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是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是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晚上11點鐘,包毅閃進了葉凡的市委家屬一號樓。

「二虎他們的證據搜集齊全了沒有?」葉凡問道。

「全部到位,這傢伙幹了不少壞事兒。前次紅谷寨寨民被打成重傷以及收到恐嚇等都是這傢伙一伙人乾的。而且,幕後推手就是紅谷電站的崔站長出錢請他們乾的。」包毅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問道,「就憑咱們現在掌握的證據,完全可以拿下崔新遠。」

「現在暫時不要動他,要動明天看我暗示而動。我估計,明天省政協代表團下來就是沖著紅谷電站的事而腮以,咱們要作好充分的準備。而領頭的就是陳旭副省長。既然他們下來,就讓他們好好的看場戲。估計,他們也是下來演戲的。咱們這叫戲對戲嘛1葉凡講道。

「是他1包毅失聲叫了起來。

「還有你的『老朋友』胡貴天同志。」葉凡哼道。

「看來,不光是沖著紅谷電站。估計,連我也給他們盯上了。」包毅一臉難看的講道。

「嗯,估計一箭雙鵰,連我也想給拉下水。不過,咱們不用擔心什麼。」葉凡說道。又問道,「關於紅谷電站賤賣的事你已經行動起來沒有?」

「已經安排了幾個精幹同志灑查了,不過,暗中調查畢竟是見到的東西有限度。

不過,為了加強調查的進度。我已經把我的師弟叫了過來。他在暗中動手,幹警們不好乾的事他倒是可以去干。

沒辦法了,時間緊任務重,我不得不使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這一點還請葉書記諒解。」包毅一臉嚴肅。講道。

「沒什麼諒解不諒解的,咱們這是為國為民出力。又不是幹壞事,雖說手段有些不當。但咱們的出發點是好的。

當然,也得注意不要留下蛛絲馬跡。既然胡貴天是奔著你來的。一旦有漏洞可抓,這傢伙絕不會客氣的。

而且,前次海山煤礦的事那些對你不感冒的領導們估計也在盯著你我。

咱們現在乾的事用四個字形容最為貼切了——如履薄冰。」葉凡表情很嚴厲。

「葉書記,什麼時候展開對紅谷電站賤賣的正式調查。如果晚了我怕他們把證據也消除得差不多了。這無形中為我們今後的調查取證帶來的了更大的阻力。」包毅問道。

「不管怎麼難,這伙國家的蛀蟲必要拿下。不過,幾天就過年了。現在折騰也不合時宜,還是先讓大家過個好年吧。當然,暗中調查不能歇。一定要盯緊點。要把能搞到手的證據先搞到手。」葉凡講道。

「不拿下不行,不然,徹底解決不了紅谷寨的用水問題。而且,估計能從中追回不少的國家資金來。」包毅點了點頭。

「可惜是風部長那邊還沒消息出來,這事,還真是急人了。」葉凡臉上略顯焦急了。

第二天早上9點鐘。

同嶺市委十三個常委準時到了會議室。

「同志們都到了,咱們第一個議題就是解決紅谷寨寨民用水以及基本農田改造以及提高寨民生活的議題。

希望同志們暢所欲言,紅谷寨接近六千多的群眾。他們的生活水平急待提高。咱們在坐的同志中有一半都見識過他們的生活,的確到了非改變非提高不可的地步。

而紅谷寨本身資源匱乏,現在連路都不通。再加上所處偏僻,想切實的提高他們的生活,難度很大。

但是。這事,省委田省長以及財政部的風部長都在盯著。所以,非改變不可。

這是我們同嶺市今年年底要開始辦理的一件大事。再過幾天就過年了,咱們爭取在今天的會上就能拿出個切實可行的辦法來,形成決議。

不然,年一過,大家拖拖拉拉的可提擔誤了寨民群眾的生活。」葉凡滿臉嚴肅的講道。

「葉書記,紅谷寨的缺水嚴重。不要講生產用水,就是連基本的生活用水方面都有些困難。

而他們寨子下邊有條谷溪,以前水量還不錯。不過,現在水卻是近乎乾涸了。

所以,要改善他們的生活,首先要解決他們的水的問題。更何況,低產田劣質田的改造方面,專家們也提出了用水來改造這個辦法。」王龍東首先發言。

「不光是水,路也是制約紅谷寨致富道路上的一大瓶徑。紅谷寨因為特殊原因,到現在連一條打通的小公路都沒有。

那截小公路這裡通一截那邊又堵了一截。所以,打通小公路也是首要之急。

不然,即便是解決了水,那也僅僅是解決了紅谷寨五千多寨民們的生產生活用水問題罷了。

這只是一種基本的保障,要談致富那只是作夢罷了。」任信天說道。

「嗯,擺在紅谷寨民致富道路上的兩個最大的問題首先得解決掉。葉書記已經從紅谷電站借到了一些水。

寨民們的基本生活用水問題那是解決了。不過,聽說紅谷電站一直攔著不給還水。

這幾天包局長有安排幾個幹警在谷溪大壩上守著。但這也不是個長久的問題。

一旦公安幹警撤走,估計谷溪的水又得見底了。這個,也不可能長期要求幹警駐紮,也不合時宜。

所以,跟紅谷電站怎麼樣解決水的問題,也是一個大問題。」市委秘書長米月說道。

「這水明擺著就是紅谷寨民們的,是下游所有人民共用的。憑什麼紅谷電站強行搶去水后還要攔著不還。

聽說這夥人很囂張,居然唆使一些牛氓混混冒充保安跟包局長帶領的幹警們對抗。

我看。這些牛氓就是紅谷電站的保護傘,是一夥帶有黑惡性質,有組織的團體。

要堅決打擊,徹底解決。如果市局覺得力量不夠的話。我們軍分區可以出些人支持。

這夥人,反天了不成,膽敢公然跟國家執法機關對抗。這是想幹什麼?」軍分區司令呂林貌似在講黑惡勢力,實際上劍指的卻是紅谷電站。

「事還沒查清楚前就把紅谷電站的保安定性為黑惡勢力。這個,是不是太不嚴肅了。

同志們,辦案子都要講求個證據。在市公安局還沒有結案定性之前,咱們講話是不是得慎重一些。

我想,紅谷電站是省城萬勝集團下屬的電站。萬勝集團在咱們省是相當有名氣的大企業,他們怎麼可能亂來?

昨天這事發生后,在群眾中造成了極大的反響。認為市公安局有濫用權力的嫌疑。

不瞞各位,我也接到了好多電話。有省里領導打過來的電話。我一直在推在拖。為市公安局打掩護。

但是,我希望市公安局能辦案快速些,不然,我快頂不住了。這種事,要是領導真要怪罪下來,我遲浩強可是有縱容包庇的嫌疑。

這事,如果包毅同志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我遲浩強一定要嚴肅處理。」想不到遲浩強卻是講出了這麼一番話。直面指責包毅這個公安局長處理不當的意思。

「昨天現場發生的事是我親自下的命令,我相信包局長的辦案處事能力。說句不好聽的話,紅谷電站的確太囂張了一些。

只是要求他們還些生活用水給紅谷寨的寨民,那個崔站長多囂張。居然開口就問到錢。

一個小時放水要二百萬。這谷溪的水啥時候成了金液玉汁了?更何況,這水本來就是他們的。

即便是從市政府這一塊來講。考慮到寨民們的用水問題,你紅谷電站也得放水。

同志們哪,紅谷電站雖說現在屬於萬勝集團。但是,紅谷電站還是建在咱們同嶺市地盤內的。

紅谷電站在某些涉及到群眾一些必須方面也得聽從市委市政府的統一調度的。

至於說那些保安的真假,我相信包局長會及時分清楚的。不過,即便是真保安,也不能如此的囂張。

一定要堅決制止,不然,國家法度何在?」葉凡言詞犀利。

這貨貌似在講紅谷電站。實際上在坐的全聽出來了,葉老大在隱晦的批評了遲浩強,他看了臉色有些『菜』的遲浩強一眼,轉爾講道,「浩強同志,如果以後省里還有電話打來。你叫他們直接打到我手機上。由我來跟他們解釋。」

「那……好……」遲浩強陰沉著臉點了點頭,不過,卻是拿眼看了看孔端。

「嗯,在這件事上,紅谷電站處理得的確欠妥了一些。老百姓需要用水,你就給一些嘛。

雖說這電站是你的,這水按理講也成了你們公司的。但是,從人道出發你也得給些水。

而且,因為水放了過後電站的經濟利益會受到一定的損失。政府當然也會考慮給予適當的賠償。

漫天要價可不好,這個價格方面完全可以合理商量是不是?」孔端張嘴講著,停了一下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不過,在處理事情上我希望下邊的同志能領會領導的意思。

蠻幹粗干可不好,一切都要講究個法是不是?葉書記的出發點很好,對於某些不當的事也得採取一定的措施。

只是影響較大的話公安部門就得快速處理掉。只是,一直拖著對領導也有一定的影響。

這些啊,都是下邊的同志有時曲解了領導的意思,或者是思想作風,工作作風上有些怠慢了。什麼叫特事特辦,有時就體現在這個方面。」

孔端講的話相當的令人難以琢磨,不過,大家還是能聽出個大概。孔端貌似在維護葉凡這個領導,實際上卻是在炮轟包毅同志。而間接來講實際上是對葉凡的話有點意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