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雪裡紅可以收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二十四章雪裡紅可以收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問題我也考慮很久了,暫時還是不合適。有些事,搞得太扎眼就有人出槍的。而且,咱們現在這種朋友架構也不錯嘛。這樣子也沒人講咱們閑話是不是?」葉凡搖了搖頭。

「嗯,成立葉門的話肯定得考慮很多問題。葉大在政府工作,身份不一樣。

別給人在背後講閑話,什麼野心什麼屁話都會來的。我覺得這種鬆散的朋友關係還是最好。

別人想找閑話都沒基矗不然,你成立葉門。人家會指責這是葉大野心大了要成立什麼幫會,想幹什麼事是不是?」唐城說道。

「有道理。」車天說道。

「而且,紅葉堡如此的大,裡頭幾百個房間。也足夠葉大的朋友們住在一起了。而且,並不會影響到其它什麼。」唐城講道。

「對了,十三青衣的那位叫雪裡紅的女子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葉大可是要收服這個女子的。據說此女有著十段位頂階身手,葉大手下的女將還是少了些。還得多收一些,方便保護家屬是不是?」吳俊問道。

「當時不在家的有三個,另外兩個已經被我帶人收服了。現在已經入隊了。

只是雪裡紅因為葉大說是要留著。而且,此女功力太高我也制不服她。

所以,一直以來都不敢動手。不過,我有派人盯著她的。」唐城說道。

「唐城同志,你引進了兩位隊員,龔頭兒得樂開花了吧?」葉凡笑道。

「那當然,我唐城是什麼人。龔頭兒說是在適當的時候可以提大校了。」唐城笑道。

「對了,雪裡紅現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正想跟你講這事兒,此女滴也是聽到了什麼風聲。知道十三青衣完蛋了。

不過,她估計是認為十三青衣被公安抓了。所以,現在跑『鰲門』去了。

而且,此女估計以前也是早有準備。早就把自己搞成了葡萄牙人了。

她以為這樣子就能脫身了,不過,她運氣不好,遇上了葉大。我是請了跟蹤方面的高手一直在盯著她的。

這些天下來,雪裡紅一直在鰲門紅都賭場混著。其實,我們查過了。

這賭場雪裡紅居然有股份。她佔有三成股份。而雪裡紅功力高。玩牌時當然是屢屢得手。

就這段時間她就賺了幾千萬。基本上到紅都賭場的沒幾個能贏到錢。

當然,雪裡紅手法高明。也不是說一直在贏,偶爾也會故意的輸上一些『釣魚』。」唐城笑道。

「這倒怪了,鰲門賭場里可是也有高手在護著的。去哪個地方的人來自三教九流。什麼樣的人才都有,像這些大老闆身邊的保鏢們估計身手也不弱是不是?如果雪裡紅做得太過份。這場子豈不得被人砸了。」葉凡問道。

「這就是雪裡紅的厲害之處,她搞得很隱弊,而且手法高明。這女人本來牌技就不錯的。」唐城說道。

「哈哈,正好了,咱們直奔鰲門,去賭一把怎麼樣?」葉凡笑道。

「中,那邊過關的事我來處理。」唐城笑道。四個傢伙沒心沒肺的直奔鰲門而去。

過了海關。鰲門是個擁有著葡萄牙風情的小城。在古老的街道上走著很有股子異國情調。

而鰲門的賭業發達,有著幾個大的專門的賭常這些賭場有專門的大巴在海關關口迎接客人,你只要過去都可以免費乘坐這些豪華巴士。

賭完後會給你一張票,還可以免費的坐著離開。而且,賭場里有錢兌換的專業窗口。像人民幣兌換港幣什麼滴都很方便。

這些都設施都極為的方便。而像星級賓館裡面都有賭常那些闊佬們在這裡揮金如土一擲千金。

在這裡有一夜暴富的幸運兒,但更多的是一夜破產妄想著一夜暴富的倒霉蛋子。

紅都賭場只是一個中等賭場,但也有一座專門的樓房。葉凡四人很順便的進了賭常

先是坐在設在賭場中的咖啡廳里喝了起來。唐城跟吳俊兩人到處轉悠去了。

紅都賭場有八層。地下還有兩層。而你如果往高樓層去,那上邊的賭注就越大了。

而第二層基本上都是以壓大小為主。旁邊也有許多的老虎機。吳俊跟唐城拿著些籌碼到處亂壓著,輸贏無所謂,其實這只是一個幌子。

不久,唐城跟一個神秘人接上了頭,嘀咕了一陣子回到了葉凡身邊。

這種神秘人實際上也是a組隊員掌握的一種自有的資源,也可以講是線人。

a組的每位隊員手中都有這種線人好幾個,這些線人專門為隊員們提供線索。

當然,這種線索也可以講是情報。按線索的層次線人能得到報酬。

而且,有的時候為了方便出任務。隊員會花錢雇傭某些方面的高手去干一些事兒。

這些人其實跟a組是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他們也不曉得有a組這支神秘部隊。他們只認錢跟僱主。

「今天沒看見雪裡紅出常」唐城一屁股坐下后說道。

「你不是說有跟蹤方面的高人在盯著的?」葉凡問道。

「是盯著的,說是看見雪裡紅進了賭場的。而且,也沒發現她離開。」唐城說道。

「你那個線人可不可靠?」車天冷哼道。

「絕對可靠,我們合作好幾年了。而且,此人別的本事沒有,但輕身功夫以及追蹤之術絕對是一流的。就是咱們組裡也難找出幾個堪稱為對手的人來。」唐城說道。

「你就吹吧,有如此能量還不早被龔頭兒挖進組裡了。還輪得到他在外邊逍遙?」葉凡笑道。

「呵呵,是吹了一點,但此人的確厲害。」唐城說道。

「既然這紅都賭場有著雪裡紅三成的股份,那她也是大股東之一。咱們乾脆去砸了場子,到時她是不是就得出來了?」吳俊說道。

「砸場子不大好吧,折騰出太大動靜來咱們自己都不好脫身了。」車天說道。

「你還真是笨,這砸場子並不是叫你用拳頭去砸。而是用智慧。

比如,葉大一出手把賭場的錢給贏上一堆,最後逼得雪裡紅不得不出來擺平葉大。

這就是一種砸場子的方式。而且,以葉大的特殊能力,完全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出牌什麼。

爾後巧妙的利用一些高明手段換了牌,這叫抽老千。賭場經常會有人干這個,咱們叫反抽老千。」唐城笑道。

「這法子好像不錯。」車天倒是頭次聽說過這事,很是新鮮。

「我這牌技可是很『癟角』,到時別露了馬腳就是了。」葉凡微搖頭笑道。

「咱們跟他賭『拔金花』,就三張牌。到時牌到手後葉大隻要用了特殊能力能把對方的牌給感覺到點數,咱們就大力跟進。如果弱的話就放棄。」唐城笑道。

「嗯,牌九隻有兩張牌太沒意思,那就拔金花了。」葉凡笑道。

這『拔金花』其實跟牌九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就三張牌。以炸彈為尊,後邊還有同色以及對子順子等等可比。最後什麼都沒有時就比領頭的牌誰大就誰大。

對於這個葉老大倒是懂得一點皮毛,不過,這傢伙有高絕身手在身倒也膽氣十足。

「那層次賭注較大?」葉凡問道。

「第六層,最低的一注都要求二十萬。當然,賭場有規矩。對於大東家可以特殊照顧。比如,可以由你選擇以何種方式進行賭博。」唐城說道,這傢伙倒真像是一老賭徒。

「怎麼樣才能成為大東家?」葉凡問道。

「紅都賭場的規矩就是你如果一次性換了五百萬人民幣的籌碼出現的話就可以要求選擇一種方式進行賭博了。」唐城笑道。

「先換個一千萬,要整就整大些。」葉凡一揮手,富氣逼人。

吳俊馬上從盒子里抽出一隻進口的古巴雪茄,有辣腸大的那種。

爾後這貨恭敬的給葉老大點上了,而葉老大今天可是定製的西裝在身,再加上吳俊這個高明的參謀,唐城這個勤快著的跑腿兒的角色,外加上一臉冷酷的保鏢車天同志。這四人組合還真像是那碼子事。

唐城當然手中提著一個大皮箱子,裡面可是裝著幾百萬的美鈔。

四人昂首挺胸直奔第六層而去。

那些保安一看這四個傢伙那氣派,早有穿著貴氣的接引者來詢問葉凡四人了。

「給你們東家講一聲,我們葉總要來大的。」吳俊這個參謀架子擺得十足。

「葉總請。」那個三十幾歲的接引者那腰都快彎到地下了,這對他來講可好事兒。如果大主顧到了,到時輸得多的話他還有提成的。

不久到了六樓,發現樓上擺開的桌子並不多。像這種豪賭重質不重量。

接引者上去跟六樓的經理說了事兒,不久,一個西裝革履,戴眼鏡的中年傢伙上來了。

「鄙人陳鞦韆,紅都六樓經理。不知葉總有什麼特別的要求請提出來。」陳經理說道。

「來個大包間,先給我換一百萬美金的籌碼。我這人喜歡『拔金花』。對,就是這樣了。還有,叫個看得順眼的庄頭過來。」葉凡一臉的氣派。

陳經理自然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