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六十章真人不露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六十章真人不露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可不是小問題,要是人人都能進去,那咱們的影樓還能是秘密嗎?

要是某一天給外人偷進去了,咱們的影樓有可能就此毀了。影樓雖說很神秘,甚至有些可怕。

但是,影樓是咱們武當派的象徵,就是因為它神秘,所以,武派幾千年下來才屹立不倒的。

影樓對我們門派的保護才重要了。也許,裡面還住著絕世的老祖宗們。」趙青青理直氣壯。

「有塵長老,這個問題關係著門派的生死,還請你實話實說把事講清楚。不然,我張天霖要搬出家法來了。」張天霖臉兒一板,還真有些嚇人。

這掌門還真有這個權力,一聽說要搬家法,誰都怕。就是你是派中長老也得服從門派中掌門家法的。

宋成山一聽,臉都變成黑色了。

「我願意受罰1張有塵居然還相當的硬朗。估計是認為張天霖也得給自己一點面子。不會下重手的。

「有塵長老,你真不講是不是?」張天霖的臉色黑得可怕。

「我說過,我願意受罰。」張有塵說道。

「在關係到門派生死的事上我張天霖以武當掌門身份宣布,把張有塵長老押進黑牢。」張天霖這句話一出,全體除葉凡外都色變了。

「掌門,這個,太嚴重了吧?」周通趕緊說道。

「掌門,換個輕點的行不行。有塵長老可是我們派中現在唯一人個半先天高手。要是進了黑牢給泡毀了身子,咱們門派中哪還有人起到威勢作用?」李山道說道。

「門派因為他不講實話就快處於生死存亡關頭了,你們還講情。你們還真是視武當派的生死於不顧嗎?與其武當派就此被內部人毀了,不如給外人滅了。」張天霖一幅大義凜然樣子。

「掌門,你這根本就是打擊報復。我知道,有塵長老的徒弟寧天機跟你仇不可戴天。可是寧天機已經死了。

你何必到現在還耿耿於懷而趁這機會想置張長老於死地。誰都曉得,一進黑牢基本上就沒有人能正常走出來的。

即便是僥倖活著也將是殘廢一生。掌門,你這話講得冠冕堂皇的,做人可是要一碗水端平。

而且,掌門要有掌門的胸襟。」周通這從來的老好人居然也如此的激奮了起來。

「周長老,我尊重你。這一碼歸一碼,剛才你對我的污辱我不計較,你退一邊去。」張天霖一擺手,掌門氣勢十足。

「這不是污辱。這是直言相諫。派中的確如此,掌門要把唯一的一個半先天強者給毀了,還能不讓我們講話不成。我們長老會有意見,反對掌門對張長老的處理。當然,處理是要處理。但不能關進黑牢。」周通硬朗得很。

「周通,你是掌門我是掌門?」張天霖氣極了,指著周通吼道。

「周通,你這也只是意測罷了。也不能無端的揣測掌門想怎麼樣是不是,按掌門的**也有道理。

這影樓就是關係著我們武當派的生死。有塵長老進去了,而且是不知道怎麼進去的,掌門只是了解情況。為什麼有塵長老不願意講。

這裡面是不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不是還有同夥。對了,肯定有同夥,沒有同夥怎麼可能進去。

我懷疑。這同夥就在咱們這堆人中。」劉長老說道。

「姓劉的,你乾脆直接講我周通是張長老的同夥就是了,是我夥同別人放他進去的就是了。」周通臉漲得通紅,差點跳將了起來。

「我沒那麼說。咱們在站的十幾個人都有可能,包括我自己。」劉光水一臉淡定。說道。

「不如舉手表決,對於門派中大事,按祖訓來講,長老會有權推翻掌門的一些不合理的決定的。

這是祖訓,我覺得掌門對有塵長老的處置也的確太重了。可以批評外加面壁三個月思過就是了。

何必要扔進黑牢,那豈不是明擺著要毀了張長老。掌門的心機我不想評判。

但是,掌門的行為我覺得已經越出了同門之誼。」宋成山氣勢上來了。

「他不講實話就有理了,笑話。」趙青青冷笑道。

「趙長老,他肯定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也許是裡面的影子交待他不準講實情的。」宋長老狡辯道。

「鬼話。」趙青青哼道。

「舉手吧,我反對掌門把張有塵長老扔進黑牢的決定。因為,咱們武當派離不開他。

真遇上強敵來襲之時,咱們拿什麼高手去抵抗。雖說無塵師兄的威名還在,但是,現在他的確不在派中。

這世上,沒有不漏風的牆。往昔有他在時當然不擔心什麼,現在不行了。

別人明的不行來暗的怎麼樣?所以,一定要保護好有塵長老才是,他是我們門派中的頂樑柱子。」宋成山能把黑的講成白的,葉老大在暗中佩服這傢伙的嘴皮子功夫還真不是蓋的。

「我同意宋師兄的提議。」李山道說道。

「我舉雙手贊成宋師兄的決定。」周通舉起了雙手。

「我同意。」一個白鬍子長老也說道。

「我反對,我支持掌門決定。」劉光水跟趙青青都同時說道。不過,反對是加上張天霖也不過三票。

同意的加上張有塵本人的話倒是有五票,而剩下的三個長老都沉默不作聲。

這估計就是常委會上的棄權票了,葉凡在心裡嘀咕著。

「你們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們沒意見。」果然,三個傢伙都開口了。

「五票贊成三票反對,這說明贊成放棄對張有塵扔進黑牢的決定的一邊有效果。掌門剛才的決定無效。」宋成山拉長聲音,略顯得瑟了起來。

「呵呵呵,我還沒投票呢,你們等一等。」葉凡在一旁突然笑道。

「你投票,你有什麼資格投票,這是我們派中的長老才有權力投票的。」宋成山看著葉凡譏諷道。

「這個還不夠嗎?我代表我師兄張無塵嘛。」葉梵谷舉張無塵給的太上金令。

全場頓時沉默。

「算你一票,你們也才四票。」宋成山差點要咬牙了。

「我這一票不算嗎?」就在這時候,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來,隨著聲音,走過來一個穿著古樸老舊道士服的老道士。

此人看上去很瘦校

「陽師兄,你也來了?」趙青青問候道。此人就是守著武當山藏書閣的陽丁天,據說基本上很難見到他。不過,此人的排名卻是不低,處於張有塵張無塵后就輪到他了,他是三師兄。

「我的算數吧?」陽丁天點了點頭。

「算數,五對五。」白髮長老點了點頭。

「票數一樣時應該以掌門為尊。」趙青青說道。

「可是我們的有塵師兄可是大師兄,沒有大師兄怎麼可能有張掌門?一直以來都是以『大』為大的。」宋成山譏諷道。

「不如輪拳腳,切磋一下,那方勝就由那方決定處理辦法。」李山道瞄了宋成山一眼說道。

「不行,你們明擺著嘛。」趙青青反對。

「怎麼又不行了,武林門派中功力高低可是相當的關鍵。因為武林門派就是以功力高低來排名的。」宋成山譏諷道。

「大師兄半先天實力,四師兄你12段位頂段,咱們這邊連個12段位頂階都找不出來,怎麼比?」趙青青搖頭道。

「我代無塵師兄出戰就是了。」葉凡說道。

「行。」宋成山點頭道。

「哼,你們一方五個一起來吧。我沒時間跟你玩。」葉凡突然冷笑一聲,霸氣四射,一掌往空中一罩往五人罩了過去。

「太狂妄了,干倒他。」宋成山大叫著,一拳直擊而去,一道破空聲響起,葉凡一把就抓住了宋成山的拳頭。

爾後往外邊一掄,宋成山一聲慘叫,像只人肉袋子一般被葉凡直接就扔到了遠達百米外的對面山上。

而且,連砸在山壁上四五次直到這傢伙快散架了才掉在地下癱成一團。

其它四個還沒從震驚中醒來,葉老大的沙鍋大手掌早到了。一把一個,如法炮製,就連張有塵這個半先天一樣,全給幾拳頭就按倒在地,幾腳下去,踢得這四個傢伙連慘叫都不好意思叫,因為,大家在場看著的。

「我們認輸,別打了。」張有塵的聲音感覺特別的頹廢。

葉凡收住了手。

張天霖等人早就呆若木雞了,至於其它幾個年青一輩人中的武當弟子們,要不是挨著老一輩在場,早就叫好聲連天了。

「說吧,你是怎麼偷進去的,同夥是誰?」葉凡冷冷哼道。

「唉,成山,對不起了。」張有塵嘆了口氣,腦袋垂了下去,面如死灰。

「想不到,你們倆個,怎麼能這樣,怎麼能這樣子?」周通好像清醒了,跳起來大叫道,憤怒得很。

「把張有塵跟宋成山兩位長老押進黑牢,時間一年。如果膽敢破牢,就地滅殺。」張天霖一臉嚴肅,下了死令,幾個弟子上來架著兩個傢伙走了。

不過,葉凡能感覺得到宋成山那惡毒得要吃人的眼神。

「謝謝你了葉師弟,你挽救了武當。」想不到陽丁天突然伸手,笑著握了過來。

葉凡也是笑著伸了過去。

頓時,葉老大全身一震,好像握在一棉花堆上似的,並且,這棉團居然在收緊,隱隱感覺到了手掌上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