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七十八章這年月不興這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七十八章這年月不興這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啥不可能的,只要一葉師太沒有遇上意中人,就是你不讓她還俗她自己就想還俗。

現代社會了,還俗也不是什麼不光彩的事。來去自由嘛。再說了,這青燈菩薩的日子過得多苦,有什麼味道。

跟意中人一起,那生活多美好。」這時,旁邊漏出一聲音來,自然是端著茶水過來的費蝶舞。貌似人家姑娘講完后這話還看了看葉凡。

「呵呵呵,蝶舞講得也有理,情嘛,海枯死爛也不變心。」費青山貌似有些意會似的笑了笑,突然問道,「蝶舞,你找到沒有。找到的話早點說出來,我也好為你張羅一下。」

「爺爺,你又來了,我是講人家一葉師太嘛。你又扯我身上幹什麼?」費蝶舞頓時羞得滿臉通紅,擱下茶盤像兔子一樣溜了。而且,貌似在臨走前還有些憂怨的看了葉老大一眼,這傢伙只能在心裡苦笑,還能怎麼辦?

這年月又不時興二房三房的。

葉凡在費青山那裡並沒有得過多少有價值的消息,倒是差點惹上了一身的騷味兒。這貨不由得有些鬱悶的離開了費家莊。

「葉凡,你這融氧丸很好使。」龔開河來電話,葉凡剛進總部就聽到他如此這般**,旁邊還有計永遠跟吳光寶二人在坐。

「你們試過啦?」葉凡一愣,問道。

「早上的時候叫一名隊員試過了,居然在水池裡憋氣足足一天不用上來也能挺好得祝

要是能批量生產的話,那對於我們部隊的戰力來講又是一大提高了。

想想。如果鑽入大海里不用戴那種目標很大的氧氣瓶等,那豈不省事得多。

而且,在戰鬥中,如果遇上強勁對手打入河裡也能繼續。真是如魚得水了。」計永遠笑眯眯的說道。

而一旁的吳光寶這老傢伙看著葉凡像是看一花姑娘。

「吳頭兒。別這樣盯著我,我不是花姑娘。」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你當然不是花姑娘了,我們組裡希望你能再提供這種融氧丸一百粒供我們研究。

雖說聽說這種丸子要高手才能製作出來,但是。我想,咱們的研究也能改進一些,造出比它差一點的總是會的。

比如,能在水裡呆上幾個小時的藥丸是不是?」吳光寶一句話出,葉老大差點暈倒。

「一百顆,你以為我是製藥廠是不是?」葉凡哼道。

「葉凡同志,都是為了國家嘛。這種東西你私存著也沒多大用處是不是?不如貢獻給國家研究用。」龔開河說道。

「就剩下三顆了,我留一顆。你們拿走吧,最多兩顆了。」葉凡雙手一攤。

「怎麼可能?」龔開河臉一沉。哼道。

「真就這麼多了。本來我還想用它配製生命潛力丸的。這下子也給泡湯了。」葉凡無奈的說道。

「葉凡同志。你是A組正式隊員,A組黨委班子成員之一,A組核心領導之一。

你要有崇高的思想政治覺悟。這不光是幾顆藥丸的事。這是關係著國家。

關係著國防事業,關係……」計永遠開始作思想政法工作了。

「什麼關係都沒用了。我真沒有了你說怎麼辦?」葉凡一臉正經。

「真沒有了?」龔開河倒是一愣,看上去好像這貨好像不像是講假話。

「本來就十幾顆,給我試過兩顆。後來剩下的給別人用掉了。」葉凡說道。

「哎呀,你怎麼能亂給人用掉。這多可惜埃」吳光寶差點叫起來了。

「幾位領導,有句話我要講清楚。這藥丸本來就是我弄來的,是屬於我的私有財產。

能拿出幾顆來供你們研究那態度已經不錯了。如果你們真逼我的話,那兩顆都免了吧。

不是我葉凡不愛國,講真話你們好像不不信。這玩意兒是古代高手研製出來的,不是我們能搞得出來的。

不然,我弄個百顆千顆豈不更好。而且,你們什麼時候見我葉凡如此的小家子氣過。

再說了,這次組裡也幫了我,還浪費了組裡幾枚火箭彈。能有好東西我都會留著的。

比如,那顆蟲寶就給唐城吞進去了。」葉凡說道。

「效果怎麼樣?」龔開河被轉移了興趣。

「唐城現在八段頂階了,完全符合擔任教官一職了。」葉凡說道。

「嗯,你這件事處理得很好。」龔開河點了點頭,「不過,講句題外話,你那十幾顆到底給誰用了?」

「講起來好笑,居然用來孵蛇了。」葉凡笑道。

「孵蛇,這麼浪費掉。」吳光寶好像被人突然的幹了一拳似的終於叫出聲來了。

「這可不是普通的蛇……」葉凡也不失的吹噓了一通下來。

「趕緊,我跟你過去。」吳光寶急不可耐了。

「幹嘛?」葉凡一臉嚴肅的盯著吳光寶。

「拿回組裡研究一下啊,這可是幾千年前的蛇蛋。我想研究一下幾千年前的蛇。這蛇蛋莫不還是武王的龐物。這蛇,意義太重大了。古代的蛇埃」吳光寶說道。

「就是武王的寵物跟你啥關係,那蛇是老子的。」葉凡生氣了,口氣很重。

「噢噢,不好意思,一時給急忘了。」吳光寶摸了一下腦殼,不過,那雙眼卻是一直在朝著龔開河眨巴。

「葉凡,這個……」龔開河剛漏出兩字來,葉老大幹凈利落,哼,「不可能,這個不外借,任何人都不行。」

「唉,算啦,不就是一條蛇罷了。」龔開河無奈的點了點頭,轉爾問道,「你這條蛇還真是厲害,居然浪費了這麼多的融氧丸才孵出來。不過,估計一時也用不完吧?」

「那當然,蛋殼裡還剩下有許多高營養的黃黃的液體。」葉凡答道。

「液體呢?」龔開河問道。

「給車天吃了。」葉凡想都沒想,直接回答。

「這麼髒的東西車天也肯吃,真是了。」計永遠差點要吐了。吳光寶也差不多臉色。

「有啥,那可都是好貨,車天吃來吃去的倒是吃出個半先天出來了。」葉凡得意的笑了笑。

「車天半先天啦?」龔開河有些震驚了。

「那當然,就是那蛇蛋中殘留物給整上去的。」葉凡笑道。要玩玩這三個老傢伙解解氣。

「車天都半先天了,那你可得加油了。」龔開河貌似很自然的就出口了。

「他還差得遠呢。」葉凡脫口而出。

「差得遠,意思是你已經……」計永遠瞳孔收縮了一下,盯著葉凡。

「呵呵,這個,我是比較厲害的半先天罷了。那空澤本秀就不是我對手是不是?」葉凡一驚,心說差點露餡了,趕緊圓常

「少來,你是不是突破了?」龔開河那雙神眼可是不好騙,盯著葉凡。

「呵呵。」葉凡神秘一笑。

「真突破了,先天。」計永遠不由得站了起來。六隻眼灼灼的盯著葉凡。

「算是吧。」葉凡瀟洒的聳了聳肩膀。

「怪不得你如此的得瑟。」龔開河哼了一聲,轉爾笑道,「老計,來幾瓶酒。咱們祝賀一下咱們A組第一位先天強者誕生,這是大喜事埃」

「是啊老龔,咱們以為還要等好多年埃想不到葉凡提前為我們實現了夢想。咱們組的實力將從此更進一步了。葉凡,下一步是不是得為車一刀同志提功了。父子同時半先天,實力埃」計永遠那眼睛居然有點濕了。

「李老,你看到沒有。你這乾兒子可是好樣的,他成長起來了。他已經成了咱們組裡的參天大樹。」龔開河也差不多,有些動情了。

葉凡喝得半醉出了總部回紅葉堡。

「首長,葉凡突破了先天,我們組裡的建議……」龔開河的聲音很恭敬的傳了過去。

「時機還不成熟,再等等。」裡面聲音說道。

「明白。」龔開河一臉凝重,掛了電話。

「上頭怎麼說?」計永遠一臉嚴肅的期待著。

「還得等等。」龔開河有些失落。

「唉,框框架架啊,框框架架埃」計永遠嘆了口氣。

「是啊,我們都生活在框框架架中。沒有了框架豈不放任自由了。

當然,這框架有的時候也成了桎梏。你我都沒辦法避免的。順其自然吧。

不過,上頭應該有他們的考慮。咱們站著的角度不一樣。從A組自身來講當然希望我們的建議得通過。

但上頭是全盤考慮的。咱們要理解。」龔開河說道。這話講出來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底氣不足。

轉眼間2007年元旦到了。

葉凡回到橫空集團要陪大家過節,元旦時葉凡作為兩地領導,帶著一批人走訪了困難戶孤寡老人五保戶等。當然,紅包也是少不了的。

元月三號。

藍存鈞氣憤的打來了電話說道:「葉大,咱們倆個都被楊志升給涮了。」

「涮我們,他怎麼涮的?」葉凡問道。

「前幾天你不在橫空集團,而我也有事請假回去了一趟。後來又遇上過節就多休息了幾天。

我那老婆說是要過二人世界,居然把我的手機給收繳了。沒辦法,我也著實少回家裡去,就依了她。

今天一打開手機秘書打了好多個電話,一問才知道發生大事了。」藍存鈞說道。

「大事?」葉凡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