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零五章討伐崑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零五章討伐崑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計永遠一時給氣得話都講不出來,臉臭臭的板著。這個時候估計一開口就得遭到圍攻了。

計永遠可是知道這些傢伙的臭脾氣的,到時哪會管自己這個將軍不將軍的。而且,這裡頭像費一度唐城王仁磅那個都是有門有弟的同志。

「好了,少講兩句。」葉凡說道。

「葉凡同志,組裡的意思不是不管,是想等你完全恢復后再另外想辦法調解。

而且,葉凡同志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的重要性。你如果受傷了組裡損不起。

這次組裡叫崔將軍上山也警告他們了。他們雖說嘴硬,相信在失去了武衛山這個權威,他們也該收斂一些。

而且,組裡的威懾力量還在。崑崙派應該不會都是一群法盲。」計永遠說道。

「講這些還有屁用,以牙還牙就是最正確的。武衛山不在更好了,正好,招集咱們一批兄弟上山打圬了他們才是。崑崙派又怎麼樣,難道就能胡作非為了?」費一度冷冷哼道。

「一度,話不能這麼說。這次他們的確也很慘是不是?」計永遠說道。

「慘個屁,那是他們糾由自取的。葉老大,你發個話,要不要收拾他們,算我們費家莊一個。

青山師伯聽說這件事後也相當的氣憤,叫我帶個話給你了。只要需要,費家莊將傾全庄之力招集朋友起,討伐昆崙山。」費一度這話講得慷慨有力。

頓時就激起了屋中葉凡朋友們的怒火,張隱豪冷冷哼道:「我張家沒什麼高手了。算我張隱豪一個。」

「父親也說過了,葉大要去昆崙山的話算我們父子一對。上陣父子兵嘛。」車天板著個臉。

「打得痛快好埃我牛霸不能少了。哈哈哈,打啊,決定下來啊葉大?」牛霸說道,一時間,全都吵嚷起來……

計永遠一看,這還了得,好像有失控的危險。趕緊轉到衛生間打了電話給龔開河。

不久,張雄把電話轉到葉凡身前。

「葉凡同志。我理解你的心情。也理解你們這一群兄弟們的心情。

你還是需要冷靜些。這事,已經涉及到了多方面。已經不光是你們跟崑崙派的事了。

雙方都需要坐下來好好冷靜的想想,最好是商量著辦理。別叫著吵著就要打,真打起來也是兩敗俱傷。

而且,他們那邊也不是庸手。聽說最近崑崙已經發出了招回令,把在外的高手全招回來了。

而且,聽說還有幾個一直沒露面的老傢伙。他們實力如何我們全不曉得。

如果真要打起來,如果你的兄弟們受傷了,你於心何忍。有些事在氣頭上大家都缺乏冷靜。

生活不是鬥氣,怎麼樣把事能和平解決才是最需要的。你想想,組裡需要人才。

如果你受傷了,你的朋友受傷了。這都是組裡的損失。而崑崙是咱們華夏人,不是階肌

組裡也需要崑崙派的支持。你要站在組裡的角度上去看問題,而不是意氣用事。」龔開河講道。

「哼,假如那天我給武衛山暗算死了,你們估計連滴『貓尿』都不會流吧。

這件事很明顯了。明明是崑崙不對,組裡幹了什麼?不但沒為組裡隊員出力。居然還這樣那樣的,這樣子叫兄弟們心裡怎麼服氣?

難道被人差點滅了還得熱臉去商量,商量個屁。這次的事沒得善了。

我會恢復得很快的,最遲二個月,必上昆崙山。到時,我會要求武當派出人的。

我就不信崑崙是鐵打的。」葉凡發脾氣了,聲音很粗,口氣很硬。

「葉凡同志,你要冷靜。」龔開河剛講到這裡,臆全都叫了起來,「打上昆崙山,端了他們。」

「他們在添什麼亂,你叫他們別吼了,你們現在醫院,別嚇著醫生護土的。而且,一個個都是高手官員的,像什麼樣子。」龔開河都聽見,聲音很嚴肅。

葉凡擺了擺手,叫喊聲才停了下來。

「葉大,鐵部長已經下了指示。要求橫空公安局馬上處理掉崑崙派的事。

把相關材料等往上報,而部里已經派人下來移交了。一旦事落實下來將呈送檢察院往法院送達。

鐵部長講了,這次非得嚴懲不可。該怎麼樣就要怎麼樣?」這時,王朝進來說道。計永遠一聽,臉都差點綠了,趕緊說道:「別這麼急,這事,組裡正在調解,等組裡調解過後再送材料也不遲。」

「你當然不急,這事沒得商量。」包毅沖著計永遠冷哼道。

計永遠一看,知道這群兄弟們全『發燒』了,勸肯定勸不住了。慌得老計同志黑著個臉趕緊又鑽進衛生間打起了電話。

「這事太棘手了,他的這群兄弟個個熱血噴發。要是不及時阻止的話真要發生大事了……

而且,組裡有相當多的同志都是臆們。到時,這些同志肯定會跟著上昆崙山的。

到時,豈不變成了組裡代表國家要整治昆崙山。這事的影響就太大了。

到時,傳到各大派耳里,那成什麼了?咱們組裡,很可能成為眾矢之口。

而現在鐵占雄同志也來凌湊熱鬧了。如果按法律上的正規程度走,紅道子一伙人勢必坐牢。

一旦法院審判下來,這事可就鬧騰得不可開交了。組裡得趕緊想辦法阻止這事。不然,會出大事的。」計永遠說道。

「這群兔崽子的哪會聽咱們的,你說,就是叫成澤同志出面有用嗎?

估計就是王仁磅他也降服不了。而葉凡的朋友太多了,武當山估計還真會出人相助。因為葉凡是張無塵大師的師弟。

而雪家呢,雪家村再出人摻和進來。加上費家莊費青山強大的號召力,崑崙派還真是處於相當被亓恕

現在各派也複雜著,崑崙派真遭到重創,相信它的對手或仇家們是樂於見到的。

就怕到時搞得崑崙派成為『歷史』。這對於咱們組裡來講是不利的,組裡希望各大門派都能發展起來。

因為,不管他們多強大,但他們始終是華夏人。在國家需要之時,相信他們都必不會旁觀的。

滅了任意一個門派。對咱們組裡來講都是不可取的。這是很不明智的。」龔開河也相當的苦惱。

「是啊,如果組裡硬性要攔著。葉凡的怒火就無法平息了,到時,帶動著他那一大幫子兄弟都出來折騰,咱們組裡都得給他們折騰得散架了不可。這事看起來只是一件小事,實際上性質變了,上升到大事的地步了。」計永遠講道。

「唉。要是李將軍在就好了,他的話葉凡肯定聽的。」龔開河嘆了口氣。

「我看得趕緊找到第三方出面調解,最好是葉凡肯聽的人。」計永遠講道。

「只能如此了,唉……」龔開河嘆了口氣。

「最好是多方找人各路壓制最好,比如占雄同志那邊是不是交待部里領導出面跟他聊聊。

他那邊對崑崙派來講也是一殺手。一旦案子上呈可就壓不住了。

到時,一判下來崑崙派必不服氣。這事就折騰得更大了。」計永遠講道。

二個小時后,鐵占雄進了公安部常務副部長郭天明辦公室。

「坐坐老鐵。」郭天明一臉親和的笑道。郭天明也曾經在a組工作過,而鐵占雄的老底子他也清楚,自然,兩人感覺特別的親熱。

「老郭。看你一臉喜氣,是不是有喜事兒?」鐵占雄笑道。一屁股坐了下來。

「唉,老鐵,這話我還真開不了口。哪裡有喜事兒,麻煩事埃」郭副部長嘆了口氣。

「麻煩事就必講了,我聽著也煩。」鐵占雄早就敏銳的感覺到了什麼,所以,趕緊不『接招』。

「這事老鐵,算啦,還是跟你聊聊吧,就是葉凡跟崑崙派發生的事兒……」郭天明說道。

「我的指示也是按法律章程辦事,郭部長有發現一絲違規的了嗎?如果有,還請領導批評我。」鐵占雄一聽,有些火了,連老郭都不叫了,改稱官名了。

「老鐵,不要這麼生份嘛。部里並沒有講你有什麼違規的言論。

主要是這事涉及的方面太大了,那頭的意思是不要這麼處理。因為,他們也有特殊的需要。」郭天明也是難堪得很。

這事龔開河打來了電話,不出面還真不行。可是出面硬性彈壓的話自己這邊又不佔一個理兒,所以,很尷尬。

「既然咱的安排不違規,那還講什麼?」鐵占雄才不急,占著個理兒慢慢跟你郭天明耗著就是了。

「有事些需要變通,你也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也知道有些事需要特事特辦,不能按常規的處理辦法是不是?

而且,他們的意思也是希望不要搞得太僵,這樣子雙方都不好。

矛盾過於激發,其引起的後果將是不可預見的。古人語,冤冤相報何時了?

這差點都上升到了打群架的惡劣地步了。」郭天明說道。

「人家都動手想殺人了,難道還真要把脖子洗乾淨等著挨刀子不成?

那樣子下來,我鐵占雄的兄弟被人如此干傷了,還要我鐵占雄忍氣吞聲著不講話,還得為他們擦巴屁股,這又是什麼理兒。這一點,我鐵占雄做不到。這事,不管他們那邊怎麼樣有理兒有特殊情況要特殊處理,我老鐵第一個不答應。

如果部里硬要彈壓這件事,哪咱們就正大光明的上法院見就是了。」鐵占雄旗幟鮮明的表了態,這事絕不妥協。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