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打殘一條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五十七章打殘一條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埃快看,宋師叔停下來了。好像在他身影圈外居然出現了一個有形的氣圈,看到沒有?」有弟子震驚的叫了起來。

「嗯,絕對是氣圈。好像薄薄的氣球,這難道就是太極推手的精粹,能推出氣圈來,太厲害了。」

「這個氣圈不簡單,裡面估計是蘊含著爆炸性能量。一旦觸發,跟炸彈的威力也差不多。大家小心,再後退五十米。」這時,李山道一臉嚴肅的喊道,眾弟子一聽,趕緊又挪腳步退後了幾十米,一個個越發的期待著氣圈的爆炸了。

「怎麼葉師弟還沒動作,真是急人埃難道還真是給嚇傻了不成,看他這傻不拉嘰的樣子。宋師兄可是十二段位頂階強者。葉師弟這麼年輕。還真有些……」趙青青在張天霖旁邊說道。旁邊一個女弟子都在蹬腳了。

「別急嘛,葉師叔還沒發力。你看人家多鎮定,渾沒當回事兒。這才是真正的高手氣質,你是學也學不來的。」張天霖神秘笑道。

「氣質,蠢質還差不多。」那女弟子不滿的嘟了一句,氣得張天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宋成山動了。

那內氣球往前一推,頓時,帶著周遭樹葉草葉亂飛了起來,好像面前突然颳起了颳風似的,這風打在弟子們臉上都覺得生痛。

眼見那薄氣球狀物就要砸葉凡身上了。

「呵呵呵……」葉凡淡淡一笑,雙手隨手的上下一壓縮,做了個上下收縮的動作。

頓時。宋成山那般威風的內氣球被葉凡的雙掌貌似壓在了中間。

宋成山感覺一震,頓時,臉憋得通紅,拚命的往前推去。可是,那氣圈不是一動不動。

而且,葉凡微微一笑,雙掌收縮得更緊了。那氣圈給壓得變了形狀,開始扁了下來。

而後葉凡一撤掌,單掌往裡一招,那扁扁的內氣圈被葉凡一把就扯到了手中。

爾後這傢伙好像扔炸彈似的往宋成山的身上一扔。

轟……

一聲炸響,宋成山的氣圈是炸開了,不過,炸的對象有些不對頭,居然玩了個自爆。

「師……師兄……」長老們全嚇得叫了起來。

煙霧升騰,草葉紛飛。在滿天的碎土塵中。一個傢伙裸著個上身跳將了出來。

此人好像很狼狽。頜下的鬍鬚全給燒焦了。而青布袍子就剩下一半掛在腰間,即便是下邊的一半也是破了好多孔洞,露出了裡頭的內褲來。

自然。此人就是宋成山了。這氣圈的壓力還給葉老大壓制了許多,不然。非得把宋成山炸個半死不可。

一個十二段位頂階高手搞出來的內氣圈炸開的話,絕對可以炸塌一座小樓的。

「呵呵,不好意思,宋大師,你這內氣圈威力太大了,葉某可是承受不住,只好還給你了。」葉凡聳了聳肩,這貨一臉玩味似的笑著,宋成山一看,好像猛然間吞了一隻死蒼蠅一般的噁心。

李山道沉默了,他明白了。這個姓葉的能得到無塵師兄的認可,那是人家有認可的本事。

看這傢伙年青青的,居然舉手投舉之間就把十二段位頂階的宋師兄搞得灰頭土臉的。

貌似人家還手下留情了,這個姓葉的,豈不是厲害得不得了啦,至少,也得是半先天強者了。

這麼年輕的半先天強者,頓時,武當派的長老們全都震驚之餘就剩下心服的份頭了。

這年月,弱肉強食,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特別是在國術界更是把這種風格體現得淋漓盡致了。

「葉師弟好身手。」趙青青首先上前祝賀道。

「是啊,能得到無塵師兄認可的師弟能是庸手嗎?葉師弟還真是青年天才埃」就連周通這個老好人長老也上前講起了好聽話。

一時,想跟葉凡套近乎的同志們就多了。而臉成黑碳,狼狽不堪的宋成山見沒人理自己,氣得匆匆回去換衣服洗臉去了。

晚上,武當派里很安靜。因為,已經是深夜了,大家都睡了。

不過,有道黑影悄悄的往後山騰挪而去。不久,那道黑影到了後山一塊石崖邊停了下來,爾後往上幾個跳躍上到了伸出山崖的石崖上。

這石崖上邊居然還建得有座小樓,只不過,此刻小樓里一點燈光都沒有,死沉沉的倒有點像是一墳墓。

「大師兄,我是成山。」黑影停下了腳步,站在小樓前朝裡面說道。

「是成山啊,深更半夜的不好好睡覺到這裡來幹什麼?」裡面傳來一道蒼啞的聲音。

「我有事想跟大師兄說說。」宋成山說道。

「進來吧。」裡頭傳來聲音道。

宋成山小心的進去了,裡面亮起了燈光。一塊青色玉石板上正盤腿坐著一個人。

此人也是青布袍子布鞋底,不過,全身灰塵,好像盤腿在這裡好久沒有動過似的。

就是他那長長的馬臉上也粘滿了灰塵。此人就是武當派最老的長老張有塵,是張無塵的師兄。稱之為大師兄,也是那個叛徒寧天機的師傅。

「師兄這是?」宋成山掃了張有塵一眼,有些疑惑。

「龜息之法師弟總聽說過吧?」張有塵問道。

「師兄難道就是在練此功?」宋成山一驚,頓時,嘴張得老大。

因為,這龜息之法是最難練的了。所謂的龜息之法就是像烏龜一樣要冬眠的。到時,不吃不喝也能活上幾個月。

此功極難練成,而且,練不好的話也許會要了老命。因為,你沉睡過去不會醒轉就真去天國報道了。當然,如果能練成的話,也有大好處。

一旦成功,你可以把生命氣機調節到最弱的地步,而把大量的精血用於循環,洗鍊內氣中去。

據說少林寺有位高僧就曾經練成過,他叫人把他活埋在地下,三個月後挖開,他居然還活著。

「算是吧,不過,我堅持的時間不長。也是剛醒過來。」張有塵說道。

「師兄堅持了多少?」宋成山佩服得很,問這話時相當的興奮。

「就一個月。」張有塵說道。

「那也不得了,一個月不吃不喝,神技埃師兄估計是咱們武當派幾百年內第一個能練成此功的人了。」宋成山不時時機的拍馬屁道。

「你今天過來不光是恭維師兄我的吧?」張有塵可是不好噓弄的。

「當然不是,我先前還不曉得師兄在練此功呢。今天有個叫葉凡的……」宋成山加油添醋把葉凡同志給醜化了一頓。

「他真如此的囂張?」張有塵睜開眼,哼聲道。

「有啥辦法,人家是二師兄認可的師弟。居然拿著二師兄傳的陰陽太極手來羞辱師弟我。

我是技不如人,不過,這口氣可是咽不下埃咱們武當正宗傳人還打不過一個學了半落子的武當絕學的年青人。

這要是傳出去,丟的可是咱們全武當派的臉子埃不過,後來一打聽,才曉得此人年紀青青居然達到了半先天境界,難怪我不如他。

唉,這境界半點不由人,只能認了。」宋成山打起了悲情牌。

「不到三十歲的半先天,的確是天才。不過嘛,既然如此的年輕,估計大多數都是門中或家族中長輩們用開頂大法硬灌出來的半先天了。

這種人,底子薄,根基弱。不堪一擊的,因為他們的功力不是自己練出來的,虛浮不說,而且架勢大,其實不純。

所以,師弟也沒必要過於介懷是不是?」張有塵說道。

「可是咱敗得很慘啊,此人是打定主意羞辱我們這些長老的。切磋就切磋嘛,幹嘛把我的袍子都給炸毀了。

這不是明擺著讓我在眾弟子們面前丟臉嗎?弟子們會怎麼想,會認為咱們武當絕學也不過如此,從而起了浮燥之心。

這種心境可是要不得的,搞不好人心惶惶,使得門派受到重創。」宋成山講道。這傢伙還真能扯,居然把這種小事都扯到門派生死的大事上來了。

「你不是講他要進影樓嗎?」張有塵問道。

「沒錯,這傢伙腦子有毛玻這影樓是那麼好進的嗎?」宋成山說道。

「那就讓他進去嘛。」張有塵冷笑了一聲。

「大師兄,這影樓可不受咱們控制的。不然的話,倒是好辦得多了。」宋成山講道。

「呵呵,有人進去不是殘廢了嗎?這得看他的運氣了。其實,這影樓我以前也進去過。而且得到過一件好東西。對於裡面,我比他熟。」張有塵笑道。

「大師兄的意思是你也跟著進去,沒準兒還能碰在一塊的。」宋成山頓時明白了。

「進去逛逛也沒啥,反正我也進去過了。沒準兒還能打殘一條狗。」張有塵語氣突然變冷。

「對對對,打殘一條狗嘛。」宋成山頓時一喜。

「師叔,你明天進茹。」

「這我知道,裡面充滿危機跟機遇嘛。」葉凡笑道,心裡對張天霖還是有些上心,這麼晚了居然還跑過來提醒自己一聲。

「不是,裡面有危機葉師叔早就聽說過了。不過,我是擔心其它的什麼。」張天霖說道。

「其它?」葉凡看著張天霖。

「宋師叔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今天師叔讓他連丟了兩次大丑。以著他的性格,我擔心他會搞些小動作。」張天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