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零三章痛打落水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零三章痛打落水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時水武衛山就失去了根,頓時,感覺身上劇烈疼痛,好像多處受擊。

而葉凡長身而起,蝙蝠往水裡一鑽。在血僵跟美人魚不要命的糾抱著武衛山的情況下,武衛山一時給纏得分不開手腳來。

因為血僵的力氣也是相當大的,而且皮糙肉厚的。而且,此貨根就不用呼吸,所以根就怕水。而美人魚更不怕水了,這兩面一夾擊,武衛山慘了。

而此刻正是時候,葉凡的蝙蝠化作一把內氣之刀氣瞬間就到了武衛山面前。

滋啦……

礙…

河裡傳來武衛山那慘烈的叫聲,肩膀上頓時鮮血一片,而一口水染著鮮血猛灌了進去,嗆得老傢伙差點就此憋過氣去了。

老傢伙拚出最後的力氣愣是整個身子拔高彈出了河面。一腳踢在血僵身上。

不過,血僵居然悍不畏死就是不鬆手,緊緊的抱著武衛山的腰部。

而下邊的美人魚一雙剪刀似的尾巴發力往武衛山的一隻腿上剪了過去。

雖說只是像剪刀,但美人魚可是有著先天的力勁,這一剪之下威力也是無窮。

啪……

武衛山拚出力氣終於把血僵給踢進了河裡,不過,葉凡在的拳頭也到了。

這凌厲的一拳破空而到直接就狂砸在了武衛山的腦袋瓜上。頓時,好像擊中金屬一般,當一聲脆響。

武衛山感覺脖頸處一陣子撕裂般的痛楚傳來,頭好像被人突然拉長了似的。

整個脖子處全是鮮血,老傢伙以為脖頸斷了,嚇得趕緊拚命的扯開下邊的剪刀踩著水飛快騰走而去。

不過,背後又挨了葉凡拚出全力痛打落水狗的致使的一腳,老傢伙好像坐了飛彈一般飛彈了出去。滿身都是鮮血,而一條腿被剪刀剪出一個深達白骨的口子。鮮血自然是直噴而出。

葉凡還不會放過他的,最後人像箭一般雙手抱拳合十捅了過去。

叭地一聲,武衛山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因為,被葉老大狠捅了一下,後頭好像加了一個助推器的火箭,就怕冒出一股青煙了。

此刻,武衛山只顧著逃命了,一個勁的拚命往岸邊而去。好像一陣老風一般,那速度,絕對是劉翔的幾十倍。

眨眼間就只剩下一個麻黑的小點了,當然,此刻的武衛山根就不像是一個高手。完全就是一個下三濫的小偷被人追的形象嘛。

葉凡也受了重傷,根上就失去了追擊的能力。於是趕緊鑽進河裡把血僵撈了起來。

在岸上檢查傷勢,不久,包毅跟姜軍和木魚兒已經跑著到了。血僵暫時暈過去了,葉凡用控制法收縮了她,免得嚇壞了兩人。

見葉凡滿身是血,包毅也嚇壞了。趕緊跟姜軍抬著他就跑。

「你們退開,我來。」木月兒急得哭了,推開包毅背起葉凡就跑。因為木月兒的功力比包毅強些,所以跑起來也快了許多。

「大師兄。怎麼會這樣子?」羅湖山見武衛山滿身是血也給嚇得臉都青了。

「湖山,趕緊退走,快點。」武衛山好像快脫力了,講完后就暈了過去。

羅湖山趕緊跟玉紅東以及米一群三人背起人就跑。不久進了車子開車狂奔而去。連大師兄都給人整成這樣子,自已兩人根就不夠看了嘛。

三十六計——溜為上策嘛。

「這怎麼可能?」玉紅東一邊檢查傷情一邊吶吶道。

「到底怎麼回事?」羅湖山也是滿臉的疑惑不解。剛才來是想跟著一起去的。

不過,武衛山不讓跟著去。說是一個普通官員,他抬抬手指頭就能解決掉。

平時武衛山也是霸道得很,崑崙十子中另外九個師弟都怕他。不過,他們也覺得跟去也沒什麼用,以大師兄先天大圓滿實力難道還怕了一個小官員不成?

想不到結果居然如此的慘烈。

葉凡被送進了醫院。

武衛山也給送進了醫院。

a組震動了。

「是誰幹的?」龔開河半夜皺著眉頭匆匆進了總部大樓。

「不清楚,當時葉凡同志自己一個人去的通天河邊。聽說他平時都會選擇半夜到河邊練功的。這一次想不到居然出了大事?」計永遠一臉凝重。

「會不會是崑崙派乾的?」龔開河問道。

「剛才監視崑崙派的同志我問過了,說是沒發現有什麼人下山。」計永遠說道。

「發現,能發現什麼,崑崙派派出能把葉凡打傷的高手下山,他們還能發現嗎?」龔開河冷哼了一聲,「對了,葉凡的傷勢如何?」

「外傷很多,只是內傷一時無法檢查出來。」計永遠說道。

「你馬上去軍醫總院,請他們派二個專家下去。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轉院回京。」龔開河講道。

「唉,這事弄得。我先去了。」計永遠嘆了口氣。

「不管怎麼樣,這事估計跟崑崙派脫不了干係。明天一大早就派人過去試探他們一下。如果真是崑崙派乾的,我饒不了他們。」龔開河一拳砸在桌上,爾後看了看崔金同,說道,「這事就由你過去傳話。」

「行,我連夜趕過去。這些傢伙,也太猖狂。這是典型的頂風作案。」崔金同點頭道。

「對於這些擁有著悠久歷史的大派,有些高手根就視法律不存在。

國家雖大,但對於這些高手的管理也相當的難到位。這些傢伙功力高,來無影去無蹤的。

門派當然能找到,可是你拿不出證據來也治不了他們的罪。所以,強化a組,增加高手是咱們必須要隨時干著的事。」龔開河一臉嚴肅。

「嗯。」崔金同點了點頭,也是一臉的凝重。

這事在一個小時之內傳到了葉凡所有的朋友耳里。

王仁磅費一度等人匆匆趕往了橫空鎮。

大家一時還瞞著喬圓圓,免得他擔心。而紅邪也起身趕了過來。

崑崙震動了。

掌門陽鎮子一臉的麻黑之色坐在椅子上半晌沒講出話來。

「大師兄一直暈迷不醒,已經轉院到了磊一醫院。據醫生初步診斷,說估計是腦部出了問題。

從ct掃描圖片中可以看到,大師兄的腦部有著黑色的血塊堵著的。而且,這血塊相當的大,數量也不少。

如果在24小時之內不能醒轉過來,估計有一直暈迷的危險。醫生診斷是受了重物倒致的。」崑崙十子中的老五孔長生也是一臉擔心,說道。

「講的都是屁話,不是重物會搞成這樣子。不過,實在不行轉浦海去,那裡的醫療條件好一些。」陽鎮子也是一臉的憂心,好不容易盼到大師兄突破到先天大圓滿,想不到居然出了這檔子事。

「這事肯定跟葉凡脫不了干係,不過,以大師兄能力,葉凡怎麼可能把他傷成這樣子。而且,醫生檢查過了,也沒發現遭受過槍械等現代熱兵器攻擊的痕。」孔長生說道。

「會不會是葉凡請到了什麼高手,但是,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們會動手,而且,能傷到大師兄的高手,這世上還有幾個?」陽鎮子心裡亂得很。

最近崑崙發生的一系列事著實讓他這個掌門傷腦筋。

「會不會是咱們的仇家正好碰上偷襲得手?」孔長生說道。

「在大師兄沒醒轉過來之前,一切猜測都有可能。」陽鎮子點頭說道。

第二天下午,崔金同到了昆崙山。

而米一群這個外事院院長也匆匆趕回了昆崙山,武衛山已經轉院到了浦海市協和醫院。

崔金同是以軍方的身份拜訪崑崙派的。

「崔將軍,我們現在事很多,根就沒時間跟你聊入伍的事。」陽鎮子一臉的陰沉。

「最近你們發生的事是不是跟橫空集團的葉凡有關係?」崔金同問道。頓時,陽鎮子一愣,貌似人家都知道了似的。

「崔將軍這話什麼意思,我們不明白。崑崙是幾千年的大派,門中弟子也有好幾百人。加上打雜掃地的不下一千人,這麼多人吃喝拉撒麻煩事多著。就像是一個公司要養活上千人,你說事多不多?」陽鎮子還想瞞著。

「陽掌門,有些事雖說你們幹得秘密,但是,我們這個部門是幹什麼的?相信你也聽說過一些,有些事,就不必繞來繞去的了。」崔金同淡淡的哼了一聲。

「幹了什麼事,崔將軍,講什麼話都要注重證據的。這無根無據的話希望崔將軍還是謹慎一些。

不然,傳出去可會壞了我們崑崙派的名聲。這世上還有法律是不是?

法律是最講求證據的。不然,你們就成了散布謠言的人了。雖說你們是政府將軍官員的,但也不能無端的拿我們撒氣。

而且,華夏的門派都是互通的。」羅湖山心裡有氣,講話很沖。而且,隱晦的有威脅意思。

「你們敢保證說沒跟橫空集團的葉凡起衝突嗎?」崔金同也有些惱火了,這些傢伙好像有些油鹽不進,而且,一個個都很翹皮,根就沒把自己這個部隊出來的將軍擱眼中。

這來就是這些名門大派們的通病,都有些瞧不起政府出來的人。

這些傢伙,都儼然以大派自居。還幻想著古代的一些陋習,好像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