凡笑道。

「掌門,我看這種比斗門下的弟子們也是很難見到。我宋成山這麼多年下來,也很難碰上一個能堪稱切磋的對象。」宋成山老氣橫秋。

儘管這話其它長老們聽來都有些不舒服,但奈何宋成山在這些人中功底子的確是最高的,大家心裡不痛快也得憋著。

「宋師叔的意思是安排弟子們也觀摩一下?」張天霖其實在心裡冷笑,知道葉凡有著半先天實力,宋成山這次絕對是自取其辱了。

「沒錯。難得有機會嘛。讓弟子長長見識也不錯。咱們派中的弟子雖說也經常會派人出去走走,參加一些武術大會。但是,那些都是些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的表演罷了。真正的高手切磋他們還真是難得見到。」李山道也跟著湊熱鬧。

「趙師叔,你去安排一下,把核心弟子們都招集過來觀摩高手的切磋。」張天霖自然樂於安排了。

不久,在武當派的訓練場周遭圍攏過來了幾十個弟子。一個個聽說是宋大師跟葉大師切磋,全都激動興奮不已。

「這位就是我們派中無塵大師認可的師弟葉凡,聽說無塵大師已經把咱們派中的太極陰陽之道傳給他了。

所以。我宋成山在這裡代武當派考量一下葉師弟對太極陰陽之道掌握了多少。

他是否有資格可以當得起咱們的師弟。」宋成山還不忘拿擺一下自己師兄的資格。

宋成山在老一輩人中排行老四,又被人稱之為四師兄。而大師兄張有塵到後山隱居后已經多年不見人影。而二師兄張無塵基本上見不到人。

他在派中露臉的機會極為罕見,而三師兄陽丁天是個與世無爭的老人,天天就懂得守著他的藏書閣,極少露臉。就是飯菜都是每天由弟子過來領取的。

派中要不是遇上極大的大事。陽丁天是不會過來的。至於說陽丁天的功底子,宋成山認為他高不到哪裡去。

所以,無形中宋成山就成了這堆人中資格最老,功力最高的老一輩了。自然就養成了這傢伙囂張喜歡擺譜的氣焰。

自從張天霖中毒后,這武當派實則上講話算數的人就是宋成山了。

有的時候張天霖講話還不好使,不如宋成山的話好使兒,儼然有被宋成山架空的危險。

張天霖當然也看到了這一點。那是急埃可是光急也沒用,自己功底子的確上不去,這掌門的功力不行,自然底下弟子就難服氣了。

幸好有張無塵這個師傅的威名在壓著。不然,張天霖的『屁股』早給人翹掉了。

「呵呵呵,等下了考量時還請師兄手下留情點。師弟我畢竟剛學不久,還相當的生疏。而且。這經驗可是一下子學不到手的。」葉凡貌似謙虛的抱了抱拳。

「葉先生,在你沒通過考量之前別稱我為師兄。因為。如果葉先生經不起考量,這師弟可是沒人認的。

我相信,包括無塵師兄知道了也會如此看法的。」宋成山還真是拿擺到了沒邊的地步,就是跟他一起的李山道都微微皺了下眉頭,覺得有些過了一些。

人家葉凡這師弟是派中權威張無塵認可的,你宋成山有什麼資格在背後把人家張無塵師兄的決定給推翻了。這不是公然要跟無塵師兄作對。

這一點,即便是李山道都絕沒這種意思。因為,張無塵在各位眼中簡單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如果誰要推翻『神』的決定,那就過了,過了。

「呵呵,為了能讓無塵師兄堅定的認下我這個師弟,看來,我還得加把勁頭通過宋大師的考量才行。

不然,這豈不是講無塵師兄這眼光不行?認人有誤?」葉老大這句話厲害啊,一出口,頓時,宋成山那臉都差點烏了。

這可是**裸的把自己推向了張無塵的對立面了。

「葉先生,咱們切磋歸切磋,別跟無塵師兄扯上關係。他是他的事,咱們是咱們自個兒的事。」宋成山趕緊解釋道。

就怕引起眾怒了。因為,剛才葉凡那話一出,已經有許多弟子發出了噓聲。

宋成山知道,不管自己如何的賣力,但在無塵權威面前,狗屁不是。

「呵呵呵,剛才硬是扯上關係的可是宋大師你埃你說要代武當派來考量葉某的。

要不是知道武當的掌門是張天霖師侄,我還以為你就是武當掌門呢?

因為,就連張師侄都一直稱葉某為師叔了,就宋大師一直要考量嘛。」葉老大是步步緊逼,宋成山差點要抓狂了。

張天霖自然在心裡大呼——痛快啊!

「葉師叔,宋師叔只是一直想撐起武當的門臉兒,所以,他對於武當派是躬盡瘁。

大家都知道,現代社會,競爭越來越激烈。這是個拚爹的時代,但是,我們武當派可是沒有那麼多爹可拚的。

所以,咱們就得拚人脈,拚實力。在現代浪潮衝擊下,各大門派都受到了強烈的衝擊。

招收弟子需要經濟作後盾,培養人才更需要。所以,宋師叔是『有心』了。」張天霖這話里可是有話,你有心了想幹什麼,是不是瞧中我的掌門寶座啦?

「師侄,那只是我宋成山幹了份內的事罷了。咱們這些長老都應該為武當派躬盡瘁,為發揚門派,光大門派而努力。」宋成山心裡憤怒到了極點,不過,他剋制住了,手一動,說道,「葉先生,開始吧。」

「行啊,開始就開始吧。」葉凡全然一幅不再意樣子,更是讓宋成山感覺到被輕視了。老傢伙氣得不行了,拉開拳腳在原地搗鼓了起來。

不久,雙手往前一推,葉凡雙掌往外一擊,頓時,四掌交纏在了一起。

開始『推』起來了。

太極推手也稱打手、揉手、擖手,是太極拳的雙人徒手對抗練習,與太極拳套路是體與用的關係,互相補充,相得益彰,至今已有上千年的歷史。

後來其他一些武術派別也吸收了這一練習方式,產生了各種流派的推手。

清代流傳的拳譜中有一首《打手歌》這樣寫道:「掤捋擠按須認真,上下相隨人難進。任他巨力來打我,牽動四兩拔千斤。引進落空合即出,沾連黏隨不丟頂。靜動相隨」

太極推手看則很慢,實際上在這互相推動的過程中卻是蘊含著智慧跟力度的拿捏的。

你一個不小心給一扯一推馬上一個狗啃泥或仰八叉。

啪……

四掌一聲巨響,地下頓時被炸出一小坑來,鋪的青色大地磚都給震得飛了起來成了飛磚。

「好1眾弟子們興奮了起來,何曾見過如此高的身手切磋。居然四掌相觸也能把地下的大青磚給震得飛起來。

「神技埃」某弟子感嘆道。

飛磚碎裂散盡之後,雙方各退到了十米開外。

宋成山臉色陰沉著,站在原地開始繞起了圈子。並且,越繞居然越快。

不久,宋成山此不人見了,代之的是滿圈子的身影,一下了好像虛幻出了五六個宋成山。

漸漸的,觀戰的弟子們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從宋成山的身影圈子裡傳出一波又一波的旋風盤的推動之力,推動得空氣都啵啵震想。

壓力太大了,弟子們不得不後撤了幾十米。一個個都興奮加震驚的盯著宋成山,叫好聲那是此起彼伏著。

反觀葉凡,居然好像傻了般站在原地不動。貌似正在發愣了。

「是不是怕了?」某人問道。

「估計是,傻了吧。見宋師叔這麼厲害,一時手足無措不曉得怎麼樣對付了。等下子宋師叔那厲害的東西出來,估計這個姓葉的要倒霉了。」某弟子答道。

「你說,無塵大師會看錯人嗎?」有人問。

「應該……不會吧……」某人答,拿不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