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七十六章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七十六章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啥麻煩的,男女相悅,自然天理嘛。」葉凡勸道,「如果前輩同意,我真去張羅了。」

「不用。」想不到紅邪想都沒想,直接否了。

「葉凡,你不用張羅了。」厲無崖居然乾笑了一聲,這種狀況對厲無崖這種自我標榜為雅人的高手來講實屬罕見。

「這個。」葉凡看著兩個老傢伙。

「他其實有人,只是一直不敢面對現實罷了。」厲無崖笑道。

「姓厲的,別揭我老底子,不然,我跟你急。」紅邪急了,臉紅脖子粗了。

「有啥見不得人的,我不是照樣子跟真真和好了。你呀你,一輩子就怕這個。

你這是在逃避,你這是懦夫行為。你這種行為不但害了你,也害苦了另一個苦命的女子。」厲無崖今天好像放開了,指著紅邪就罵開了,葉凡倒真是頭次聽到厲無崖這雅人罵人。

「唉……」紅邪被戳中要害,頭垂了下去。

「葉凡,講起他的朋友你可能還知道。」厲無崖說道。

「噢?」葉凡一臉有趣的看著厲無崖。

「一葉師太,你聽說過吧。」厲無崖笑了起來。

「一葉師太,峨嵋派的。好像還是掌門葦草師太的師叔。前次費家跟橫斷家一戰中她就應邀過來了一下,還打過一常不過,師太看上去很年輕,好像不滿五十吧。」葉凡問道。

「屁的不到五十,都五十一了。還扮得像個姑娘,裝。」這時,想不到紅邪在一旁嘀咕了一句。

「五十一算什麼,人家保養得好。看上去就是一三十歲的姑娘。哪像你,天天受著心裡折磨。想見又不敢去見,前次費家比賽,你不是偷偷去看過了嗎?別以為我不知道,天天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光精神要好上去自然年輕了。」厲無崖哼道。

「我看看又怎麼啦,又不犯法。」紅邪有些惱了。

「聽說葦草師太都六十好幾了,想不到她的師叔比她還校」葉凡感嘆道。

「這個沒什麼奇怪,因為一葉大師是葦草師叔那一輩人中的關門弟子,當然最小了。

比如有的人家的小叔比侄兒還要小一些,這並沒啥稀奇的。

而且。紅邪當初認識她時她還沒出家到峨嵋,還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姑娘。

當年紅邪遇上她的時候一葉大師才13歲,紅邪自已二十來歲。

不過,一葉大師當年很懂事。居然愛上了紅邪,而紅邪有心理壓力。因為兩人相差歲數太多了。

他經常講,我紅邪六十的時候可是一葉才四十來歲,這太不般配了。

別看紅邪人很邪,但是,對感情方面倒是真誠著。這麼多年下來,他從沒禍害過女子。」厲無崖一臉感嘆。

「厲無頭,給我留點面子。別全給揭了出來,讓小娃娃看笑話了。」紅邪的臉漲得有些紅了。

「既然講了講一半人家葉凡也難受,你的事還得人家出面呢。現在一葉已經是峨嵋派的名人了。

如果要還俗的話牽扯著的事就多了,到時。麻煩了。這麻煩還得人家葉凡去完成。

所以,要把事交待清楚嘛。不然,這九宮煉魂術可就沒你的份頭了。

想想其中落下的好處,很多埃還有。難道你還真不想抱得美人兒歸?」厲無崖哼道,紅邪居然破天荒的沒吭聲。

看來。這老傢伙其實很心餳鵲妹瀾磕鎘幟芰肪毆練魂術,何樂而不為。

沒準兒還有可能突破到念氣階段,到那個時候,又將是另外一番天地。

「一葉大師真名就叫一葉嗎?」葉凡問道。

「沒錯,她姓羅,全名叫羅一葉。估計是懷念這個,出家后就取一葉師太了。年輕時不但美貌,而且,輕身功夫了得。一張樹葉就可以渡河了。那年她才十幾歲埃她算是這方面的天才了。」厲無崖說道。

「一葉師太出家可能也是為了紅前輩吧?」葉凡興趣得很。

「很有可能,當年紅邪搶得蓬亂一水尺,天下震動,受到多人圍攻。

而我就是組織進攻的人。一路追去,最後死了許多人,我跟他一起掉下山崖,大家都看見了。

當然那是另外一個山崖,其實當時我們都沒死掉進河裡了,居然又打成一團,最後在台曆山才是真正的摔得半死。

而外人都以為我們倆人同歸於盡了。一葉心裡傷疼,可能後來一直找著沒找到人就出家了。

她應該是個痴情女子。」厲無崖說道。

「原來如此,這事前輩交給我去辦。」葉凡說道。

「別去,我這樣子還能幹什麼。那不是害了她嗎?一個殘廢人,人家直到現在可不是美女。」紅邪眼圈居然有點紅了,動情了。

「你就忍心讓『美人兒』天天青燈菩薩的孤苦一生?」厲無崖哼道。

「這樣吧,我先找最好的合金弄個假肢出來。只要不用來戰鬥,用來走路還是不成問題的。任前輩的功力,在內氣相助下可以很自然的走路的。也不算辱沒了一葉是不是?如果一葉很再乎這個的話,這種女人不要也罷。」葉凡講道。

「那試試吧。」紅邪終於點頭了,老傢伙還真是動心了。

「哈哈哈,這才對了嘛。」厲無崖爽笑了起來。

吃過早餐后,葉凡帶著江華地區以及橫空集團來的工作人員跟著唐城去轉悠了一個早上,事也辦理了不少下來。

當然,好多部門都不是唐城親自出馬,自然有打過招呼,早就有人出來帶路了。

看著葉凡走馬觀花般的把審批材料遞上去不久就批下來,看得橫空跟江華地區來的那些同志差點傻了眼。

以前千難進萬難進的京里部委衙門,在人家葉大助理面前好像自家後院一般。

下午的時候唐城嘿嘿乾笑了湊過來了,問道:「怎麼樣葉大,你安排的任務我可是完成得差不多了。二個億到手了。」

「那就好,我得感謝你了。」葉凡笑道。

「別介啊,咱們是一場交易,別說感謝話,下邊我得感謝你了。」唐城說道。

「你的事,嗯,昨天那個好東西給車天吃了。不過,我還發現了另一樣好東西,你願意試一試的話就試試。」葉凡乾笑了一聲。

「什麼東西?」唐城臉一烏,有些惱了,認為葉老大耍自己了。

「你沒發現,我不是從那巨大的九幽蜈蚣蚯的身體中挖出了一枚寶貝。

這種應該叫蟲寶,有鵝蛋大。這個跟蛇寶有些類似的效果,而且,九幽蜈蚣蚯是毒蟲,他的寶並沒毒。

如果吃了的話還具有一定的防毒消毒效果。這個,你吃不吃?」葉凡問道。

「葉老大,你想害死我就直接來個痛苦,給一掌就是了。何必搞這些噱頭。」唐城差點吼起來了。

「我還真看輕了你唐城,你認為我葉老大的人品就這樣子嗎?有多少人想吃這蟲寶咱就不給他機會。你小子,這麼好的東西你居然嫌吃。嫌吃的話就不用吃了,愛咋的就咋的。」葉凡哼道。

「我不是嫌吃,只是那是蟲子體內出來的,太噁心了。」唐城縮了縮脖頸,想到那天那蟲子的可怕處,這貨是一臉痛苦樣子。

「車天怎麼樣,那蛋殼裡的好吃是不是。人家吃得苦中苦,現在半先天了。

就你唐城這前怕苦后怕狼的,還想突破,做你的春秋大夢吧。我跟你講清楚,你這種行為我很不屑。

不管你是誰,不管你身份有多高貴,但是,如果讓我葉凡瞧不起的話就滾蛋去。

我葉凡不需要這種只會當孬種的人作朋友。你現在就可以離開紅葉堡了,以後也沒必要再來了。」葉凡那是劈頭蓋臉狠狠訓著這貨。

「我不走。」唐城哼道。

「噢,咱們的唐大公子還賴上了是不是?」葉凡譏諷道。

「我就賴,這紅葉堡也是我的第二個家,我就不走。」唐城耍賴了。

這傢伙此刻就像是一個鬥氣的小男孩,葉老大差點笑出聲來,剛才刺激他當然有目的的。

「那你馬上給吃了,全吃進去。就像是啃地瓜一樣。」葉凡隨手就掏出了蟲寶遞了過去。

「這個,太……唉……」唐城打開后,看著那黑麻麻透著一股子惡臭的蟲寶,實在是難以下咽。

「連這點苦都受不了,還想挑戰水母,我看你就一小屁孩的資格。

想不到你唐城就這點水平,真是沒想到。平時人模狗樣的好像還很氣派,結果那層皮一拔,比賴皮狗都不如。」水母那話還真是不客氣,句句像針一般撂拔著咱們的唐城唐太子。

「老子是好漢,老子吃了,定要打得你滿地找牙。」唐城那悲憤的叫聲響徹著整個紅葉堡。

這傢伙給激怒了,張嘴拿著那臭東西就吃了起來。吱嘎聲響起,不久居然給他整個啃了進去。

「還有沒有,葉老大,再來一個,我唐城照吃不誤。」唐城伸開手掌,一臉的張狂。

「好了,進樓里去,我幫助你一下。」葉凡說道,扯著唐城進了水池裡。

經過三個小時折騰,僅剩的一點綠晶水營養成份宣告徹底成了清水。

「哈哈哈,老子八段頂階了,八段頂階礙…礙…」唐城像個瘋子在水池裡又跳又叫著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