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二十一章人臉太極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二十一章人臉太極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葉凡是在發泄身體內多過的內氣,舒展筋骨。而此刻封界對外人的反應減弱到了極點,再加上朴元通在場,倒沒引起封界有什麼反應。

而葉老大趁著發瘋的機會其實偷偷的把好幾枚二百年的人蔘王給弄進了自家的口袋中。

因為,葉凡腰間有個腰帶嘛,專門藏這些的,看上去雖說有點鼓,但並沒引起朴元通什麼懷疑。

倒是那個妖參王葉凡沒動手,因為,朴家會給自己一半的。全弄走了不但跟朴家結下永久大仇。這要是傳出去也是敗壞了張無塵師兄的名聲是不是?

人家葉大師是君子嘛,哪能『偷』東西,不能趁人之危滴。

一切感覺都舒服了滿意啦葉凡才背著朴元通出了封界。

此刻已經是第二天的晚上了,走出封界才發現外邊一片狼籍貌似被人搶劫過一般。

車天居然都受了傷。

「大師,你出來了。」一見到葉凡,車天趕緊上前。

「是不是朴信東給打的?」葉凡問道。

「是不是朴信東不曉得,反正是個滿身是血的黑衣傢伙衝出來一陣子胡打,那傢伙太厲害了。

而且,就是一拚命三郎,完全不顧及自身的傷,咱跟唐城抵了一下就閃開了。

那人傷了好多朴家人帶血沖了出去,厲害埃」車天說道,樣子好像還有些發怵。

「朴信東太厲害了,先天大圓滿。跟橫斷天河同一個層次的,你們能保住命已經不錯了。沒受重傷就好。」葉凡說道,而朴善喜也是綁著綁帶上前來安排人把父親抬走了。

「朴信東好像也受傷極重,估計沒有多年是恢復不過來了。而且。能否留住命都難說了。」車天點頭道。

「那傢伙簡直就是一瘋子,滿身噴血居然還能如此耐打,我都懷疑他是不是鐵打的身子。老子給他一撞差點就散架了。太它娘的厲害了,可怕埃」唐城苦著臉說道。

「沒事唐城,等下子把妖參王割點給你補補。」葉凡笑道。

「嘿嘿,那是應該的,老子也是出生入死是不是?」唐城乾笑了一聲,轉爾說道,「這個還是先留著。等下次突破時再用最好。」

「那也行。不過,到時會不會剩下渣毛來就難說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少來,我的還是自己保存算啦。」唐城一聽,趕緊說道。

「看你那小氣樣子,葉大會貪你的嗎?真是沒見過市面。還唐家大公子,怎麼就一村夫的眼光。沒品。」車天冷哼道。

「老子就一村夫,你管得著嗎?自家的東西還是自家保存安全些。不然,就怕給『狼』惦念上。」唐城頭一抬,哼道。

「怎麼滴,想玩幾手是不是咱們的唐大公子。現在牛逼得不行了是不是?」車天揚了揚拳頭,唐城一看。馬上就蔫了,這貨憤怒的哼道,「總有一天,車天。你給老子記住,總有一天,唐大公子會讓你曉得什麼叫挨揍。」

「你估計這輩子都沒機會滴。」車天不屑的看著唐城。

「老子要變強,變強。」唐大公子實在忍不們了。沖著地下一塊石頭吼叫了幾聲,叭地一聲被這傢伙踢得飛了出去。

不過。瞬間,嗚地一聲,那石頭居然轉回來,速度比剛才出去時快了n倍不止往唐城身上呼嘯著彈了過來。

幸好葉老大拉了一把,那石塊呼嘯著連續洞穿了朴家幾面牆壁才正合適的嵌在了一面牆壁上。

不過,就連葉老大都給石頭的反彈之力扯得差點摔了個狗啃泥。

「你小子幹什麼,不要命了是不是?」車天罵道。

「我滴娘,怎麼回事兒,石頭也會自個兒回來找老子。」唐城差點暈了過去。那是看著那石頭髮怵得很。

「你小子找死是不是,石頭碰上封界了。剛才差點就滅了你了。在這裡別亂動,小心小命。」葉老大一臉嚴肅的訓道。

「明白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唐城倒是老實了許多。

第二天朴元通才從醫院醒轉了過來。

而派去打聽新羅市朴家的人傳來消息說是那邊好像沒什麼動靜。

「裝罷了,只是不願意讓這邊的朴家看出來而反制過去。」車天冷笑道。

不過,朴元通咬牙在病床上發布了命令。在商業一塊全面進攻新羅市朴家。要大力進攻,趁機滅了那邊。

休息了二天,朴元通在葉凡扶持下進到封界。老傢伙流著淚三拜九叩道,「祖宗,對不住你們了。元通沒用啊,沒用,連你們都保護不了,你們打死我吧。」

「別這樣朴家主,你不是活得好好的。不就是分了點妖參王罷了。」葉老大好心的在一旁勸道。

「一點妖參王,葉大師,這妖參王是朴家的象徵。它就代表著老祖宗們。唉……」朴元通一臉憤怒的瞪著葉凡。

「朴家主想反悔是不是?」葉凡臉兒一板。

「別這樣葉大師,朴家都是講信用的人,不會的。」朴元通一看,趕緊擠出了笑臉。老傢伙可是不敢得罪咱們的葉大師,不然,人家再來一頓拳腳這封界估計都得散架了。

最後,朴家主痛哭之後,肉痛得在滴血著把妖參王的上半部分割了下來給了葉凡。

而五枚二百年的老山參王也被葉老大大方的裝進了口袋,葉凡發現,木排上所剩不多了,全是小人蔘,二百年的估計就剩下幾枚了。

剩下的估計就是幾十年時間的。以後這妖水沒有了多少營養,想再一下子長大就難說了。

這一切,朴元通當然並沒有發現。

「快走。」葉老大正在暗暗得意自己這賊做得高明之時,不過,這時,盧定宗的聲音突然響起。

「什麼個狀況?」葉凡問道。

「我總感覺這封界里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什麼盯著咱們。還是趕緊走,這脫神境高手封界出的地方會不會有其它厲害玩意兒就難說了。再說了,這封界已經有些亂了。怕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盧定宗說道。

葉凡一聽,那是趕緊站起要求出去,朴元通當然爽快的答應了,這封界之內他可是不想讓外人呆多久的。這種瘟神能早點送出去才是最安全的。

當葉凡跟在朴元通身後穿越封界之時,突然感覺在眼前嚓一聲脆響。

一道血色似火的太極血圖案在高速的旋轉著往自己而來,而且,葉凡在瞬間發現,那道旋轉著的太極血圖案上居然還有一張詭異的人臉。

人臉是個中年人的臉,好像還是活的,眼睛還眨巴了一下好像很憤怒樣子。

葉老大猛然想起前次封界中的那個貼在九幽蜈蚣蚯身上的腦袋,這張人臉太極血難道就是朴家老祖宗留下的一絲『魂氣』?

葉凡再一想明白了,這『人臉』不就是朴家大堂中央後壁上掛著的那幅木雕祖宗相嘛。

「我滴神啊,快跑1

這貨不敢再想了,心裡慘叫了一聲,那是嚇得趕緊抱著朴元通旋轉著把老傢伙當人肉盾牌了往外一擠,主要是想用來抵擋住人臉太極圖的攻擊的。

不過,在出來的瞬間還是感覺腿部一痛。

葉老大也來不及多想拚出吃奶的力氣,再加上盧定宗相助往外一擠,終於出了封界。這貨不敢停留,直接就到了外邊大堂處才停了下來。

爾後一檢查,發現大腿處有一道划痕。深達一厘米左右,而且,這划痕好像是被鋸齒鋸過一般,而且,是被燒紅的鋸齒鋸的,一股焦味兒就是車天都聞到了。

「嗎滴,好厲害的太極血。」葉凡輕聲的冷哼了一聲。

「你算是命大了,那張人臉可是脫神境高手的魂氣人臉。而太極血圖可是脫神境高手死前就設置好了的。此人,估計就是朴家老祖宗了。」盧定宗說,「你還是趕緊離開朴家,指不定在朴家大院里會不會有第二張人臉。像門眉上的太極圖以及後山上的,都充滿著詭異。」

「我覺得有些怪,先前怎麼沒有感覺到人臉。比如,咱們折騰出那麼大動靜來,後來出來時地封界口才發現的。要是早出來,我這條小命可是玩完了。」葉凡問道。

「這個就難說了,也許是先前你還沒觸發人物設置。或者說這封界在沒有遭到重大傷害前人臉太極血是不會出現的。現在又不一樣了,你絕對不能再進去了。不然的話,恐怕有生命危險。」盧定宗講道。

「打死我也不去了,到那鬼地方幹什麼,找死埃」葉凡講道。轉爾拿了朴家的六千萬美金支票就要告辭走人。

雖說朴家也很肉痛這個,但是,一個是有合同在手。不付的話傳出去聲譽太糟糕了。

二來就是葉凡的身手也讓朴家相當的忌憚,要是惹得這傢伙火起操了朴家大院都有可能。

三來就是朴信東如今受了重傷生死不明,朴元通雖說也受傷頗重,但心情的確是好了起來。

而且,朴信東沒死,一旦他傷好估計又會來找麻煩。沒準兒到時還得靠這個姓葉的大師。所以,關係不能搞得僵了。還得為今後整出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