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七十章活人玩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七十章活人玩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唐城手中的輕機槍頓時嗒嗒地響了起來。而車天的大功率狙擊步槍威力好像更大,一點射一個就爆開了。

而葉凡配合著血僵上下一起吸收,倒是沒有多少被打爆的毒功霧散到外邊去。

而那邊車天等人早就打開了抽水機,把水抽上來散往空中。因為有雨稀蝕,所以,基本上外漏的一點殘毒也給清除乾淨了。

剩下的幾個傢伙被葉老大等人撲上去,刀劍棍棒一出手,幾分鐘就全部解決掉了。

這些人被打死後流出的血全是黑色的,而且,死前他們好像也感覺不到什麼痛苦,一個個還摸著自己的腸子尖叫著就倒下去了,有的甚至掏出自己那乾癟的肚腸看了看,而有的摳出乾乾的眼珠子當手雷往外扔去,看得人頭皮發麻。

不久,地下一地的內臟腸子肝肺等。武當派的人趕緊清理現常

眾人圍在那座玉石砌的房子面前觀察著。

「這裡的原主人是個用毒高手,怎麼會喜歡用玉石來建房屋?」葉凡有些不明白。

「也許這些玉石有助於他修練毒功。對於這些高手來講,搶些人來建成這麼一座玉樓不是不成問題的。」三化大師,張雄拿出一些儀器對準玉樓掃測了一陣子。

「這樓至少有著二千多年歷史了。從玉石的探測上可以揣測到。」張雄說道。

就在這時候,轟轟幾聲巨響。

玉樓那本來沒有任何窗戶的房子突然被什麼硬是擊穿了許多一米般圓桌大的孔洞出來。

兒臂粗的觸鬚像箭一般從洞孔里彈了出來,一個武當派弟子來不及閃開被觸鬚卷著了。

啊,那個弟子慘叫一聲,整個人瞬間就被觸鬚透體而過,僅僅幾秒鐘過後,那個弟子馬上以肉眼能見的速度乾癟了下去,半分鐘后那弟子的身體已經只有原來的一半厚度了。

葉凡明白了,這些外圍的活死人原來就是如此製造出來的。的確是恐怖得很。

地一聲。那名武當弟子被扔到了外邊。而那名弟子居然一下子飄著就跳了起來,張嘴撲向了一個武當派的長老。

「明力,你幹什麼?」張天霖大叫道。

「滅了他,他已經死了。」葉凡叫道。

「可是……」張天霖不忍心下手。不過,車天幫他了。厚背刀隔空旋轉過去,滋啦幾下,那名叫明力的武當弟子被大卸八塊成了碎肉片。

幾個武當長老全皺緊了眉頭。一個個心裡估計都有些凄涼。

「先射擊,打斷這些觸鬚。」葉凡下命令道。

唐城張雄車天牛霸一起開火往孔洞里射擊了過去。

不斷的有觸鬚冒出來被打斷打爛,不過,裡面還在不斷的往外冒,也不曉得有多少。而且,這些觸鬚被打斷後就冒騰出一股股的黑煙出來。

葉凡一看。趕緊暗示血僵賣力吸收。而葉凡自己也在伸掌賣力的吸收著。那邊雨霧繼續噴著以稀釋這些毒霧。

「繼續打,應該剩不多了。這裡頭原主人養的九幽蜈蚣蚯估計還是一隻笨蟲。如果原主人不在的話,拿下它應該沒問題。從這座房子的範圍來看,這隻蜈蚣蚯也沒大到令人害怕的地步。」三化大師說道。

半個小時過後,終於沒有了觸鬚再伸出來。

「炸開算啦。」張雄說道。

「不能再炸了,如果全都炸爛了還怎麼幫張掌門找到病根?」葉凡搖了搖頭。

「硬取的話危險性就非常的大了。」張雄說道。

「休息一陣子再說了。」葉凡說道。

「真是沒想到,憑空會出現一座玉樓來。」龔開河看著屏幕。嘆息道。

「這古代武者的法門還真是層出不窮,居然能想出這法子來。只可惜咱們現代的練武者功力都太低了,就是給你法子也整不出這種東西來。」計永遠說道。

「這玉樓值不少錢吧老計?」龔開河笑問道。

「張雄說是測試過,建造這玉樓的玉石品質都上等。就是把整座樓拆了拿去賣的話也能拍賣上一二個億了。這個,要不通知一下葉凡別給打壞了,這玉樓留著好處很多,比如,可以搞個小的旅遊景點賺些錢也行。」計永遠馬上拔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哈哈哈。老計,你快成財迷了。難道還要咱們a組設一個投資理財小組到外邊去開個公司不成?

這個就算啦。不過,要給葉凡打招呼我看也沒必要。要是搞得葉凡故慮太多怕壞了樓從而人員受到損失反倒是得不償失了。人員的安全是最重要的。」龔開河笑道。

「呵呵,當然人最重要了。錢嘛,身外之物。a組開公司,只能是做夢了。」計永遠笑道。

蝙蝠被葉凡逼出來飛到了玉樓被裡面打出來的孔洞處,往裡探了探。

葉凡頓時一愣。發現整座樓並沒有其它房間,整個就是一個大廳,高直達三樓。

在大廳中央停擱著一口棺材。棺材也是玉石做的,不過。此刻連棺材蓋子都沒打開。

那隻九幽蜈蚣蚯呢?

就在葉老大納悶的時候,棺蓋突然騰到空中。一條毛須樣的尾巴從棺材里騰了出來。

此東西尾巴處居然貼著一個人臉,倒有點像是去開生日Pt時戴的假面具,不過,此假面具是活的罷了。

估計此人臉就是張天霖講的寧天機的臉了。是人臉,但又不是整個寧天機的腦袋長上面的。

此刻寧天機的人臉好像還是活的,眨巴著眼睛,而鼻子還會動。只不過臉上的顏色有些滲人,綠瓦瓦的好像放了幾天的屍體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棺材里又伸出一隻毛須來打在寧天機的人臉鼻子上,寧天機嘴一張,發出噢噢的怪聲來。

葉凡一聽,頓時感覺腦子一片空白,內氣蝙蝠居然不由自主的往寧天機飛去。

「快走,這是九幽鎖魂音。」盧定宗那相當焦急的聲音傳來。爾後感覺自家的蝙蝠有些焦灼了起來,看來是盧定宗在折騰了。剛才葉凡已經打開了對盧定宗的視閉。

「什麼叫九幽鎖魂音?」葉凡控制著蝙蝠飛出了孔洞。

「就是這蟲子發出來的,很厲害,能鎖定高手的魂氣。活人的話能把你的精神直接鎖定,爾後由它怎麼辦了。到時,你就是一具活死人了。」盧定宗說道。

「我有些不明白,那鎖魂音好像是由一張人臉上發出來的,這個又是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可能是這張人臉適合這蟲子,所以被這蟲子吸收了。最後剩下臉皮跟它的尾巴融合在一起,利用人臉的嘴巴來發出鎖魂之音。而且,這樣子乾的效果更好。因為人的嘴巴發出的音波來講更為標準。這是一種借嘴的行為。」盧定宗說道。

「干它一刀再說。」葉凡哼道,身體靠近,幹將飛出,一點淡淡白影掠過。

滋……

人臉被飛刀幹了一下,鼻子頓時缺了一個口子,不過,沒有鮮血流出來。葉凡一看有門,正想干第二刀。

棺材里突然從另一邊張出一隻小水桶粗的頭來,照準葉凡就是一口噴擊而來。

葉老大那能被它噴中,早就閃到了幾十米開外。

就這樣,葉老大改用騷擾戰術,時不時幹將飛進去干一刀就跑。

這樣來來回回十幾刀下來,那隻蟲子身上觸鬚也給砍下了不少,而寧天機的鼻子都快給葉凡砍得沒了。

哇哇哇……

那東西好像忍不住了,暴怒了,整座玉樓好像發生了地震都震動了起來。

不久,玉樓門洞一開。一隻巨大的九幽蜈蚣蚯張著人臉出來了。

那速度還真是快,一蹦居然有三四十米高度,從空中往葉凡等人撲抓了過來。

「還真是寧天機啊,怎麼成這樣子了?」武當的幾個長老嚇得臉色全變了。

「早死了,他只剩下一張臉皮貼著的。」葉凡冷哼道,「打1

這九幽蜈蚣蚯不出來倒不好動手,一出來倒好辦。

所有人武器一起開火朝著它去了。

葉凡騰到空中,先是一標紅,接著就是血滴子一把就飛了過去。

九幽蜈蚣蚯攻擊能力並不是特別的強,只是毒汁厲害。只要距離足夠它也沒辦法。

而葉老大身法靈活,它根本上就噴不到葉凡身上。而溢出的一點毒汁對葉老大這個半毒人來講沒什麼用處。

「這麼大個頭,像什麼?」計永遠一臉嚴肅。

「能不能跟葉帥講一聲,活捉了它,讓我們研究一下。沒準兒還能培養出一個來,如果被咱們馴服了,用來作為一種攻擊手段也不錯的。」吳光寶又動起了心思。

「這東西太詭異了,我是擔心咱們根本就降服不了它。這可是古代脫神境高手養的寵物。咱們有什麼有力能培養它來。要是搞不好出現什麼咱們無法預知的狀況毀了咱們的總部都有可能。」龔開河搖了搖頭。

「嗯,這東西太未知了。咱們對它是一點都不了解。你看,這麼多人攻擊它居然還能還手。其威力不下於一個先天高手。破壞性太大了。」計永遠也說道。

「唉……這……可惜了埃」吳光寶在一旁扼腕嘆息了,這傢伙對這種東西就是上心。

「套中了。」唐城大叫道,因為,蟲子被葉老大的血滴子一把套中了尾巴,正好罩在寧天機的臉皮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