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零九章葉老大大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零九章葉老大大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只能把自己的蟲王怎麼樣吸收的方法告訴你,能不能成我不清楚。不過,先生可以試試……」血僵把蟲王吸氣之法告訴了葉凡。

「你現在需要恢復,所以,到陰氣濃郁的地方去估計會促進你的功力的恢復。所以,這段時間你自由活動就是了。」葉凡講道。

「那好,我先去了。」血僵說道,轉身煽動翅膀騰空而去。

「吸氣,吸氣……」葉凡心裡想著把蝙蝠搞了出來,爾後把血僵傳的蟲王吸氣的法子使了出來。

不過,折騰了一個晚上屁感覺也沒有。這傢伙不由得有些喪氣。

不過,喪氣歸喪氣,葉老大永遠就有一種不服輸的氣概在。於是,天天琢磨這個問題,白天也一樣的控制著蝙蝠練習吸氣。

三天後的晚上,還是在水潭邊。葉凡一邊看著美人魚在潭水裡自由的游著,一邊練著。

轟……

好像什麼被炸開了似的,葉凡感覺身體一抖。感覺好像是身體突然被子彈洞穿了一個孔洞似的,一股從沒感受過的什麼氣狀物從看不見的孔洞之中被蝙蝠吸扯了進來。

這股氣狀物給人的感覺是麻麻的,有些柔軟。葉凡開始小心的動轉著武功心法。

這道氣體好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很頑皮,開始還跟葉凡作迷藏一般的不跟著你走。

整整一個晚上,葉凡才初步的搞定了它。發現這股氣狀物好像跟自己熟悉了。爾後就跟著練功的走向循著經絡在全身遊走了起來。

不久,葉凡發現。這些氣狀物也能屯積在丹田之中。雖說剛開始跟丹田內的內氣不相融。

不過,經過葉老大幾天的反覆練習,終於讓丹田能夠接收這個有些怪異的氣體了。

而且,葉凡讓它慢慢的跟內氣相融合。還真是做到了,葉老大大喜埃這無端的可不就是增加了一條增加內氣的法子嗎?

後來幾天天天試驗,發現越來越融合了。

而自己丹田之氣也似乎是漲了一些,這不失為一個練功的好法子。

而且葉凡發現,能吸收的這種氣狀物有的地方吸得快。好像這個地方這種東西特別的多似的。

比如,水潭邊吸收的氣狀物就多。

而在橫空鎮上基本上沒有這種特殊的氣狀物,葉凡明白了。這種氣狀物應該不是空氣,它應該是空氣中含有的一種氣。

不過,葉凡也不曉得這種氣叫什麼氣,反正能煉來為自己所用也就不糾結於它叫什麼氣了。

葉凡暫時叫它『外氣』,因為武者練出來的是身體內的氣。稱之為『內氣』。而這種來自身體外的氣葉凡稱之為『外氣』也有些道理。

2007年2月8號,葉老大大婚之日。

紅葉堡也張燈結綵了,葉凡在國術一塊的兄弟們是以車天為首全都到了。

酒席定在金都大酒店。

當然,喬家大院也是張燈結綵。是說喬遠山不想張揚,但掛幾個大紅燈籠還是要的。

而迎新娘子的車子並不高檔,全是清一色的夏利。是從計程車公司租來的。當然。車子倒是租了十幾輛。

這個婚車隊伍太平常了,平常到在京城的街上開過倒沒引起人注意,老燕京人都以為是那個普通人家結婚呢?

葉凡今天既是車夫也是新郎,開車親自去接的喬圓圓。葉老大當然是一身正裝,而喬大小姐這一披上婚紗可是差點擠爆了男性牲口們的眼球。

喬家所有人都回來了。濟濟一堂也有幾十號人。而前一天晚上喬遠山也辦了酒席,地點就在喬家大院。

請的人並不多。除了家裡人之外其實就四桌人是喬遠山請的客人。湊上家裡人也坐滿了十張大桌。

當然,喬遠山請的客人那份量就不用嗦了。全是跟他交情很好的省長省委書記這些封疆大帥。

還有京城各部委交情好的一二把手,以及跟他同個層次的國家政界委員會的委員們。

而第二個晚上葉凡請的客人基本上就是前次葉青蓮拜干爺爺時趙寶剛的原班人馬。

只是今天晚上來的是葉凡的客人,不像前次還有趙寶剛請的許多老人們。

本來王仁磅是建議放在紅葉堡更有氣氛,不過,畢竟紅葉堡目標太大。

一個高官住著這樣的價值上億的別墅要是給記者曝光出去那就是一件麻煩事。

雖說葉老大的錢都是自個兒掙來的,但你也不能堵住悠悠眾口是不是?最終還是選定在了金都大酒店。

這對於賈家來講當然又是一件喜事兒了,賈菲菲的父親賈天則照例是提前一天到了金都大酒店親自檢查各方面的安排情況。

現在的賈家已經是實實在在看到了葉家的能耐,已經完完全全的擺出了爭做『綠葉』要傍葉家這朵『紅花』的姿勢。

而且,從幾次的事來看。賈家也趁著到葉家的機會認識了許多葉家來的客人朋友。

而且,還通過這些朋友做成了幾樁生意。而葉凡的朋友全是政府官場中人,也有利於賈家開拓家族產業,像跑項目跑什麼都順利得多了。

賈家是實實在在的看到了當葉家跟班的好處那是多多的。因為賈家對葉凡的態度大變,而跟著水漲船高的卻是葉凡的朋友兼老同學王龍東同志。

王同志這位姑爺現在賈家的地位是很高的,他講話的話就是賈家家主賈天則都很重視的。

見這種情況最高興的莫過於賈菲菲了,在家裡不但是公主,還是皇后。這是典型的妻以夫貴的事例。

婚車先到的是紅葉堡,葉凡一家人就住在堡中。

而紅邪跟厲無崖今天也是精神頭十足,兩位同志現在裝上了假肢。

當然,這種從國外進口的假腳在兩位老傢伙身上只能是走走路還行,如果要打鬥的話估計經不起他們折騰幾下的。

當然,有了假腳也方便得多了,兩位因為功力高,這假腳一裝上就能行動自如了。只要不用力過猛,偶爾跳幾下還是行的。

兩老傢伙是一身的華夏民族袍服擱身上,腳下穿的居然還是厚底的布鞋,聽說不是朱真真親自給納的鞋底兒。

當時穿上后紅邪還頗為有些感嘆。而厲無崖就取笑他說道:「怎麼樣,有老婆就是好埃」

「顯擺個啥球?」紅邪白了老搭檔厲無崖一眼。

「就是顯擺你又怎麼樣,要不是你嫂子見你可憐了給你納了幾雙,不然,你有這種好布鞋穿嗎?」厲無崖笑道。

「老子也找人納去。」紅邪眼一瞪,哼道。

「去找啊,一葉大師不就在峨嵋山。你有本事就去啊?」厲無崖想用激將法了。

不過,沒奏效。轉眼紅邪這位連人都敢殺的傢伙一聽到一葉大師就軟蛋了。

武當掌門張天霖當然帶了幾個長老過來祝賀,而嶗山派也派了牛離道長過來送了賀禮。

飛鈴鐺雪丫丫不在,而雪家來的是雪紅的母親。照例送上的是雪家獨有的大禮,市面上賣不到的。

「你來了?」見南雲天眉進來,後邊跟著金陵南雲家的幾個人抬著一些禮物。葉老大有些尷尬。

「我是代表我哥來的,有啥奇怪的。」南雲天眉看不出啥表情來。

「那……請進。」葉凡一伸手。車天幾人上前接了禮物。

不過,南雲天眉的脫塵身姿還真是爆人眼球。居然不輸給穿了婚紗的喬大小姐。兩女是梅蘭秋菊各有風采。

「葉老大,今天會不會有好戲看了?」王仁磅這貨擠到葉凡耳旁,朝著南雲天眉的方向擠了擠眼球,一臉玩味兒似的笑道。

「啥好戲,你小子是要討打是不是?」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看看,又來了。」王仁磅苦惱的捏了捏拳頭。

「你說南雲天眉心裡啥滋味兒?」想不到張隱豪這傢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在一旁又插了一句兒出來。

「有啥滋味兒,酸味兒啦。」王仁磅一臉幸哉樂禍。

「給老子滾開,別在這裡磨磨嘰嘰的煩人。」葉凡眼一瞪。

「我滾,不過,某人,呵呵,不對,是某女,不講了。」王仁磅含沙射影,這傢伙聳了聳肩膀,笑著溜了。

「唉,女人太多也是麻煩。」張隱豪嘆了口氣。

「沒錯,特別是這些女人個個全都冷傲得很。而且,個個都優秀。

想必葉老大心裡也不是個滋味兒。這魚與熊掌難以兼得埃也不曉得南雲天眉心裡會傷到什麼地步了。

今天按理講她應該不會來的,居然來了。張同志,你說說,她今天來是不是故意顯擺給喬大小姐看的。

而且,你看,她那身裝扮,好像那衣服一改也可以當婚紗用的了。

只不過是清朝時的現代版厚尼旗袍罷了。」唐城說道。

「難啊,葉老大更難。喬大小姐估計也能看出點什麼端倪來。不過,這事好像葉老大隱得還較深,只不過女人天性善妒。

想必喬大小姐也難以免俗的。葉老大晚上會不會被跪搓衣板就難說了。

這新娘之夜跪這玩意兒,可憐埃」張隱豪搖頭晃腦的在背後批駁著某人。

「你小子要跪的話那就等著,有那麼一天的。」耳旁突然傳來葉老大的聲音,嚇了張隱豪一跳。才記起姓葉的耳旁好像特別的賊,好像你離他一里之地人家都能聽見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