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九十二章打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九十二章打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天,在橫空鎮跟跟原皇崗縣所屬,現划拔還給項南市的召德鎮發生了一件大事。

而正在建設的旅遊景點工地上的挖掘機居然挖出一墳墓來,好像還是古墓。

一接到這個消息后,橫空集團跟項南市都有了反應。藍存鈞指示市文物局專家趕赴現場,而橫空集團也安排了相關專家過去了。

折騰了幾天下來,墓室因為被挖掘機毀壞了一些。所以,搶救性發掘過後倒是完整的清理了出來。

這挖掘機當然也是故意整壞一些的,不然,這造假就難以完全的掩蓋住了。

「葉老大,張隱豪還真是個天才。直到現在那些聞風而來的專家好像一點都沒懷疑什麼?」藍存鈞坐在葉凡的辦公室翹著個二郎腿。

「那當然,小張同志是幹什麼人家出生的。人家倒斗世家,他家裡整出的東西基本上是看不出真假的。

以前張家也經營過假冥貨的。聽說都是拿來騙外國佬錢的。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咱們用了一些特殊手段。

再加上這內氣蘊潤過的玩意兒你說是現代人造假搞的,你拿不出證據來嘛。因為,普通人是無法理解高手的手段的。

不過,這種東西如果遇上超過我身手的強者的話也許能發現一些端倪了。」葉凡說道。

「想遇上實力超過你的行家,那就難了。你可是先天強者,到哪去找念氣階強者。

即便是有的話人家對這墓地哪還有趣。而且還是個殘墓,沒多少武功價值。」藍存鈞笑道,轉爾說道,「現在專家的爭論的焦點不在墓本身上。

而是在於這墓明明像是樓蘭那邊精絕國的墓葬形式。而墓主人很可能就是原精絕國人。

還是有頭有臉的人。而古精絕國是在樓蘭附近,離咱們這地兒可是有著十萬八千里,這古精絕國人怎麼會跑這裡來安葬。」

「沒錯,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專家們就是想破頭腦也難搞明白了。

有的專家猜測是不是古精絕國內部發生了內亂。幾個兄弟爭皇位什麼的。

而這個墓室的主人就是逃到咱們天雲省這邊來的。反正是各路專家全猜測開了,這爭論越激烈,那豈不是免費給咱們做宣傳了。

你看,咱們這古精絕國墓室不就成為一個賺錢的景點啦。現在還沒開發出來,這聞風而來的遊客們都快把咱們的召德鎮給擠破了。

沒地兒住的全到咱們橫空鎮來了,就連我們橫空賓館也天天爆滿了。」葉凡笑道。

「沒錯。我還交待電視台搞個專題。就是古精絕國猜想,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

咱們要搞得轟轟烈烈,而這個景點要儘快建立起來。讓它早日發揮出賺錢的功能。」藍存鈞笑眯眯的。

看了看門框,有些作賊樣說道,「不過。千萬別露餡就是了。」

「呵呵,怕啥,我的手段你還不清楚。就是真露餡了跟咱們也沒關係嘛。

它又不能證明就是我們搞的鬼。沒準兒是哪位吃飽飯沒事幹的搞的惡作劇呢。

再說了,那墓室中的物品都是真的。只不過是一些價值不高,殘破的玩意兒罷了。

不過,再破也是古董是不是?」葉凡笑道。

「可惜了,要是把那面羊脂白玉外帶著鑲金屏給埋進去那轟動效益更高了。

那可是代表著身份。就那一面屏風就能代表著墓室主人身份很高嘛。

至少也得是古精絕國王室之流了。而且,有它在的話每天參觀的人更多了。」藍存鈞一臉的貪相。

「你小子還真敢想,那東西價值上億。那可是真正的國寶,早就給我們送進故宮了。你丫的還想打這主意。真是貪心不足埃」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有個問題,要是故宮博物院的專家下來看到這個墓室,會不會聯想到博物館那面屏風呢?而且,還有幾尊金人蹲著的那個。」藍存鈞又有些擔心了起來。

「呵呵。這墓室的秘密只有幾個人知道。咱們不講誰也沒辦法論證這面玉屏風跟咱們這裡搞出來的墓室出自同一個地方。

這古精絕國也存在了不少年頭,埋葬的王室成員也不在少數是不是?憑什麼你就說這是出自同一個墓室。

專家們即便是看到。只能猜測是不是?而且,這樣一來,豈不是更有吸引力了。」葉凡乾笑不已。

「尋龍點穴,墓嘛,咱們的搖錢樹。」藍存鈞笑哈哈的,「不過,葉老大,那些殘破的骨頭哪來的?這個可是搞不了假的,你搞具現代人骨頭人家專家一測不就出來了。」

「你老弟這腦子還不夠開化啊,這古人的骨頭還怕沒有。在樓蘭隨地可挖,弄具稍稍完整些的不就完事了。只要是那個時期的,誰又能證明此骷髏不是皇室身份而只是一個平民呢?難道國王多長了幾隻眼不成?真有的話咱們也能作假嘛。」葉凡笑道。

「這個,我倒是著相了。著相了。」藍存鈞拍了拍腦袋瓜,笑了。

這時,葉老大電話居然響了起來。看了看號碼覺得有些奇怪,心說王仁磅這二貨打啥打呀,於是接通了,傳來王仁磅的笑聲道:「葉老大,最近小日子過得舒坦埃」

「哪裡的話,忙死了,哪有老弟你整天逍遙快活著。跟著領導吃香的喝辣的,而且,到處耀武揚威的多爽勁埃」葉凡笑道。藍存鈞在一旁早豎起了耳朵。

「爽個屁!一點自由都沒有。想請個假都難,沒人頂班。」王仁磅沒好氣哼道,轉爾乾笑,「葉老大,前次組裡獎勵我的三十萬聽說你代領了?」

「沒錯,前幾天去總部龔頭兒叫我順便幫你領了,有機會碰面時就交給你。不對啊,你小子,就這三十萬塊難道還要來問我討不成?真是小家子氣了。」葉凡笑道。

「那倒不是,我是想說這三十萬我不要了。」王仁磅說道,葉凡一愣,問道,「今兒個太陽打西邊了來了,你當初沒錢時為了充實你的小金庫連我都給你出賣了賺錢,現在居然說不要了。事太反常必有妖精埃」

「哪裡的話,葉老大,你看我王仁磅人品會差到如此這般地步嗎?

當時也不能講是出賣你是不是,只是借你的名頭用了一用。都是兄弟嘛,更應該互相幫助。

老弟我當時手頭緊。你幫我賺點錢也是應該的是不是?」王仁磅這二貨乾笑不已。

「你有人品嗎?沒看出來。更何況,你借我的名頭賺錢無非是相充實你的小金庫,你那小金庫說句實話,很不光彩。

你建干來什麼,是為了你風流快活的。這個叫我幫忙,你家那位十六妹是好相與嗎?

逮到機會她還不抽死我?」葉老大一句話塞過去,差點噎著那傢伙了。

「我說葉老大,不帶這麼埋汰兄弟我的是不是?不就三十萬嗎?

兄弟我現在幡然醒悟了,所以,決定把這三十萬還給你了。咱們兄弟嘛,不能為了這幾十萬塊小錢傷了感情是不是?

而且,老大你講得對,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家庭重要啊,家和萬事興嘛。」王仁磅說道。

「噢,我感覺這好像不是你王仁磅同志的風格嘛。你是不是吃錯藥了,咱們的情聖王仁磅同志?」葉凡譏諷道。

「哪能呢?」王仁磅講道。

「既然你如此好心,這三十萬我就收下了。掛了,我還有事跟藍市長商量。」葉凡講道。

「喂,慢著葉老大。」王仁磅叫道。

「還有啥事?」葉凡問道,知道這貨肯定有事。

「嘿嘿,那三十萬就算是借住幾個晚上的錢怎麼樣?」王仁磅乾笑道。

「借住,啥意思小磅同志?」葉凡心說『來了』。不過,葉老大心裡不是相當的奇怪的,好奇心上來了。

「唉,老弟我現在慘埃」王仁磅嘆了口氣。

「呵呵,你還慘。堂堂的保鏢頭子,威風八面,走出去哪位不給你一點面子。你還慘的話這世上就沒有痛快的人了。」葉凡挪喻道。

「麻煩埃」王仁磅估計在那頭皺眉頭在。

「有啥事擺不平的,這不可能吧?你王仁磅是什麼人?」葉凡問道。

「唉,還不是女人惹的禍。」王仁磅終於拋底子了。

「呵呵呵,我總算是明白了。這黃老鼠給雞拜年,這三十萬果然不好拿埃」葉凡笑道。

「不能這麼說嘛,以前你跟別人相好時我王仁磅不照樣子給你打馬虎眼了。咱們兄弟,更應該互相幫助才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是不是,咱們是生死兄弟。」王仁磅說道。

「你講得太對頭了,不過,你講這話我可是不明白。什麼跟別人相好,我跟誰相好過了。」葉凡沒好氣。

「還沒有,你要知道,洛雪飄梅可是我乾妹子。你看看,喬圓圓是你正牌夫人她當然不好講得了。

可是,遠的不說,就說近的吧,那個啥集團的董鶯鶯,就在洛雪的眼皮子底下晃悠。

兄弟我還不是給你講了多少好話。還有那個南雲家的天眉,還有……」王仁磅剛講到這裡,葉老大趕緊叫道,「打住打住,你小子胡扯什麼,趕緊說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