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八十一章犯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八十一章犯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錯啊方龍同志,你這辦法很妙埃」葉梵谷興的拍了拍嚴方龍肩膀一下。

「葉總,其實這個辦法我們在粵東的造船廠在開始時就曾經借過用。

而這實施下來剛好是凌河縣那邊有這條件。而葉總又是江華的領導,就是凌河縣的領導心裡不痛快但也得照辦是不是?

不然的話又要磋商又要什麼的就太麻煩了。」嚴方龍謙虛的說道。

「這事就由楊貴芳同志去處理,你是橫空這邊負責江華首府搬遷一塊的負責人,你出面正好了。這邊我寫個批條,特事特辦。橫空電力設備廠也派些專家過去規劃一下,看看需要什麼馬上就給準備好。」葉凡像個將軍下達了命令。

忙活了一陣子終於有機會鬆口氣了。

第二天上午九點,伍雲亮跟姜軍兩位同志輕輕的進了葉凡辦公室。

「葉秘書長,咱們泡茶喝怎麼樣?」伍雲亮笑道。

「行,喝茶喝茶。」葉凡腳從辦公桌上收了起來走到了轉角外的椅子旁坐了下來。姜軍麻溜的開始整盅他的半吊子茶藝了。

「對了姜軍,你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葉凡看了他一眼,笑問道。

「好久沒見到葉總了,怪想念的。」姜軍開了句玩笑,轉爾說道,「昨天的事我也聽說過了,楊志升太不是個東西了。居然出這陰招,咱們不能就此讓他給耍了。得反擊。」

「你想到好招了?」葉凡問道。

「他會自食惡果的,我一直在琢磨,楊志升難道還真是想把橫空變電站搬走嗎?好像不像。」姜軍說道。

「呵呵,他是搬個樣子。不過,即便是不搬,他不給電也沒用。咱們就當他搬走了就是了,後面的話,估計他自己下不來台非搬不可了。到時,白白浪費的還不是國家的錢。」葉凡笑道。「而且,估計他也摸清了存鈞跟我的關係很鐵。所以,如果我們橫空集團想要打擊報復項南市的話也不能拿他怎麼樣?因為,受傷害的肯定是項南市,這筆爛賬將算在存鈞頭上。」

「我想也是。昨晚上想了些輒子。最後再一想,不妥當。這惹出麻煩來豈不是要藍市長去擦屁股了。

根本就對楊志升一點影響都沒有。到時如果有麻煩事發生藍市長解決不了。

估計楊志升還會以此事來刁難藍市長了。咱們倒是幫他弄出個機會來。」姜軍說道。

「這就叫投鼠忌器。」伍雲亮說道。

「沒關係,搬走橫空變電站是楊志升同志拍板的,而且當時藍存鈞同志還在市裡。我想,就在這上面做些小文章讓他也長長記性就是了。」葉凡突然神秘一笑。

「有啥辦法?」姜軍跟伍雲亮的眼神都有些火灼了起來。

「過兩天京里有幾個老傢伙會到咱們橫空集團來散散心,他們要學太極拳嘛。我看朱雀山莊正合適了。有的老幹部還說要見識一下咱們的橫空大規劃。到時,咱們如此這般一下。是不是有得看頭啦?」葉凡乾笑了一聲。

「妙計埃全城停電。」伍雲亮笑嘻嘻的,「而且,咱們可是有理兒了。

據說楊志升今天早上招開了常委會,定了拍了。要求加大搬變電站的力度。

早上的時候崔站長那邊已經停了多台設備。已經做出要撤卸的樣子了。」

「不是做出樣子,已經把一些設備拆下來了。」姜軍說道。

「這事就怕會不會牽連上藍市長,因為這電業局可是他市政府下屬的部門。」伍雲亮說道。

「不會,因為藍市長已經接到中央黨校的通知。進修半年。通知來得急,要求藍存鈞同志明天下午二點之前一定要到校報道。」葉凡笑道。

「倒是越來越奇巧了。怎麼會突然藍市長要去學習?這裡頭是不是有人安排的?」伍雲亮摸了一下下巴。

「估計是吧,聽說那個培訓班早就開班了。而藍市長是臨時頭抽去學習的。如果是某些人的有心而為的話,那這次看來人家還真是想跟我玩『大』點了。」葉凡板起了臉。

「除了他還有誰,藍市長一走,黨政一把抓了。到時,正好可以跟橫空擺擂台了。

這項南市是怎麼啦,以前蓋老虎在時喜歡這吊吊兒,現在楊志升一來居然也擺出這一格局來。

難道橫空集團跟項南市八字不符,犯沖?」伍雲亮皺緊了眉頭。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爭鬥,人這個東西,與天斗與人斗時時都在斗。沒有了爭鬥人生也是了無趣味了。」葉凡倒顯得豁達。

「橫空大規劃太大手筆了,全省有多少雙眼在盯著的。楊志升只是其中之一罷了。」伍雲亮嘆了口氣。

「一度,項南市現任市委書記楊志升聽說跟寧書記還有點親戚,有這麼回事嗎?」葉凡等伍雲亮一走就打起了電話。

「楊志升,就是那個在發改委工作的傢伙?倒是爬得快,什麼時候到項南市來了。」費一度說道。

「沒錯,原來在天雲省發改委任排名墊底的副主任。」葉凡說道。

「那傢伙我見過,長得並不高。跑我姨家跑得很勤。還不是天天來獻殷勤要帽子唄。」費一度哼道。

「你小子,磨磨嘰嘰了半天還沒講清楚他跟寧書記的關係呢?」葉凡沒好氣的說道。

「你先說說什麼事,沒事的話你是不會問起這個的。」費一度很狡辯。

「有點小摩擦,咱們橫空集團在項南地盤上。這傢伙想要……」葉凡把事隨口講了講。

「我看他們腦門子給驢踢了還差不多,要不我跟他打聲招呼。別在什麼人面前都人五人六的,真以為自己插根蔥就是大象了是不是?想跟你葉老大掰手腕,我看他還真是不知『屎』這個字兒怎麼寫的。」費一度罵道。

「呵呵,不能這麼說。這傢伙聽說很有能量。估計是中央黨校那邊有人是不是?居然把藍存鈞這根『刺』兒都挑到黨校學習去了。他這是要折去我的翅膀跟我捋胳膊上陣了。」葉凡笑道。

「黨校那邊未必有親戚在,不過,估計是黨校有人知道他是姨夫的表弟,自然,這培訓的事又不是壞事兒。而且,別人還真以為楊志升同志好心呢。」費一度哼道。

「葉老大準備怎麼樣搞他?」費一度笑道。

「搞啥,我是那種人嗎?」葉凡笑道。

「你不是那種人誰是那種人?」費一度乾笑,轉爾說道,「算啦。我不管你們的事。這事,我就裝著不知道。」

「嘿嘿,不是有點親戚嗎?」葉凡乾笑兩聲。

「親戚,對於那種欠揍的同志,我從來不把他當親戚。真以為自己頭上長個角就是皇親了。」費一度哼著。轉爾有些眼熱,說道,「葉老大,聽說車天半先天了?」

「呵呵,剛突破的。」葉凡笑道。

「唐城聽說都突然到八段頂階了。」費一度又說道。

「他也是剛突破。」葉凡說道。

「唉,就我,現在還不到八段位。連個內氣都發不出來。作為費家新生一代,葉老大,你眼看得過去嗎?」費一度說道。

「我眼咋看不過去,這是你們費家的事嘛。再說了。你們費家也有高人是不是?」葉凡乾笑了一聲。

「這就是兄弟,葉大,我可是你弟。」費一度這臉皮還真不薄,這個『弟』字咬字特別的清楚。

「唉。等有機關再想辦法吧。現在手頭沒有貨。」葉凡嘆了口氣,又惹出一樁麻煩事。

「這還差不多嘛。像我的葉哥。」費一度那話講得令人肉麻,葉老大趕緊掛了電話。不然,就怕這廝下邊會整出更肉麻的話頭來聽了令人起雞皮疙瘩。

第二天早上,杜衛國來報,說是橫空變電站開始搬了。有輛大卡車停在變電站內,一部分設備都裝上卡車了。

「搬吧。」葉凡冷笑了一聲,沖杜衛國講道,「朱雀山莊那邊聯繫好了沒有?」

「雲老回美國療養去了,木月兒倒沒什麼意見。說是已經安排人收拾了幾個房間出來,隨時可以入祝」杜衛國講道。

「那就好。」葉凡點了點頭,這時,電話響了,接通了才知道是曲省長打來的,要求葉凡漫府談事兒。

葉凡也就收拾東西直奔省政府而去。

下午二點鐘準時到了省政府,被告知曲省長正在小會議室。匆匆走過去時居然發現了楊志升同志也往那邊走著。

葉老大一看就明白了,敢情曲省長今天就是個調停人了。估計就是那六個鄉鎮的破事兒了。

「楊書記也來了?」葉凡笑著打了聲招呼。

「葉秘書長也到了,咱們可能是同一個去處。」楊志升一臉親和的笑道。

「那敢情好,能跟楊書記一起喝茶聊天也是很快意的事嘛。」葉凡笑道。

兩人各懷鬼胎的說著,不久進了會議室。

發現除了曲省長蓋助理外加省委秘書長杜劍也來了。蓋紹中朝著葉凡眨巴了一下眼睛。

「今天把你們倆位叫來,主要是關於皇崗縣下屬的召德鎮、寧水鄉、坑頭鎮、馬良鎮、木運鄉、譚西鎮。總計六個鄉鎮的歸屬問題交流一下各自的看法。」曲省長一邊看著材料一邊說道。

「六個鄉鎮,什麼六個鄉鎮,我不明白。」葉凡在裝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