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零七章不賠禮道歉就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零七章不賠禮道歉就不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我豈不是白被打了,那三個億的條件是他們沒對我動手之前的條件。那是他們應該賠償的。

而對我動手,難道就沒一個交待不成?這事,雖說組裡不好直接出面,但也得隱晦的為我討回一些公道。

不然的話,組裡如此的做,只懂得收隊員,我葉凡的心都會寒透的。

而且,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交易。」葉凡冷哼道。

「哎,這事,還真不好說。你說說,你需要怎麼樣才會平息怒火?而且,這事,組裡不是不想為你討回公道。

關鍵的問題是沒辦法著手。難道真叫我們派出部隊滅了崑崙派,那是絕不可取的。

換個說法,組裡處罰崑崙派,人家拿咱們當回事嗎?這是事實,咱們力量太弱,人家不怎麼擱眼中。

真要折騰的話,咱們還忙不過來的。這是咱們組裡的現狀。你是最清楚的。

唉,說一千道一萬,就是因為組裡高手沒有埃如果組裡有先天大圓滿強者,不就可以派去崑崙敲打一下他們了嗎?

不是組裡不作為,真是沒辦法作為。」計永遠摸頭了。

「他們差點把我滅了,至少得拿出個態度來,向我葉凡賠禮道歉這是第一步。

而給我造成了如此大的傷害,還得賠償一定的經濟損失。而這邊,對於崑崙派一般的弟子們,還得按法律章程辦事。

不然,法的威信何在?下次他們照樣子如此干,咱們a組的威信何存?國家的威信何在?」葉凡哼道。

「處理肯定是要處理的,只不過涉及到組裡的同志時會減輕一些。比如朱飛入隊了,可以用成績來換處罰是不是?而且,整體的事件性質跟先前相比有所改變了是不是?」計永遠講道。

「不賠禮道歉啦?如果崑崙派掌門不親自過來。我葉凡不答應這個。這事,就這樣子。我葉凡連撈個道歉都不成?天理何在?」葉凡臉臭臭的,「當然,組裡如果怕這怕哪的就不用出面了。這事我自個兒出面解決掉。老子才不信能把他們的大師兄整成植物人還整治不了他們剩下的師兄弟不成?」

「你這又是幹什麼嘛,葉凡同志,從大局出發,你也得為組裡考慮一下是不是?」這下子可是把計永遠同志給急壞了。

「大局大局,你們常掛在嘴邊。如果失去了我葉凡,看你們還怎麼樣光顧著大局了。」葉凡火大了。聲音粗了不少。

「你這又是發脾氣了,別發脾氣,會傷身體的。」計永遠汗都快冒出來了。

「發就發,發發更健康。組裡不給說法我就發。」葉凡冷哼道。

就在這時候,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道:「凡仔。你好些沒有?」

葉凡一愣,頓時,雙眼有些濕潤了。叫道:「是乾娘來了,快請進來。」

「你能站就好了,乾娘放心得多了,聽說你受傷了,可急死乾娘了。」葉金蓮在葉豪陪同下進了病房。

外邊的崔金同看了葉凡一眼。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葉老大回之的是一個狠狠瞪眼,知道龔老頭打起了『親情牌』。

不過,葉凡好久沒見到乾娘了。心情還真是好了不少。

「坐下坐下凡仔,還沒好要躺床上好好休息。會亂動著傷了傷疤。」葉金蓮數落到,趕緊過來要把葉凡往床上按。

「乾娘,我好了。你看。我能走了,不要擔心。我身體捧著呢?」葉凡笑道。拉著乾娘的手坐在了床邊。

「葉大哥。」這時,傳來另一道聲音。葉凡抬眼一看,笑道,「是二芽了啊,你小子,現在長得這麼高了,都超過我了。不錯不錯,咱們二芽子也成才了。」

「二芽子可厲害了,人家名牌大學畢業了。現在可是林泉的名人了。也是我們天水壩子的名人。」葉若夢的哥哥葉豪笑道,而計永遠跟崔金同打了個眼神,兩人悄悄退出去了。

「不錯,開河同志這一招很厲害。」計永遠豎起了大拇指。

「那當然,不看這是誰出的主意嗎?」崔金同一臉的得瑟。

「你想到的?」計永遠一愕。

「那當然,這種妙計只有『山人』我能想得出來,看到沒,這就是親情,親情可以軟化一切。當然,組裡也有一些適當的安排。」崔金同笑道,「老計,這樣子安排是不是比叫領導出面強壓好得多?」

「那當然,強硬的話即便是葉凡表面答應心裡必不服氣。叫他乾娘過來這才叫心服口服著。不過,你這主意一出,給葉凡曉得了的話,今後可是給他惦上了。」計永遠臉上居然閃過一線興哉樂禍。

「這事讓開河同志扛著就是了,他是組長嘛。就得擔負該擔的責任嘛,所以,跟我啥關係?」崔金同乾笑了一聲。

「你這傢伙,這啥屎盆子都往他頭上扣,唉,攤上你這樣的『忠心』下屬也真是夠倒霉了。」計永遠擂了崔金同一拳,笑了。

「沒咱這主意他現在還愁著呢,攤點屎盆子又有啥?關鍵是咱的主意值錢嘛。這事,開河同志還得請我吃飯喝酒才是。」崔金同一臉的理所當然,看得計永遠直想笑。

「你個,真是的,開河同志啊,真是的。」計永遠笑道。

「二芽子,現在什麼地方上班?」葉凡問道。

「他牛逼,一出來就給段書記當上了秘書。現在有段書記提點著他,今後升得快。」葉豪笑道。

「嗯,段海同志不錯。現在已經是林泉區區委書記,還是市委常委了。」葉凡笑道,摸了一下二芽了的頭,笑道,「好好跟著段書記干,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這些年下來我到處忙著,除了寄了點錢給你外其它的事很少『光顧』著了。」

「葉大哥,你永遠是二芽子的親阿哥。」二芽子眼圈紅了,「沒有葉大哥你就沒有二芽子的今天。也許我早給人打殘了指不定。」

「沒啥,咱們有緣份是不是?」葉凡笑著摸了一下他腦袋瓜。

這時,計永遠跟崔金同又悄悄進來了,坐一旁看四人聊天。

「葉大哥,葉豪哥真厲害,陞官了。」二芽子笑呵呵的。

「噢,升啥官啦?」葉凡一愕,看了葉豪一眼。

「團長了,還是上校呢?剛剛升的,據他們師長說這事還是葉大哥你幫的忙。師長還說了,要把師里的精英團交給葉豪哥帶。這精英團可是軍里的王牌,能帶得好的話就更有出路了。沒準兒過得幾年葉豪哥就是將軍了。想起那月牙兒佩肩上,真威風埃」二芽子笑道。

「你也加油,到時整個副市長噹噹。」葉豪咧開嘴笑道,「咱哥倆一個在軍,一個在政,都威風。」

「呵呵,計將國,崔將軍,你們倆位上心啦。」葉凡突然轉頭沖兩位笑道。

一聽就明白了,估計這又是龔開河搞的事兒。這邊想要消除自己的怒氣,親情牌打了不說。居然還給葉豪提了銜升了官。這『糖豆』還真不校

「這事跟我們沒關係,我們不清楚。」計永遠趕緊搖頭,這『人情』兩位同志可是不想接招了。以往是搶人情,現在是不敢伸手。因為,這『人情』太燙手了。

「對對,那是葉團長自己幹得出色。上級領導看在眼中,提銜升職也是正常的嘛。

跟你葉凡同志相比,他還差得遠啦。要更努力才是。這事,你這個當兄弟的都幫襯著了。

今後還得更多注意著點,讓葉團長的升職更快一些是不是?」崔金同乾笑了一聲。

葉老大差點被噎住了,這種『好事』兒愣是被兩個老傢伙扣在自己頭上了,想推都推不掉。

這都啥世道了,居然人『人情』都沒人要了。難道這世界的同志都高尚到如此地步了。

「兩位同志真是活雷鋒啊,葉凡佩服。」葉凡譏諷道。

「彼此彼此啦。」崔金同繼續乾笑。

「凡仔,你看,你這在暗中幫了葉豪居然不知會一聲。叫乾娘講你什麼好。

這事可是不好幫的,你肯定花了不少錢去托關係吧?聽說現在辦事都得托關係。

這一次錢乾娘就不跟你計較了,乾娘特地叫葉豪去打了幾隻野味回來燉了湯,等下子好好喝著。

補補身子。」葉金蓮一臉的欣慰。

「乾娘,我……」葉凡眼眶有些濕潤了,點頭道,「我喝,我喝就是了。乾娘別擔心,我身體很好。至於說幫葉豪,那是應該的。咱們倆啥關係是不是?兄弟,親兄弟。乾娘跟我客氣就見外了,對了,葉豪是不是去野戰一師了?」

「沒錯,去的就是駐紮在墨香市的野戰一師。野戰一師也是軍中的王牌。葉豪以前一直在基地呆著,也想下去多鍛煉。聽說下邊陞官快些。」葉金蓮笑道,一臉的幸福。

「那就好,正好。」葉凡點頭道。中午飯葉凡陪乾娘一起吃的。而計永遠跟崔金同兩個老傢伙在一旁打著笑臉作陪。

如果給外人看見肯定掉了一地眼鏡,兩中將居然陪著一農村婦女,像是供奉女皇一般討好著。

第二天早上送走了乾娘一行三人。

「兩位領導,現在滿意啦?」葉凡狠狠瞪了兩貨一眼。

「滿意,當然滿意嘛,你葉凡同志難道不滿意?」崔金同乾笑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