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畢車二位擺擂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畢車二位擺擂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既然畢市長勇敢的承擔了下來。那就得抓緊了,最好是能在遠東集團相關領導下到我們同嶺章河考察之前把這事給弄下來。

咱們也要讓遠東集團的領導們看到咱們同嶺市能拿出來的東西和條件。

要充分體現咱們同嶺市幹部們的前瞻的思想和獨到的眼光以及紮實而另類幹事的風格。

同志們,別看幹事的風格好像是看不見摸不著的,屬於精神意識方面。其實,我說這些都是看得見摸得著。

你的幹事風格久了人家自然能體會到。表面看幹事風格跟干工作好像沒式大有關係,其實,關係很大。

你的風格能讓來這裡考察的專家領導們產生共鳴,那就說明你已經成功了一半。

不然,光講閑話不干事又有什麼用?理論聯繫實際才能出成績,不然,你的理論就是空話套話大話,這種思想要不得要不得。

所以,這樣一來體現在實際上,火電項目的爭取方面就更有把握了。」葉凡說道,其實,也在隱晦的批駁車軍只會耍嘴皮子。

「哼,京銀高速真能拿下從同嶺過,我車軍拭目以待。」車軍**的漏出了這句話來,盯著葉老大,這傢伙的言語中充滿了不屑和狂妄的挑釁。看來。車軍這傢伙還真不曉得『低調』。

不然,為什麼講『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那可講不定,我畢雲理雖說膽小,但在為國為民上即便是戰死在沙常但也不願意當一縮頭的東西。」畢雲理也給惹火了。

你車軍這句話可就是針對我老畢這個負責人來的。所以,老畢這句話講得也太犀利了,直接就把車軍比作了縮頭的『王八』。

其實。車軍的囂張早就令許多幹部心裡不痛快了。只是大家一直忍著罷了。

你就是有著省委羅書記撐著也不能不拿同嶺的官員當『乾糧』是不是?這年月,能進入市委常委的。哪位同志背後沒有個把省委領導在撐著。不然,哪能輪到你坐進常委席里。

「哼,老畢!你這話什麼意思?熊奶袋子的。」車軍一爆脾氣果然被點著了,人唰地一下就站了起來,伸手指著畢雲理也罵開了。把老畢比作了熊奶袋子。意思是你老畢還在吃奶,沒長大。

「你想什麼意思就是什麼意思?」老畢的邪火也憋不住了,撒嘴而出。這話可是相當的硬朗。

「姓畢的,如果你能讓京銀高速從同嶺過。我車軍就當那隻縮頭的『王八』。不過,我相信,這個稱號還是你老畢同志來擔當較合適。你老了嘛,這稱號正適合你1車軍這人哪能容忍老畢如此的講自己,自然是毫不客氣的還給了老畢。

「誰擔當咱們走著瞧1畢雲理怒火全面爆發,眼睛盯著車軍,把剛才紅谷寨一塊失利的怒火全往車軍身上撒了過去。

「走著瞧就走著瞧,耍嘴皮子管屁用。在火電廠考察團下來之前。你老畢能弄下路來,我車軍兩個字倒著寫。」車軍腰竿挺得筆直,怒目瞪著畢雲理。

「好了好了,同志們有話好好商量著講就是了。這裡可是市長常委會,同嶺的決策層都在這裡。大家注意點講話。」孔端趕緊出來想稱稀泥。

「『軍車』同志,我叫定了!這名拉風,壓馬路運啥的都可以,連高速都不收你這『名兒』的錢。」不過,顯然畢雲理無視孔端的話,直面回擊了過去。而且,當堂就把車軍的名字吊了個個頭叫『軍車』了。『軍車』開過當然不收過路費了。

而且,人啊,都好面子的。剛才車軍沒考慮周到,那是直接就往老畢身上招呼。在這麼多常委面前,畢雲理再深的涵養也受不了。也可以講是老畢同志積蓄以久的怒火今天渲泄了出來。

「老畢!你少講兩句不行嗎?」孔端聲音重了許多,連畢市長的稱號都改成平時私底下叫的『老畢』了。

看來,孔端同志著急了。這個想想也正常。時下葉老大逐漸的掌控同嶺大局。

孔端是看在眼中急在心頭。如果老畢把車軍同志得罪得太慘達到矛盾不可調和的地步,那豈不是正好中了姓葉的圈套。

到時,姓葉的一出手,各個擊破。那這同嶺市委基本上就沒孔端這位土霸王的什麼事了?

孔端是絕對不願意看到如此的結局的。因為,他野心不校他不但想要當好市長,而且,還要操控市委,做個現代版的垂簾聽政。還別說,孔端此人特別喜歡清朝時的慈禧這娘們。

用也端的話講,官是一步步要升的。但是,我孔端不論在什麼位置上都要做到一語定乾坤。

這話啥意思,也就是說孔端即便是個副職時也要做到只能正職能掌控的權力和資源,那自然就是垂簾聽政了。

「姓畢的,這事還沒著落,你憑什麼倒著叫我的『名兒』?你這是對一個市委常委,黨的高級幹部的公然污衊公然藐視。葉書記,要我求常委會紀律處分畢雲理同志。太不像話了1車軍冷冷哼道。

「同理,我也要求常委會處理車軍同志的輕漫以及不作為。還有,有對同事的人身攻擊以及蔑視。

作為一名黨員,不干事盡在背後講風涼話。這不是同嶺的幹部們的幹事風格,相信也不是葉書記你這樣想幹事的幹部的辦事風格。

剛才葉書記已經重點提到了這個方面。想不到車軍同志根本就當耳邊風。

這是公然的藐視組織以及領導。」老畢還真是爆出真火了,冷冷的盯著車軍爆出了這句話來。

「成何體統,這是什麼地方,是決策同嶺市幾百萬人民的最高決策機構,是黨在同嶺的最高組織所在地。

這裡講出的話都是嚴肅而認真的。你看看你們倆個,潑婦罵街一樣。

連什麼王八烏龜蛋熊奶袋子都出來了,兩位同志把這裡當菜市場了是不是?這裡是什麼地方,是什麼地方,兩位同志不清楚嗎?

我看,是不是你們倆位都得去黨校加強學習。

米秘書長,把這些,記上記上!太不像話了。」『啪』地一聲,葉老大一拍桌子,大聲的訓叱起兩個傢伙來。

「葉書記,他們倆個都太激動了。記上就沒必要了是不是?你可以嚴厲的口頭批評他們,是有些不像話。這裡是什麼地方,不像話1孔端一看,趕緊為兩人講情道為。這個,如果被記檔入檔案還不成了晉嶺的笑柄。

不過,葉凡不理孔端,這貨端起茶來慢慢的品起茶來。這傢伙,自然是在吊著畢雲理跟車軍兩位同志了。這個,就是要逼他們低頭。不然,今天就是公事公辦了。

米月一看,說道:「兩位同志,還是趕緊向葉書記認個錯吧。不然,我真給記上了。這檔案一旦記上,可就……」

米月一邊講著一邊還掏出筆來在記錄本上點點揚揚的好像在搞雜耍。不過,老畢跟車軍兩位都冷煞煞的盯著對方不作聲。

「你想幹什麼老畢?」見畢雲理撐不下這張老臉,孔端再次想逼。這事,說不嚴重說句實話是屁事沒有。

說嚴重的話葉老大要抓住這個給兩人每人落下警告處分再記入檔案中完全可行的。而且,這事要是傳到省委領導耳里,那兩人估計都吃不了將『兜』著走了。

「葉書記,我剛才太激動了。是講了一些不當的話,還請組織上考慮到我為國為民爭路的心情諒解我一時的糊塗。」畢雲理終於低頭了,這貨滿臉漲得通紅,說道。

一見畢雲理這樣了,車軍卻是滿臉黑碳似的,講道:「葉書記,我承認我剛才講的話是有些不當。不過,我只是講出其中的困難。並沒有干擾或不讓去干工作的什麼意思。請組織上嚴厲的批評我一時激動所講的不當言論。」

「嗯,兩位同志都能認識到自己的過激言詞這很好。同志們要引以為戒。

希望今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了,同志們討論問題可以,但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咱們每位同志走出去都是同嶺人民的榜樣。代表著同嶺代表著黨的形象。

好了,今天到此為此了,下不為例,散會散會吧1葉凡見兩人對掐得也差不多了,而且,敲得也差不多了。這個,度的掌握就相當的理要了。

如果你還要『放言」一旦達到兩人忍耐的極限,人家即便是冒著落下一個處分的危險要跟你死扛的話,今後這常委會可就不好開下去了。那樣子幹下去,不正中了孔端的道道。

這個,當一把手主要的手段就是管人,管人其實就是疏理市裡各位幹部的關係。

這其實就是一種領導的平衡藝術的手段的應用。要說疏理關係這是最難乾的事,因為這個東西看不見摸不著。

而且,人心隔肚皮的你又不可有『讀心術』能看出人家的相法。所以,琢磨跟察言觀色也成了官員們必須要學會和掌握的手段。

『三思而後行』的這句話用在幹部身上特合適。一句話可以葬送你的前程。

一句話也能給你招來殺身之禍。一句話還能讓你輝煌騰達。所以,葉老大手一擺宣布散會,爾後站起來沒有絲毫猶豫的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