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扯師兄大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扯師兄大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只好暫時先退了出去,帶上車天吳俊撤到了山下。兩人聽了葉凡的講述也是震驚得目瞪口呆了半天。

「想不到朴家居然有封界高手,那咱們的妖參還有什麼指望?」吳俊一臉的苦惱著了。

「怕個卵球,都死了幾千年了,怕啥。總會相出辦法的。關鍵是現在咱們查不到妖參在什麼地方。」車天哼道。

「會不會就生長在封界之內,而這封界開啟之術朴元通肯定知道。而且,即便是這開啟之術給了咱們咱們也進不去,因為咱們沒有朴家血脈。」吳俊說道。

「所以,非得拿下朴元通不可才行。」車天說道。

「對了,我發現有個瘋女人,他們叫她恩青的。好像是朴元通的什麼人。吳俊,你馬上叫人查查。也許,這是一個突破口。」葉凡說道。

「好,我馬上去查查。」吳俊說道。

晚上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繼續休息,這白天行動也不方便。

下午二點多,吳俊才從外邊回來。

「打聽清楚了,那個瘋女人叫朴恩青,是朴元通的大女兒。聽說瘋了。」吳俊講道。

「怎麼瘋的?」葉凡問道。

「聽說是結婚前幾天突然瘋了。這些顯得就相當的怪異了。」吳俊說道。

「這裡頭是不是有些什麼瓜葛?」葉凡問道。

「是有些瓜葛,居說朴家把大女兒朴恩青許給了在首爾的柳家。

柳家是旺族,而且,專註于軍政一塊上。不過,據說朴恩青以前談了個男朋友,還是個外國佬。

是到韓國留學的大學生。不過,朴家是大族,這結婚也得父母來庖殘硎撬有大家族子女的一種悲哀吧。」吳俊說道。

「朴家是大族。在商業一塊上發展得很紅火。不過,在政府一塊上好像弱了一些。估計是想借柳家的家勢來彌補這一塊上的一些缺陷。而朴恩青沒準兒不肯,這瘋會不會是裝出來的?」葉凡講道。

「知情人家講不會是假瘋,因為,朴元通請來過精神病方面的專家給女兒冶過病,鑒定過後可以肯定是因為刺激過於激烈而瘋了。而且,這幾年下來也帶朴恩青到國外治療過,不過,效果不怎麼好。」吳俊講道。

「如果真瘋了就不好治,精神病的治療是個難題。但是。如果是假瘋就好辦一些。

我看,葉大在治病方面還是有一手的。不如扮個土郎中去試試。

這些年下來,估計朴家也給朴恩青折騰得很煩人了。像咱們華夏那些底蘊深厚的土郎中朴家人也許會相信的。

這樣一來可以趁機探探底子,治不好就撤了就是了。治得好的話就有條件可談了。」車天說道。

「朴恩青瘋了,肯定讓朴家人著急了。這個,可是很丟臉的事,因為,親家那一邊可是沒辦法交待過去了。所以,治好女兒的玻他們應該比誰都要急了。」葉凡說道。

「沒錯,首爾的柳家可是大丟臉了。自然把這事怪在朴家頭上了。而且,聽說他們的婚約到現在還沒解除掉。只不過,首爾那邊的柳家要求朴家在三年內把女兒的病冶好。他們過來接人過去。」吳俊說道。

「這樣子看來柳家也不願意失去朴家這門親戚,看來,朴家的影響力也著實不校這樣一來可以取長補短。而兩家到現在給朴恩青搞得不三不四的陷入了一種窘境當中。」葉凡說道。

這時候,葉凡接到電話。不久,唐城匆匆進來了。

這傢伙趕得急,拿起水就喝乾了才鬆了口氣。問道:「你們還沒進去吧?」

「大過年的不在國內享受,你唐太子跑這裡來幹什麼?」葉凡笑問道。

「你們過來的事龔頭兒知道了,所以就安排相關的人員再去調查過了朴家的底細。這次一查倒是查出一個驚天的消息出來,的以,趕緊叫我趕過來了。」唐城說道。

「噢,什麼驚天的消息?」葉凡一愣,問道。

「?沙沙多彼庫騷,太極血朴信東,菩提頌甘地拉……這十句打油詩你們都聽說過是不是?」唐城說道。

「怪了,難道這個朴家就是『太極血朴信東的朴姓家族不成?」葉凡問道。

「沒錯,剛打聽到的消息就是。這道州朴家的確就是朴信東的家族。

龔頭兒怕你們吃虧,意思叫你們以正當手段可以去試試。強來的話就不要幹了,別傷著了自己。

朴信東當年能名列世界十大高手之一,其家族必定可怕。像位列十大家族的雪家是不是?所以趕緊趕過來了。」唐城講道。

「不對呀,朴信東的家族我們幾年前就拜訪過。當年因為朴妹珠跟我妹子雪紅在同在華清大學學習。

後來因為一些事她被打傷扯到了朴家頭上。當年我還去過朴家,他們的家族就在新羅市北郊的達火莊園。

並且,她們家是以葡萄酒起家的。達火1881葡萄酒聽說買到了一瓶三四萬塊的高價。這新羅市跟道州可是相隔一百多公里。

難道朴家還有兩個朴信東家族,而且,當年我去擺平這事時還跟朴家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最後是因為金家的事才把這事擺平了下來,結果還是紅極燕飛飛的那塊血梅手帕救了我的命。

而當年我的落寶金錢就有一部分留在了金家,我發誓要取回來的。

這次到韓國本來就有這個打算,等這邊的事結束后就到新羅去拿回落寶金錢的。」葉凡覺得相當的詭異這事。

「這事龔組長也打聽過,雖說當年還是鎮頭兒主持組裡工作。不過,因為生命潛力丸的事龔組長一直有安排人打聽道州朴家的底細。

咱們最新得到的消息絕對正確。朴信東的祖家就在這道州。這才是他真正的祖家所在地。

而新羅市那邊只是以前朴家經商業發展起來后的一處分院罷了。

當然,也是很早前的事了,那處地方也有著幾百年的歷史了。而朴家是大家族,肯定不止出一個朴信東的。

而且,當時龔頭兒等人也分析地,再加上一些資料顯示。很可能是朴信東那一脈人跟現在朴元通這一脈人不相符。」唐城說道。

「這樣講還是有些道理的,古代父子尚且相殘,兄弟互殺的事也不少見。

也許是朴信東跟朴元通這一脈人有了爭執而另立門戶了。不過,他們即便是鬧騰得再不和,但這層血緣關係還是扯不以,如果遇上重大的事,朴信東肯定會站出來的。所以,不能把他們那一邊全擱去不算。

要辦事就得考慮周全了。現在又冒出一個朴信東來,倒是強勁的對手了。」葉凡點了點頭。

「嗯,他們只是家族內部矛盾。一旦有外力攻擊他們的家族,他們又會連成一體的。內鬥歸內鬥但都要一致對外。」車天點頭說道。

「難怪他嗎滴這麼強悍,連封界都能製造出來。居然跟朴信東還扯上關係了。」李強忍不住罵了一句。

唐城一聽,頓時嘴張得老大。頭沒來由的晃了晃,說道:「能製造封界,太可怕了。

我看,葉大,這事不如打道回府算啦。這種人咱們惹不起。前次那封界中的九幽蜈蚣蚯想起來就令人頭皮發麻發痛。

太可怕了,當時還有現代的火箭彈相助才搞定了下來。這次咱們幾個人能辦成什麼?

咱們手中連現代兵器都沒有。即便是黑市能搞到,但在韓國估計也不適當用的。」

「你小子怕的話趕緊滾回去過你的大年。」葉凡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我怕,我唐城怕個毛球。不就是封界嗎?封界就了不起啦,不就是死了的人搞的騙人東東。老子一活人難道還能給死人嚇著啦?麻痹滴,封界個屁蛋蛋1唐城給一激,這傢伙居然雄起來了。

「呵呵,你唐城膽識大,有勇氣。等下子用你的頭去撞封界就是了。到時,像彈棉花一般來來回回。」李強幹笑了兩聲,唐城被噎住了。

「那這土郎中到底要不要裝了?」車天問道。

「裝,肯定要裝。不過,一般的土郎中人家朴家估計會看不上的。要扮就要扮個有名氣的才行。不然,這朴家的門都進不去。」葉凡講道。

「有名氣的土郎中,到哪裡去找。而且,有了名氣還能叫土郎中嗎?那早就成大師了。」唐城一愕,笑道。

「呵呵,我葉凡可是武當張無塵大師的師弟。雖說武功方面比不得師兄,但是,這治病方面是不是比師兄還有法子。」葉凡神秘一笑,從皮包里摸出了那塊牌牌,也就是張無塵給的武當太上長老令牌。

「朴家既然出自十大高手之列,對於咱們武當派的威名肯定不陌生吧?這牌牌還真管上用場了。」葉凡笑道。

「哈哈,此計甚妙埃你這土郎中可是大師級別了。」吳俊也笑了。

「不就是扯起無塵大師的大旗嗎?」唐城在一旁譏諷道。

「咱就有這樣的師兄,你唐城也去找一個試試。」葉凡霸道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