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九十三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九十三章三個女人一台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也沒啥大事,就是有個人想到朱雀山莊借住幾天。就幾天,怎麼樣葉老大?」王仁磅問道。

「誰?」葉凡問道。

「唉,就是那次去三毒教惹下的毛事兒。」王仁磅嘆了口氣。

「那次,你好像沒沾什麼桃花吧。倒是藍市長不小心中了情毒把人家朱家那個朱娜給上了。這管你屁事兒啊?你小子不會是看上朱娜了吧,這可不行。那是人家小藍同志的『貨』。朋友妻啥的不可……」葉凡哼道。

「怎麼又扯我頭上?」一旁的藍存鈞可是有些啞然了,發愣著看著葉老大。

「你想哪兒去了,我是說朱娜的那個堂妹叫朱香葉的那位。就是鼻子特別的翹的那個姑娘。」王仁磅講道。

「是有這麼個人,是朱娜的堂妹妹。長得很漂亮,人很活潑,當時不是聽說還在大學讀書。你小子難道跟她有一腿,不會吧,當時可是沒見你表現出什麼來?」葉凡問道,倒是覺得怪異了。

「唉……這個,當時是沒多大感覺。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她居然知道了我的電話號碼,肯定是從朱娜哪裡得來的,而朱娜肯定是從藍存鈞那裡搞來的。所以,這罪魁禍首非藍存鈞莫屬,我現在可是被他害慘了。」王仁磅說道。

「存鈞,你有把仁磅的電話告訴朱娜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告訴了,怎麼啦,不就一個電話,又不是啥寶貝。」藍存鈞問道。

「現在惹出麻煩來,王仁磅估計是把朱娜的堂妹朱香葉給那個了,現在人家可能是找上門來了。這傢伙沒地兒藏人了,居然想讓我安排住進朱雀山莊。」葉凡笑道。

「葉老大,別在背後編排老子。」王仁磅在電話裡頭叫道,葉凡乾脆按了免提鍵。

「呵呵,不是這樣子嗎?」葉凡笑道。

「是事實沒錯,我們倆可是你情我願的。而且,當時是朱香葉一直纏著的。我一時定力不夠就壞事兒了。這個,有幾個男人能頂得住美女的強大攻勢,包括你跟小藍一樣貨色。」王仁磅講道。

哈哈哈……

屋裡兩位笑得差點爆了肚皮。

「別笑了。現在我正在路上。」王仁磅講道。

「路上,啥意思?」葉凡問道。

「送她們過來啊,這女人真麻煩。在京里一直吵著要我陪她逛京城。你說,這京城就屁大點的地方,我能陪她嗎?要是給十六知道了。那還不抽死我。」王仁磅說道。

「你這麼怕十六嗎?想不到埃」藍存鈞譏諷道。

「那倒不是怕的問題,這是愛知道不。講起來你也不懂,不過嘛,你小子別得意就是了。」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啥意思仁磅同志,講清楚點。」藍存鈞哼道。

「嘿嘿,朱香葉身旁還有個女滴。」王仁磅乾笑了一聲,藍存鈞失口問道。「你把朱娜也招來啦?」

「呵呵,有福同享嘛。」王仁磅乾笑。

「你……王仁磅,你別害死我好不好。」藍存鈞叫起來了,整個人都站了起來。

「怎麼能說害你呢。人家美女遠隔重洋過來看你,你這傢伙,真是沒心沒肺埃」王仁磅說道。

「磅哥同志,這項南市可是我工作的地兒。要是傳出去一點那就是作風問題。而且。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市裡好多人盯著的,一旦有點風吹草動就麻煩了。不妥不妥。你趕緊送她走。」藍存鈞可是急了。

「晚啦,我們快到通天山腳下了。你叫葉老大趕緊安排一下,不然,我們直接去朱雀山莊了。」王仁磅是霸王硬上弓了。

「我給你害死啦王仁磅,你個二貨。」藍存鈞氣得叫了起來。

「趕緊過去吧,不然,沒安排好還真會惹麻煩了。」葉凡說道,開車帶著藍存鈞匆匆往朱雀山莊而去。

剛到山腳下就發現王仁磅這二貨正倚靠在一吉普車車蓋旁,這傢伙嘴裡刁著根草,一幅弔兒郎當樣子。旁邊站著兩美女,不是朱娜跟朱香葉還有誰?

幸好現在已經是晚飯時分,倒也沒引起多少人注意。

「朱……朱娜,你來了。怎麼不打個電話通知我一下。」藍存鈞擠著笑問道。

「我敢打嗎?還不被某人趕走。」朱娜沒好氣的哼道。

「葉大,你的相好木月兒在山莊,正好了,咱們直一人一個,誰也別講誰是不是?大家保密才是正道。」王仁磅把葉凡拉一旁笑道。

「相好,你放什麼屁,木月兒跟我屁關係沒有,她是我乾妹子。所以,你小子別亂講。」葉凡趕緊說道,那個的氣埃

「明白,乾妹子。這年月這種角很多,干來干去的就幹上床了。」王仁磅譏諷著說道。

「你呀你,講什麼你都不信,算啦,先去山莊。站這裡太顯眼了。」葉凡說道。

木月兒倒沒講什麼,交待人去安排好了房間。

「美女太多也是麻煩是不是?」見沒人時木月兒沖著葉凡嫣然一笑,那意思是你懂滴。

「你講啥,不是我的貨。」葉凡狠狠瞪了她一眼。

「呵呵,我知道,你肯定會說那兩個外國妞是你兄弟的貨。男人嘛,都這樣子。」木月兒一句話出,葉老大差點暈倒。

「真是他們倆的貨,跟我真沒關係。你要相信我。」葉凡趕緊解釋道。

「明白,你的貨他的貨不都一樣嗎?真是的,還找兩個幌子來。這年月啊,誰也不是傻瓜滴。不過,我很是佩服你。至少,你還有兩個傻瓜兄弟來幫你頂缸。」木月兒哼道。

「嘿嘿,兩位,親熱啊?」王仁磅乾笑著走了過來。

「親熱個啥,我們只是普通朋友。」木月兒這話可是有些憂怨怨的。

「不對啊,葉老大說你是他乾妹子,你又說是普通朋友,到底哪位講的是真?」王仁磅問道。

「問這麼多幹嘛,關你屁事。」木月兒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轉頭扭屁股走了。

「女人啊,惹不得。」葉老大苦笑了一聲。

「我得趕緊走了,京里有事,你跟她們倆講一聲,我走了。」王仁磅這貨匆匆說著就開溜了。

葉老大攔都攔不住,想不到藍存鈞也差不多,出來打了聲招呼也溜了。

「你們倆個太不地道了,就這樣全跑啦。」葉凡差點氣結了,瞪著兩部車子揚塵而去。

「走就走唄,我們姐妹過來就是散心的。這裡環境不錯,男人嘛,我們當他們不是東西就是了。」朱娜操著生硬的普通話說道。

「男人是東西才怪。」木月兒在後頭補充了一句。

「呵呵,三位,我有事先走了,晚上還有個會。這個,是我招集的。不去恐怕不行是不是?」葉老大腦袋大了,趕緊也想開溜了。

「唉,財神爺上門居然沒人理。可惜了。」朱娜嘆了口氣,葉老大那腳終於剎車住了,轉頭看了看,笑問道,「啥財神爺的,你們這次來,難道是想投資的?」

「我妹妹這次來就是想當莊主的,聽說通天山不錯,就過來先看一看。

而且,叔叔的公司正在跟人合資搞一個電站。大量的電力設備也正在挑眩

前次聽存鈞講葉總的公司就生產這個,所以就過來瞧瞧。而且,叔叔說葉總以前在風州的時候就跟紅拍天真集團有過成功的合作。

所以,葉總這個人還是值得信賴的。」朱娜笑道。

「呵呵,這是朱總對葉某的抬愛。葉某其它優點沒有,但在做朋友這一塊上還是值得信賴的。而在生意場上,葉某最是以誠信為本了。」葉凡謙虛的笑道,「如果你們需要什麼電力設備,我們集團公司有成套的。比如,盡…」

「看到沒妹妹,一聽說要購買東西他就來勁頭了。如果沒有,估計得把咱們倆個掃地出門了。」朱娜譏諷著說道。

「他這人特現實,那雙眼盯著的就是『利益』。以前我就是這樣子上當的,你們倆姐妹可得小心點了。

不然,給人賣了還幫他數錢。現在想想都後悔啊,幾十個億全給他網走了,想抽身都不可能了。」想不到木月兒來添亂了,葉凡氣得狠狠瞪了她一眼。

「月兒姐姐,真有這麼回事?不過,你怎麼還當他是朋友?」朱香葉笑道。

「別聽她胡扯。」葉凡趕緊哼道。

「咯咯咯,你敢說我是胡扯嗎?我的身家全給你騙進了橫空集團。就差……」木月兒講到這裡好像突然害羞了。

這女滴居然不講了。這下子更引起了朱香胰ぃ不由得問道,「就差什麼月兒姐,快說嘛。」

「妹妹,你就不用問了,這個還不明白嗎?女人最再乎什麼是不是?」一旁的朱娜笑嘻嘻的。

「我走了,你們聊,晚飯木月兒會安排。」葉老大再也聽不下去了,趕緊想溜之大吉,後邊傳來三隻母雞那咯咯的大笑聲。

「葉總,他們可是你的朋友。一餐飯都不陪,這還是朋友嗎?」木月兒喊道,葉凡沒辦法,只好在心裡把王仁磅跟藍存鈞這兩傢伙罵了個狗血噴頭,陪三位美女吃了頓可怕的飯。

一張長桌子包圍著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子。這飯葉老大可硬著頭皮在吃滴。這貨卻是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幸福。

「朱娜,你們紅拍天真有沒意向到我們橫空集團來投資?」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