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零一章大師兄要出關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零一章大師兄要出關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個女的長得那麼丑,你還帶身邊幹什麼?」美人魚問道。

「她是一隻殭屍,跟活人不一樣,所以,長得不一樣。不過,我看她好像會慢慢的向活人的趨勢發展了。」葉凡講道。

「殭屍是什麼?」美人魚問道,葉凡只好簡單的說了一下,其實葉老大自己也搞不清楚什麼是殭屍。

「那我們倆個都是你的玩偶了。」美人魚居然好像特別的高興。

「我把你們當朋友。」葉凡搖了搖頭。

「朋友,朋友好哇。」美人魚拍起手掌來了。

「對了,你好像沒有兵器。你喜歡用什麼樣的兵器?」葉凡問道。

「我不知道,目前我只能用我的尾巴去剪人。如果要用兵器的話我不好隱藏了。因為兵器會露出來,如果我身體隱藏著,兵器露在外邊,那豈不會嚇壞人了。」美人魚搖了搖頭,好像很苦惱樣子。

「嗯,空中飛著一把寶劍或什麼,的確太嚇人了。」葉凡點了點頭,「我想,你是大師用了特殊手法用千重月陰之露凝聚而成的。

因為月陰之露的緣故,所以,你可以隱藏在空氣之中不易曝露目標。

只是當初大師沒有用月陰之露給你煉物一把兵器。我想,如果兵器也是用千重月陰之露為材料煉物出來,兵器也可以隱藏了。

當然,你的隱藏也是相對而言的。對於高手來講,這種本身的隱藏效果並不是很大。」

「那你給我找到就是了,沒有兵器,我的戰鬥力太弱了。憑我先天的實力,可是我戰一個半先天都有難處。而處處只能用尾巴作為兵器,受傷的機會就多了起來。要是我的尾巴被人打斷了,那怎麼辦?」美人魚像個青純的小姑娘扯著葉凡的手。

「唉,關鍵是這千重月陰之露來自於水晶島,那個島現在早沉海底了。而且,即便是到島上,我也不認識什麼千重月陰之露。而且,我也用不來。」葉凡苦惱的講道。

「不會的,三化乾爹在消失前有告訴我。說是一切的秘密就在我身上。有一天它總會顯露出來的。只不過我現在也不曉得這秘密藏在我身體哪裡。」美人魚直搖頭。

「慢慢來吧。」葉凡安慰道,這貨心裡又是一動。看來。要全面降服美人魚才能知道這些秘密了。

「什麼,要朱長老入伍,太過份了,太過份了。」陽鎮子一接到米一群的電話氣得直拍桌子。

「這事肯定不行,朱長老可是咱們派中最年青的12段位高手。很有希望突然半先天的強者。朱長老是咱們派中的頂樑柱子。他們也太過份了,居然想挖咱們的台柱子。」羅湖山冷哼道。

「他們提出的條件就是如此,如果不讓朱長老入伍這事人家就甩手不管。現在咱們的人在橫空公安局呆著的。難道還真要去硬搶了不成?」米一群苦著臉。

「唉,這事現在玉震這孩子也上心了。他也著實幫不上忙了,好多雙眼盯著的。

而且,既然跟a組聯繫上了。人家現在也盯上了。如果咱們不肯的話到時人家還真會公事公辦。

玉震說過了,按法律上來講。紅道子他們全得坐牢。難道還真讓咱們的二十幾個弟子去坐牢?

咱們崑崙派,還要不要立於國術界?這事現在還在保密期間,一旦傳出去,咱們顏面何存啊?」玉紅東嘆了口氣。

「還有一個問題。a組需要朱長老入伍。而葉凡那邊居然還是很強硬著,說是要咱們出三個億才能擺平此事。」米一群說道。

「三個億,他葉凡也敢出口。我看他是風大也不怕閃了舌頭1羅湖山臉上掛著憤怒。

「a組一點辦法都沒有嗎?不是講他們權力很大。怎麼連一個葉凡都奈何不了?不就是一個企業老總嘛,難道還敢連政府高官的話都不聽了?」陽鎮子冷哼道。

「現在是法制社會。葉凡硬要臭著臉硬扛到底,a組也拿他沒辦法。而且。那邊的領導說了,原本葉凡說是開口要七個億,現在降為三個億,這是底線了。」米一群說道。

「這傢伙我看他是敲詐敲起興頭了是不是?」羅湖山哼道。

就在這時候,一個老傢伙急匆匆進來。此人是五長老孔長生。

「咱們不用擔心什麼了,大師兄要出關了。」孔長生一臉喜色說道。

「是現在嗎?」陽鎮子一震,問道。

「哈哈哈,陽鎮子,老四老五,你們全坐廳里聊什麼?」這時,一道宏鍾般的聲音笑著從外邊進來了。

「哎呀,大師兄,我們正準備去迎接你出關呢?」陽鎮子趕緊站了起來。

「迎啥迎,都是自家人。你們在聊什麼,不對啊,怎麼一個個苦著臉。」大師兄武當衛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翹著個二郎腿問道。

「唉,大師兄,這次咱們遇上麻煩事了。」陽鎮子皺緊了眉頭。

「麻煩事,什麼事?」武衛山緊追著問道,於是,米一群把事講了一遍下來。

「a組想要老九,門兒都沒有,咱們不用去求他們,自已動手解決這事。」武衛山哼聲道。

「自己根本就沒辦法解決這事了,橫空集團那個葉凡簡直就是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臭不可聞。此人太囂張了,根本就沒把咱們崑崙派擱眼中的。估計還以為咱們就是一擺地攤的江湖貨色罷。」米一群說道。

「解鈴還需系鈴人,葉凡要卡咱們的脖子,哪咱們就把卡脖子的人給『料理』掉就是了。」武衛山臉上冷冰冰的很嚇人。

「這恐怕不行,現在各方都盯著的。咱們一出手,葉凡真怎麼了,他們第一個會懷疑到咱們頭上。這件事,我看還得得慎重一些。特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米一群搖了搖頭。

「懷疑個屁1武衛山一拍茶几,哼。「他自個兒成了植物人管咱們什麼事?

咱們可以留他一條小命,但是,永遠不會講話了。只要葉凡一倒,橫空集團好辦。

你們呀,是越活越膽小了。前怕虎后怕狼的,你們才會被他們欺負得如此的慘。

對於動手腳,那還不是小菜一碟。葉凡一個官員,他能有什麼能力對抗咱們?」

「葉凡好像也會幾手的。」米一群說道。

「會幾手有用嗎?」武衛山冷笑了一聲。

「那當然,這次大師兄閉關半年出來。是不是圓滿了?」米一群笑道。

「唉,就差一點突破到念氣了。可惜,最後只到大圓滿。」武衛山略顯得瑟的手摸了一下下巴,爾後瞄了全體師兄弟一眼。

「夠了1陽鎮子突然一拍桌子。

「哈哈哈,這才對頭嘛。誰敢惹咱們崑崙派。滅他沒商量。」武衛山猖狂的大笑著,貌似天下沒高手了似的。

第二天晚上,葉凡帶著美人魚直奔通天河而去。找了個很偏僻的地方停了下來。

因為,他想讓美人魚高興,這通天河如此之大,美人魚在河裡一定能暢遊個痛快。

果然,一見到大河美人魚高興得要發狂樣。一頭就扎了進去。真像是一隻美人魚。

就在這時候,葉凡突然停住了身子。往河邊的蘆葦盪里看了看。

「閣下出來吧?」葉凡冷哼道。

「警覺性蠻高的嘛。」一道略顯蒼啞的老音傳來,葉凡發現,蘆葦里站起來一個人。其人頭戴一頂草帽,身上穿著像道袍可是又不完全像。倒有點像是古代農民穿的那種麻布衣服。

此人整個人居然是坐在蘆葦的葦絮上,輕若無物。身體還隨著蘆葦的輕輕被風吹動著左右輕輕晃著。這身輕身提縱術,的確夠火候。

「閣下是?」葉凡很鎮定。看著對方。知道今天遇上高手了,而且。此人跟蹤了自己如此之久,肯定是有為而來。

「崑崙武衛山,紅道子是我的兒子。」武衛山說道,崑崙派雖說是武學大派,但並不禁止婚嫁生子。

所以,他們的穿著是介於道袍跟普通武士練功服之間的。此刻葉凡才想起這個來。

而紅道子不但是掌門陽鎮子的弟子,而他也是武衛山的親生兒子。

武衛山是長老中的大師兄,也是『崑崙十子』裡面的老大,功力也是最強的。

所以,紅道子這傢伙仗著這兩面關係在派中也是囂張得很。

本來那二十來個師兄弟們有些是不願意到橫空搞破壞的,不過,紅道子有的是手段,最後,還得跟著他。

「紅道子糾由自取,自有法律來懲治他。不過,閣下一直跟著我倒底是想幹什麼?」葉凡冷冷的哼道。

「哈哈哈……」武衛山突然狂笑了幾聲,氣波震得蘆葦被壓得居然倒下了一大片。

這是典型的顯擺加示威,葉凡也是暗暗警惕。因為,從這種氣勢可以揣測到,武衛山有著跟橫斷天河同樣的實力,是屬於先天最頂峰的強者了。

「閣下笑什麼?」葉凡還是淡淡的問道。

「我不得不佩服,一個年青官員居然在老夫面前還沒嚇得尿褲子。

你是學了些花把式,不過,這些在老夫面前兒戲一般。年青人,別以為頭上頂著頂烏紗帽我們這些群眾就怕了。

那是笑話,在我們國術界這些練武者眼前,官員算什麼,狗屁不是的玩意兒。」

武衛山講到這裡故意的瞅了瞅葉凡,希望能發現葉凡那憋得紫青的臉。不過,發現葉凡這傢伙居然十分的淡定,面不改色。

老傢伙不由得有些鬱悶,轉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