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零四章只有自己硬起來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零四章只有自己硬起來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a組太弱也是這些門派不怎麼想搭理自己的原因之一。這個世道,只有自己『硬』起來才最有效。

「有些話我不想明講出來,不過,你們有人受了重傷,現在正躺在浦海市協和醫院。而且,這位受傷者還是崑崙十子中的大哥武衛山,我講得可對。」崔金同這話一出,石破天驚。

昨天葉凡一受傷,a組就注意到了這些。馬上就展開了調查。崑崙派有人受傷,這個從醫院一查就查出來了。爾後一跟蹤,自然查出底細來了。

要知道,在調查這些事上a組的能力是很強的。因為,有國安在,他們的人馬多。各地都有機構跟人員,一查就清楚了。

當時龔開河也是嚇了一跳,受傷者居然是崑崙十子中的老大武衛山。

此人傳說早就是先天大圓滿強者了,居然是他受傷。龔開河相當的疑惑,葉凡怎麼可能讓他受了如此的重傷?葉凡不可能有這種能力的,這一切,好像都成了一個謎團。

龔開河認為很可能有第三者插手了。當然,葉凡受傷了,也可以排除此人是葉凡那位神秘師傅的緣故。

「你們還真是長著一對狗鼻子,咱們一點屁事你們都能聞出來。厲害啊,不愧為國家神秘隊伍,我羅湖山佩服,差點佩服得五體投地了。」羅湖山心裡有氣,譏諷道。

「羅長老,請你講話客氣些。我們是人,而且是國家機關的工作人員,不是狗。」崔金同臉色有些發青了。

老崔同志真想衝上去幾拳幾腿干倒這老傢伙,只是自己沒這實力,估計真動手的話被打的是自己了。

老崔同志心裡恨啊,這個時候,只希望a組能儘快成長起來,再不用看這些名門大派的臉色行事了。

「打個比方而已。崔將軍沒必要過於較真是不是?」陽鎮子皮笑肉不笑。

「我這次過來是向你們通傳一下我們領導的意思,第一就是希望你們跟橫空集團的事能儘快解決。

第二就是讓朱飛長老入伍,第三就是答應橫空集團的條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不希望看到你們倆家再糾葛下去。如果事態發展下去不可收拾之時,我們領導說了,他是絕不答應的。

葉凡同志雖說只是政府官員,但是,如果你們以武力手段去解決這個問題。那就超出了普通人所能接受的範疇。

這事,一旦你們動用了武力,我們不得不出面解決這事了。所以,希望你們能遵守法律。

在法律框架下解決這件事。而且,這次你們發生的事肯定跟橫空集團的葉凡有關係。

因為,他也受了重傷現在正躺醫院。這事。我們已經介入,並且隨時關注著。

我們領導有指示,不希望看到葉凡同志再發生什麼事。不然的話,國家必不答應。」崔金同這話講得霸氣十足。

「難道就讓橫空集團任意的欺負我們崑崙派,我們還只能被動挨批。你們抬出法律來嚇唬誰?國家,國家再強大也得講道理是不是?」羅湖山冷哼道。

「欺負,誰欺負誰自有法律公論。你們自己做錯了居然還嘴硬,不要藐視法律,任何人都不能藐視它。

任何人都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作為我們。只是居中調解。這都是為了你們好,你們如果一定要一意孤行的話,其所帶來了一切後果,你們自己負。

你們可以請教法律方面的專家,紅道子等人所乾的事將受到什麼樣的制裁。

這事如果不能和解,雙方就是兩敗俱傷。而且,你們那二十幾個弟子恐怕逃不開牢獄之災了。

我們也是為你們好才出面調解的。像朱長老來講,他本來就是犯罪了。

即便是入伍也是戴罪立功,以此來減輕法律上對他的懲罰。這還是國家格外開恩。你們不要不識好歹。」崔金同也是冷哼道。

「我們好怕埃別張口法律閉口法律的。不就砸壞了一些東西嗎?小小的治安事件給你講成什麼了,殺人啦?放火啦。搶劫啦?你們,講得好聽說居中調停,實際上早就偏了分寸。同志,講話要一腕水端平才是。不然,我們絕不認可。」羅湖山那口氣是他媽的。

「你們這種大規模的破壞活動已經超出了治安案件的範疇上升到了刑事案件的範圍,而玉震同志就在公安系統工作,他難道沒跟你們講清楚嗎?」崔金同冷哼道。

「刑事案件,你嚇唬誰埃真以為咱們老百姓就是一法盲了是不是?有什麼你們使出來就是了,我們接招。」羅湖山說道。

「陽掌門,你的意思呢?」崔金同氣得不跟羅湖山理論了,跟這些還帶著濃烈江湖習氣而又老氣橫伙的老古董們根本上就理論不清。

「誰對誰錯,法律不是自有公論嗎?」陽道子火氣了來了,主要是武衛山的事攪得他這個掌門也有些失了分寸。

「你們執意不聽,我告辭了。」崔金同知道再講也沒什麼用,最後選擇了下山。

三天過去了。

葉凡睜開了眼,發現王仁磅這二貨的眼圈居然紅紅的。

「哭啥,老子死不了。」葉凡一看就明白了,笑道。

「你丫的剛才就是一死狗,怎麼叫都不應,現在活過來又神氣啦,不如剛才直接到地府報道去,免得讓人看了心煩。」王仁磅一見,喜形於色的罵道。

「你小子居然盼著我死,啥心理?」葉凡笑罵道,一聽兩人在搞笑,費一度等人全都過來了。

「唉,一點小事還勞動大家如此,真是不好意思。」葉凡嘆了口氣看了屋中眾人一眼。

「葉凡同志,你能醒過來就是最大的好事兒。開河同志委託我過來看你,醒來就好,醒來就好。」計永遠的聲音居然還有些哽咽。

「謝謝。」葉凡說道,「對了,崑崙派那邊的事處理好沒有?」

「你還沒講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難道還真是跟崑崙派有關係?」計永遠問道。

於是葉凡把事說了一遍,當然,其中的武鬥場面就給省略了好多。

「對了,武衛山那老傢伙情況怎麼樣?」葉凡問道。

「現在還暈著,在浦海市協和醫院。聽說有可能成植物人,因為腦部有很大的血塊陰影在。而崑崙派也到處秘密找高手想治病,不過,顯然沒有什麼效果。」計永遠講道。

「葉大,崑崙派這次手段也太齷齪了,這次的事等你好轉后咱們兄弟們殺向昆崙山去一鍋端了他們。麻痹的,敢沖我們下手!崑崙派又怎麼滴?」王仁磅罵道。

「仁磅同志,別在這裡搗亂。現在葉凡需要安靜的休息,什麼殺啊殺的,真以為這是古代是不是?而且,崑崙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軟柿子任人捏拿的。最好是好好坐一起談談。為這事崔將軍都去過了。」計永遠趕緊訓道。

「去過啦,估計熱臉去貼人家那冷屁股了吧?」王仁磅譏諷道。

計永遠臉色有些難看,不答。

葉凡一看就明白了,問道:「估計那些傢伙了相當的囂張吧計將軍,看我,必要時也得採取一定的非常手段。不打痛他們是不會長記性的。」

「葉凡同志,你現在養好傷才是正道。其它的事就不用管了,再說了,這事也的確相當的棘手。

就是組裡也有些煩著了,不曉得該怎麼樣善了。而武衛山如果真成了植物人,我擔心會進一步惡化你們雙方的關係。

到那個時候,恐怕就不好收場了。所以,暫時你們別再折騰事了。

這事,總會想到辦法解決的。」計永遠講道。

「這次是他們先挑起事端的,而且,前次的事也是他們先折騰的。我葉凡幹了什麼,當初端了鐵漂門是為民除害,為國效力。而紅道子跟田離秋是好朋友,現在田離秋都歸了正途。你紅道子還要挑起事端。

難道我葉凡就如此要忍著是不是?而這次要不是我命大僥倖傷了武衛山,估計早給人家滅了成灰塵了,誰能查得出來。

崑崙派某些人的做法就是殺人。我葉凡如果再忍氣吞聲下去,那豈不是以後要天天防著他們。

這日子還怎麼樣過下去?組裡這樣子干令人寒心。你們不是去為我討回公道,居然還來這裡叫我消消氣。

你說計將軍,這氣怎麼能消。叫我跟殺我者一方坐一起,門兒都沒有。」葉凡臉一板,人居然坐了起來。

「沒錯,咱們反殺之。」牛霸在一旁叫道。

「你小子在一旁添什麼亂子,別亂放屁。」計永遠氣得都爆粗了。

「我哪有?」牛霸覺得委屈。不過,也曉得這位同志不好惹。忍著吧。

「你還沒有,葉凡同志,我看你得管管你這些朋友了。」計永遠眼一瞪。

「老計同志,我可是沒惹著你吧?」計永遠的話一不小心點燃了火藥桶,因為屋裡好多人都是葉凡朋友。王仁磅首先不樂意了。

「對呀,咱們都沒惹著吧?還沒開口呢?」費一度也在一旁湊熱鬧。

「唉,這世上還沒開口都要被人罵,咱乾脆做啞巴算啦。」唐城也來添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