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八十九章拉人下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八十九章拉人下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就難了,目前省里還沒後續的動作出來。高品質更新就這十二個鄉鎮影響不是很大。

所以楊志升暫時還在觀望著。一旦真有涉及到項南全市的大動作的話,楊志升肯定會跳出來的。

他剛到項南市,肯定雄心勃勃要大幹一常而在橫空變電站一事上又是栽了個大跟頭,自然心裡窩火著。

打翻身仗是肯定必須的了。」藍存鈞講道。

「咱們這段時間開動腦筋想辦法就是了,不管結果怎麼樣,總得爭取一下。」葉凡講道。

「這個沒問題,不管怎麼樣,這十二個鄉鎮先把它抓起來。最好是搞個旅遊試點,滇南省是旅遊大省,跟他們比咱們天雲省明顯落了下風。

只要試點成功,即便是以後帥印旁落,但至少開頭是我乾的。」藍存鈞說道,「明天我就先組建個班底出來過來跟你們配合著干。它娘的,要干就整大些,小打小鬧的沒意思。」

「你那你老弟可得放血了,機會還是有的。我們通過摸底,發現這十二個鄉鎮中有幾個還是相當的有旅遊發展潛力的。其實旅遊這個東西有的時候也是吹出來的。比如景點來講,完全可以人為嘛。」葉凡笑道。

「不管怎麼樣人為,總得有點基矗」藍存鈞說道。

「老弟,你想想,咱們都是練過武的人,而且功力還不低,能不能在這方面想些輒忽悠一下咱們的旅客同志們。」葉凡神秘一笑。

「葉大想到輒子了?」藍存鈞盯著葉凡。

「我在想,前次樓蘭青王坡一行之後收穫也不少。要是咱們把其中一處搬點東西過來塞進十二個鄉鎮中某個鄉鎮中。

你說,會不會起到轟動效益?比如,把那口金絲楠木棺槨給弄到這裡來。

雖說那口棺材已經殘破不已,但越破還是越有用的。」葉凡笑道。高品質更新就在

「這個就怕露餡了就麻煩了,到時,你我可就成造假的名人了。」藍存鈞有顧慮。

「要成大事者有些必須的小動作還得做的,而那口棺材直到現在還處於保密階段。

我並沒有送給博物館。相信組裡也會為我保密的。再說了。咱們這欺騙也是善意的是不是?

而且,對於這方面造假來講我有的是辦法。並且,咱們連旁邊的泥巴都給搬些過來,也不能說完全造假是不是?」葉凡說道,看著藍存鈞,問道,「你干不幹?」

「效果肯定不錯,專家們肯定會熱議。這精絕國的棺材怎麼會跑到咱們項南市來。這其中的問題如果展開研討的話,哈哈,項南市某個鎮就火了。」藍存鈞笑道。一咬牙,道,「幹了,就賭一把。」

「那好,我安排車天去完成。」葉凡笑道。

「葉大,我覺得是不是最好把地點安排在項南市下屬的某鎮跟橫空鎮的交界之處。

那樣一來你們也能沾到光彩是不是?不然的話今後事成了,好處可全是項南市的。

要是給楊志升佔了的話,那豈不完全便宜他了。」藍存鈞講道。

「嗯,好像也有點道理。就這麼定了。」葉凡笑道。

「楊書記。葉凡最近表現很積極埃」蔡中天副書記笑道。

「他不表現能行嗎?」楊志升自得的摸了一下下巴,儼然以一個勝利者的姿勢顯露了來。

「呵呵,前次的事估計省里也有覺察到。葉凡也做得過火了,省里要敲打他。他還真得表現一下,以緩和一下省里的不滿。不然,這尚方寶劍高懸著,他能頂得住嗎?」蔡中天笑道。

「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一做就是付出代價的。」楊志升講這話時貌似有些得意,其實這傢伙心裡很苦澀。

雖說在寧家發生的事蔡中天不知道,但是。高品質更新那種屈辱對楊志升來講簡直是刻骨銘心的。

而現在葉凡點名藍存鈞挂帥,楊志升心中的怒火又開始騰騰燃燒了。如果都由藍存鈞幹了,那基本上就沒自己什麼事了。

「聽說藍市長在政府班子內已經通過了對那十二個鄉鎮的額外補助項目。

涉及資金達二個億,名頭當然是響應省委省政府號召,借著橫空大規劃的機會大力發展咱們項南市自己的旅遊事業。

一舉把項南市推向旅遊大市的境地。」蔡中天說道。

「二個億,老蔡,你同意嗎?」楊志升似笑非笑的看了蔡中天一眼。

「市裡的錢不是爛白菜隨時可撿,咱們市並不富裕,許多方面還需要錢。

有些貧困縣鎮農民的溫飽問題才剛剛解決,而公共基礎設施方面咱們市相當的薄弱。

你農田水利,工業基礎都較薄弱,都需要扶持。以前有橫空集團這個大幌子在罩著咱們項南市在指標方面還能揩點油水。

現在人家獨立出去了,什麼指標跟咱們項南市都沒關係了。咱們市裡需要用錢的地方太多了,一年下來財政就那點錢。

所以,哪能一下子就拿出二個億來砸旅遊這個未知的項目。」蔡中天說道。

「是啊,旅遊一塊是投資大見效慢。你幾個億撒進去一個泡都難冒出來。

旅遊當然要搞,但這種急功進利的方式就不大妥當。今天二個億,明天幾個億,哪咱們市就是開銀行也忙不過來。

這些方面都要統籌兼顧著。雖說發展經濟是市政府的事,但是,咱們市委的指導監督作用是不能缺了。

不然,咱們都要犯錯誤的,那就是失職了。」楊志升說道,兩人這一談話,基本上就把藍存鈞想把這二個億在市委通過的路子給堵死了。

像涉及重大投資的資金問題都得上市委常委會討論通過才有效的。

藍存鈞雖說是市長,但其批錢的權力最多達到千萬。這上億就得上常委會了。

蔡中天作為分管黨群的市委副書記,跟市委書記楊志升聯手,藍存鈞雖說先前有打下一定的基礎,但相對來講還是感覺勢單力薄了一些。

因為蔡楊聯手基本上就控制了市裡幹部的人事權,現在人事權太重要了。在相當大程度上會影響到藍存鈞的發展藍圖的。

果然,儘管藍存鈞準備充足。其結果還是以失敗而告終。

這傢伙氣呼呼的打了電話給葉凡,把二個億未能獲得通過的事講了出來。

「這是楊志升同志在斷你的後路。」葉凡冷笑道。

「他太陰了,切斷了後勤保障這一塊,我這個『大帥』沒錢還有屁滴用。」藍存鈞發牢騷了,「而且,連財政局長都給他換人了。

他跟蔡中天聯手,在常委會上關於人事任免方面我根本就沒有多少的發言權了。

書記跟副書記都提了,雖說我據理力爭,但還是以失敗告終了。它娘的,真是鬱悶。」

「楊大勞原來是老蓋的人,老蓋現在跟我關係不錯,楊大勞當然也就支持你的工作了。

楊志升估計也是瞅出了其中的關節,所以,痛下狠手,把楊大勞給挪走了。

現在換上來的宋一棋那肯定就是楊志升的人了。老弟,你的財政局長不聽話,今後這日子可是相當的難過了。」葉凡說道。

「在一二把手的角逐中,財政局長的位置就相當的關鍵了。財政局本來是市政府下屬部門,現在卻是由市委在控制著。我這個市長都快成擺設了。」藍存鈞憤然了。

「那就反控就是了。」葉凡冷哼道。

「你是說整治一下宋一棋?」藍存鈞問道。

「光整治他還沒用,因為,大筆的錢你還得上市委常委會。所以,連蔡中天一併給算上才行。」葉凡說道。

「蔡中天這個人很小心,並且,以前蓋紹中時代他做人低調。因為,他試探過幾次,最後都被蓋彈壓了下來。

最後乾脆不管事了。現在好不容易楊志升來了,分了些權力給他,他就跟楊志升死搭了。

這兩個傢伙綁在一起,倒真是塊難啃的骨頭。並且,沒有了錢,而我是配合你們搞旅遊一塊的直接負責人。

到時,十二個鄉鎮搞不起來,這屁股挨打的就是我了。這他娘的都是什麼世道,這邊要發展,後邊人在拆台,搞什麼搞。」藍存鈞說道。

「要不把蔡中天給拉下水來,到時把他跟你捆綁在一起,他不出力都不行了。」葉凡笑道。

「怎麼拉?」藍存鈞問道。

「你說蔡中天想不想出成績?」葉凡乾笑了一聲。

「當然想,不想出成績的那是龜孫子。」藍存鈞說道。

「這就對了,咱們只要想出機會來。楊志升不能給他的,咱們能給。到時,我才不信這傢伙還會死抱住楊志升的大腿不成?」葉凡笑道。

「想法顧然不錯,就是機會難找到。而且,這個機會還要讓蔡中天『動心』才行。

一般的小機會都提不起他的興趣,除非是這個機會可以影響到他的升遷。

更何況,蔡中天是黨群書記。分管的是黨務工作。如果叫他參加經濟發展事業中好像有些不對口。

而咱們現在能拿得出手的就是搞經濟的機會。」藍存鈞說道。

「呵呵,搞經濟就不要開展黨建工作啦?照樣子要嘛。黨的思想政治工作要天天講時時抓嘛,只有建立起一個作風過硬的黨員隊伍才能更好的為經濟發展服務是不是?」葉凡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