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七十一章更大的傢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七十一章更大的傢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滋啦一聲。

那張臉皮終於被葉老大的血滴子活生生的扯斷了下來,叭地一聲落在了周通長老的面前。

更詭異的事發生了,寧天機的人臉居然一張嘴咬住了周通的鞋子。

「礙…礙…快幫忙弄開他。」周通一邊踢腳,即便是他再膽大也從沒見過如此的情景,嚇得老傢伙聲音都變調子了。

「估計得把你的腳一起給砍了,不然的話,給他粘上來以後你就成他了。」葉凡譏諷道。故意要整一整這老傢伙。

「不能砍腳,不能……」周通差點要跳腳了。

就在這時候,啪地一聲,寧天機咬住周通的臉皮子被車天一鐵棍就敲得飛到了一個石頭上貼著了。

「這麼簡單的事你都不會幹,還武當長老,自己拍一下就行了嘛。嚇破膽啦。」車天一臉鄙視了周通一眼,老傢伙那臉紅到耳根了。

周通還真給嚇破膽了,把自己也是個11段位的高手給忘了。估計主要是寧天機跟周通以前還是熟人,心理原因了。

「都死了還作怪,吃老子一腳。」牛霸覺得不過癮,過去把寧天機的人臉連帶著他粘著的石頭當人皮皮球踢了起來。

不過,樂極生悲。就在這時候,人臉居然又粘在了牛霸的腳上,嚇得這傢伙趕緊又扯又抓才弄來,爾後氣得拿起槍來照準人臉就是一頓爆射,寧天機成了稀巴爛了。

幹將飛刀連連而出,再加上唐城的機槍相助,再加上在場各位的冷兵器一起招呼。

那隻水桶粗大的九幽蜈蚣蚯終於噴完了最後一口黑霧,它轟然倒下了。睜著一雙不甘願的眼睛,好像是死了。

其實。它的身體早給幹得七零八落了,就剩下一個腦袋那一截還算是像個蟲樣子。

「快點,找找,它身體內可能有蟲寶之類的東西。這東西可以解開天霖的毒。」三化大師的聲音傳來。

葉凡趕緊找了起來,運氣還不錯,從這傢伙腦袋中剖出來一枚雞蛋大,紫黑色的蟲寶來。

「快給葉凡講講,把這些殘破的蟲體留給我們科能組。龔組長,我就這點要小要求了。」吳光寶興奮得發抖著大叫道。

「看你激動得。還真是的。算啦,這蟲子都死了應該不會再作怪了。不過,要注意要全面採取密封方式,不能外漏一點。免得造成什麼細菌感染或漫延……」龔開河答應了。

「知道知道,我親自過去處理。」吳光寶這老傢伙興匆匆的走了。

「老吳埃還真是的。」龔開河搖了搖頭。

「他這人就這樣子,一輩子都改不了啦。凡是遇上沒見過的都喜歡。」計永遠笑道。

「收拾現場,全面封閉。」葉凡下了命令。

轟轟轟……

哇嗚哇嗚……

就在這時候,好像整座山都在顫慄,而玉樓被什麼震得龜裂開去。不久,那龜裂越來越大了。

「不好了,你們現在真惹上大麻煩了。」盧定宗的聲音傳來。好像這傢伙聲音都有些發抖似的。

「難道裡面還藏著一隻更大的傢伙不成?」葉凡問道,」可是那棺材就那麼大,怎麼可能。」

「不可能,有什麼不可能。地底下不能藏嗎?這棺材也許只是一個開口罷了。

而且。這裡既然是蟲子的老巢,而原主人用了封界之法。

可見這裡的重要性,即便是原主人死了,可是這裡也不可能輕易就破壞掉的。

我看你們還是趕緊走。等下子可能就跑不掉了。」盧定宗說道。

葉凡一個抽身挨近了玉樓,這個時候還能跑。絕不能跑了。讓這傢伙跑出來那自己罪孽可就大了。

發現整個玉做的棺材還在原地沒動,只不過那沒有棺材蓋的棺材里不時的會冒騰出一股股的麻黃之霧氣來。

葉凡硬著頭皮進到了玉樓里。

「前輩,借你的力量一用。」葉凡跟三化說道。

「看吧,你小子能跑多遠還是趕緊跑。你現在真是惹上天大的麻煩了。」三化的聲音傳來,葉凡感覺眼前一亮。

透過麻黃之霧氣往棺材底下看去,頓時,呆了。

這棺材根本就像是一個山口一樣,往下就是地底。而在地底下居然有個很大的洞。整個看上去就是一個瓮子一般,上小下大。

下邊葉凡借了三化的功力看得較清楚,下邊著實大,估計範圍不下一百多米。

裡面一股臭氣熏天而來,再往周遭一看,葉老大差點把肚裡的全吐了出來。

因為,滿地都是白森森的骨頭。這地底洞穴之中好像就是一個可怕的屠宰常

而在一堆白骨堆上,一隻直徑足有一米粗大的盤起來像座小山樣的九幽蜈蚣蚯就在上邊噴著粗氣。

那麻黃之霧氣就是它噴出來的。一噴出來就像是高壓水龍頭一般直接就沖開棺材衝破玉樓的屋頂到了外邊。

「前輩,用火箭彈能炸死它嗎?」葉凡問道。

「能,但又不能。」三化答得有些莫名其妙。

「什麼叫能又不能?」葉凡皺緊了眉頭。

「你還沒看出下邊這隻蟲子的關鍵之處。」三化大師嘆了口氣。

「我不是瞧得很清楚了,跟上邊死的那隻一樣的,只是個頭粗了不少。

估計攻擊力度也會大了不少吧。從它剛才噴出的黃霧就可以看出來,力量大了不少。

不過,我們這種導彈似的火箭彈炸死一個先天大圓滿高手是不成問題的。

當然,前提是能炸中它是不是?」葉凡很自信的說道。

「你看見的只是它的尾巴。」三化大師一句話出,葉老大差點掉了下巴。

「尾……尾巴,怎麼可能,不是嘴裡噴出來的嗎?」葉凡問道,感覺腦袋有點不好使了起來。

「哼,我這眼不花。你稍等。他的頭肯定就會出來了。」三化哼道。

哇嗚……

這次一聲巨吼,下邊洞穴里震蕩得嗡嗡直響。

不久,那座小山樣的蟲子身體動了起來。不久,一張披毛帶發的人臉從蟲子堆里抬起了頭來。

「怎麼又是一張人臉,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麻煩了,真是應料了我的猜測。還是趕緊撤走,能跑多遠算多遠。」三化的聲音居然也有些焦急了起來。

「這人臉很可怕嗎?我看好像比寧天機的還要顯得蒼老得多。好像是個老頭子被貼了過去吧。而且,看錶情,似乎是快不行了。」葉凡試探著問道。

「他不是貼過塞本來就是這裡的主人。」三化的話一出,石破天驚,葉老大這般鎮定之人也感覺腦袋暫時『短路』了。愕了好幾秒才回過神來。

「脫神境高手沒死,這還怎麼……」葉老大吶吶道。也明白了連三化大師都慌了的理由。

「死肯定是死了,不過。他又找了另一種方式活過來了。」三化說道。

「明白了,我曾經在一個地下洞穴中見過一個骷髏頭長在一瓮子上。而在瓮子里養著一些怪鳥,是不是借別人的身體存活下來的?」葉凡問道。

「大致差不多,我想,此人是脫神境高手沒錯。但是,死了后一直找不到可以適合的轉存的身體。

或者說找到過,但是經過幾代轉生后失敗了。無奈之下只好借了自己養的寵物。就是這種九幽蜈蚣蚯來寄存自己的魂氣。

就像我的一點魂氣就存在雕像身體中一樣,只不過他寄存的是蟲子罷了。

或者說他早就開始這項計劃,養了一隻蟲子。爾後跟這隻蟲子漸漸的融合在了一起。

而此人的身體最後當然是保存不下來爛了,而他的腦袋就借這蟲子生存了下來。

只不過還是有一定的限制的。應該是不能出去,怕見光什麼。所以,就延生出一些小的蟲子出去幫他找到想要的來供養他。

像被你們打死的那隻應該就算是小的了。而這種蟲子的壽命特別的多,也許能活上幾千年。

即便是活不了也能培養出下一代來。而這原主人就那樣子一代一代的跟這蟲子寄生在一起了。

此人太聰明了,居然能想到這種法子。而且居然還能找到這種蟲子。也算是運氣了。

雖說人不人鬼不鬼的,但總算是活到了現在。」三化說道。

「那此人現在的功力應該沒有原來那麼高吧?而且,這樣子活著比死還難受,活啥?」葉凡問道。

「那當然,不過,至少也應該有魂離階的實力吧。就這實力,你我都不是他對手。」三化說道,「當然,你想到了用炸。

不過,他並不是一個寄存死體的魂氣。而是在九幽蜈蚣蚯身上。

他是會活動的,而且,你剛才看見了,外邊那隻小的一蹦就有幾十米高,他如果蹦起來那速度絕對快過你。

你的導彈還沒發射人家早就衝出去了。到時跑到外邊去,帶給外邊的將是一場災難。

雖說他怕光,但是,在他死亡之前,至少能製造一場災難。不要講別的,就是他鑽進一村子幾口毒氣下去就能毒死一大片人。

要是鑽進演唱會還了得。而且,我懷疑,一旦時機成熟。他就是大白天也能出來了。

當然,說他出來害人也不一定。他有自己目的。畢竟,這個世界還是有高手的,而且有現代武器。

一枚大導彈也能解決掉他的是不是?而此人一直堅持著活著,估計是在找下一個轉存體。

並且,也許是期望著能突破脫神境更高的境界以期望能發現什麼新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