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搶『桃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搶『桃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也同意孔市長和遲書記的看法,對於市公安局,最近我也聽到一些不同步的聲音。

說是市局執法粗暴,動不動就是動拳頭動腿的。同志們要想想,他們並不是黑惡份子,階際遣皇牽

現在啊,國家都在提倡文明執法,依法執法。他們的這種行徑,說白點,有點像是土匪行徑。

咱們的幹警以及個別警務部門領導的思想認識有待提高了。什麼樣的將軍就能領出什麼樣的兵來,我認為,遲書記講得很正確。

作為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也是其領導的下屬部門之一。一定要尊重領導的決定,聽從領導的指示和安排。

領導聽到了群眾的呼聲,這說明影響已經非常的大了。領導從影響一塊出發要求市局從快處理也完全合理合法合規。

市公安局不作為,或者拖沓就得追究相關負責人的責任。對於包毅同志,我覺得遲書記應該嚴厲批評才對。

不然,任其拖拉以及這種蠻幹的辦事風格顏續下去,就怕將來收不手會扯出更大的亂子來。」車軍是旗幟鮮明的表態支持遲浩強炮打包毅這個市公安局長了。

「呵呵,市公安局的直接領導是市政法委。不過嘛,市政法委是不是也是在黨的領導下開展工作的。

一切脫離或者想撇開黨的領導做法都是不允許的,連想想都不行。試想一下,在坐的同志們全是黨員,而且都是老黨員了。

咱們的黨性原則哪裡去了,咱們還是不是黨員。而在坐的咱們都是黨的代表,而最能代表組織的領導的話咱們一定要聽從。

而不是拗著或者還想扯皮。包局長昨天的事處理得非常正確嘛。正如葉書記所講的,如此囂張的假保安還不硬性彈壓的話這還了得。在他們眼中,還有沒國家法度,還有沒國家執法機關,還有沒咱們的政府。

這些人哪,根本就是蔑視國家執法機關。公然妨礙公務不說,居然還拿起武器攻擊正常執法的幹警。

這是誰給他們的權力如此的干,這是誰在保護他們,這是誰在背後為他們撐腰。

這種風氣要不得,如果長此下去,豈不是會陷入一種狂妄自大,根本就不把政府放在眼中的狀況。

這各狀況可是要不得啊!紅谷電站雖說是萬勝集團的,但萬勝集團不是在咱們華夏土地上。

難道就不應該遵守咱們華夏法規制度嗎?政府雖說不能插手企業的事。但良性的引導以及必要的指揮他們還是得聽是不是?

打個簡單比方。不能講這座房子是你的政府要在這裡蓋飛機場就因為你漫天要價而換地盤了。

這樣子幹下去政府的公信度何在,政府的統籌安排如何執行下去。講什麼都要合理,商量可以。但不能拒絕或無理要價。

我認為紅谷電站的行為非常的不妥當。一個小時的水居然要價二百萬,這是政府為紅谷寨的老百姓在埋單。

對於這種近乎敲詐的行為,政府當然得出面制止了。面對他們的粗暴。咱們的公安機關執行上級命令,這一點是合理合法的。

正如孔市長所講,就是從人道出發也得放水。更何況,聽說這水原本就是紅谷寨的。

原本縣政府在規劃紅谷電站時就有些問題。這個,我就事論事就不扯了。昨天包局長的處理我認為並沒有什麼不妥當。

就是抓了幾個假保安混子,要求今天就把案子結了,這個是不是太倉促了。

同志們,總得給市公安局一定的時間是不是?辦一個案子,要調查取證。總不能在還沒調查清楚前就結案了,這是對人民對國家不負責任的表現。」玉春風一臉嚴肅的講道。

玉春風的發言可是讓孔端心裡一格,他看了看畢雲理,發現老畢同志臉上也閃過一絲淺淺的訝然。

玉春風的表態太堅決了一些,而且相當的鮮明的支持著包毅,其實就是在支持著葉凡了。

「沒錯,包局長處理得很恰當。辦案子肯定會觸及一些人的利益。肯定在其中會整出一些事來的。

至於說影響。我好像並沒有聽到多少這案子的事。說到打來的電話,這個也正常。

現在咱們的幹警辦事難啊,抓了一個壞人來了幾十個說情電話。這其實有干擾辦案的嫌疑。

包局長能頂住壓力調查取證,這一點很可貴。如果包局長草草結案,那才是真正的不負責任。

咱們憑什麼指責他的不是?我覺得。不但不應該指責,更應該鼓勵和表揚他的這種辦案嚴謹。不徇私情的行為。」米月大膽發言,直面反駁了遲浩強。

老傢伙的臉色相當的難看,哼道:「如果都不顧及影響了,那影響一詞從何說起。

別小看這些民間言論,這些影響。搞大了的話可能會波及到政府上來。

辜切不談包毅同志昨天的行為對不對,這個當然需要經過調查才能搞清楚。

但是,他對案子的這種漫不經心和拖沓的態度首先就是要不得。我遲浩強還是不是包毅同志的領導?

他一意孤行,根本就不聽指揮,這樣的下屬眼中還有沒領導?還有沒咱們的組織?」

「呵呵,遲書記,剛才葉書記可是講過。昨天的事是他下的命令。包毅只是執行命令罷了。難道遲書記是對葉書記的命令不滿意或者說是有不同的看法,可以提出來嘛。」想不到呂林突然插了一句,這話講得**,差點噎著遲浩強了。如果要直面面對葉凡這個一把手,老遲同志心裡還是有些發虛的。

「我不是對葉書記命令有看法,我只是就事論事。只是要求包毅同志從快處理這件事,以消除影響。

作為市政法委書記,包毅同志的頂頭上司,我的這點要求並不過份。連問個話都不行,我這政法委書記乾的是什麼工作?

說句不客氣的話,指導市公安局開展工作也是我遲浩強的職責之一。

而你呂司令硬要把包毅的事扯到葉書記身上,我不曉得呂司令講這話是什麼意思?」遲浩強也生氣了,直面反駁了過去。

「遲書記。這是扯嗎?你不是一直批評包毅昨天的辦案太粗暴太什麼?

人家包毅是在執法葉書記的指示。我也講句不客氣的話,如果是面對昨天的這種情況,我呂林即便是冒著受軍法處置的危險也得堅決的把這夥人的囂張打壓下去。

了得了,糾結混子成隊攻擊政府,攻擊公安幹警,這是種什麼行為。說嚴重點,這就是有組織的黑惡。

對於黑惡,咱們要堅決打擊而且毫不能手軟。任其漫延下去會搞出更大的事來。」呂林也是毫不客氣。這兩人大有搞辯論會的架勢了。

「黑惡。你從哪點看出人家黑惡……」遲浩強剛講到這裡,葉凡輕輕嗑了下桌子,說道。「這事就不要再議了,咱們得抓緊時間談談紅谷寨農田改造以及公路建設以及寨民生產致富問題。今天的主題是這個,有些小事就擱以後再說了。」

講到這裡。葉凡看了孔端一眼,說道:「孔市長,你對紅谷寨的事有什麼看法?」

「紅谷寨的事是大事,是咱們市今年年底乃至到明年都是大事一件。

紅谷寨有著接近六千名的寨民,而且還是回民群眾。國家對少數民族的兄弟們從來都是有優待幫扶政策的。

剛才葉書記也講了,田省長和風部長都去過紅谷寨了,領導們都盯著的。

幹不了好紅谷寨的事,我孔端不配當這個市長。當我看到紅谷寨民的生活時,我孔端的心在滴血啊!

再不能讓他們這樣受窮下去了。所以,我提議由畢市長主抓,羅峰副市長配合處理紅谷寨的事。

而這事關健的著眼點在通路跟農田改造方面。市政府也會專門招開相關的會議,出台相關的政策扶持相助紅谷寨。」孔端張口搶權了,轉爾看了畢雲理一眼,講道,「畢市長。昨天回來后咱們也臨時頭招了個副市長會議,你把你的想法在這裡跟大家先說說。要具體些切實可行才行。」

葉凡曉得,孔端這是想造成既成事實。如果讓畢雲理一開口那基本上就等於紅谷寨的事敲定由他主抓了。

「呵呵,年底了。雲理同志是常務副市長,市政府一大攤子事可不能離開他了。

咱們市並不光一個紅谷寨的問題。比如。新龍街改造還在進行中,海山煤礦還得盯著以及……

這一切都離不開畢市長的全面管理。所以。我看,畢市長是不能長期離開市裡。

而紅谷寨又在紅嶺縣,離市裡相當的遠。紅谷寨的問題又不是一點小問題。

我們需要的負責同志是要能長期駐紮紅谷寨,專門針對處理寨里的問題。

如果讓畢市長去了紅谷寨,哪市裡的工作豈不是亂成一團了。而且,也給孔市長帶來了太大的壓力。」葉凡搶話講道。

「葉書記,紅谷寨雖說離市政府駐地較遠。但是,現在不是有電話和車子嗎?

在這些現代通信工具以及交通工具協助下,地球尚且如一個村子,紅谷寨又算得了多遠是不是?

我是打算成立一個由各部門組合在一起專門針對紅谷寨的指揮小組。而畢市長是指揮小組的組長,他完全可以電話指示紅谷寨工作組開展工作是不是?

而且,反過來,如果畢市長在紅谷寨時,照樣子可以指揮市政府的相關工作。

更何況,在市政府還有個我坐鎮,想必也不會出現多的亂局是不是?」孔端說道。

感謝『盟主哥c

』大俠打賞,謝謝!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