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九十五章全砸壞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九十五章全砸壞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洛飛的內氣濃度跟質量都達到12段大圓滿境地了,只差了一把火。關鍵是咱們現在沒有葯了。」車天說道。

「過幾天先去韓國一趟,看看能不能弄些好貨回來。」葉凡說道。

「那我先把人員挑出來,一旦韓國的事結束后直奔維基斯。」車天說道。

第二天凌晨四點多,天還沒亮。負責旅遊一塊建設的伍雲亮一大早就匆匆敲開了葉凡的門。

「這麼早過來,發生什麼事了?」葉凡打著哈欠,發現姜軍也跟在伍雲亮身後,兩人都是滿頭大汗掛臉上而且焦急神情。

「發生大事了,昨天晚上,咱們建設通天山旅遊區的幾十台機械設備全給人砸壞了。」伍雲亮說道,「包局長已經帶人馬過去察看了。」

「嚴不嚴重?」葉凡問道。

「基本上不能用了,要修的話沒有十天半個月的是恢復不過來。」伍雲亮一臉的焦急。

「我初初檢查過,全是用大力弄壞的。比如挖掘機那麼厚實的挖斗都給砸扁變形了。

而控制室的儀錶等全都弄壞了。這一夜損失不得了。就是咱們集團有專家過去維修,沒有時間也弄不出來。

而且,還有一件事,昨天晚上住朱雀山莊的木月兒,還有朱娜跟朱香葉都給人打傷了。」姜軍一臉氣憤說道,「昨晚上我老婆珠麗剛好回去跟月兒聊天,也給打傷了。

說是晚上有好些蒙面人衝進來見人就打。月兒雖說有著不錯的身手,但對方三四個對付她一個。再加上要保護朱娜等,所以,全傷著了。」

「什麼時候發生的?」葉凡眉毛都豎了起來。

「剛被打傷的,包局長也安排人過去了。」姜軍說道。

「送醫院沒有?」葉凡問道。

「木月兒生氣了。不去醫院。而朱娜跟朱香葉也是憤憤然。三個女的被打,好像都是皮外傷。說是這事葉總不給解決的話她們就不走了。」姜軍說道。

葉凡趕緊把藍存鈞跟王仁磅叫醒,一聽說三女被打,二個傢伙差點氣歪了鼻子。

幾人匆匆直奔通天山而去。

車子剛停到大門口。包毅過來了。

「發現什麼沒有?」葉凡皺緊眉頭問道。

「打鬥的痕都很明顯,只不過,對方是什麼人就難搞清楚了。這些傢伙也很專業,進來時先把朱雀山莊的監控全給搞壞了。而且,這些傢伙肯定是練家子。一時又來了這麼多人,而當時木月兒奮力抵抗。

對方估計也怕搞出太大動靜惹來公安的人,所以,胡亂的砸了一氣就跑了。

山莊里的東西全遭殃了,就連房子都損壞了許多處。裡面雲老添置的紅木傢具等全給砸壞了成了垃圾。

初步估計損失達到二百多萬。而木月兒身手如此之高還不能防祝說明對方有高手。

這些作案人好像就是故意來搞破壞的出氣的。你看。那紅木傢具他們都沒要。金銀首飾都沒拿,只是砸壞了。」包毅說道。

「不劫財也不劫色,看來。就是針對誰出手的了。」王仁磅冷哼了一聲。

「他們跟把建設工具打壞的是不是同一伙人乾的?」葉凡問道。

「很有可能,不然。事不會這麼巧。而且,幾個人還完成不了,估計至少來了十來個。而且,身手都不弱。從破壞建設工具來看就是針對橫空集團的了。」包毅說道。

「難道是楊志升叫人乾的?」伍雲亮說道。

「不像,楊志升再混蛋應該不會採取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的。而且,這麼大規劃的搞破壞,人員又這麼多,楊志升也不可能找到這麼多人,而且還有高手。這事一旦查出來後果極端嚴重,不會是楊志升乾的。」葉凡搖了搖頭。

「葉老大,我看這次行動好像是針對你來的。大家都知道木月兒跟你的關係還不錯,居然沖木月兒三個女子下手。就是為了泄憤。估計這下手之人是葉大你的仇家了。」王仁磅說道。

「以前都沒發生這種事,會不會是朱娜跟朱香葉引來的。」姜軍插嘴說道。

「這也有可能,不過,他們如此的干是為了什麼?我覺得好像不可能。

如果是兩女的家人仇人,那只是針對他們二個。應該不可能砸壞建設工具。

砸壞建設工具有幾種可能,一來就是阻止橫空集團大建設順利進行。二來就是針對某個人在泄憤。」包毅搖了搖頭。

「哼,你還好意思來。」木月兒一見到葉凡,那是氣呼呼的。

「伸手過來,我檢查一下你們的傷。」葉凡說道。

「假惺惺的,我們不需要驗傷,我們要求你馬上把打人的人抓起來還我們一個公道。不然的話,你這個橫空大老闆就是一個孬種,連客人都保護不了,你當什麼老總?」木月兒字字如針往葉老大身上扎去。

「月兒,先檢查一下。要是落下什麼傷疤破相了那就麻煩了。」葉凡說道。

這句話倒真有些威力,女人最怕這個了。木月兒還沒講話,朱娜早就伸出手來遞到葉凡面前了。

木月兒知道葉凡的能耐,也就就驢下坡讓葉老大檢查了起來。

「內傷沒有,只是有些錯筋了。皮外傷還是有的,不過,處理一下就是了。」葉凡說道。轉爾問包毅道,「有沒發現可疑的人?」

「沒有,我們馬上對周遭十幾里範圍展開了搜索走尋,不過,沒發現什麼。

再說了,這麼大的地方,現在又在搞建設。各種人馬匯聚,也是相當雜亂。

要藏十幾個人應該不難。而且,我懷疑。這些傢伙既然是高手,就是用雙腿跑的話這麼長時間也能跑出幾十里了,咱們根本就難以查到。」包毅苦著臉了。

葉凡在山莊里走了起來。

藍存鈞跟王仁磅也細細的查驗了起來。

「葉大,這裡有個腳櫻」這時。王仁磅叫道,幾人圍了過去。發現雲老買的一尊銅馬給人踩扁了,上邊印著一個清晰的腳櫻

「雲老的這尊銅馬可是實心的,半人高。居然能一腳踩成這個樣子。

下腳之人功底子至少達到八段以上。這種高手過來搞破壞。那從此處看來,肯定就是咱們的對頭了。」葉凡伸手摸了摸銅馬,在腦子裡搜索了起來。

「從這腳印中能查出什麼來嗎?比如,武功路數?」王仁磅也蹲下看著那銅馬,葉凡鷹眼之光在銅馬上溜達著。

「這個難度就非常高了,如果,比如這一腳印是某個門派的特殊腳法使出來的,也許還有一絲蛛絲馬跡可尋。要是人家只是昴足勁氣來了一腳,腳法很是普通。那就難以找到路數了。」葉凡說道。

在仔細的查驗過後。只是很遺憾。並沒有查出多少有用的線索。

爾後,葉凡帶著一伙人又去被砸壞的工程機械處走了一圈下來。

「葉老大,你看看。這一腳是不是跟那尊銅馬的腳印有著幾分相似?」藍存鈞指著一台挖掘機的機斗說道。

葉凡看了看,點頭道:「的確有幾分相似。可以肯定,傷她們的三個傢伙跟這批搞破壞的傢伙是同一批人。看來,這些人奔著我來的目的很明顯了。」

「只是,你現在結下的仇家好像也不少。也許有商業上的對手也有些想法。他們花錢雇一些高手下手也完全能辦到。

現在這個世道,有錢能讓鬼推磨是不是?所以,這個範圍就太廣了,沒辦法查。

如果他們還有第二次出手,那就好辦得多了。」王仁磅說道。

「會不會是五毒教那個譚笑笑乾的,她們一夥倒是有這個能力?而且,他們也到過橫空集團總部,只是那一次沒能搗亂成功被你破解了。」藍存鈞說道。

「不會是譚笑笑,你想想,五毒教最善長什麼?」葉凡搖了搖頭。

「她們是善於用毒,但這次她們就不用毒,這樣一來倒是不會想到她們身上了。譚笑笑好手段埃」藍存鈞說道。

下午的時候,車天帶著葉老大的手下全到了橫空集團。爾後分散開去在周圍上百里範圍暗中查尋了起來。

「你說他們會不會再來?」傍晚的時候,葉凡突然問王仁磅道。

「不會來了,傻瓜也不會在如此明顯的情況下再出現,那豈不是遭逮嗎?」王仁磅搖了搖頭。

「我看不一定,咱們也許認為他們肯定不來,沒準兒他們就來了。」葉凡突然想到了什麼。

爾後暗中交待車天把人馬都布置在了橫空集團周圍。而朱雀山莊也故意的派了些公安人員去擔任守護任務。

凌晨二點。

車天打來電話,說是發現一夥可疑人從凌河縣那邊過來了。

葉凡跟王仁磅藍存鈞一商量,發現對方估計是會從橫空這邊的『土窩子灣』上岸。

不到五分鐘,葉老大作好了一切準備。人馬也合圍向了土窩子灣,這次公安人員全都隔得很遠,暫時沒叫他們。

對岸來了三條有蓬的木船,好像是從上游一直搖下來的。

而且,葉凡發現,這夥人並沒有特意的掩藏形跡。給人的感覺好像還挺高調的。

「他們好像沒拿咱們當回事兒。」王仁磅說道。

「人家有實力,當然不怕咱們了。而且,他對於我葉凡的底子並不清楚。以為就橫空公安局那批人馬當然也不能奈何他們。就是在眼皮子底下撤走還來得及。估計這夥人都是有著身手的。自然,高調了。」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