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七十三章慘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七十三章慘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礙…

蒼臉人慘叫了起來,這些蚯蚓可不是好貨,全都像血吸蟲一般的往蒼臉人腦袋裡鑽了進去。

而就在這時候,美人魚在空中一騰,那雙魚尾伸開,一把透明的大剪刀往蟲子身上剪去。

嚓聲響中,雖說不能一下子就剪斷,但也能剪出一個深達半尺的刀口來。

美人魚有著接近先天的實力,昨天被葉老大搞得受了傷。不然,威力更大。

蒼臉人自顧不及,這時,車天跟趙青青跳了下來。兩人掄起厚背刀往那黃色的固體砍去,在葉凡賣力的搓動著手掌發出熱能燒烤配合下,不久終於讓葉老大脫身而出。

這貨一出來,那是把氣全往蒼臉人身上而去。掄起厚背刀狂砍向了蟲子。

此刻的蟲子失去了蒼臉人的控制,好像一隻失去了意識的蟲子一般只能被動的抵抗亂扭著巨大的身子。

不久,就被眾人一頓子亂砍砍成了好幾截。

而血僵緊咬住蒼臉人的腦袋不放,那腦袋拖著一截蟲子屍體在到處的亂竄著。

蚯蚓逐漸的全部鑽進了腦袋裡,蒼臉人的腦袋明顯的乾癟了進去,好像是被血僵的蚯蚓樣東西給吸幹了似的。

葉凡騰到空中,厚背馬刀破空而下。

嚓一聲脆響。

蒼臉人的腦袋頓時被削去了一大片血淋淋的肉皮。

哇嗚……

蒼臉人暴怒了,他整個腦袋帶著一截蟲子屍體居然詭異的,像皮球一般一彈就衝到了外邊。

嚇得眾人趕緊追了出去。

……

一個武當弟子被腦袋一撞馬上鮮血飛濺。整個人就爆開了。而且,蒼臉人好像很恨三化的雕像似的。

直接一閃,一撞就把張天霖給撞得飛到了幾十米開外,幸好還沒爆開。因為葉老大扯了張天霖一把。

腦袋繼續凌厲的往雕像身上撞了過去,雕像居然會簡單的閃挪開。

「小子,快點,不然老夫頂不住了。」三化的聲音焦急的傳來。

葉凡血滴子一張往腦袋上抓去。破空聲傳去,蒼臉人那嘴一張,一道黑箭往葉凡身上撲殺而來。

來不及閃了,這時,土裡突然騰起一物,血僵居然用剎粵橙說囊壞籃詡。

整個身子被射得飛砸到幾十米開外落進了泥土裡。

「嬋媚1跟這血僵一起這麼久,葉老大還真有點感情了。這貨憤怒的大叫著,騰起足有四十米高,最後一擊。

在魚龍十八變配合之下。陽陰太極瞬間凝聚成一團冰球往蒼臉頭上砸將而下。

轟……

蒼臉被砸中了。那腦袋馬上就裂開了。不過。在裂開碎開飛走之際,腦袋居然拚出最後的內氣歪斜著狠撞在了雕像身上。

轟隆隆聲響中。

雕像居然被炸開了,腦袋也炸開了。同歸於荊

最後,葉凡聽到了五個字——善待美人魚。

這是三化大師最後傳來的聲音。葉凡知道,三化大師從此後徹底從這個世界是消失了。

葉凡聽到了美人魚那嗚嗚的低沉哭聲。這貨來不及多想,趕緊跳到遠處把血僵弄了同來,而血僵已經自動縮小,葉凡小心的收了起來。

「老祖宗……」武當的長老弟子們全都沖著那殘破僅剩下一個底座的三化大師雕像下跪哭了起來。

「大師,你走好。」葉凡也是一臉慎重,拜了拜。

「用燃燒彈,全面清理現常不能留下一點殘毒傷人。」葉凡一聲令下,唐城帶來的a組外圍隊員行動了起來。

不久,地穴下響起了燃燒彈啪啪的聲音。封穴悶烤,加高溫度。葉凡又安排了下去。

武當派的人抬著那殘破的三化大師底座先走了。

「你們……你們怎麼不給留一點,這麼大的蟲子,太難得了。」吳光寶匆匆趕來,那是氣得捶胸敲腿了。

「留個屁,這是要命的玩意兒。毀了最好。」車天沒好氣的哼道。

「你懂什麼,真是的。」吳光寶氣得嘴唇都在抖,不過拿車天也沒辦法。

「這裡還有一截,拿去吧。」這時,唐城提了個大袋子過來,吳光寶衝上來一看,頓時喜上眉梢,爾後像是寶貝一樣的趕緊裝了起來。

「龔組,這殘破的玉樓怎麼處理?」葉凡請示道。

「這玉樓在這毒巢上方几千年了,其毒質肯定早就深入的浸淫了進去。表面看沒什麼,其實塊塊都是毒磚了。留下來也是害人,全都扔地穴中封閉烤碎再填埋了就是了。」龔開河嘆了口氣。

「既然組裡不要就送給我好了。」葉凡說道。

「你難道會差這點錢?這個一個處理不好可以會惹下大麻煩。」龔開河的聲音很嚴肅。

「龔組誤會了,我會看上這點小錢,好歹我葉凡也有著十幾億的身家了,所以,那是不可能的。」葉凡哼道。

「你拿去有什麼用?」龔開河問道。

「我想,這玉樓既然滿身帶毒,如果在屋裡練毒功肯定事半功倍。

龔組,你是知道我的身體的。我可以慢慢吸收這些毒質為我所用。

讓我的毒功再上一層樓。剛才好險,要不是毒功臨時頭髮威搞瞎了這傢伙的眼睛,估計我們全得完蛋了。

而且,玉里的毒質被我完全吸收后再帶回組裡檢驗一下。如果玉磚中不含毒素了的話賣點小錢也是不錯的是不是?」葉凡說道。

「那好吧,你好好利用吧。不過,已經殘破了,得重新疊建起來,別讓工人們中毒了。還有,地點的選擇也很關鍵,不然。你這玉樓立在紅葉堡,那也太招人眼球了。還有,這毒別傳了出去害人。」龔開河說道。

「我想,不用撤了。就在這裡修復就是了。原主人會選擇此人,肯定有利於煉毒的地方。只要圍起來叫人守著就是了。」葉凡說道。

「那好,你跟唐城張雄講一聲就是了。不過,葉凡。我希望你只是一個用毒高手而不是一個真正全身長滿毒不敢讓人靠近的毒人。」龔開河點頭了。

「我明白龔組你的意思,放心,我跟他們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的。」葉凡說道。

「對了,聽說你的生命潛力丸配製出來了?」葉凡最怕人提這事了,想不到還是來了。

是禍躲不過啊,葉老大在心裡嘆了一聲,說道:「剛好有藥材就配製了幾顆。

趙老爺子這麼疼愛我的女兒,總得拿出一點拿得出手的禮物是不是?

人家可是連家裡百年前祖宗留下的長命鎖都給了青蓮了,咱也不能太小家子氣是不是?」

「這當然是應該的。不過。有些事總是有些影響是不是?上頭叫你完成任務。你是推三拖四的。現在辦私事時倒是很上勁頭,我是說會不會給上頭的領導留下這種不良印象?」龔開河講道。

「我也知道這一點,這生命潛力丸好多雙眼睛盯著的。特別是那天趙老請來的客人中有好幾個都是那天在北園干休所打拳的老人。他們都知道了生命潛力丸的事。這事。的確很不好處理。所以,我會在一個月內弄出第一批來上繳上去。」葉凡講道。

「那你租邊如果有問起來的話我先給你搪塞一下。」龔開河說道。

回到紅葉堡葉凡才有了時間檢查血僵的傷勢,發現她好像進入了一種休眠狀態。

就是用控僵經也無法喚醒她。不過,葉凡知道她並沒有到毀滅的地步。

「也許有幾個原因造成的,一個就是她跟那個蒼臉人打鬥時受了重傷暈了過去。

因為她不是活人,所以,她的暈迷狀況跟活人是不一樣的。二來就是,她會不會是進入了一種進入更高一個境界時的休眠狀態。

就像是蠶破繭成蛾一般。一旦蘇醒也許就能成為實力可堪比先天大圓滿頂階的飛僵。

從你的描述中可以推測到一點端倪。那天她是控制出那種小的九幽蜈蚣蚯鑽入蒼臉人腦袋中才如此的。

說是她也能控制那種蟲子。而且,好像層次級別比蒼臉人控制的那隻巨蟲還要高一些。

從中可以看出,沙漠中遇上的那個神秘的蚯蚓人生前絕對是個絕頂高手。

也許,他還真是跟武王同一個級別的高手。而血僵來自水晶島,水晶島跟樓蘭那邊是相隔了幾萬里。

這麼遠的地方居然會碰上一塊。這說明什麼?」厲無崖看了紅邪一眼。

「其中有因緣相聯,這是一種天意,抑或是人為設計的一種偶遇,這個就難說了。如果是某人設計的,那此人太可怕了。可怕到令人顫慄的地步,好像整個世界都在他的算計之中似的。」紅邪點頭說道。

「難道又是旦非子搞的鬼?」葉凡感覺祭背有些發涼,看了兩老頭一眼,說,「對了,三化大師說那個蚯蚓人幫了我。

把旦非子暗中留在我身體內的內氣印記給消除了。如果真消除了,旦非子估計能感覺得到。

這傢伙今後可能會找我麻煩。或者以另外一種角色或方式出現,那是防不甚防。」

「如果三化大師的推測沒錯的話,那個蚯蚓人估計跟武王和旦非子三者都有著莫大的關係。

也許血僵是武王煉的,但她是蚯蚓人的親人。而旦非子是不是跟武王米索比丘有仇。

所以,摻和於三者之間挑起事端,坐收滃人之利。」厲無崖說道。

感『農場長盟主哥』打賞,狗子謝啦。

剛看到一個叫『單刀赴會』的書友寫的一首關於《官術》的打油詩,狗哥也頗為有些感慨,特地摘抄下來跟大家同樂一下。

官術看到現在,可以總結為一副對聯,滿意的頂一下。

上聯:葉老大混官場,左右逢源,男送「壯陽丸」,女送「美容丸」,官位、軍銜都得升。魚陽、麻川、德平、魚桐處處跑,歷經副廳上到廳級;晉嶺、天雲和滇南,走南闖北利民為先。任職處「五時、「八地」、「二縣」、「一中辦」,暢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可謂神來降神,仙來降仙,佛來降佛。官術乎?武術乎?仙術乎?

下聯:狗子哥走武林,縱橫遇奇,前得「控僵術」,后得「馭女術」,武功、仙術皆有成。開源、截流、純化、煉勁層層過,突破半先進先天;念氣、魂離到脫神,出神入化指日可待。相遇者「四秀」、「六尊」、「五極」、「十高手」,盡顯「利他處用,害他處毀」,從來手到斷手,腳到斷腳,頭到斷頭。騙人也!唬人也!迷人也!

橫批:海闊天空任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