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三章會場就是戰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三章會場就是戰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人又不能變成兩個人。孔市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叫畢市長兩頭跑畢市長可是有些吃不消。

咱們工作要紮實的干,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是不是?咱們不能要求咱們的同志超負荷的工作,這是對咱們的同志身心的一種摧殘,這是很不負責任的。

更何況,市政府班子成員中有能力的同志也相當的多嘛。我倒是覺得玉春風同志更適合主抓紅谷寨的工作。」講到這裡,葉凡停頓了一下喝了口茶,看了看大家又講道,「你們看,玉市長作為市委常委,他分管的工作還是較輕鬆的嘛。

比如水產局,咱們縣的水產局這個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基本上名存實旺了。

這個,當然並不是市委市政府不作為,主要是條件限制。咱們市即不靠海,而且,像水產養殖方面的湖泊也不多。

溪和河倒是有,不過,在這裡搞養殖水產什麼的也不合適。而像玉市長分管的民政局是幹什麼的,當然是為民服務嘛。

而紅谷寨的事也屬於民政事業的一部分,倒是貼合了玉市長分管的工作一塊。」葉凡淡淡的笑著說道。

在坐的各位同志可都聽出一點味兒來了。葉老大可是有隱晦批評你孔端擱置玉春風,分離他權力的意思了。

孔端一下子被噎住了,表情雖說沒有多大變化,估計心裡早破口大罵葉老大的戳他的痛楚了。

當然。孔端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也笑著說道:「呵呵,玉市長分管的部門其實也是咱們市重要部門。

正如葉書記所講,民政事業關係著群眾的生活。咱們市有多少老百姓,接近四百萬啊!

這四百萬人的事業那是多大的事業。至於說水產,其實。雖說因為條件所致咱們市的水產業發展得很不理想。

但是,還是可以多想辦法。以養殖帶動老百姓的生活發生改變是不是?

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沒有湖泊咱們可以攔水變湖泊是不是?我想。還有很多的問題需要春風同志去處理,他的擔子很重啊1

孔端的話講得還真是冠冕堂皇的,這種無恥的話也給他講得如此的有理兒,不得不令在坐的同志在肚裡偷笑的同時也暗中豎起了大拇指,心說你孔老大沒去干律師那還真是屈才了。

「葉書記,我有個小建議?」這時,米月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說來聽聽?」葉凡微點頭。

「畢市長跟玉市長都是市委常委,都是市政府班子核心成員之一。畢市長精力充沛。而玉市長能力也不弱。

不如這樣,兩個方案。第一個方案就是由玉市長主抓紅谷寨的事,而畢市長管理全市。

第二個方案就是,不如兩人調一個。暫時由畢市長去處理紅谷寨的事,而畢市長在市政府這一塊的工作完全可以由玉市長去處理是不是?

這樣一來,紅谷寨有畢市長帶著的工作組在坐鎮處理,也免得領導們講咱們市裡不重視。

咱們已經安排了一個常委副市長坐鎮了,算是很重視了是不是?而市裡這一頭也有著玉市長協助孔市長處理日常事務。兩頭都兼顧著了。

而且,我相信兩位同志都能把這事處理好。畢竟,他們倆位同志不但是市政府班子核心成員之一,但更是市常委會的核心成員之一了。」米月這話一剛出,『吭』地一聲。孔端氣得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桌上。

「這怎麼行?畢市長處理的事是有關全市日常工作的。而玉春風同志雖說是市委常委,但平時主抓的就幾個部門的工作。幾個部門跟全局性的工作是有著本質上區別的。這樣子分配下去那不全亂套了。要是在年底整出什麼來丟了大家的臉不說而且領導都盯著的。所以,這個,不妥不妥1孔端斷然否決了米月的提議。

「是啊,春風同志雖說是市委常委,但分管的下屬部門並不是很多。當然,這是市政府的負責人的安排,我就不多饒舌了。

只是,針對春風同志這一塊來講,正因為他是主抓幾個部門的,對於干具本的事這一塊上的經驗也許比主抓全局的某些同志的能力還要強一些。

而且全局日常事務上一塊春風同志不如雲理同志。而紅谷寨算起來雖說這事也相當難處理,但畢竟只是一個紅谷寨。

幾千老百姓,相對於全市接近四百萬的廣大群眾來講只能是講是局部了。

這正適合玉市長的特點。我相信玉市長一定能抓好紅谷寨的工作。而且,既然有市裡組成的工作組相配合了,那就更是如魚得水了。

當然,如果某些同志認為紅谷寨的事太大了,需要畢市長這樣的人才去主持也行。

那就讓畢市長在市政府這一塊的工作暫時先移交給玉市長。再說了,市政府還有孔市長這個當家人在坐鎮指揮,春風同志隨時可以向孔市長請教嘛。

同志們,我們要相信咱們的同志,咱們的同志能幹好工作。」葉凡說道,逼向了孔端。二種選擇你孔端只能取其一。

孔端咂了下嘴,瞄了車軍一眼。他的眼神雖說隱晦,但葉老大有鷹眼,還是瞧得很真切的。心說果然沒錯,這傢伙跟車軍臨時頭聯盟了。

「要不再細分一下,紅谷電站的水問題由玉市長去解決。這也是個大問題,老百姓沒水還怎麼生活跟生產。

而交通道路問題由羅峰同志去專攻,這也是一根難啃的骨頭。更何況,自從吳用同志被撤職后他分管的交通一攤子事都是由羅峰同志在擔著。由他去主攻紅谷寨的公路建設也名符其實。

而紅谷寨全面工作還是由畢市長去主抓。這樣,三頭並進,既不會擔誤了市政府日常工作,又兼顧了紅谷寨的大事。

而玉市長去主抓水的問題。也正好是民政一塊的民生問題。正切合了玉市長的分管工作。」車軍想了想,倒真給他扯出一餿主意來。

這個大家都曉得的事,紅谷寨跟紅谷電站的水資源糾紛問題是最大。這根骨頭也是最難啃的事。

玉春風乾得半死解決掉這個問題后,可主要功勞還得落在畢雲理這個主抓領導頭上。車軍這道道擺出來還不是一般的陰狠。

「呵呵呵。一個問題分成三部分,什麼時候紅谷寨的問題需要二個市委常委外加一個不是常委的副市長三個副市長去解決啦?

車書記,你也太小看咱們同嶺市各位市長的能力了是不是?就這點能力他們也不可能坐上副市長位置,而且還是有兩位黨委成員之一。

紅谷寨不過一個寨子,最多六千人。這三位同志隨便分管的一個部門涉及的老百姓都達到幾十萬甚至一百萬。

紅谷寨跟這個相比只是小巫見大巫了。大的能行小的怎麼不行?太浪費了,如果再出現一個紅谷寨問題,那豈不是葉書記跟孔市長以及你車書記三人都得細分出去頂上。

那市委市政府班子基本上就套在幾件事上不幹其它工作了?」王龍東半譏諷著講了出去。

車軍這位從來囂張慣了的傢伙果然怒火被點燃,他冷冷的奔著王龍東就哼道:「龍東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

剛才葉書記跟孔市長都重點強調了紅谷寨老百姓生活致富的重要性,要作為本市的大事去抓的。

怎麼現在從你嘴裡吐出來,好像這紅谷寨的事就小事一樁,你龍東同地一個人去解決倒還顯得大炮打蚊子的感覺了。

龍東同志,咱們要充分領會葉書記跟孔市長的意思,不要曲解領導意思。

紅谷寨的問題省委田省長以及財政部的風部長都在隨時關注著,這難道還只是一個小問題嗎?

你這樣的講話可是要不得,要是傳到兩位領導耳里人家心裡會怎麼想?

和著我兩位同志辛辛苦苦從部里省里親自趕來。到頭來你們卻是輕描淡寫的就擱一邊去了。

你對工作都是這種態度的話,那是要犯大粹個,我提個醒就是了,下次注意著點了。」

車軍句句直奔王龍東攻擊了過去,而且。完全以一種教訓人的口吻在講。

「車軍同志,我王龍東哪句話講了田省長跟風部長關注的紅谷寨問題是小問題了?你這根本就是強詞奪理。胡搬硬套。」王龍東哼道。

「我車軍哪句強詞奪理了?來胡搬硬套。我車軍是搞思想意識工作的,對你的這方面認識上有些偏差作些提點哪又又錯了?龍東同志,我車軍洗耳恭聽著。」車軍還真盯上王龍東了,大有他不解釋個道道出來就不罷休的意思了。

自然,葉凡曉得,這貨想把這潭水搞渾。把葉老大給孔端指的兩條路給攪成幾大塊。

「車軍同志,市委常委是咱們同嶺市市委班子核心成員之一。不管哪一個常委去主抓這件事都代表著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此事。

代表著葉書記跟孔市長的意思。而且,剛才孔市長也講了。還要為此市政府專門成立工作組。

我相信,這個工作組的級別人員並不會少。像有關紅谷寨的農田方面肯定得農業局,水方面得水利局以及電業局,交通方面得交通局……這樣一來。

這些具體的事已經有各大局的負責人去承擔了。交通局負責路,電業局負責談水,農業局等負責農田改造項目等。

這樣一來,各個細化的條塊都由各大局去解決了,何必還要扯個常委副市長去幹嘛。

比如,由玉市長這位常委帶著市政府工作組專門去解決紅谷寨的全面問題,而工作組也相當的強力,難道能講市委市政府還不夠重視嗎?

我相信田省長跟風部長都會理解的。更何況,在上頭,還有葉書記的大棒在盯著指揮著。

我講的難道有什麼不妥當了?」王龍東這嘴可不賴,直擊車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