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二十六章你抽老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二十六章你抽老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加不加註?」雪裡紅問道。

「加一百萬。」葉凡說道,吳俊馬上把籌碼推了上去。雪裡紅還故意的皺了下眉頭想了想才把一百萬加了上去。

「還要不要加?」雪裡紅問道。

「差不多了,開牌吧。」葉凡說道,第一局,葉老大輸了200萬美金。

「葉總帶的錢夠不夠?」雪裡紅輕蔑的問道。

「不夠有支票嘛,放心。本爺今天是絕不會脫光了出去的。」葉凡哼道。

第二局抓牌開始。

這局又輸了,葉凡曉得。雪裡紅在自己抓牌時早就發現了自己的牌點數。

爾後她才動手抓一個稍大自己點數的。而且,葉凡發現,雪裡紅在抓牌時有用嘴把牌往空中吹去。

因為內勁高手有內氣從嘴裡鼓出,這牌給吹得在空中能停留的時間很長的。當然,這些動作普通人是極難發現的。

兩局葉老大輸了500萬,不但把剛才贏的輸了,皮箱子里還拿出來了一百萬。

葉老大好像火了,黑著個臉開了張一千萬美金的支票出來拿給對方查驗過後確認是真貨后就擱在了桌上。

第三局空,葉老大怒了,底注一千萬壓了上去,雪裡紅想都沒想,回注一千萬美金。

並且,還輕蔑的問道:「還要不要回底注?」

「先來一千萬。」葉凡好像有些心裡發虛樣子。這個,當然是葉老大『釣魚』活動開始了。

不久,空中又飄起了撲克牌。

而雪裡紅這局是非拿下不可。那就得把『皇帝』抓到手中。而牌九中『皇帝』是由撲克牌的國王+3點組成的。

果然,雪裡紅一眼就瞅見了國王。這女子嘴故意的笑著,其實,葉凡發現她是在通過內氣在往嘴邊吸扯那張『國王』。

不過。眼見國王就要到了雪裡紅心裡一喜一伸就要抓去之時。葉凡這個時候千不該萬不該的突然打了個很大的噴嚏。

『e確』一聲脆響,國王被葉凡的噴嚏給噴得往地下飄去。雪裡紅一時未及防備,而國王馬上就要著地了。

雪裡紅眼前落下了兩張天牌——紅桃q。

這當然也是葉凡設的陷井,雪裡紅一看。乾脆不理即將落地的國王而改為選擇了兩張天牌紅桃q組成的叫『天天對』。這是除『皇帝』外第二大牌九了。

雪裡紅相信,『國王』落地下了葉凡就不能去撿。而葉凡最大能拿到的牌九就是地王對了,也就是紅色2一對了。

而且,雪裡紅還故意的使壞。內氣施展出來把兩張紅2穩當的飄向了葉凡。葉凡一看,當然欣喜,一把就抓向紅2。這個叫『地地對』。

並且,雪裡紅的手段還不在於止。還故意的把一張天牌給飄向了地面。

讓葉凡誤以為天牌掉地那自己的『地地對』肯定最大了。實際上雪裡紅用內氣一吸又把天牌給吸扯了回來,只是手法很快,普通人難以發現罷了。

雙方一臉淡定坐回了位置上。而把牌反壓在桌面上。

「葉總。還要不要加註?」雪裡紅顯得一臉緊張樣子。葉凡曉得她也是在『釣魚』。

咱當然就反釣了。

「還剩下多少?」葉凡問唐城道。

「老闆,就剩下五百萬了。」唐城打開皮箱。

「把箱子給老子擱上去,來的時候叫你們多帶些你們不聽。麻痹的。玩得真不過癮。」葉凡囂張的吼道。

「葉總可以用支票代替嘛,我們這裡有專業人士。」雪裡紅眼皮都沒搭一下。

「再壓。老子再下注二千萬美金。」葉凡生氣了,又掏出了一張兩千萬的支票,經公證人士驗證后是真貨,有效『產品』。

「還要加嗎?」雪裡紅更顯得淡定。

「你們還有錢回嗎?」葉凡問道。

「我們反加三千萬美金,你還有嗎?」雪裡紅哼道。

「回了。」葉凡說著,吳俊又拿出三千萬加了上去。這一刻,雙方財注達到了空前的六千五百萬美金了,的確是豪賭了。

現場眾人都差點屏住了呼吸。這麼多錢啊,真是惹人眼球。

「咯咯咯,開怎麼樣?」雪裡紅問道。

「不行,還得再加。」葉凡搖了搖頭。

「葉總,我看差不多了。」雪裡紅說道。

「五千萬……美金。」葉凡說道。

「加。」雪裡紅說道,又壓了一堆上去。

「再來八千萬。」葉凡又叫道,吳俊只管著掏支票了。

不過,此刻雪裡紅臉色有些難看了,想了想說道:「葉總,我們一時調拔不出這麼多款子了。咱們就以桌面為準行不行?」

「呵呵,這八千萬我壓上去。不夠的話先前不是講好了嗎?你用人頂上就是了。看看,本爺對你還是很看重的。八千萬美金啊,你敢不敢頂上?不敢的話本爺要撤回這八千萬了。」葉凡笑道。

「承蒙葉總看得起我紅里雪,這把我賭了。不過,這八千萬是賭我紅里雪這個人的。

所以,到時,如果我僥倖贏了的話,這八千萬是除了賭場的提成之外就屬於我個人所有的。

陳總,你問問老闆,是不是這個理兒?」雪裡紅哼道。

「呵呵呵,我同意1這時,一個五十來歲的老這伙也是叼著根大號雪茄帶著五六個人進來了。

紅都賭場老闆外號『冷狗』,可見其人的可怕了。

「老闆,把你們那邊的籌碼全換成現金。本人喜歡看到錢。」葉凡哼道。

「換了。」冷狗斜瞄了葉凡一眼,那邊工作人員不久抬著大把的美鈔進來了。堆滿了桌子,那還真是能把人晃暈過去了。

「開1葉凡冷笑一聲,兩張牌叭地一聲被他翻開貼在了桌面上。

「怎麼可能。」同時聽到紅都賭場所有工作人員外加老闆的痛苦叫道。

雪裡紅雙眼發直,又動了動眼睛,的確是不敢相信。她臉一時漲得通紅,還真是雪裡透紅了。

「姓葉的,你抽老千。我明明看見『國王』已經落地。怎麼可能在你手中出現。

今天不講清楚,你就別想走出紅都了。」雪裡紅突然啪地一聲,桌子被她拍得一拌,她整個人站了起來。

而冷狼臉上顯著的是惡狼樣的光芒,好像要噬人。

「抽老千,你拿出證據來就是了。既然開得起賭場,那就要玩得起。公證員們,你們說是不是?」葉凡還是一臉淡定的坐著,嘴裡輕鬆的噴著煙圈。

二個公證員倒是真是公證員了,站起來貌似很公證的說道:「這事,我看各位還是先從下談談。

既然賭場這邊認為葉總有抽老千的嫌疑。這事是不是就得先調查一下。

這樣,雙方賭資先擱著暫時不用付給對方。等我們公證處調查清楚后再作定奪怎麼樣?」

「去你嗎滴公證,你這是公證還是幫助賭場?」唐城滿口粗話,惡狠狠的瞪著兩個公證員。

「算啦,既然他們不承認,把現金打包給他們帶走。我們紅都從來都是公平公正的。這事肯定要調查,但先付現款給貴客是我們一向的宗旨。」冷狼擺了擺手。

「呵呵,這種說法還可以認可的嘛。」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葉總,從此後我雪裡紅就是你的人了。」雪裡紅這時居然嫣然一笑,挨近了葉凡。

「不對呀,你不是叫『紅里雪』嗎?怎麼一下子又改名叫『雪裡紅』了?」葉凡面現訝然。

「從此後我改名了,跟著你就叫『雪裡紅』了。」雪裡紅笑著走到了葉凡身邊。爾後貌似無意的掃了老闆冷狼一眼,兩人交換了個眼神兒。

想暗算老子,你還嫩了點,葉老大在心裡冷笑著。

「來,挽上,咱們走。」葉凡笑著示意雪裡紅把手插進手腕中來,爾後,兩人像是一對情侶,又像是葉大老闆帶著自己的小蜜走了出去。

「老闆,難道就這樣了?」葉凡剛出去,陳總湊近冷狼耳旁。

「有紅里雪在怕什麼,你以為她只是香艷嗎?不然,你去試試?」冷狼居然很淡定的神秘一笑。

「不敢不敢,那跟找死也沒什麼差別。」陳經理點頭道,眼中閃過一線懼色。

因為,曾經他親眼就見過一個豪客贏了錢想去調戲紅里雪,結果在紅里雪陪他回去的路上給整成了植物人。

豪客一點腥沒沾到,倒把自己的那根命根子給搗鼓得成了肉醬餡。

在鰲門這邊雪裡紅居然很安靜,葉凡四人把錢先存進了銀行,爾後四人遊興起來把整個熬門都逛遍了。直到傍晚的時候通過關口到了竹海那邊。

而雪裡紅一直像個聽話的姑娘隨著葉凡四人逛街,而且,鰲門一頭成充當起了葉凡等人的免費嚮導,參觀了大三巴牌坊、東洋炮台等著名景點。

雪裡紅還真會演戲,跟她表面上看去的純純那完全是兩碼子事。此刻她就是一傍大款的小蜜角色。

「葉總,竹海你來過沒有?」雪裡紅純純的問道。

「沒來過,怎麼,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葉凡順口問道,給雪裡紅留下一個下手的『機會』。

這女人的心理葉老大也琢磨得差不多了,應該是趁著晚上要下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