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二百九十七章趕緊撈人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二百九十七章趕緊撈人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抓起來了,抓誰啦,為什麼,把邱英華馬上給我叫上來。」陽鎮子一聽,臉馬上圬了下來。

「他就在門外候著的,我先來報個訊兒。」米一群說著,把邱英華叫了進來,這傢伙一見這麼多長老都在,嚇得臉兒一白,地一聲就跪下了。

「怎麼回事英華?」師傅羅湖山劈臉就問道。

「不好了掌門,大事不好啦。師傅,紅道子以前被天雲省橫空集團那個葉凡總裁欺負過。

所以,他一直耿耿於懷,一直以業紅道子師兄都說是要報復那個葉總,而這些天下來他也一直在準備。

這次剛好有機會,就找了二十幾個師兄弟們一起去了。他們把人家的機械打壞了,還打傷了人,結果被抓了。

現正在橫空公安局受審理。得趕緊想辦法把他們弄出來,我打聽過了,這事鬧得很大。

橫空公安局審完后馬上就要上報到了天雲省公安廳。如果再往上報到部里就麻煩了。

我當時是放哨的,一見事不妙就用一根管子躲河裡了。不然,連個報訊的人都沒有了。」邱英華上氣不接下氣說道。

「葉凡是誰?」陽鎮子陰沉著臉問道。

於是邱英華再次詳細的把事說了一遍。

「這事倒有些奇怪了,紅道子帶去的都是高手。是咱們門派中的精英,其中有十個弟子都有著五段及以上身手,而怎麼這麼不經打,還全給人抓了。」羅湖山有些疑惑。

「人家有槍,如果被包圍住的話你敢動嗎?咱們練武者雖說身法靈活,但在面對現代的槍械還是不能力敵的。只能說是藏什麼地方事先出手還是有用。不然,硬來的話那就不明智了。」米一群說道。

「不是這樣的。」邱英華搖頭道。

「不是這樣是哪樣?」陽鎮子哼道。

「沒用槍。那些公安人員個個身手了得。紅道子帶去的師兄弟們根就不是對方對手。三下二下就給人家全部打趴在地了。而且,就連九師叔朱飛都給人抓起來了。」邱英華說道。

「朱飛都給抓了,這些公安人員如此厲害?怎麼可能?朱飛可是剛剛突破到12段位了。他是我們崑崙派的練武天才。今年剛四十歲,很有可能衝擊半先天境界的。」羅湖山更為疑惑了。

「如果說橫空公安局的公安人員能把我們崑崙派二十個弟子都制服,光靠拳頭的話應該不可能。

是不是還有別的地方來的高手加入。比如,公安部就是個神秘的地方。

不過,他們都在部里上班,哪有閑情跑橫空集團來。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這次紅道子他們去那就是中了別人圈套了。」米一群說道。

「當時來朱師叔說是破壞一次就行了。也別把事整得太大。聽說橫空集團的大建設項目是省里的重點項目。

如果折騰得太大的話會引起省里注意的。咱們破壞一下給葉凡一個教訓,出出氣就是了。

可是紅道子師兄不肯,還講橫空集團有什麼?就是砸爛了又算什麼,要干就要狠,要砸得橫空集團半年都沒辦法正常運轉才行。

這樣一來肯定會影響到葉凡的政績。結果。第二天又去了,而且,還相當大條的坐著船去的。

當時是連個掩飾都沒有,因為,紅道子說是幾個公安人員平時耀武揚威一下還行,真動上拳腳時屁的不頂事兒。

所以,第二次去又換了地方。經他們一破壞,估計橫空集團的損失也不得了。

現在被抓了,葉凡肯定不會手軟的。還請各位長老趕緊想辦法把人給撈出來。

不然,一送到部里就麻煩了。而且。還有一點,就怕在公安局裡紅道子他們會受苦了。

那些公安人員了是如狼似虎的,當場就是出拳出腿的暴打了一頓,這下子到了局裡。落他們手中那要是被打殘了就麻煩了。而且,葉凡肯定要出氣的。因為,他的那個叫木月兒的姘頭也被打傷了。

當時紅道子還講要剝光了這娘們衣服掛大街上去的。最後被朱師叔勸住了。

說是這樣子如果敗露的話會影響我們崑崙派的聲譽的。欺負一個女子不是我輩英雄所為。幸好沒那樣子干,不然,事就折騰得更大了。」邱英華一臉的焦急。

「要撈人就得找熟人托關係了,對了,米院長,你有認識公安系統里級別較高的官員沒有?」陽鎮子問道。

「掌門的意思是用他們的上級來壓下?」米一群問道。

「這樣子干效果更直接,不然你去找葉凡談判的話這傢伙肯定會甩臉子,咱們崑崙派可是丟不起這個臉子。」陽鎮子冷哼道。

「說得也是。」米一群點了點頭正想著。

「不要找人了,咱們派中就有高手在部里任職。」這時,一直沒開口的四長老玉紅東說道。

「誰?」陽鎮子看了玉紅東一眼,問道。

「就是我以前收的那個義子,叫玉震。後來考進了公安大學,因為身手好破案能力強。十幾年下來,現在已經升任到公安部八局任副局長了。」玉紅東略顯得意,說道。

「對對,我也想起來了。玉震這娃有出息了,想不到轉眼間就升大官了。還真是沒有辜負了咱們的訓練。」羅湖山點頭道。

「這公安部八局是個什麼單位?他出來說話有用嗎?」陽鎮子可是頭次聽說這名兒。

「要講起這個先講講公安部警衛局,這警衛局下轄的華夏人民武裝警察部隊警衛部隊屬於公安現役部隊序列的正軍級單位。

他們佩掛的是武警警銜。公安部警衛局在華夏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內部的序號名稱為為公安部八局。

這個內部序號外人一般都不知道。這個局很神秘很特別,一般都只是跟重份量的領導人打交道的。

普通的刑偵人員根就不在他們眼中。」玉紅東說道。

「副局長,那玉震豈不是副軍級別了,那估計也是個將軍了。」羅湖山笑道。

「嗯,少將,剛提的。聽說警衛局保護的就是國家領導人中的『四副兩高』。比如副主席,全國人大副主任副總理,外帶上最高院的兩院院長。稱之為『四副兩高』。」玉紅東笑道,更為得意了。義子有出昔了嘛,不得意都不行了。

「那不得了,玉震這孩子平時接觸的豈不都是副國級這個層次的領導了。還真是給咱們崑崙派長臉子了。」羅湖山笑道。

「那就好,有他出面相信一個小小的橫空公安局還能不賣面子。這事就交給一群去辦理了。對了,把支票帶去,這錢肯定是要賠的了。咱們,也不能讓玉震這娃太為難是不是?」陽鎮子說道。

「要不先由玉長老給玉震打個電話,爾後把情況也講講。最好是不要隱瞞實情,這樣有利於玉震了解真實情況后好操作是不是?」米一群考慮得很周到。

玉長老嗯啊了一陣子后掛了電話,一臉喜氣,笑道:「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了,玉震說是錄團走一趟。

不過,他叫米院長一起去把人帶回去就是了。不過,玉震也講了,這事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而且也警告了,說是紅道子也太孩子氣了,怎麼能如此的胡鬧。

你跟葉凡有仇的話找債主兒就是了,比如,可以找人把葉凡打一頓或什麼,不能沖著人家企業下手。

這一折騰事就大了起來,增加了很多變數。而且,這一頓弄下來,估計派中也得出一筆不菲的錢了。」

「還是玉震這孩子好啊,雖說都出去好多年了,那是一點沒忘了咱們這幫老傢伙。」羅湖山笑道。

第二天上午10點左右,橫空集團大門口來了幾個人。其中一個身著西裝,一臉威武的中年人很有氣派。

「我們是直接去公安局還是去哪裡?」米一群問道。

「去公安局沒用。」玉震搖了搖頭。

見米一群有些不明白,玉震說道:「米叔,解鈴還需系鈴人。紅道子把葉凡的姘頭打了,橫空公安局敢放人嗎?

這事,肯定還得向葉凡彙報。所以,只要葉凡同意了,他們就沒什麼事了。

別以為公安公安就真能獨立辦案,那是法律上忽悠人的。你看各地公安機關都是雙重領導。

不但是上級公安機關領導還要受地方黨委的節制。而任命一塊上很大一部分是在當地黨委手中。

這說明地方領導的權力更大一些。當然,社會在進步,民主也在進步。公安機關獨立辦案受當地黨委的影響會越來越小的。」

「還是玉震你想得周到,米叔我真是老了。雖說還管著外事院,也跟社會經常接觸,但終究有些深層次的東西沒想到。」米一群摸了一下下巴,不好意思,說道。

「這個也正常,因為你還沒達到那種層次。而且,你也沒時間去接交上這些領導。當然,要接交上這些領導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兒。需要時間跟機會,而且,這些領導跟下邊的官員是不一樣的,手段要隱晦著才行。」玉震倒是老實不客氣的講道。

玉震跟米一群外帶一個中年人三人進的葉凡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