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八十三章氣走了省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八十三章氣走了省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啦,歪曲什麼事實的話就不必說了,跑題了,咱們還是回歸正題。」曲省長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葉凡同志,對於這六個鄉鎮的歸屬問題,你們橫空集團是什麼態度?」

「我們的態度很明確,絕不可能答應項南市的無理要求。」葉凡說道。

「志升同志,你看呢?」曲省長又問道。

「我們絕不會鬆手的,因為我們的項南大規劃已經拍板了下來。

這事,就是往上我們也要爭取到底。這六個鄉鎮本來就是我們項南市的,現在我們需要它們。

我們拿回自己的東西有什麼錯?還請省委省政府儘早討論這六個鄉鎮的歸屬問題。

不然,越拖下去我們的新的規劃也沒辦法執行下去了。這將嚴重的擔擱了我們項南市2006規劃的進行。」楊志升也是態度堅決得很。

「你們兩位同志啊,就不能坐下好好聊聊,看看有沒其它解決的辦法?

比如,換個思路。能不能這六個鄉鎮既讓它為橫空大規劃服務,又能促進項南市大規劃的進行。

這樣子相得益彰豈不更好。關鍵是你們倆位同志還是缺乏勾通嘛,這一見面就較勁還怎麼樣協商是不是?

咱們都要心平氣和一些,只有這樣才能坐下來好好談談。這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兩全其美的辦法不是沒有是不是?」杜劍又和稀泥了。

葉凡有些不明白,杜劍同志是曲省長叫來的還是寧書記派出來的抑或有第三方請他出馬來的。

這個,意義可是大不一樣了。如果是曲省長叫出來的就是代表著省委了,如果是寧書記安排過來的那很就代表寧的意思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楊志升請來的幫手。不過,到目前為止杜劍表現還處於中立狀況。

「那隻能讓這六個鄉鎮兩地共管了。這樣子下去會不會更亂。」曲省長皺了下眉頭。

「那肯定不行。」想不到葉凡跟楊志升同時出嘴。

「這不行那不行的,你們倆位同志到底要怎麼樣才行?」曲省長也有些火了,口氣重了不少。

「我看不如讓他們倆位都先回去想想,想通了再坐一塊怎麼樣?」杜劍徵求曲省長意見道。

「那就這樣吧,我也沒空了。你們先回去吧,過段時間再說了。」曲省長站了起來。

「可是曲省長,我們的事拖不起埃我們的大規劃馬上就要起動了,如果這六個鄉鎮的事沒敲定下來,咱們的在規劃就沒辦法執行埃」楊志升問道。

「你們還沒開始。我們早開始了。根本就沒辦法變了,楊志升同志,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別在這裡折騰了?」葉凡老實不客氣的刺激著這傢伙。

「折騰,我看你在折騰吧。別倒過來說了。」兩人直面的較嘴了起來。

「你們倆個要吵到大街上去,讓咱們天雲省的群眾都看看兩位的『風采』。」曲省長擺了擺手。氣得夾著個公文包先走了,杜劍看了兩人一眼,嘆了口氣也走了。

「兩位,吵吧,我倒是喜歡看人吵架的。不花錢還有戲看,多好。」蓋紹中皮笑不肉不笑。

「哼!我不是演員。」楊志升氣呼呼夾著公文包走了。

哈哈哈……

身後傳事蓋葉兩人那猖狂的笑聲,楊志升咬了咬牙腳步更快了。

「老弟。你今天可是把咱們的楊大書記氣慘了。」蓋紹中笑眯眯的一臉的幸哉樂禍。

「老蓋,可別胳膊肘兒往外拐。你看,我都給氣得走不動了。」葉凡笑道。

「你會氣得走不動,掐脖子的時候手勁特別的大。」蓋紹中說道。

「嘿嘿。那個時候,爆發,爆發了。」葉凡乾笑了兩聲,夾著公文包走了。

第二天下午。葉凡帶著橫空集團班子成員在橫空集團總部大樓面前迎接了由魚國章老人帶領的北山干休所一行人。

來了四位老人,除了魚國章外還有劉元光。李照光,蔡信揚三位同志。

這些老人在共和國建立初始立下了汗馬功勞,在那個年代可是響噹噹的大功臣。

現在雖說都七八十歲了,但個個精神頭十足。

「小葉,搞這麼大陣仗就是為了迎接咱們這群老傢伙?」魚國章一下車子掃了一眼,呵呵笑道。

「沒啥陣仗啊,就十幾個人。平時迎接地市一把手還不止這個格局呢?」葉凡笑道,上前跟四位老人握手。

「呵呵呵,還不錯,咱們現在都退了多年了居然還有地市一把手待遇,不錯不錯。」劉元光笑道。

「走走,咱們參觀一下小葉同志的總部大樓。這橫空大老闆就是氣派埃不錯不錯1魚國章笑呵呵的,四位老人在葉凡陪同下饒有興緻的參觀了橫空總部大樓。

「這大樓攤子很大啊,部門齊全。我就不明白了,以前的橫空領導層怎麼就把橫空集團給敗了,真是群敗家子兒。」魚國章可是老實不客氣。

「這都是當初計劃經濟落下的一些弊端,等靠要這些不良思想養成了他們不思進齲最後一拖再拖,錯失了發展的大好機會不說,而且差點把橫空集團帶入了萬劫不復之地。」劉老感嘆著說道。

「現在沒事了,有小葉在,相信能再現它的輝煌了。」蔡老笑道。

「那當然,有其子必有其父嘛。」魚國章笑道。

「老魚,你這話我可就不明白了。」蔡老一臉納悶。

「很簡單嘛,能讓老趙看上的孫女可是不簡單的。葉青蓮如此,其父葉凡也差不到哪裡去。這就是優良品種的效果嘛。」魚國章笑道,頓時逗來大家鬨笑開了。

這幾個都去參加過趙寶剛的認干孫女宴會的。

爾後,葉凡陪著四位老人逛了橫空鎮,再后就到了通天河邊。

「雖說到處灰塵滿天飛,但是,這是好氣象埃」魚國章感嘆道。

「是啊,這代表著大搞建設嘛。想當年,咱們搞建設就是挖坑打仗。就是真正的建房我還干過磚瓦工呢?」蔡老笑道。

本來孔意雄提議今天對於污染大的工程停工一天,讓四位老人好好參觀一下。

不過,葉凡沒同意。葉凡認為這才是真實的現狀。四位老人都是在血與火中戰鬥出來的,這點灰塵都吃不消還能稱之為老一輩嗎?

而魚國章下來有交待,不準通知天雲省委。說他們就是下來散心練拳的,所以,直到現在寧志和還不知道。

對於朱雀山莊的環境四位同志還是相當的滿意的。

晚餐就在朱雀山莊吃的,葉凡動了點私活,用內氣搞了只叫花魚出來,吃得四位老人差點吞了舌頭。

最後一直嚷著要叫廚師出來請教一番。一旁的木月兒哧一聲就笑了出來。

「笑啥小姑娘?」魚國章瞪了木月兒一眼,笑問道。

「魚老,你要見的廚師可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木月兒笑嘻嘻的像個精靈。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誰啊?」魚國章看了看,現場貌似就自己四個老傢伙跟葉凡以及木月兒了。

「葉凡同志啊,這叫花魚就是他整的,我家的廚師可是整不出這地道的味兒來的。」木月兒笑眯眯的。

「想不到小葉還有這手藝,不錯不錯,今後回京可得到我家裡去指導一番。今後在家裡也有得叫花魚吃了。」魚國章這一笑,另外三老都點頭,葉老大那臉上可是爬上了黑線。

看來,這本事可不能外漏,一漏的話可就惹麻煩了。

「這個,魚老,劉老……這魚一般人是做不了。」葉凡趕緊說道。

「看到沒,咱們的葉總很翹皮噢。這不明擺著抬高自己不是『一般人』嗎?」木月兒妖嬈的笑著,氣得葉老大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四位老爺子可得罩著我。」木月兒反葉凡一瞪眼,趕緊說道。

「罩著你,聽說你可是有著幾十億的家產。哪個敢欺負你,這不是找抽嗎?」劉老有些疑惑,問道。

「除了咱們的葉總還有誰,四位爺,你們也知道,我這朱雀山莊就在橫空大規劃的地盤上。要是人家不高興了要咱滾蛋怎麼辦?咱這小女子可是鬥不過財大氣粗的橫空大老闆的。」木月兒撅起了嘴。

「沒事,以後小葉欺負你你來找我魚國章。」魚國章差點要拍胸脯了。

正談得歡的時間居然一下就暗了。

「怎麼回事?」葉凡故意的問道。

「停電了。」木月兒說道。

「你們這裡經常停電?」魚國章問道。

「以前不會,這幾天就經常停了。」木月兒招呼人去取蠟燭。

「葉凡,這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線路有問題。你們這大建設聽說白天晚上都在進行,這晚上如果突然停電可是很危險的。要是有些工人正在高架上怎麼下來,得趕緊解決這問題。」蔡老一臉嚴肅,說道。

「唉,有啥辦法。」葉凡嘆了口氣,典型的悲情牌嘛。

「四位爺,最近橫空變電站要搬走,所以經常停電了。就連橫空集團正常用電都沒辦法保證了。

橫空集團的幾個大廠子都停了,聽說一天損失都達幾千萬。就這點電還是從河對岸的凌河縣變電站借過來的。

這事葉總聽說去跟市裡談過了,不過,項南市的楊志升書記硬是不同意,執意要馬上把變電站給搬走……」木月兒開始『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