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七十八章內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七十八章內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喬河,南方那邊折騰得厲害嗎?這都年底了,應該消停一下了是吧?」葉凡問道。

「爸在等著同嶺這邊把基礎打好后就過來。只不過,估計都得年過後了。章河市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可不能拖了。」喬河說道。

「龍東,怎麼樣你先講講。」葉凡看了王龍東一眼,講道。

「從那天開始我已經安排了人手進行前期的整平等工作,這幾天雖說我不在但工程並沒有停下來。

而且是加班加點,執行三班倒。一回到章河那邊我就會去牛家坪走一遭看看進度。

只是時間才緊了,從開工到年底也不過十幾天時間,最多把地整平下來。

而且,這事,市政府那邊還沒有展開。資金等方面暫時是我們章河市政府墊的。

這一下子抽出了幾百萬來,而且全是現錢。這快年底了,各方面都需要錢,也著實有些吃緊了。」王龍東講道。

「明天早上的常委會咱們討論火電廠的事,這事我準備把它交給你跟喬河同志共同去抓。

本來是想交待給你跟玉市長一起干。不過,我現在改主意了。紅谷寨那邊不能缺人,那邊交待玉市長倒是合適。

而你負責主抓牛家坪火電廠項目就是了。喬河配合你一起抓,咱們是自已人也不講兩家話了。

這次火電廠的投資方遠東電力集團的副總就是喬河的父親喬正和。

所以。這次的事,咱們弄下來的把握非常的大。不過,還是不能麻痹大意。

因為,跟南邊幾個省的地點以及投資環境相比咱們並不佔優勢。只是跟他們相比。咱們在平地一塊上搶先了他們一步罷了。」葉凡說道。

「王書記,我是你的下屬。我會盡最大力配合你把火電項目弄下來。有什麼方案以及打算你給我講一聲就是了,我絕對執行。」喬河還相當懂事。曉得葉凡很看重王龍東。

所以,開始時並沒有擺喬家的老資格。而是把自己姿態放得很低。更何況,喬河剛到同嶺。

當然得努力融入葉凡的圈子了。失去了葉凡的幫襯,他在同嶺的境況估計相當的慘。

在孔端跟畢雲理全面把持市政府的今天。即便是玉春風這位常委副市長的境況都不怎麼樣,更何況喬河一個剛提拔到同嶺的『新人』。在市政府一塊,如果喬河不能融入孔端的圈子,估計其結局比玉春風慘得多。那將徹底被打入冷宮,被孔端邊緣化。

喬河當然也打聽到了一點什麼,再加上葉凡是喬家女婿。喬河自然想都不用想只能是緊跟著葉凡的腳步了。

「呵呵,喬市長,不能這麼講。咱們今後是同事,同在同嶺工作,今後咱們互相配合著在葉書記指揮下工作。

有什麼好的建議方案等希望你能及時的告訴我。這火電項目,咱們一定要拿下。

當然,這事,關鍵還在喬總身上。跟他及時的勾通是我們拿下這個項目的最大保障。」王龍東一臉親和的笑著。當然也不會擺老資格了。而且,還小捧了喬正和一下。

「葉書記,明天早上的常委會上。孔市長不會有其它想法吧?咱們到現在才跟他講這事,恐怕到時孔市長心裡會長疙瘩。

認為咱們什麼什麼的想搶功勞了。」米月說著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而且,這事,孔市長肯定得全面鋪開工作。

我估計他會把這事往畢市長身上攬的。而紅谷寨的事如果財政部能掛勾下來也是一香餑餑。

那位同志都想上前啃上一口。這兩個項目中,如果想如我們所願,估計是有阻攔的。」

「讓孔市長沾點邊那是肯定要的,畢竟他是市政府的一把手,咱們不可能完全避開孔市長而把這兩件事都搞下來。至於說這兩件事的鋪開安排方面,那是不能由孔端來安排了。不然的話,肉給孔端啃完了,估計咱們恐怕連骨頭都撈不到一根的。」葉凡說道。

「他如果真要攬過去他能消化得了嗎?沒有我們,首先火電項目那估計就得泡湯了。而財政部掛勾紅谷寨的事憑他孔端能拿下來,笑話了。這些,都是葉書記的手筆。孔端憑什麼屁事沒幹就來摘桃子。這事,如果孔端不同意,我頭一個不答應。」王龍東勢氣高漲。

「呵呵,對於功勞,其實我並不是特別再乎。關鍵的問題是如果孔端真能拿下來我倒是樂意當個甩手掌柜。

只是這兩件事他是不可能拿下來的。他肯定不會用你們的。我葉凡不是想跟他搶功。

而是,如果任由他來安排,我是擔這兩件事都給搞砸了。更何況,這兩件事是我們辛苦弄下來的,當然希望由我們的人去幹了。

當然,也不能完全把孔端同志的人馬擱一邊涼快去,那樣干也太不地道。

而且,也不現實。這兩件事,還是需要他們配合才能完成。到時有了成果,他們也能分到一杯羹嘛1葉凡笑道。

「孔端不管怎麼不滿意,但這兩件事對他來講都是好事,他肯定會全力乾的。只不過一個利益分配問題罷了。」王龍東說道。

「唉,利字面前,你我何能倖免?天下又有幾人能倖免?」葉凡嘆了口氣。

風雲樓一個包廂內坐著孔住2還,這次的小班底中除了畢雲理、遲浩強以及任信天三位市委常委和萬富才這個財政局長外還增加了一位新同志,他就是副市長羅峰。

最近羅峰一直在向孔端靠攏,這次孔端知會他到風雲樓吃飯。當一見到屋裡幾個人時,羅峰頓時欣喜若狂。

因為他曉得,這幾個人一直聽說就是孔端在同嶺市最好的幾個夥伴。

其實,這就是孔端的圈子。自己晚上能榮幸的來吃頓點心,那說明孔市長已經認可自己了。

能得到孔市長認可,對羅峰同志來講當然是一件美事兒。畢竟,現在市政府是孔市長當家。這各位副市長分工管理的部門油水可是不均衡的。

自己光榮成為孔端圈子中的一員,今後分管的部門還會差到啥地方去。因為,羅峰那雙眼不花,看得忑清楚。

玉春風這位常委副市長在市政府被孔端壓得夠嗆,比一個不帶常的普通副市長還要慘。

這就是因為不聽孔端話的原因。羅峰自然不會向玉春風同志學習了,他選擇的是靠攏。

這叫,識實務者為俊傑嘛!

「孔市長,剛吃過飯就把我們匆匆招來應該不是吃點心這麼簡單吧?」畢雲理一坐下就問道。

「是啊市長,這剛吃過晚飯就吃點心,根本就下不了肚。」遲浩強也有些疑惑,問道。

任信天咂了下嘴也沒問,而萬富才卻是一臉鬱悶的坐在桌邊盡跟中華香煙較勁了。

「老萬,別喪氣了。以後還有機會嘛,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沒準兒明天又要換人了。」孔端看了萬富才一眼,勸道。

「唉,換人,也不曉得要到猴年馬月了。孔市長,你說說,我萬富才風裡來雨里去的為同嶺市理財。

這幾年下來也到省財政廳爭取了不少的資金下來。怎麼到最後提拔的時候就沒我的份頭了。

一個省政府來的小屁孩子也來當副市長,他憑什麼?不就是在省政府分分文件陪領導走走閑路?

還有那個京城來的傢伙,什麼文明辦的。嗎的,難道天天講文明就能講出成績來了?

孔市長,你看看,我幹了多少事。怎麼領導的眼裡就看不見?這世道,還有什麼話說,傷人啊1萬富才耷拉著腦袋,一指狠狠的把煙蒂給的掐滅在了桌子上。這次沒能提拔上去,對萬富才來講是一沉重的打擊。

「就是,我看現在的省委組織部那些領導也真是亂來。下邊同志干出多少成績來他們眼裡全看不見。這都什麼世道,肯乾的同志全沒著落,光耍嘴皮子的倒是都上去了。」畢雲理也相當窩火。

因為前次調整他也沒份頭。眼巴巴的看著車軍下來佔了自己那市委副書記位置,老畢同志最近一直在窩火著了。跟萬富才的失落相比,倒是同病相憐了起來。

「別在背後亂講領導1孔端臉一板,嚴肅得很。

「不過,萬局,你這次沒能上去,那個宣明堂同志不是一樣嗎?他估計現在比你心情更糟糕。這傢伙最近一直上跳下竄的,結果怎麼樣,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埃聽說中午一宣布完回去后他連砸了十幾個盤碟子。我老婆剛好下午在市場看見他老婆在買盤碟的。」這時,遲浩強說道。

「老遲,你難道不生氣?」想不到萬富才突然擱出一話來。

「我鬱悶啥?」遲浩強臉一愣,看了萬富才一眼,冷冷的哼道。其實,這傢伙看萬富才也有些不順眼。

你一個正處級的局長常常在我這堂堂的市委常委,市政法委書記面前顯擺什麼?

還不是你萬富才有一個在省財政廳任常務副廳長的哥哥罷了。不然,你連屁都不是。

「不鬱悶那就好,現在包毅可是過得相當的滋潤。看到沒,這市公安局現在要改姓包了。」萬富才看了遲浩強一眼,故意的譏諷道,他才不怵遲浩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