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二十五章大賭大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二十五章大賭大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久進了專人包廂,相當的大。一張兩米五左右的長桌子豎在房間中央。不過,葉凡發現,這長桌子居然全是玻璃製成的。

房間里還有一個小轉角樣的吧台,裡面擱著名貴的紅酒。兩個漂亮的服務員凸著她那勁爆的火熱身子站著的。

那胸脯扣子好像都快被兩座大山給突破了。就是葉老大都感覺到了裡面那肉團施加的無窮壓力。而且,還是兩個洋妞。

「葉總,為了公平起見。我們的桌子都是全塑鋼玻璃製成的。你能一目了然的看清楚所有情況。

而且,針對貴客,我們還專門請得有我們鰲門有名的鋼雄公證所的工作人員過來監督活動的進行。

我們紅都在這裡已經經營了十幾年了,信譽絕對是一流的。在我們紅都,會讓每一位進來的貴客滿意進來滿意而去。

因為,這裡的一切都是公平的,透明的。」陳經理還真會講話。

「呵呵,如果某位貴客今天輸光了袋中所有,難道不會滿意而去嗎?」葉凡笑道。

陳經理頓時一愣,不過,這傢伙也相當的老練,笑道:「輸贏全看運氣跟牌技,你技不如人那也不話說。而針對紅都的公平一塊上,所有客人都是滿意的。而且,輸錢其實也是一種享受是不是?至少,這個過程特別的刺激嘛。」

「呵呵呵,廢話少說,今天誰跟我試幾手?」葉凡笑道。

「葉總最低一注出多少?」陳經理問道。

「以10萬美金為最低注怎麼樣?」葉凡問道。唐城還故意的拍了拍他那個裝錢的大皮箱子。爾後往玻璃桌上一擱,那份量,的確有些迷人眼球。

「擱地下去,別礙老子眼。」葉老大更是氣派十足,一訓。唐城麻溜的把裝著幾百萬美鈔的箱子給擱在了地下,貌似這只是一箱子廢紙似的。

「紅離,你來。」陳經理瞄了一眼一個身著紅衣的中年男子。

「此人是六樓三大庄東之一,技術特別的好。」唐城湊葉凡耳旁嘀咕道。

「在老子面前別跟我提技術,爺啥時輸過。」葉老大裝著有些生氣樣子伸手一擱。

唐城打了個踉蹌,這貨誇張的一歪裝著差點摔倒樣子在桌子中央站著的發牌員身上撞了一下。

這發牌的居然是個女子,而且,身材也是火爆得很。並且,穿著那種低開口的藍色裙子。那乳溝像大海一般的深。

而且,半個胸脯都露在外邊的。裙子開口就快掛到那『草莓』頭上了。

一彎腰挪牌,裡面風情盡收眼底。

葉老大居然視而不見,並沒有表現得色迷迷樣子。陳經理一看,這美人計好像不怎麼頂事兒。

知道今天估計是遇上『高手』了。面對六樓三個頭牌發牌員很少有雄性牲口不吞口水的。

而這位葉總居然視而不見。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葉總見多識廣。

弄上床過的女人估計不在少數了。因為,只有久經色場的高手才能視這種女子而如無物之感。

女子熟練的洗著牌,那動作,就跟電視中演的賭王高手一個模子翻版出來的。

爾後兩邊輪流著分牌了。

葉凡輕輕的推上去10萬美金籌碼一注。爾後裝得渾不在意樣子翻了翻牌。

一看,心說這手還真是『瘦』。居然得了個雜牌的六點。不過,葉老大當然是高手。鷹眼張開,蝙蝠早飛到了那個叫紅離的對手那邊,一看,頓時差點笑出聲來。對方居然比自己還瘦——五點。

葉老大頓時膽氣十足,又加了十萬一註上去。

不過,對方沒跟。第一局葉老大馬上賺得十萬美金。

第二局,葉老大繼續好運氣。同花順。而對方是帶帽金花。這第二局可是展開了賭注,最後以葉老大一注50萬美金壓得對方滿頭大汗而敗下陣來。

爾後頭的局面就是對方點大的話葉老大基本上就是以10萬美金的底價讓給對方。只要對方點小葉老大就是猛攻。

僅僅一個小時。葉老大已經贏了200萬美金。氣得陳經理叫紅離那男子起來他自個兒頂上了。

不過,陳經理親自上陣好像效果也差不多。都是輸多贏少,最後,他也輸了200萬。輸得這傢伙汗流全身,好像剛從水裡撈出來似的。

「葉總,休息一下怎麼樣?」陳經理問道。

「中,休息一下,來瓶紅酒。」葉凡點頭道,「下邊咱們的底注要加大,50萬美金為最基本的底注怎麼樣?」

「這個,底注太大,我得問一下老闆。」陳經理猶豫了一下,說道。

「呵呵,這紅都賭場也不怎麼樣嘛。50萬都快翹底啦?」葉凡譏諷著笑道。

「誰說翹底了,本姑娘跟你來上幾手。」這時,一道銀鈴般的笑聲傳來。

葉凡抬眼一看,心說你果然出來了。

自然,出來的就是咱們高貴的雪裡紅姑娘了。今天的雪裡紅穿著相當的天使。

大花的紅色敞領風衣,裡面紅色高領內衣。兩個中號的胸房倒也鼓鼓的別有一番風味兒。

下身居然是紫紅色牛仔,足蹬紅色皮靴,像極了草原上的紅色精靈。

還真配得上她雪裡紅的稱號,全身幾乎是紅成一片。不過,並不顯得令人刺眼,而是一種並不帶華麗的紅,純樸的紅色。從她的身上能看到咱們華夏濃濃的年味兒。

而且,雪裡紅身材相當的高挑。至少1.75左右。而眼珠子卻是帶有歐洲人的藍色。估計又是一個雜交品種了。

那一對眉毛紅描畫過後顯得特別的長,微微往兩邊還翹了翹,像是兩條彎彎的細船爬在雪裡紅的眼睛上方。有點電視中東方不敗的架勢。

「姑娘是?」葉凡拿眼很放肆的在雪裡紅的胸脯乃至於肚臍眼以及修長的大腿上掃描滑動著。給人的感覺這傢伙就是一略帶猥瑣的色狗。

「她們叫我紅里雪,你也可以這樣叫。」雪裡紅把名倒過來了。

「紅里雪,呵呵,本人只見到了一片紅。好像沒有雪的味兒。」葉凡微晃頭評判著。

「咯咯咯,那是因為你還沒嘗到雪如寒冰的味兒。」雪裡紅狂妄的笑著,雙眼中露出的全是鄙視味兒。

「噢,你這一片紅應該給人的感覺是熱乎乎的,怎麼會變成雪裡寒冰呢?」葉凡輕輕磕了磕雪茄上的煙灰,爾後呷了一口紅酒。

「很簡單,等下子你全身被我掏空后自然就是心裡發寒冷如寒冰了。所以,大家叫我紅里雪。我這是一片紅中帶有殺機的。當然,葉總不敢應賭的話現在就可以離開了。」雪裡紅用上了激將法。

「呵呵呵,本人可不是嚇大的。」葉凡一臉淡定,眼神卻是停留在雪裡紅的胸脯上。

笑道,「不過,本人也有個嗜好。特別喜歡玩弄紅衣的妹子。咱們要賭就賭大點,連人帶錢一起來。」

「你個……」雪裡紅估計是氣得要罵人,不過,轉爾一想到葉凡的身份是貴客,等下子還得給自己送錢,自然就壓住了火,咯咯笑道,「行,葉總要連人帶錢一起賭也行。本姑娘奉陪,葉總要怎麼個下注法?」

「我這裡皮箱里的現鈔加上剛才贏的不下一千萬美金,只要姑娘有本事可以完全拿走。

不過,如果拿不走就得一直陪我賭下去。而且,一直要賭到本爺高興點頭收手為止。

不然,如果姑娘要求收手的話,那就得把人帶上了。陪本爺玩上一段時間就是了。」葉凡一番話出來,紅都的工作人員全都露出憤怒之色。

咯咯咯……

銀鈴般的笑聲再次響起,而且,這次笑得特別的妖嬈。不過,那聲音可是相當的刺耳的,震得空中的吊燈貌似都在喳喳的震響。

「賭了,本姑娘如果今天掏空了你帶的錢的話。外帶一個條件。」雪裡紅笑完后冷煞煞盯著葉凡,估計也是給氣著了。雪裡紅不但是高手,高手也是有脾氣滴。

「說?」葉凡哼道。

「脫光了給本姑娘滾出紅都去,而且,包括你帶來的所有手下湊一堆給本姑娘爬出去。」雪裡紅冷哼道。

「姑娘可是要想好了,到時輸了錢還得賠上人,划不來埃」葉凡挪喻道。

「只要葉總有種能賭到本姑娘認輸的時候,本姑娘二話不說就是你葉總的人了。不過,這賭的方式得由本姑娘來定。」雪裡紅說道。

「先說來聽聽,怎麼個賭法?」葉凡瞅了她一眼。

「咱們來個另類的賭法,把牌往空中一撒。咱們在落下來的空中的牌中隨手去抓二張,用牌九的方式定輸贏。當然,只要你有本事抓到好牌本姑娘也沒話講了。」雪裡紅說道,「咱們的底價以百萬美金起價,50萬還太少。」

「賭了。」葉凡笑,「本人運氣從來不錯,要說抓牌更妙。」

雙方準備了一下,各下了一百萬的底注。

發牌員把一把牌往空中拋去,頓時,那些撲克牌紛紛揚揚的飄落了下來。葉凡跟雪裡紅站在牌下往空中抓去。

第一局。

葉老大故意的隨手抓了個九點,發現雪裡紅並沒有施展內氣,而是用牌技抓的,夾著兩張牌,葉老大鷹眼早瞧見了,應該是個地杠,也就是紅色2加8。

估計雪裡也那眼神也不差,應該早瞧見自己的牌點數了。

雙方把牌壓在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