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二十二章不堪一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二十二章不堪一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因此,葉凡離開前朴元通還集合了家人一直送到了山腳下。這儀式還是相當的隆重的,那是給足了葉老大面子。

葉凡幾人直奔韓國東塔山金家而去。當年葉凡因為張道林女兒的事找到了金家。

結果差點被金家老爺子金銳天打殘。結果還是紅極燕飛飛的血梅帕讓金銳天有些忌憚而放過了葉凡。

不過,落寶金錢有幾枚卻是被金銳天拿走了。葉凡發誓要取回來的。現在葉老大實力大漲,自然得再次光臨金家以血前辱了。

吳俊已經早一天趕過去了解一些情況。葉凡等人一到,吳俊就迎進了賓館。

「金家樓還在,10層的大樓。而且,人丁興旺。據說那邊也是財源滾滾。至於說金銳天這老傢伙,不清楚他在不在金家樓了。要說死了應該不會。現在功力到何種境界,我們也搞不清楚。」吳俊說道。

「不管了,明天早上直接去就是了。相信一個金家也不能拿咱們怎麼樣。」葉凡哼道。

第二天上午9點,葉老大一行人到了金家樓前。不過,被兩個一身帥氣的保鏢給攔住了。

「叫金星賢出來,我們要見他。」唐城操著韓語一臉的霸道之氣。

「放肆,咱們金家家主也是你能隨便亂叫的嗎?掌嘴1黑衣保鏢平時也是囂張慣了的主兒,往前一撲一巴掌往唐城臉上就掄過來了。

叭嗒一聲脆響,黑衣保鏢給唐城一腳踢得撞到了金家樓的門框上。應該是很痛,半天爬不起來了。

「哪位敢到金家樓來撒野,活不耐煩了是不是?」金家某位爺出來了。

葉凡一看,這傢伙不正是那個給金家看門的頭頭,還是個華夏人後代。叫金德明的傢伙嗎?

幾年前葉凡過來時這傢伙就被費一度『修理』過,而且是被修理得相當慘的傢伙。

所以,金德明一看葉凡幾人,頓時一愣,那腿兒沒來由的往後退了幾步。

估計是認出葉凡來了,雖說幾年過去了,葉老大的形象除了老成了一點之外,其它並沒有多大變化。而且,葉老大有雪家的童子臉。基本上沒多大變化。

當年這個年青傢伙可是把金星賢家主都給打得很慘,幸好的是剛出遠門回來的金銳天老爺子才整治了這個年青人。

自然,金德明早把葉老大歸結為惹不起的主兒的那一類人中了。

「是……葉先生,你們來幹什麼?」金德明口氣中居然還略帶點恭敬味兒,問道。

「金星賢家主呢?」葉凡問道。因為。金德明是華人後代,自然會講華語了,倒是省去了唐城這個專家的翻譯。

「在樓里,葉先生要見他?」金德明問道。

「哪那麼多廢話,叫你們家主出來講話。」車天臉一板,哼道。

金德明一看,不認識車天。不過。跟著葉來的傢伙都不能怠慢,於是金德明不敢廢話了。趕緊打起了電話。

不久,金星賢帶著幾個人出現在了大門。

「幾年不見,葉先生越發的有風采了。」金星賢貌似還相當的客氣。不過。語氣卻是很冷。

「咱們也沒必要廢話了,我這次過來是要回自己的東西的。」葉凡講道。

「你有什麼東西在我們這裡?趕緊滾蛋!不然……」金星賢的小兒子以前沒見過葉凡,據說一直在跟著某位高人學藝。

而且,家裡有錢。老爺子功夫又高,自然這『大哥』氣派就出來了。那是毫不客氣的沖著葉老大就訓開了。

一旁的金德明打了個冷顫。心說糟糕了。

而金星賢當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趕緊往前一擋想把小兒子給擋在身後先保護起來。

不過,顯然他的速度不如車天這位半先天強者了。

一道大力彈去,叭地一聲脆響。金達澤被車天隔空一掌煽得整個人直接就飛進了大廳里來了個瀟洒的歪狗吃屎。

而且,那張嘴正好啃在一個金家弟子的鞋子上,臭不可聞。

等金達澤抬頭時,大家發現,那嘴好像比剛才厚了三倍有餘。而且,色呈紫青,應該是沖血膨脹的結果。

「你們幹什麼,要找事是不是,來人1金德明這個看門的也得硬著頭皮叫道,頓時,呼啦一下就圍上來了十幾個金家弟子。全都『關注』著葉老大一行人。

金星賢臉色也極為難看,不過,老傢伙忍住了。因為,他能感覺到車天的功力比自己還要高。因為,剛才自己的手沒他的快。

「葉先生過來就是耍威風的是不是?當年家父放過了你。想不到你居然還要上門找事,真以為我們韓國金家是泥捏紙糊的是不是?」金星賢哼道,轉爾好像是打了個眼神兒。一個傢伙匆匆往後面而去了。

「我來要回自己的東西,而剛才這個小子口出不訓,我手下教訓他一下也正常。如果是你的什麼人,那我們就代你教訓他了。這種沒道理沒修養的兒子不整治一下怎麼行?」葉老大哼道。

金星賢臉都氣得差點綠了,哼道:「我們金家人不勞葉先生來教導,你還是先管好自己。」

「達澤,怎麼回事?」這時,一道平淡的聲音傳來。葉凡發現,從後堂匆匆走出來一個中年人。看上去並不老,四十幾歲架勢。

「師傅,我被人打了。就是那個混蛋。」金達澤貌似認為來了靠山,師傅來了嘛。一下子撲了過去眼淚都差點出來了。

「他是哪支手打滴你?」中年人哼著,拿眼看著車天。

「左手。」金達澤指著車天說道。

「那為師就留下他的左手讓你玩個痛快。」在中年人的心目中要砍人手掌好像是件極為普通的事似的,手突然的往車天一豎掌刀就劈將了過來。

葉凡鷹眼一瞧,也就放心了。

果然,車天探手往前一甩,好像在打捧球一般。中年人那般厲害的掌氣被車天一甩反方向居然朝著徒弟金達澤身上劈將而去。

而且,車天的力道很大。中年人頓時難色鐵青,想把掌刀之勁收回去,可是被車天給控制著居然脫不了手了。

眼見掌刀就要劈在徒弟身上了,慌得中年人趕緊大叫道:「快閃達澤。」

不過,此刻的金達澤貌似傻了,居然立在當地挪不開步子了。而金星賢一看那還了得。

趕緊一掌劈去,正好狠狠的撞在中年人的掌刀之上。啪地一聲,金星賢這個家主被掌刀劈得整個人都撞在後邊的金家弟子身上,頓時,七八個傢伙滾成了一團。

而金星賢的衣褲處突然傳來滋啦一聲脆響,那條褲子居然被掌刀硬生生的破開成了兩片破布片掛在身上。露出了裡面青色的內褲來。

人雖說沒多大事,但這丑可是糗大了。

中年人憤怒到了極點,抬起一腳就往車天身上踹了過去。

「你嗎滴,真以為老子是病貓是不是?」車天火大了,也是一腳還了過去。

嚓一聲很清晰的骨斷聲音傳來,中年人慘叫著早給車天一腳給踹到了十幾米開外叭嗒一聲像條殘狗樣甩在了地下。

金家頓時開了鍋一般,十幾個傢伙拿著棍棒就圍攻了過來。

這時可是輪到吳俊跟唐城上場了,面對這些五六段的傢伙,兩個傢伙那是拳打腳踢。不外,金家大堂的地下滾滿了幾十個傢伙。

「放肆1突然一道宏鍾般的聲音傳來,大堂空中突然冒出一人影,在空中一掌伸開如佛掌般打開往車天頭上罩壓了下去。

頓時,大堂里氣壓瞬間升了起來。一股沉重的壓力壓得地下的金家子孫們都有種喘不過氣來之感。

葉凡知道,這是金家老爺子金銳天從空中強壓下來的內氣造成的一種特殊的氣壓圈。

不過,葉老大並沒有動。這貨一臉淡定的看著空中的金銳天。因為,金銳天的氣壓圈最多就是半先天開源階實力,跟車天差不多狀況。

眼見金銳天的氣壓圈就要砸壓在車天身上了,突然影子一閃。車天居然一滑,雙臂一張開,左右肋下之假翅膀突然漲大張開,一煽,車天已經到了空中,反倒是騰到了金銳天的頭上。

車天這傢伙狠啊,在金銳天頭上也是反手就是一掌往下壓去。貌似在配合著金銳天把氣壓圈往地下的金家子孫們身上壓去。

金銳天一看,頓時氣得老臉通紅。因為下邊車天不見了,趕緊把氣壓圈想往旁邊歪去砸葉凡三人身上去。

不過,葉老大又使壞了。

這傢伙身子動都沒動,只是內氣從身體內幾個丹田中突然湧出來,瞬間在吳俊跟唐城三人之間形成一個內氣凝聚水份子而成的冰牆。

金銳天的氣壓圈狠狠歪著砸在了冰牆上,這可是葉老大的冰牆。

自然,金銳天感覺好像撞在一鐵板上似的,而且,葉凡還是沒動,內氣突然加大,往外一彈。

金銳天的內氣壓圈被反彈著出去了,而此刻車天的氣圈到了。給兩邊一夾擊。

金銳天烏黑著臉,最後那股強大的氣壓圈是狠狠的砸在了地下的金家子孫身上。

而金銳天為了減弱對子孫們的撞擊之力強行收回內氣,哧一聲,金銳天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好像突然間被人抽了筋似的軟了下去。

而幾十號金家子孫還是被氣壓圈給砸啊,本來就受傷了的他們頓時好像又被重鎚幹了幾下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