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章要聽老婆的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章要聽老婆的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咱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估計他們就是奔著這事來的。你看看,某些同志根本就置法律於不顧。

用行政手段代替了法,這能行嗎?這是典型的違法違規。咱們的幹部啊,也得自律,自律懂嗎?

知法犯法的事兒干不得。即便是咱們是幹部也不行,更不更1孔端意有所指了,「走巡組估計明天下午會到同嶺,這接待工作倒不用我們操心了,米月會幹的。

不過,如果走巡組的領導們有興趣要市政府配合什麼,希望大家能領會領導意圖,把事辦好。」

「來得真是及時埃」任信天嘆了口氣,不過,轉爾這貨卻是皺起了眉頭,問道,「如果是跟紅谷電站有關係的話,那會不會涉及到紅谷寨的事?這事如果是由我們去擠,會不會扯了進去。」

「信天啊,紅谷寨只是涉及到水的事。到時如果是你去負責,咱們弄一些水來就是了。當然,要全部滿足紅谷寨也是不可能的。不過,這年月,只要有錢就好辦事。關鍵要看財政部能拔下多少了。」孔端說道。

車軍的家裡擺著一把躺椅,躺椅子是木頭製成的。兩個把手彎成橋拱形狀,扶手看上去光滑得很,連油漆都給手臂磨得所剩無幾了。這只是一把普通的躺椅子罷了。但是,這把普通的躺椅子車軍同志很鍾愛這把躺椅子。

到現在也已經躺了十幾年了。此刻這把躺椅子正吱嘎的響著,因為車軍正躺在上面搖晃著自己那有些肥胖的身子。

「你看看,搖得這麼重,別搖散架了。」車軍的老婆范紅蓮從房間里出來后看見有些嗔怪的講道。

「呵呵。我高興搖,你管這麼多幹嘛?」車軍好像心情不錯,笑道。

「看把你美的。雖說是老領導的椅子,但也沒必要樂成這樣子吧?」范紅蓮笑道。

「這個跟老領導沒啥關係。不過,也是,好久沒去老領導家蹭頓飯了。」車軍嘆了口氣,眉頭又皺了起來。

「唉,你就是這樣。剛來幾天又要折騰什麼?人家不是常說,這個時候要注意養精蓄銳才是。

你剛來,沒什麼根基就想跟市委那些個大腕爭氣,這氣爭來幹嘛?我可是聽說那個姓葉的可不簡單。你要注意著點。

過段時間再折騰也來得及。而且,那個姓孔的更有實力。人家根本就是一土生土長的土老虎。

強龍難斗地虎,這事,你還是由著點的好。有些事,老領導也未必能照顧著到。」范紅蓮嘆了口氣。

「你懂什麼,我車軍跟了羅書記這麼多年?他葉凡才是真正的囂張,居然不把羅書記擱眼中。這晉嶺,還是羅書記在主政。他算什麼東西。跟我爭,你看著吧,明天,他馬上就倒霉!要我車軍蟄伏,那得看在什麼地方。相當年在省里的時候。我車軍的面子哪個敢不賣?」車軍冷冷的哼道,人也坐了起來。

「你呀你,還是這毛燥脾氣。老領導講過了,車軍啊,你這脾氣可得改改。

不然,會吃大虧的。你就不信,你看看,還得小心點。以前在省里你就太剛了一些。

老領導講過,過剛則易折。你看看,你在省里時得罪了多少人。以前你是羅書記的秘書,人家不敢對你怎麼樣?

現在呢,要是羅書記調走了呢?你總得考慮考慮身後的事。不能由著性子來。」范紅蓮嘟了下嘴,這女人,蠻厲害的。

「哼,我看老領導是不是越老越膽小了。」車軍有些惱了,因為老婆一直在戳自己的痛楚。那天被葉凡壓得太慘,這對車軍來講是很丟臉的事。

「小聲點,老領導也是你能講的嗎?」范紅蓮嚇得看了看窗戶,趕緊過去把窗戶都關了起來。

「我這不是被你給氣著的,關啥關,老領導在京城,能聽到同嶺的聲音嗎?還有,大海估計馬上就到了。你去外邊看看到了沒有?」車軍又躺上搖晃開了,樣子相當的大條。

不久,市委組織部長陳大海進來了。

「你們聊,我去煮點心去。」范紅蓮笑著進了廚房。

「老陳,剛才咱們的孔大市長親自給我來了電話。」車軍說道。

「怎麼說?」陳大海問道。

「還不是那個火電項目,下午時葉凡叫米月先給我送了一份材料給過來。」車軍說道。

「噢……」陳大海微微點頭,看了車軍一眼,說道,「看來,孔端是想把這功勞攬自己身下了。」

「那當然,孔端想全面的攬過去。不過,相信咱們的一把手同志也有如此想法的。

對咱們來講,這事,咱們插不上手,也沾不上邊。葉凡曉得前次的事得罪了我,所以,也沒暗示要我支持什麼的,只是把相關的材料給我看了看罷了。

即便他娘的求我,我車軍也絕不會點頭的。麻痹的,那天怎麼沒想到今天。

明天早上只是我車軍開始出手的時候。別以為是同嶺一把手就牛逼了。

他現在還沒談人事調整的事。到時估計年一過也得調整一批幹部是不是?

到時,你這個組織部長跟咱這個黨群書記兩面夾擊,再加上孔端一使力,我看他怎麼管理同嶺市的帽子。

我要讓他看到得罪我車軍的後果,那是很嚴重很嚴重滴。」車軍突然發起了脾氣,這貨再也忍不住了爆發了。

陳大海看了看正晃蕩著兩條腿兒的車軍,問道:「孔端是不是要求你支持他?」

「嗯,這事,即便是孔端不要求我也會出手的。當然。支不支持孔端那又另講了。反正,我不會讓姓葉的好過的。」車軍哼道,看了陳大海一眼,問道。「你去試探過鳳水玲那娘們沒有?」

「試過一次,不過,她沒反應。估計在裝傻。」陳大海說道。

「也正常。高成剛倒,而高成圈子的陶居禮又調走了。鳳水玲一下子成了沒爹媽的孩子。而且是他孤獨孩子,連個同伴都找不到。

以前聽說這娘們也相當的囂張。並且,她跟米月很不對付。只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時下她是孤掌難鳴。

這個節骨眼上,自然要夾起尾巴做人。要爭取她過來,就得讓他看到我車軍的實力。

雖說她估計也曉得我曾經給羅書記當過秘書。但是,她現在還在觀望。不展現實力很難讓這娘們投入咱們懷抱。」車軍說道。

「嗯,明天的事很關鍵。最好是能助孔端打一個翻身仗。讓鳳水玲初見我們的實力。

爾後,年過後咱們搞的培訓一展開,要搞得轟轟烈烈。要讓同嶺的幹部們都記住咱們的名字。

到那個時候,鳳水玲一加入,同嶺市委,將呈現三分天下和格局。葉凡那一頭也強不了多少,現在他最多跟孔端扯平。

咱們這一塊倒是可以左右逢源,兩邊得利了。只不過這個方案你又不同意。我還是覺得這樣子較好。

如果是一味的相助孔端攻擊葉凡。那咱們豈不成了孔端的府庸。這個,也絕不是你所想看到的格局。

你的打算是逐步的控制同嶺大局。所以,相助孔端行,但也要獨立於孔端之外,讓外人看到咱們是自成一家的。咱們是有實力的而不是附庸品。

隨著時間推移,我就不信葉凡跟孔端那個圈子是鐵打的。一旦有漏洞可鑽,把他們那邊的同志挪幾個過來,就是你掌控同嶺大局的時候。

到那個時候,羅書記也能看到你的管理能力,自然,水到渠成了。」陳大海有點像是車軍的軍量,他曉得,自己只能當車軍的附庸品。不然,估計這組織部長的屁股還坐不穩當了。

「現在人全重利,哪有鐵板一塊的。大難來時連老公老婆都要各自飛了,就更別說利益的結合體了。孔端集團里我覺得畢雲理不好下手,他們關係太深了一些。倒是遲浩強沒準兒好擺平,這個人,有些搖擺不定。我看他跟孔端未必同一條心。」車軍說道。

「怎麼會是遲浩強?」陳大海有些不明白的看著車軍。

「呵呵,如果咱們以讓他兼職公安局長為由頭,你說說他會不會動心?」車軍淡然一笑,一幅大局在握的架勢。

「恐怕難辦到,包毅是葉凡的大將。你看看,全市幹部,只有葉凡能使得饈泄安局,儼然是姓葉。那傢伙,衝鋒在前,只要葉凡一聲令下,他馬上就會撲上去咬人,這條狗很忠心啊!所以,要換包毅,首先葉凡這一關就過不去。」陳大海搖了搖頭認為不可能。

「也未必,如果給包毅一個副廳級的政法委書記,或者叫包毅回省廳任副廳長,他肯不肯去?」車軍哼道。

「這個,當然他求之不得了。只不過,要弄給他這種位置,即便是你我,估計是相當難了。」陳大海說道。

「難啥,咱們換個思路。包毅可以不用走,但是,暫時叫他去學習總行。

或者抽調到公安部協助上頭工作什麼為由頭。這個,一去就是一年兩年的。

到時,這市公安局不是就落入了遲浩強手中。咱們再推波助闌一下。,而且,如此乾的話孔端絕對會同意的。

到時,事弄好了遲浩強倒了過來,孔端恨也無用了。只不過,遲浩強肯不肯下這決心了。

當然,也得讓遲浩強看到咱們的實力跟希望才行。光是一個局長位置還真難得讓他下決心。」車軍也有些鬱悶了起來。

感謝『盟主哥cbchen』『大城小事誠誠』『王憬賢』三位朋友打賞,狗哥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