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八十四章停的正是時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八十四章停的正是時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魚國章一聽,馬上聞出什麼味兒來了,四個老人互相看了一眼,好像都聞出味兒來了。

「呵呵,我們正在想辦法徹底解決這個問題。而我們橫空集團自己的變電站也正在建設當中。只是遠水解不了近渴,不過放心,明天電量會更多一些,因為,我們橫空集團在凌河縣變電站又裝了幾台設備。到時,這民用電基本能保證了。」葉凡說道,貌似很努力樣子。

這時,蠟燭點上了。

「四位爺,你們難得來一次。我沒什麼好拿得出手的,這幾顆藥丸給四位爺磕磕牙吧。前次就弄到幾顆,全孝敬了青蓮的爺爺。」葉凡說著,拿出四個瓷瓶子。隱晦點出這就是生命潛力丸了。

四老當然知道這是好貨,早聽趙寶剛說過服用后的感覺。自然,也沒客氣,大家心照不宣,收下了。

爾後休息了一陣子后在燭光下練太極拳了。

練著練著,魚國章不小心一腳踩在石頭邊上差點摔了一跤,那是終於發火了,哼道:「明曉得橫空集團需要電,城市建設正在大搞,怎麼就把橫空變電站給搬走了。緩一緩都不行,搞什麼搞?」

「這是有些同志不懂得顧全大局,就是項南市搬走橫空變電站的話也得緩一緩是不是?

而這橫空變電站以前估計還是為了橫空集團而建的,怎麼就這麼不懂事兒,這不是拆橫空的台嗎?」劉元光老人也火了,這些老人都直爽,看不過去的就要講。

「我得給志和同志提提醒了。」魚國章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這事我問問。馬上解決,馬上。」寧志和掛了電話,那臉黑得都差點成豬肝了。

「志升不是還在省城嗎?」寧志和轉頭問老婆費香玉道。

「昨天來的,還沒回去。聽說還有點私事要辦,他剛到項南不久,家裡人還沒帶去,估計是去辦這事了。」費香玉說道。

「叫他馬上過來一趟,馬上,這個糊塗蛋。」寧志和一擺手。

「怎麼啦老寧。別生氣嘛。我去打電話。」費香玉說道。

僅僅十幾分鐘楊志升就匆匆出現在了寧志和的家裡。見寧志和板著個臉,楊志升站那裡不敢坐下。

「你都幹了什麼,一到項南就要搬走橫空變電站。你真以為省委省政府領導全成了瞎子是不是?由著你折騰去。」寧志和劈臉就是一頓,爾後哼道,「馬上打電話過去交待橫空變電站恢復對橫空鎮以及橫空集團的供電。馬上。」

「表哥。這個,你先聽我解釋一下。」楊志升剛講到這裡,啪地一聲脆響。

寧志和這個一向沉穩的人居然一巴掌拍在了桌上,哼,「解釋,再解釋你這頭上的烏紗帽就要飛了。馬上打電話1

楊志升臉色黑著不敢再嗦,馬上打起了電話。不久擱下電話后臉色更為難看。

「怎麼啦。恢復供電沒有?」寧志和冷冷問道。

「一下子沒辦法恢復了。」楊志升額角全是汗,嘴唇吶吶著臉色極為難看。

雖說寧志和是他親表哥,但寧志和那領導威信楊志升從來一見到就發怵的。

「為什麼?」寧志和聲音更重。

「老寧,消消氣。好好跟志升說嘛。」一旁的費香玉看不過去了,勸道。

「你懂什麼,好好說,再好好說的話我都保不住他的。」寧志和哼道。

「表哥。原本市裡因為需要,決定把橫空變電站搬到香樟溝的。

因為那地兒現在成了開發區。急需要配電設備。可是市裡一時籌不到這麼多錢,所以就搬橫空變電站了。

而且,我們不是沒為橫空集團考慮過。覺得這麼大的企業肯定會有自己的變電站的。

所以,昨天開始拆出設備了。這下子設備全給拆了擱地下,沒辦法恢復供電了。」楊志升說道。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三個小時內恢復供電。拆了是不是,馬上請人裝,裝上去。」寧志和哼道。

「那好,我馬上安排人去裝。」楊志升擦巴了一下汗珠子又打起電話來。

不久又擱下了電話,說道:「表哥,市電力局專家晚上都下班了,我已經招集他們了。不過,從項南市到橫空鎮可是要一個小時車程的。再加上安裝等等,三個小時恐怕根本就沒辦法完成。」

「那是你的事,如果你不能完成,從此後就不必到這裡來了。」寧志和板著個臉下了死命令。

楊志升滿頭大汗進了衛生間。

「老寧,不就停電嗎,何必如此大火氣,看你把志升都嚇壞了。」費香玉勸道。

「停電,你以為就停電的事是不是?」寧志和哼道。

「難道還有別的事摻雜其中?」費香玉問道。

「他什麼時候停電都行,可是這次停得不是時候。正好魚國章跟劉元光四位老同志在橫空集團的朱雀山莊休養。

人家晚上居然沒電,吃餐飯還得點蠟燭。你說,四老心裡會怎麼想。

結果一問,自然就擱橫空變電站上去了。這事我明白,志升下去是想為我爭面子,因為是我寧志和點他將到項南的。

他是想干出成績來。這出發點是好的,不過,所採取的手段就有些欠妥了。」寧志和嘆了口氣端起了茶杯。

「這事是不是跟葉凡有關係?」費香玉問道。

「那個兔崽子,別以為幹了什麼我不清楚。這事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他。

不然,千不來萬不來,怎麼魚老會選擇這個時候下來。而且一來,晚上一吃飯居然會沒電了。

你葉凡是橫空大老闆,集團公司下屬還有一個專門生產電力設備的公司。

明知道橫空變電站如此,四老下來了,你葉凡就不會準備一台發電機不成?

還讓人家四位老人摸黑吃飯,這哪裡是吃飯,根本就是在抽打志升。」寧志和哼道。

「這事恐怕先是志升惹起的吧?你明曉得人家橫空集團正在大搞建設,而且,從橫空集團本身來講也需要大量的電。

你也不能說搬走就搬走。至少得提前通知人家一下,給人家一個月的緩衝時間準備一下是不是?

志升的行為其實也是在下刀子,也不能怪葉凡回擊你一釘耙了是不是?

不過,我有些不明白,志升為什麼如此的干?他以前跟葉凡好像都不認識。

怎麼一下去兩個就成了冤家對頭了。」費香玉當然偏袒葉凡一些了。

「志升還是太了一點,他估計看葉凡年輕好欺負。再說了,這些年下來,寧家也太罩著他了一些。

養成了他有些自高自大了起來。特別是在這天雲省,認為我寧志和在這裡,誰也不敢跟他怎麼樣?

其實這種思想很要不得的。我寧志和在這裡,他更應該低調作人,高調作事才對。

而不是一下去就樹下橫空集團這麼大個強手。葉凡是好相與嗎?這小子鬼著呢。

你看,蓋紹中夠老練的吧,要霸氣有霸氣要計謀有計謀要後台有後台。

結果怎麼樣,被人掐了脖子現在倒成好朋友了。」寧志和講著講著居然給氣得笑了起來。

「是啊,葉凡這小夥子衝起來時九頭牛都拉不回來。志升跟他掰手腕,有些自不量力了一些。而且,他剛下去,在項南市根基還不穩當。葉凡現在可是把橫空集團牢牢的掌控在了手中。很不明智埃」費香玉說道。

「不過,香玉,你猜葉凡會不會曉得志升跟我的關係?」寧志和突然笑道。

「這個就難說了,也許不知道吧。志升跟葉凡沒有交集,全省這麼大,葉凡整天忙的事太多,哪有空打聽這些。你看,連我們家他都很少來的。而且,志升做人也還算是低調,並沒有扛起你的牌頭到外亂擺譜吧?」費香玉說道。

「香玉,兩軍交戰前什麼最重要?」寧志和含笑問道。

「知彼知已百戰不殆嘛,這個,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費香玉白了老公一眼。

「這不就結了嗎?你想,對於橫空變電站的撤走,葉凡肯定關注著。

不然,也不會整出四老的事來。這四老這個節骨眼下來,本身就說明有問題。

葉凡既然要反擊了,他會笨到不去了解清楚志升的底細嗎?能坐到他這個位置的都不是笨蛋。

而且,他要了解志升底細的法子可是多了。隨便抓住費家某人一問不就清楚了。

我敢打賭,這小子肯定問過一度了。而且知根知底的。」寧志和說道。

「他明知道志升是你的表弟還如此,看來,他這處理也有些欠妥當。這事直接來咱們家坐坐溝通一下就是了嘛。何必鬧騰得這麼不愉快?這個,可是有些大水沖了龍王廟的感覺了。」費香玉說道。

「他們倆個是彼此彼此半斤八兩,志升難道不知道葉凡是我寧志和點將過來的?就從我最近這段時間對他的支持就可以聞到什麼。志升不可能反應這麼愚鈍的。」寧志和說道。

「兩個人都不肯服輸,所以在下邊鬥起來了。而且,還想瞞著。」費香玉覺得好笑。

「楊書記,我看,只能向橫空集團借人了。他們有這方面的安裝人才,而且又近。三個小時內應該能裝上一批可以供電了。」蔡平邦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