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章飛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章飛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崑崙派鬆口了,想用弟子換擺平你們的事兒……他們中有個長老的義子叫玉震,通過他來說的。」龔開河說道。

「他們出幾個人,段位如何?」葉凡哼道。

「條件是兩個,五段一個六段一個。」龔開河說道,「所以,這事兒你是立了大功的。以前我們去招人他們都不理人,現在倒是自已找上門來了。」

「你同意了?」葉凡問道。

「哪能如此輕易就同意,我了解過了,他們有二十來個弟子被你扣著的。

而且,其中一個叫朱飛的年青長老聽說還是12段位的高手。此人聽說才四十來歲。

還有著大把的時間為組裡效力嘛。」龔開河居然乾笑了兩聲。

「老龔同志你的胃口還不小嘛,估計是看不上那五段六段的了,現在盯上12段了。

崑崙派這次還真是要賠了夫人又折兵了。只是,人家可是長老,想招進來估計難度不校

這種12段位的高手即便是在崑崙派估計也是一寶貝。你的想法跟他們的條件可是有著相當大的差距。

不過,在這件事中我們橫空集團能得到什麼好處?」葉凡問道。

「你們還想什麼好處,該賠償的賠給你們就是了。估計這事有得五千萬也能全部擺平了。

而且,你們的損失根本就不可能有五千萬。別以為我不清楚,你暗中又叫人動了手腳是不是?

你們倒砸得倒是痛快了,可是這次崑崙派其實是當了冤大頭。人家要出錢,會痛的。

還有,你們跟紅拍天真簽的合同,明顯假嘛。」龔開河哼道。

「怎麼能說假呢。這白底紅印的全是按正規手續辦好的。你可以叫人拿去法律方面的專家驗驗,看看是不是假的。至於說他們打砸,這個證據充分,是沒辦法抵賴的。五千萬想擺平這事,那是不可能的。」葉凡說道。

「那你要多少?」龔開河問道。

「看你面子上打個六折,沒有三個億休想擺平這事兒。我葉凡不急,叫他們的人在牢里慢慢坐著等就是了。」葉凡哼道。

「你呀你,還真是鑽進錢眼了。我不是講過,這事組裡出面了。不能要這麼多。我會加大事的難度的,不過,不是為了給你賺錢,而是為了把朱飛拉進組裡。」龔開河說道。

「那是你們的事,我們有我們的原則。這次你們也別怪我們怎麼樣了。我葉凡現在身為橫空集團老總。

就得為公司利益著想。而且,這事全錯在他們身上。幹了壞事就得付出代價。

三個億已經是我們的底線了。如果組裡硬要強出頭的話,這事,我葉凡不答應。」葉凡態度強硬了起來。

「你呀你,真是不開化。你真要跟崑崙派結下硬梁子是不是?你還真以為人家幾千年的大派就明面上擱著那幾個人是不是?武當派那個三化大師怎麼樣?崑崙派是跟武當少林齊名的大派。

作為千年大派,底蘊是很深的。別跟他們硬來,你葉凡還要幹事。

而且。組裡也不希望你受到什麼傷害。你們橫空大建設缺錢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

但是,也得注意保護住你自己是不是?」龔開河說道。

「這事沒得商量,如果崑崙派硬要不鬆手要結梁子。那我葉凡就候著就是了。

我不介意把他們給端了。到時,組裡裝著沒看見就是了。而且,一旦有他們的弟子入了隊以後就跟原來的門派沒關係了。

組裡也沒必要強出頭。」葉凡哼道,氣得龔開河差點要甩手機了。

「算啦。你硬要這樣子我也無法攔著你。你的要求我可以跟他們說說。

當然,能不能成得人家決定。還有。我還是希望你別太過於強硬。

過剛易斷這個理兒你要清楚。雖說你個人很有能力,但是,你還有朋友,家人是不是?

他們中任何一個遭到傷害,我龔開河也會心疼的。」龔開河講道。

「這事我早就想過了,你就是只要五千萬這段梁子照樣子結下了。崑崙派是幾千年的大派,他們會讓人如此的欺負了。肯定會報復的。與其拿得少不如多拿些,反正都要過招。所以,我接招就是了。」葉凡說道。

「唉,最好別這樣子。這事,我會跟他們支會一下的。別太過份了,不過,不管怎麼樣,組裡會堅決的站在你這一邊的。」龔開河嘆了口氣掛了電話。

「崑崙派這次還真是給葉凡『送菜』了。」計永遠聽說后也嘆了口氣。

「他們的人肯定得放出來,所以,必須答應葉凡的條件了。」龔開河說道。

「咱們的條件他們會不會同意?」計永遠問道。

「他們不同意的話咱們就不調解,沒有咱們調解即便是他們出三個億,相信葉凡也不會同意的。葉凡同志為組裡的一片心我龔開河是知道的。這小子既賺錢,也會為組裡辦事的。你看著吧。」龔開河笑道。

晚上的時候,葉凡感覺腰間好像有什麼在震動。低頭一看才發現是血僵在震動。

這貨心說莫非是醒了,爾後跑到通天山一無人之處施展開控僵經,血僵不久就漲大了真人大校

轉眼,令葉老大驚喜不已的事發生了。

只見血僵突然張開雙臂,哧一聲,一對黑麻色的翅膀居然從她的腋下伸展了出來,而她一煽翅膀,整個人騰飛到了空中在空中上下翻滾表演了起來。

不久,啪啪的聲音響起。

只見血僵張開大嘴往潭水中一吸,一道水線被她吸到了空中猶如長龍一般狠狠的在一株三人合抱大樹上一繞。

不久,嚓嚓幾聲脆響,整株樹的樹皮好像被人剝去了一般就剩下光禿禿的樹竿了,這一手柔性之氣著實令葉凡佩服。

不久,血僵在空中飛舞著。而令葉凡吃驚不已的就是血僵身上的那原本顏色很難看的麻黑色的皮膚此刻居然像是蛇脫皮一般脫到了空中被她一震全都化作了粉末。

隨著血僵不斷舞動,整個身上的皮膚全脫了一層下來。爾後,她靜靜的立在葉凡面前。

月光如洗,月色下,一具**的身體就那樣活色生鮮的站在葉凡面前。

葉凡發現,脫皮過後的血僵的皮膚現在呈顯的是麻黃之色,已經接近正常活人的皮肌之色了。

而血僵那藍色的眼珠子動了動,臉兒居然微微有點紅了。她居然白了葉凡一眼,很生硬的說道:「先生,你看夠沒有?」

「呵呵,不好意思。你這外衣怎麼弄上去?」葉凡說著,但雙眼並沒有離開**著的血僵的身體。

「咯咯……」血僵一笑,身體開始旋轉了起來,越轉越快。不久,一層淡淡的衣服在好皮膚外邊凝聚成形了。

葉老大有些蒙了,因為,血僵用特殊方法凝聚成的衣服這款式居然還是古代公主的裝扮。

淡綠色的裙擺,因為這裙子不是布做的,而是血僵用特殊方法凝聚什麼而成的,這衣服顯得很古雅,很樸素,它並不華麗。

在月色下,血僵猶如公主一般的冷傲,而且還是帶有波斯國味兒的那種公主型號。

「你這衣服怎麼弄出來的?」葉凡問道,倒是相當的好奇。

「就是它們化成的。」血僵一動,十幾條蚯蚓樣的東西冒露了出來。

「這九幽蜈蚣蚯還有如此妙處,真沒想到。」葉凡感嘆道。

「你肯定看到我吸收了很多條九幽蜈蚣蚯是不是?」血僵問道。

「嗯,在沙漠中一個蚯蚓人送給你的。好多條,你認識那人嗎?」葉凡點頭道。

「我不清楚,不過,我其實只有一條九幽蜈蚣蚯存活於我的身體之內的,它應該是此類中的王蟲。

而這些小的其實是我體內煉出的一種氣體。這種氣跟你們活人練的內氣是不一樣的。

自從那人給了我這個后,我發現我現在能隨意的操控它們了。」血僵說道。

「你還記得那個給你九幽蜈蚣蚯的人嗎?」葉凡問道。

「記不清楚了。」血僵說道。

「你現在是不是晉級到飛僵了?」葉凡問道。

「應該算吧,我突然多了一對翅膀。這對翅膀也是肉膜狀的。」血僵一邊說著一邊煽動著走到葉凡跟前。

葉凡伸手摸了摸,發現還真是肉膜狀的,跟蝙蝠的翅膀有點類似。

而且,血僵一收,這東東居然自動就縮進了血僵的腋下。緊貼在**上,要是血僵不說,你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一對翅膀。

「先生,我的實力最多達到先天初期能力。按飛僵來講,我的實力應該要達到半念氣實力。可是不曉得什麼原因,我並沒有達到。」血僵說道。

葉凡檢查了一陣子,也並沒發現什麼奇巧之處。這血僵的身體跟活人是不一樣的。

她們並沒有經絡,而身體內是有氣,這種氣又不是內氣。葉凡發現,她身體內之氣好像是裝在有些僵硬的肌肉之中的。

而經絡方面也不一樣,葉凡暫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好像這血僵的一切都充滿著玄機。

收回了血僵后,想不到美人魚卻是顯露出了身體來。她是最喜歡水的,所以跟著葉凡到這水潭邊時一頭就扎了進去,真像是一隻美人魚。

對於這個用什麼露水製成的玩偶人,葉凡更是疑惑得很。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