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一十章幾女齊聚紅葉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一十章幾女齊聚紅葉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幹嘛張同志,賊眉鼠眼的。」唐城一把就拍在了張隱豪肩膀上。因為葉老大用的傳音入密,唐城是聽不見他講話的。

「唐城,你也有跪板板的那一天的。等著吧唐同志。」葉老大的聲音傳了過來,唐城身子一抖,趕緊拉著張隱豪溜得遠了。

「還讓不讓人活,這麼遠了都能聽見。」唐城嘀咕道。

「呵呵,你現在才知道。」張隱豪一臉的幸哉了。

「還有一個情況,好像費家那位心情不怎麼好。那眼圈好像都紅紅的。」唐城小聲說道。

「唉,南雲天眉心理素質更高一些。而且,這女子從來就是冷若冰霜的你也看不出她心裡的想法。

費蝶舞就不一樣了,心情不好估計難藏住事兒。倒是奇怪了,費青山怎麼肯讓她來。

明曉得心裡會不痛快是不是?」張隱豪講道。

「你們倆位,今天不痛快的傷心人多著了。」王仁磅嘻笑著過來了。

「還有哪位?」唐城跟張隱豪一起問道。

「鳳家那位傾國傾城的鳳大小姐今天心情會好嗎?聽說葉老大在麻川縣的一顆樹上就地正法了那妞的。

還搞得很有情調,居然在樹上干那事兒,真是浪漫加拉風埃不過,今天這後遺症就上來了。

幾個女滴都來了,到時,估計喬大小姐心裡不會痛快吧?」王仁磅說道。

「嗯,鳳傾聽說比喬大小姐更早認識葉凡的。就是在林泉鎮時葉老大不是去天水壩子。

當年好像是鳳老去釣魚。而鳳傾當年不過十三四歲,還是個少女。

現在十年過去了。鳳傾也出落得更為漂亮了。跟喬圓圓南雲天眉三女各有千秋。

喬圓圓性子好,柔情似水。並且識大體,明曉得葉老大肯定還有女人而包容著不講。這種女人最適合當老婆了。

而鳳傾就辣妹子一些熱情似火,人顯得更天真純潔一些。這種女人拿來當小蜜能給自己生活增添情趣。而且能讓自己感覺到年青跟活力。

而南雲天眉是冷傲如冰霜,基本上不搭理人。好像這個世界就她一個人,估計連閨中蜜友都難找到幾個。

這種女子偶爾沾一下享受一下不同的味兒就夠了,不過,千萬不能讓她陷進去。不然。那刺會扎傷你的。

不過,如今三朵花都給葉老大採摘了吧。這下子只能搞定一個,自有傷心人埃」張隱豪嘆了口氣。

「喬大小姐是最適合當正妻的,是個持家型號的女子。而且,溫情似水的把葉老大給化了。

南雲天眉太高傲,不適合當老婆。而鳳傾主要輸在她當年還太小了一些,沒在葉老大心中留下多少印象。後來雖說重新認識了。但喬圓圓在葉凡心中已經佔穩當了位置。

而喬圓圓別看她溫情得很,實際上這女人很攻於心計。她採取的是『懷矛』的方式牢牢的把葉老大給網住了。

有的時候,該裝傻時她照樣子裝傻。她知道,葉老大不是個普通人。

不能以普通人的情感去約束他。不然,喬大小姐就坐不上正妻的位置了。」唐城說道。

「中啊唐城,你小子好像快成愛情專家了。」王仁磅斜瞄了這傢伙一眼。樂了。

「那能跟磅哥相比,磅哥可是情聖,咱這點小言論的只能是小兒科了。過獎過獎了。」唐城乾笑道。

「呵呵,你倆位都厲害。磅哥是大師級,你唐城也不賴。算是准大師級別了。」張隱豪笑道。

「你小張同志會差了嗎?剛才那段長篇大論般的分析不是入木三分。我都懷疑葉老大自個兒會不會明白這麼多了。」王仁磅譏諷道。

「哪能哪能,還是磅哥的見解深辟。」張隱豪乾笑道。

「幾位。你們都是大師,龍東我長見識了。」一側的王龍東一臉怪笑著還抱拳出腿的。

哈哈哈……

群狼共舞埃

幸好鳳傾幾女都是有文化有素質而且個個都有一身傲氣的人。雖說心裡都不是滋味兒,但表現還是很平靜的。

王仁磅幾人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出什麼來。

婚禮是熱鬧的,氣氛是活躍的。這對於參加婚宴的來賓們來說也是一次難得『交流』的機會。

「飛雪,咱們走吧?」晚上,紅葉堡不遠處一個酒店的落地窗打開著,可以看見一個紅衣女子站在窗戶前正凝視著熱鬧的紅葉堡。

而女子身後坐著的就是那十一個人中的三邪之一的鼓邪的弟子鼓血。

這傢伙以前被葉凡整得很慘,現在雖說恢復了傷情,但人顯得蒼老了許多。

而紅衣女子就是鼓血的乾妹子,真名叫燕飛雪。也是幾次救過葉凡的那個神秘的紅衣女子。

「我想再看看。」紅衣女子頭也沒回。

「唉,你這是何苦。」鼓血嘆了口氣,突然說道,「要不咱們進去折騰一番,再怎麼說也不能讓姓葉的如此痛快著就把婚事給辦了。」

「不要。」紅衣女子頭也沒回,態度堅決的回答道。

「那你這又是何苦?你救過他幾次,可是他現在連你的長相估計都記不清。

對這種人,你還有什麼可留戀的。天下年青俊傑多得很,沒必要一直死想著一個不放是不是?

你有你的生活,他現在結婚了,他也有他的生活。你,哥我覺得你還是重新開始吧。

其實,算起來你們倆根本就不開始過。只是一種偶然機會下的巧合罷了。

為了幾個巧合你如此的執著,那苦了你。」鼓血勸道。

「哥。這輩子我就這樣子過了。在不在一起無所謂,我有天南就是了。只要他沒死。偶爾在遠處看看就夠了。」燕飛雪說著走到床鋪前,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床上一個正在熟睡的男孩。

「你給他生了個兒子,估計他現在都不知道吧。要不我找機會通個信過去。不然,妹子你也太苦了。至少,得讓那個春風得意的傢伙明白你的心意才是。」鼓血說道。

「不要,孩子是我生下的。我不想讓他知道。對他來講,知道了還不如不知道。」燕飛雪搖了搖頭。

「也是,知道了有什麼用。難道還能認了不成?徒增煩惱罷了。不過。天南這孩子根骨很好。師傅說了,要親自教導他。希望他長大后能成為像師傅一樣的強者。」鼓血說道。

「這事以後再說了,其實,作個普通人也沒有什麼不好。咱們雖說有功夫在身。

但這整天東奔西跑的也不是個事兒。我想安頓下來好好的跟天南生活。

再過得二年天南就要上幼兒園了。我希望能給他一個很好的成長環境。其實,這輩子我已經知足了。

哥,你不必過於擔心什麼。」燕飛雪說道。

「嗯,這個相法不錯。不過。你打算在什麼地方安家?錢不夠的話我這裡還有剩下二百萬,你拿去就是了。」鼓血說道。

「還沒定下來,京城的話太冷了一些,我也呆不慣。還是去南方比較好。

葉凡生自南福省,南福省也有好地方可以安家的。就在南福吧。

地點我想想再說。至於說錢就不要了,師傅以前有留下兩件古董給我。

拍了的話也有幾百萬。夠安家了。這錢太多啊也不是什麼好事兒。

而且,哥你就二百萬。留著自己用吧。現在你這種狀況想賺點錢也不容易。咱們雖說都是有高身的和,但咱們從來不做『伸手』的事兒。

賺錢要走正道,咱們是高手,高手有高手的人品。」燕飛雪說道。

「那好。由著你吧。你一身本事在身,賺點錢也不難。」鼓血嘆了口氣。一臉上的無奈。

浦海市協和醫院一個獨間病房裡。

紅道子雙腿跪在地下,滿臉淚水。床上躺著一動不動的先天大圓滿強者武衛山那廝。

此刻老傢伙全身綁滿了繃帶,就露出一個鼻孔跟嘴巴。而氧氣瓶吊瓶全都在他身上派上了用常

「爸,兒子害了你,害了你。」紅道子小聲的哭道。

「紅道子,別這樣子。起來吧。」陽鎮子的手輕輕的搭在紅道子肩膀上。

「師叔,紅道子不懂事,不懂事埃派中不但損失了三個億,而父親又這個樣子。我該死埃我沒用埃」紅道子再也難以忍住,掄起拳頭拚命的捶著自己的胸脯。

「紅道子,咱們的錢不是那麼好拿的。三個億,還真以為咱們崑崙派是開銀行的是不是?」陽鎮子臉一板,哼,「不過,目前咱們還得忍忍。一切等大師兄醒過來后再說了。」

「師傅,我紅道子從此後會拚命練功的。葉凡,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的腳下昂望咱們巍巍崑崙。葉凡,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痛快。什麼叫屈辱,什麼叫……」紅道子咬牙切齒。

「聽說那傢伙今天結婚,狗日的,結不死他。」羅湖山也咬牙道。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聽說葉凡很有來頭,去的賓客都是政府要員。

所以,今後要報這個仇的話只能採取暗中的方式了。要搞得一點痕都沒有才行。

不然,後患無窮。玉震說過了,暫時還不宜有動作。因為,現在各方都盯得緊,特別是那支神秘部隊在盯著的。

現在葉凡出事,八成會找上咱們。並且,玉震的意思是叫我們最好是就此算啦。」玉紅東說道。

感謝『平涼湯圓』兄弟打賞。

推薦『一絲不苟』的力作《超級戰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