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七十七章還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七十七章還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行啦,別太得意忘形了。不就一個小八段嗎?」葉凡譏諷道。

「小八段怎麼滴了,老子八段頂階。」唐城哼道,轉爾衝到門口,咬牙道,「水母呢,咱們比斗開始,開始1

「恐怕你一時找不到她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啥意思葉老大?不會是嚇跑了吧?」唐城一愕盯著葉凡。

「嘿嘿,那倒未必。是我有任務安排她去維基斯群島守護了。那邊洛飛一個人忙不過來,需要人手。最近臨近的拱陰教聽說有些蠢蠢欲動。估計過段時間車天也要過去了。」葉凡說道。

「好……好……好你個葉老大,好手段。」唐城氣得瞪著牛眼被噎住了。

「我怎麼啦?」葉凡挪喻道。

「去得還真是及時,我剛才吃蟲寶時她還在,現在就不見了。葉老大,她是躲不了的,我強烈要求也去維基斯守護。」唐城說道。

「你要去,過段時間跟車天一起去吧,現在不行。」葉凡搖了搖頭,說道,「唐城,如今你也是八段位頂階高手了。

而且,這段時間你表現很搶眼,也跟著我參加過多次行動。所以,為此,我可以跟開河同志提提,你可以提大校了。

前幾天開河同志跟我講過了,說是一批新人需要教官。你看怎麼樣?」

「叫我去當教官?」唐城一愣,問道。

「嗯,聽說一年後國際特殊部隊要進行比賽。我們a組當然也報名參加上。

而美國海狼,紅軍組,藍山狐組,神道組都報名了。這是一個展示各國特殊部隊風采的好機會。

而且,各國也在暗中較勁頭。估計。這不光是一場比賽,其中可是充滿了血雨腥風。

聽說地點的選擇很苛刻,光是那惡劣的環境就能讓人窒息。而咱們組裡選拔得有年輕人跟老人混雜。

而你唐城過去,負責的就是年輕組的培訓工作。當然,這教官也不止你一個人。

組裡正在擬定組成一個教官組。具體的人員方面正在塞眩開河同志的意思叫我擔任總教官,可是我哪有空掛這個。

所以,先由教官組員選起,總教官以後待定。」葉凡講道,「唐城。這對你來講也是一個機會。如果咱們的隊員能在比賽中取得優異成績,你這教官臉上可是大閃光了。」

「幹了,教官我要干,我還希望能入隊參賽。」唐城一拳砸在樹上,驚飛了幾隻飛鳥。

「那你就得努力了。這些入選隊員中並不個個都是高手。低階者有他們的用處,要高手跟低手搭配著行動。」葉凡說道,「不過,危險性也很高。比如,如果你遇上夜當,那就麻煩了。」

「不怕,有你在。」唐城嘿嘿乾笑了幾聲。

「你小子。我可能不參戰的。」葉凡說道。

「你不參戰誰參戰,再說,沒你參加龔老頭會放心嗎?哪可是為國爭光,馬虎不得。」唐城繼續乾笑。

「好了。你小子的,不說了。」葉凡擺了擺手,唐城自去練拳舒腰去了。

晚上的時候葉凡去了費家莊。

「這麼忙也有空過來喝茶?」費青山笑著招呼葉凡坐下。

「再忙也得過來看看師伯是不是?」葉凡笑著坐了下來。

「你小子嘴越來越溜了,是不是抹過蜜?」費青山也是心情大好。看了葉凡一眼,「對了。前次你們去精絕古城的事好好跟我講講。」

葉凡詳細的講了一遍下來。

「這還真是案中案謎中謎了,好像越來越複雜了。聯繫多處看到的,只不過,我有些懷疑。那個蒼臉人既然是脫神境高手,怎麼這麼容易被你們消滅掉?」費青山問道。

「好像最致命的應該是血僵噴出來的九幽蜈蚣蚯造成的,那東西鑽入蒼臉人腦袋之中就進去了。

估計是從內部攻破的。直到現在,我也沒搞清楚血僵身體中噴出來的蟲子是不是就是九幽蜈蚣蚯。

抑或是其它的另一種什麼。不過,外形跟我們殺死的那兩隻很象。」葉凡說道。

「我贊成你講的血僵身體內的應該是內氣物化的蟲子,估計在魔林見到的那個蚯蚓人會把這個給血僵。

應該是一種最精純內氣內化后的東西,而且,很可能還融合了九幽蜈蚣蚯的精華形成的。

你說沒一點蟲子在裡面也不可能,你說全由蟲子組成的也不可能。

是不是那位高人融合了蟲子的精髓保留下來的。而且,他培養的九幽蜈蚣蚯層次很高。

就像是此類中的王者一般。所以,就連蒼臉人也會著了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蒼臉人是寄生在此蟲身體上的。

不然,你們奈何不了他的。當然,借蟲子轉生到現在也是蒼臉人一種無奈的選擇。

不然,他早死得不能再死了。」費青山的分析還真有些道理。

「這些只能是猜測了,咱們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根據。而血僵自個兒還不清楚。我在想,是不是她的意識還沒有復甦。是不是被武王或旦非子封閉了。只要用封界之法就能封閉她的一切精神式的意識是不是?」葉凡講道。

「不談這個了。」費青山說道。

「師伯,前次比試一葉師太是師伯你請來的嗎?」葉凡問道。

「是我請來的,怎麼啦?」費青山喝了口茶,看著葉凡。

「不是,我想了解一下此人。既然師伯能請到他出來,說明你們倆關係還不錯是不是?」葉凡說道。

「我們是朋友。」費青山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問,「你到底想了解她什麼。

我倒是覺得有些奇怪,一個方外之人,你好像對她很感興趣。你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的徒弟了。

那個叫張倩倩的姑娘長得的確水靈。而且,現在還是帶髮修行。

不過,你小子的紅顏知已聽說可是不少。張倩倩雖說長得還不錯,但也比不上你的那幾個的。難道是想換換口味?」

「師伯,你這是講什麼,這哪兒跟哪兒了。」葉凡差點被噎著了,瞪著個牛眼看著費青山。

「不然又是為了什麼?」費青山呵呵笑開了。

「師伯拿我開涮了。」葉凡明白了。

「一葉師太其實以前就是峨嵋弟子,就像是張倩倩一樣也是帶髮修行的。

她的師傅就是那一代的峨嵋派掌門紫衣神尼。神尼收了好幾個弟子,而一葉師太是關門弟子。

紫衣神尼很疼著她。所以,她說不出家就依著她了。只不過很奇怪,十幾歲的一葉師太是怎麼也不肯了家。

可是二十來歲過後她堅決要出家。當時紫衣神尼還很奇怪,問她她也不講,就是哭。

紫衣神尼覺得有奇巧暫時沒讓她出家。後來一直糾纏著,最後還是出家了。」費青山講道。

「紫衣神尼武功如何,還健在嗎?」葉凡問道。

「健不健在就不清楚了,估計也有九十來歲高齡了。至於武功,這個誰也不清楚。

不過,能擔當峨嵋掌門人,武功自然不會低的。只是。想很高估計也難。

峨嵋派也沒落了,到現在好像連半先天強者都沒聽說過。一葉師太也就十二段位身手。

她還是幾個師姐妹中功力相當高的了。至於說現在的峨嵋掌門葦草師太就更低了,據說就**段位身手。

當然,峨嵋也是千年大派。她們有沒隱藏實力這個就難說了。一般的千年大派都有一些老不死的。

這些人平時不顯山駱要遇上門派存亡關頭才會跳出來。

真等他們跳出來時就是石破天驚了。不然。這些門派怎麼可能幾千年了還屹立不倒。

那是絕對有他們不倒的理由的。武林大派不倒,就得靠實力說話。」費青山說道。

「那是,我在武當就遇上過一個深藏不露的。」葉凡點頭道。

「誰?」費青山很興趣。

「就是張掌門的師叔陽丁天,此人一直守著藏書閣默默無聞。」葉凡講道。

「你可能吃過他的虧吧?」費青山笑道。

「嗯。以我的身手居然奈何不了他。而且,他好像還有餘地似的。

而關於此事我問過三化大師了。大師居然也玩神秘不說。我想,這個陽丁天絕對是個高手。

當時給我的感覺好像比橫斷天河還要厲害。」葉凡講道。

「那他豈不是比張無塵還要厲害了?」費青山有些動容了。

「應該如此。」葉凡點頭道。

「武當派作為華夏國術界的泰山北斗,的確有他佔用這名氣的理由。不過,陽丁天如此高手居然能一輩子默默無聞的生活著倒是少見。現代社會,名義心都重了起來。」費青山點了點頭,「估計,少林也應該有了。」

「應該是。」葉凡點頭道,看了費青山一眼,問道,「如果叫一葉大師還俗,師伯你看有這種可能嗎?」

「還俗,你小子腦子沒燒糊塗吧?叫一葉還俗,怎麼可能。」費青山差點愕住了。

「嘿嘿,我知道,這種事,當然,是很難的。」葉凡乾笑了兩聲。

「不是很難,是根本就不可能。你這小子,怎麼會講出這種話來。」費青山好像看外星人一般看著葉凡。

感謝『磅哥』飄紅,『大樹2012』打賞,謝謝

推薦『鴻蒙樹』大神名作《紅色仕途》。

為官在於運作,機遇來源於謀划。

葉澤濤以草根之身投入官場,面對詭譎起伏、沉浮跌宕的官場,步步謀划,從平靜中發現陷阱、從細微中看出玄機、從危局中發現機會,藉助精心營造的一個個關係,終成一張大網,斗權貴,揚正氣,為民請命,走出了一條草根官場發展之路。絕世唐門最新章節zb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