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八十五章差點氣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八十五章差點氣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向橫空集團借人,那不行。你另外想辦法。」楊志升直接否決。

「真沒辦法了,一時哪裡去找。而且還要限於橫空鎮。除了橫空集團別無它法了。」蔡平邦說道。

「你以為他們會借人給我們嗎?」楊志升冷冷哼道。

「要不給藍市長去個電話,由他出面也許能借到人。」蔡平邦問道。

「唉,我試試吧。」楊志升也是被逼無奈了,只好掛給了藍存鈞。

「葉大,楊志升居然叫我向你借人。」藍存鈞笑著打去了電話。

「是不是借人去變電站?」葉凡問道。

「沒錯,葉大用了什麼手腕,居然逼得楊志升借人了。」藍存鈞估計在電話那頭痛快得不行了。

「呵呵,借了四個寶。」葉凡笑道把四老的事講了一下。

「哈哈哈,痛快埃不過,葉大,這人借不借,我得馬上回過話。咱們的楊書記可是催得緊,似乎有人在逼他?」藍存鈞笑道。

「寧大佬在逼他嘛,一般是。」葉凡笑道,轉爾說道,「咱們可是沒人借,這都晚上了,全都下班了哪裡去借人是不是?」

「那我就這樣回了。」藍存鈞嘻哈著掛了電話回話去了。

「這個混蛋,姓藍的,你還是不是項南市的領導?」楊志升掛了電話后氣得差點把人家寧書記的洗臉盆給砸壞了。

這傢伙剛從衛生間出來寧志和劈臉就是一句問道:「開始安裝了沒有?」

「還沒找到人,正在想辦法。」楊志升烏黑著臉。

「時間已經過去15分鐘了,我是答應過人的,三個小時要亮燈,你自己看著辦吧。是面子重要還是帽子重要?」寧志和一點面子沒留了。

「我馬上再想辦法。」楊志升又進了衛生間。

「老寧,是不是太倉促了一些。現在可是晚上,哪裡去找人安裝?」費香玉見楊志升滿頭大汗的可憐相,有些不忍心。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過,這事我已經答應過魚老他們了。難道叫我寧志和當個無信之人?」寧志和一句話出,費香玉也不再嗦了,這事說大不大,說小可也不校要是讓幾個老人把什麼話傳到京里,這影響可是相當的不好。

良久,費香玉還是於心不忍,說道:「這事既然是跟葉凡在較勁,要不我打個電話給他。他們橫空集團這方面人才多,借些人過去就是了。」

「你以為那小子真窮到連朱雀山莊點幾盞燈的電都沒有的地步是不是?」寧志和哼道。

「葉秘書長,你好啊,我是志升埃」楊志升終於下定決心,十分屈辱的打了電話給葉凡。這傢伙心裡真想去撞牆。

「噢,是那位啊,我這裡吵,聽不清楚?」葉凡大聲問道。

「我是項南市的楊志升啊葉秘書長。」楊志升加大了音量,剛才進去得急,衛生間的門沒關密,大廳外的寧志和跟費香玉都聽見了。

「噢,是楊書記埃這麼晚了,楊書記這是?對了,正好有個事跟你說說。你們橫空變電站什麼時候全面搬走埃那塊地皮可是我們橫空鎮的。原本是無償給你們使用的,現在既然搬走了,我們得收回了。」葉凡哼了一聲。

楊志升氣得差點吐血了。

寧志和跟費香玉都隱隱聽見了,因為葉凡的聲音很大,再加上衛生間的放大功能。

寧志和朝著老婆比了個手勢,意思是看到沒,這小子現在得瑟開了。

費香玉雙手一攤,意思誰叫志升先惹著人家小葉,這是活該。兩位老大人居然在廳中比劃著打起了啞語,這要傳出去絕對是個天大笑話。

「葉秘書長,現在情況有變。原本我們把橫空變電站搬走是因為香樟溝那邊正在搞開發,需要變電站。

當時因為資金不足才出此下策。現在情況有了轉機,那邊已經籌措到了一定的資金。

所以,橫空變電站很可能不搬走了。而且,從另一個方面來講我們項南市委市zhngf也是為了響應省委省zhngf號召,支持橫空集團。

所以,決定從今天晚上開始恢復送電。只是現在下班了,聽說橫空鎮現在又停電了。

所以,市裡考慮到這一點,決定從橫空集團借些電力安裝方面的專家過去連夜安裝,爭取幾個小時恢復對橫空鎮以及橫空集團的供電。」楊志升憋屈的說道。

「哎呀,你們怎麼不早說。」葉凡說道。

「我們也是剛剛決定的事,所以,在第一時間通知一下你們。」楊志升問道。

「這事不好辦了。」葉凡說道。

「有啥不好辦的,你們不正需要電嗎?而且,借用你們的人因為是下班時間,我們按三倍的日工資付錢。」楊志升說道,氣得都要甩手機了。

「不是這個問題,工資不工資那只是小事。關鍵是我們找到了電源。

一個就是我們建設自己的變電站已經動工,昨天晚上連夜都鋪好了地基,一旦水泥硬化過後就可以安裝設備了。

二來就是我們從凌河縣那邊臨時頭接到電了,現在正在進行緊張的安裝以備我們臨時所用。

而我們集團的專家安裝工們全都到凌河縣變電站加班加點了。

對不起啊,實在是抽不出人手了。而且,自從你們決定搬走變電站后我們要求你們緩一緩當時都沒答應。

沒辦法,我們只能自力更生艱苦奮鬥了。集團黨委班子馬上作了決定,一切都開始了。

所以,今後我們也不會再需要橫空變電站的電了。你們還是搬走吧,那塊地皮收回來正好給新組建的橫空縣電力局作為辦公地點了,也能剩下一筆錢。」葉老大一度話差點氣蒙了楊志升,他吶吶道,「不會這麼快吧,你們橫空集團用電缺口很大,光是一個凌河縣怎麼可能供給你們用電。不是聽說現在已經停電了,說明你們還有著很大的供電缺口是不是?」

「對不起啊楊書記,關鍵是我們現在抽不出人手了。全都在凌河縣變電站,如果你真急的話你可以派人過去看看,看看那邊能不能余出點人手過來。一般來講是余不出來了。」葉凡表示歉意。

「你們在幾個小時內能恢復對橫空鎮的供電嗎?」楊志升問道。

「幾個小時,那是不可能的。剛才停電后我催問了一下,估計最遲也得明天早上了。

這大晚上的,只能是點蠟燭過了。不過,搞燭光晚餐也挺浪漫的。

偶爾為之無傷大雅嘛。對不起楊書記,我還有事,就掛了。」葉老大客氣得很。

一聲,衛生間突然傳來一聲悶響。

「怎麼回事?」費香玉看了老公一眼,說,「你趕緊去看看?」

寧志和快步過去,說道:「香玉快來,志升好像暈過去了,趕緊扶一把。」

不過,拍拍了幾下楊志升又醒轉了過來。他獃獃的坐在沙發上,良久沒吭一聲。

「表哥,你交待的任務我完成不了啦。你處分我摘了我帽子吧。你這個表弟不爭氣,我……我本想干一番事的,唉……現在搞成這樣子,這個……唉……」楊志升雙眼無神,一臉死灰。

「別急志升,別急壞了,咱們給你想辦法。」費香玉趕緊泡了杯茶,安慰道。

「唉,表哥,我知道,有人對我有意見。這件事上我的確處理得也不妥當。

可是也不能把人往死里整是不是?得饒人處且饒人,我都親自打了電話過去了。

可是,還是沒辦法。表哥,那份申訴材料我準備明天一早就拿回來。

橫空是只大老虎,我惹不起。你罵我吧,批評我吧,我這個不爭氣的表弟。」楊志升這個大老爺們居然冒淚了。

「拿回來幹什麼,你自管回去好好休息。別的事就不要管了。」寧志和突然板起了臉,也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表哥,我太急功進利了。」楊志升一臉的慚愧。

「知道就好。」寧志和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看了表弟一眼,又有些心疼,說道,「志升,你想出成績我明白你的心思。

你是想借橫空集團發展的東風把項南市也帶出去,這想法也是好的。

但是,就是方式方法的處理上有些欠妥當。你到現在還不了解葉凡這個人。

他這個人是吃軟不吃硬的。你跟他對著干,表哥我現在就撂下一句話,你還真不夠看。

所以,回去后好生想想,自己錯在什麼地方,要怎麼樣轉變過來。

當然,葉凡在這件事上也做得過火了一些。這小子,就是不看你的面子也得看看我寧志和嘛……」

「葉大,你這樣子可是把寧大佬也得罪透了。是不是得中和一下了。」第二天下午,藍存鈞打來了電話。

「先觀望一下再說,相信寧書記會想通的。再說了,我是被動反擊,沒辦法埃人家都下刀子了我難道還要伸過脖頸去讓人家割了不成?」葉凡冷哼道。

「呵呵,這次楊志升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想不到你回來才幾天就如此了。這算是鬥法第一戰完勝。不過,直到現在楊志升還沒把遞上去的材料拿回來。這說明什麼?」藍存鈞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