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零二章這就是高手你知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零二章這就是高手你知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你們天天哈腰點頭無非還不是為了頭上的帽子越來越高,哪有我們活得自在逍遙。

而且,想打就打相喝就喝想笑就笑想睡就睡。不要在我武衛山面前講什麼法律,那些也只是狗屁。

簡單來講,我今天晚上把你殺了的話隨手一搓,你葉凡這個橫空集團的老總將從此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因為,他們連你的一點粉末都找不到,那又管我武衛山什麼事?這就是高手能辦到的事。這就是高手知道不?」武衛山眼中充滿了蔑視跟不屑。

「那你殺了多少人?」葉凡淡淡一句出來,武衛山差點給噎著了。

「你真以為老夫是殺人狂是不是?這只是打個比方。老夫只殺該殺之人。比如,你就是老夫正在考慮要不是下狠手之人。年輕人,老夫今天來最後問你一句,紅道子的事你松不鬆手?」武衛山完全是以命令的口吻在講話。

「閣下這是在威脅我?」葉凡冷冷哼道,突然也張狂的笑了一聲,說,「你是高手這點我承認,不過,這世上一山更比一山高。

你們是高人沒錯,但這世上還有管理你們這些高手的人。不然,你們想殺人就殺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那這個世界豈不亂套了。

所以,你說的殺人你們能辦到。但是,你們敢嗎?不是我葉凡看不起你們,你們,也得遵循一定的規則生活。

只要你做了什麼事,這世上總會露出一絲痕的。這些痕對於普通的公安人員來講當然是查不出來的。

但是,對於那些管理你們的特殊高手們,他們自有自己一套偵察技術的。

所以,閣下別把我當三歲小兒。我葉凡浸淫官場十幾年了,早不是那個莽撞的小年青了。收起你那套不切實際的謬論吧?」

「我看你這嘴還真是又臭又硬,先掌嘴十下給我兒子出出氣再說。」武衛山憤怒了,抬手一掌隔空就抽了過來。

不過。葉凡輕輕一滑就閃過了。武衛山倒是一愣,惹有所思,哼道:「想不到閣下還是個混跡官場的國術高手,難怪如此的嘴硬。我也明白了紅道子會載了的緣故了。不過,今天你就是有兩下子,但在我武衛山面前,狗屁都不是。」

武衛山一講完,整個人長身而起,如一隻大鳥。豎掌為刀隔空往葉凡身上一劈。

頓時,氣波震蕩。隔著葉凡上百米距離中間的蘆葦好像硬被什麼劈開了似的往兩邊倒去。一道刀氣凌厲的划空而來。

葉凡一看,知道老傢伙內氣雄厚,不是自己能硬接的。所以,蝠功展開一閃又閃開了。

不過,武衛山這次不會再給葉凡喘息的機會。掌刀在空中往下不斷的往葉凡身上劈將而來,騰騰騰騰悶響中葉凡身體四面都給他用掌刀之氣給封鎖了。因為,武衛山的速度太快了。

葉凡已經沒有了退路。

這傢伙手往上一揮,一大把柳葉刀像是空中飛著的小樹葉彈向了武衛山。

「就這小玩意兒,玩具。」武衛山一聲冷笑。手往旁邊一扯,柳葉刀歪著全扎到了蘆葦叢里發出唰唰的聲響來。

葉凡趁這個機會一個旋轉,血滴子在空中張開蓮瓣如幽靈一般往武衛山頭上而去。

「嗯,還有這個。這不是雍正那老傢伙的整的玩意兒嗎?正好了。紅道子就特別喜歡這東東。」武衛山一愣,雙手往回一扯想把血滴子給扯過去。血滴子還真是聽話的扯了過去。

當武衛山的手掌正要抓住血滴子時,突然滋啦一聲響。

武衛山低頭一看,頓時臉色鐵青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胸脯上居然中了什麼一下子,衣服居然都給割破了。

老傢伙怒了。手一搓,一把十字架樣的東東飛了出來,旋轉著往葉凡而去。

葉凡一閃想閃開,不過,這東東居然好像有紅外鎖定能力一般居然閃不開。

眼見這東西就到眼前了,葉凡只好抬手往河裡一扯,一道大力之下,嘩啦一聲脆響。

河裡的水被扯到空中瞬間凝聚成一道水牆往那十字架上一撞。

「這個你也會。」武衛山是越打越有些震驚了,想不到這傢伙好像還相當的難纏。會的『手藝』層出不窮,還真有些道道兒了。

地一聲。

水牆被十字架愣是轉出一個臉盆大的窟窿來,照樣子旋轉著往葉凡身上而去。武衛山要掙回面子,所以,這次下手毫不留情面了。

太極陽陰拳出來,河裡被撞散開的水氣凝聚成一個球狀物。不過,太晚了。

那十字架兵器還是一割,滋啦一聲,葉老大臉色也差不多,大腿跟處給來了一下,幸好閃得快只是割破了褲子擦破了點皮。

不過,那十字架兵器猶如大風車一般旋轉著又追擊了過來。

如影隨行一般,這東東還真是討厭著了。

一標紅出。

地一聲撞在十字架上,十字架給撞得歪飛到了一邊。不過,一標紅卻是被打得落進了水裡。

葉凡也來不及心疼自己的一標紅了,趕緊往嘴裡塞了一顆融氧丸進去一頭就扎進了通天河裡。

魚龍十八變在水裡最能發揮它的巨大作用的。因為,魚龍十八變就是因水而生的。

「你就是只魚今天我武衛山也得把你給烤了。」武衛山一個騰空踩在水面上。

老傢伙感知能力也獨到,一眼就看穿了葉凡的藏身之處,十字架往水裡一旋,像是一螺旋槳一般往葉凡身上而去。

滋滋幾聲,葉凡被連豁了幾刀。不過,武衛山好像故意要戲耍葉凡,先是來輕的,他要把葉凡當猴子一樣耍夠了再動手懲治。

葉凡仗著魚龍十八變在水裡躲閃著。

「哈哈哈……」武衛山囂張的笑著,一隻手控制著十字架追擊著水裡的葉凡。

老傢伙爽勁極了。

就在這時候,一標紅居然自個兒彈到空中。

「這小玩意兒。」武衛山根本就沒當回來,還以為是葉凡相偷襲。

因此葉凡疲於逃命,估計也沒多少餘力偷襲自己的,所以,老傢伙隨手給了一標紅一掌。

不過,很詭異,武衛山那二成力勁劈向一標紅。這東東居然穿透自己的掌力往前一戳。

嚓地一聲,武衛山頓時臉漲得通紅,因為,左肋骨居然被穿透,鮮血頓時就冒了出來。

不過,武東山畢竟是高手。在瞬間加大了力勁,一掌拍在一標紅上。

啪嚓一聲脆響,令武東山相當震驚的就是,那一標紅掉進水裡之時居然好像是有人跳水一般撲騰起了很大的浪花。

武衛山實在想不明白,一標紅如此的細小怎麼可能劈起這麼高的浪花。老傢伙還以為是自己的掌力厲害給劈出來的。

實際上不是如此,一標紅落水之時被美人魚給卷到了手中。剛才武衛山一掌實際上美人魚受傷了,整個身體撲進了水裡,葉凡是曉得的。

這傢伙憤怒到了極點,魚波跳浪突然擊出,整個人像是一隻魚跳出水面。

雙腳在水波上一蹬,往前一拳砸去。前面水球往前一爆。

「來得好1武衛山一聲冷笑,四拳在空中想撞。

轟隆一聲炸響,頓時,水裡被壓得噴出十幾米高的水柱子。而葉凡地一聲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被武衛山的猛拳撞得倒退了幾十米。

葉凡好像瘋狂了,又爆起,從空中一拳砸向了武衛山。

老傢伙還是一聲冷笑,乾脆不用十字架兵器。就是要用雙拳直接把葉凡給砸得半死再說,以顯示我武衛山的威力。

四拳帶起的氣波在空中形成一條水氣風暴,狠狠的即將撞在一直。

不過,就在這時候,武衛山突然感覺雙腳一緊,好像下邊有什麼扯住了自己的腳。

老傢伙往上一提想把身體扯到空中,不過,此刻下邊什麼東西扯住自己的腳好像力度特別的大。

這邊有八成力勁都在對付葉凡,這下子武衛山未及防備之下雙腳被扯進水裡直沒到了膝蓋之處。

因為雙腳被控,此刻葉凡的拳罡到了。

武衛山要防下又要迎上,一時有些手忙腳亂。而機會難得,轟地一聲炸響。

這一次武衛山因為雙腳被制沒佔到便宜,整個人被葉凡在空中一壓,此刻,水已經沒到了肚臍處。不過,葉凡也給反震得噴著鮮血倒摔在了幾十米外的水面上掉進了水裡。

就在這時候,武衛山感覺好像有一把剪刀在剪自己的雙腳,老傢伙還以為遇上了河裡的水怪之類的東西。

趕緊往水裡劈掌,不過,葉凡雙悍不畏死的騰到空中又砸了過來。

「去死吧。」武衛山憤怒到了極點,不管河裡了,雙拳一掄,一道拳煞之氣在拳頭之上冒出來,閃著淡淡的紅光往葉凡身上而去。

……

硬撞在了一起,葉凡在噴血,而武衛山只是佔了便宜,不過,人還是被震得往下又沉了沉。

就在這時刻,空中一道黑影閃過。武衛山還沒反應過來。感覺肩膀被什麼大力的砸了一下。頓時,整個人被壓進了水裡。

而水裡的東西跟空中的東西此刻居然一直發力,跟武衛山抱成一團進了水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