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二十七章會講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二十七章會講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木塔寺你估計沒聽說過。」雪裡紅說道。

「嗯,是沒聽說過。在網上有聽說過竹海的『海泉灣』『荷包島』『東澳島』等,這木塔寺倒真沒聽說過,怎麼,難道有什麼特色不成?」葉凡問道。

「木塔寺雖說不算是竹海一景,而也沒多大的名氣。但是,木塔寺卻是供著『雪衣高僧』的舍利子。而且,站在木塔寺山頂上觀看竹海夜景那是盡收眼底,特別的快意。」雪裡紅說道。

「舍利子有啥好瞧的,不就是和尚坐化后燒出的沒能燒化的骨頭罷了。也有人講是結石之類的東西。誰搞得清楚,反正講得神秘,其實不然。」吳俊冷哼了一聲。當然得給雪裡紅加大一點請君入甕的難度了。

「你還真『知識淵博』啊,不過,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這雪衣高僧可是來自印度。

先是去了少林寺,後來才駐點在木塔寺的。傳說雪衣高僧喜歡身穿白色僧衣,所以稱之為雪衣高僧。

高僧一生追求佛學,後來得到佛法,居然幾個月能做到不吃飯光喝點水就能生存下去。

也有人說雪衣高僧坐化根本就是沒死,而是成仙升天了。去拜見高僧的人如果能得到高僧認可,肯定會帶來好運的。」雪裡紅一臉正色,說道。

「笑話,有啥好運的?」唐城插嘴冷哼道。

「延年益壽,能讓你身體倍感精神。我去過三次,最後一次才能感覺到這種精神上的痛快。」雪裡紅講得還真像是那碼子事,「當然,據說要得到高僧認可是很難的。百人中有一人就不錯了。」

「騙子罷了,現在的神棍最會玩這些玄虛的。肯定是木塔寺的和尚在干騙錢的活計。你以為和尚大師們就純潔了是不是?」吳俊搖了搖頭。

「不信算啦,你倆個真是庸俗。」雪裡紅有些惱了,撅著嘴兒奔著唐城跟吳俊去的。

「我庸俗,你……」唐城氣得講不出話來。

「你不庸俗誰庸俗?」雪裡紅還追加了一句。

「老子是最高尚滴。」唐城說道。

葉老大看了他一眼,笑道,「雪裡紅講你庸俗就庸俗嘛,你呀你,一點都不懂佛道。庸俗這個詞的另一層意思就是普通,普通知道嗎?咱們都是普通人。不過,咱們去看看,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佛法。」

幾人打的而去。

「怎麼這麼遠?」唐城嘀咕道。

「遠有啥,有車子你怕什麼?」雪裡紅反嘴道。

「葉總,這大晚上的出去有沒危險?還是回賓館比較安全。如果去太偏僻的地方咱們可是外地人。」吳俊這個參謀配合著演戲道。

「怕啥,你們幾個都有點小身手。對付幾個毛賊還怕了?」葉凡哼了一聲,派氣十足,吳俊不敢再說了。

車子足足走了三十分鐘才到了木塔寺山腳下。

「上邊車上去不,要沿石階路上去。」雪裡紅說道。

葉凡點頭了,四人留下計程車司機在下邊候著上山而去。不得不說,這裡的環境還真是不錯。一條寬達二米左右的石階路隱在茂密樹林從中。

不過,剛走了一截吳俊講吃不消了。最後被雪裡紅奚落了幾句後葉凡同意他先回到下邊候著。其實,這傢伙早就鑽進旁側去搜找目標了。

不過,一路上去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目標。葉凡三人放心的跟著雪裡紅到了木塔寺。

雖說是晚上,但還有些善男信女在虔誠的跪拜。

「你們主持呢?」雪裡紅問一個和尚道。

「施主找我們主持有事嗎?」和尚問道。

「我們要參拜雪衣大師的舍利。」雪裡紅說道。

「施主懂規矩吧?」和尚問道。

「有來過三次了,當然懂規矩。」雪裡紅說道。和尚一伸手作了個請的架勢。

葉凡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說莫非這木塔寺的和尚有問題?但三人是藝高人膽大,跟著進去了。那邊唐城打了電話給吳俊,叫他潛伏寺里找找有什麼情況沒有。

其實,只要不是狙擊步槍槍手幹壞事,葉凡三人都不怕。而且,以葉老大的鷹眼之能,就是大功率狙擊步槍槍手也難找到他的。

拐了幾個彎,這時,發現有兩個腰大膀圓和尚守著一株四五人合抱的巨樹。

巨樹前有一個石頭打制的功德箱子。

怪了,難道來拜樹不成?抑或是雪裡紅的合伙人藏在樹中間,葉凡三人互看了一眼,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小心的戒備著,而車天早就通到了幾十米開外搜找了起來。

吳俊傳來簡訊說是沒什麼可疑的地方。

「葉總,雪衣大師就是坐化在這株巨樹中央。裡面空間並不小,供著大師的佛身舍利。

進去參拜的都是圈內知道大師佛法的人。但是,為了保護大師的佛身舍利。

所以,老規矩,每位參拜者進去都得捐贈30萬塊的護身費。表示對大師的虔誠跟敬意。

咱們有四個人,你看?」雪裡紅問道。

「這點小錢講什麼,唐城,給他們120萬。」葉凡手一擺,渾沒當回事兒。

這時,帶路的高僧很虔誠很善良的相助唐城把120萬送進了功德箱中。

爾後手一揮,兩個和尚閃開到了兩邊。帶引和尚往樹上一挪,一大塊樹皮被他挪到了兩邊,好像兩塊樹皮製成的門似的。裡面露出一個弧形的門洞來,一人彎著腰可以進去。

不過,裡面黑洞洞。

「怎麼沒燈?」葉凡問道。

「不能點燈,點燈就不虔誠了。木塔寺參拜大師舍利金身全是這樣子進去的。你可以問問圈內人,絕對沒事的。而且,你進去后能看到什麼感受到什麼,自已明白就是了。要用心體悟大師的佛法。」帶引和尚說道,顯得很是神秘。

而這時吳俊氣喘吁吁也出現了,沖著葉凡點了點頭,意思周圍都沒什麼不安全因素。

爾後嘴裡才解釋說是不放心葉總,後來追來了。葉凡於是叫唐城又補了30萬,這樣子五人都可以參拜雪衣大師了。

葉凡心裡相當的納悶,傳音入密給車天三人,要求進去時小心點,主怕裡面有文章。

「我先進去。」葉凡說,決定先進去觀察一下,自己有蝙蝠有鷹眼。

「還是我先進去吧。」唐城說道。

「你們都別爭,我先進去。」雪裡紅說,葉凡點了點頭。

雪裡紅進去了,葉凡放出蝙蝠跟了進去。

鷹眼之下,發現裡面四周都是空空的。而正對面好像有鋪床,蝙蝠看了看,發現還是下等玉石磨製而成的。

而在床上雕塑著一尊木頭雕像,其人有著印度人特點,肥頭大耳的,跟《西遊記》中的如來佛有二成相似。

這應該是木頭雕的雪衣大師了,問題不大。而雪衣大師手中拿著一個麻黑色木頭的碗,而在碗中好像有幾粒骨頭狀的東西,估計就是所謂的神秘的舍利了。

雪裡紅倒是表現得虔誠,三拜九叩樣樣做得十足。拜完后跪地下靜立了良久,好像在聽大師講佛經一般。

葉凡就當她是在演戲了。

不久,雪裡紅出來了。

唐城進去了,這傢伙進去是東瞅瞅西看看,最後象徵性的彎了彎腰就溜出去了。

第二個進去的是車天,車天也是印度人,對於印度來的高僧倒是很虔誠的也是三跪九叩首。

就在這時候,葉凡的蝙蝠突然一抖。感覺到好像前面有波動的動靜。

葉凡發現,那木碗中的舍利子居然微微的亮了亮。爾後,一道肉眼難見的黃色光芒打在了車天身上。

車天靜靜的聽著,靜立了一陣子后又是三跪九叩出去了。

「剛才好像有動靜?」葉凡傳音入密問道。

「嗯,我好像聽到一個很飄渺的聲音在跟我講些什麼。不過,聽不懂。最後直到那聲音沒有了我才離開的。不過,真是感覺精神方面好了不少。這舍利還真是有用了。」車天說道。

吳俊進去了。

這傢伙剛拜了三拜,突然轟地一聲微響。葉凡發現,三枚舍利子同時亮了起來。而且,樹洞里突然好像有著一股子威壓爆發了出來。

葉凡的蝙蝠正想上前瞅瞅舍利子的變化,叭地一聲普通人耳難以聽到的聲響傳來,葉凡感覺頭一痛,頓時,這傢伙震驚得差點掉了下巴。

因為,葉凡發現自己的透明蝙蝠好像被什麼甩了一巴掌給直接從樹洞里甩了出來。

葉凡趕緊收起了蝙蝠,心說這雪衣大師莫非也是位高手,那舍利子里有存著他的一些魂氣在。有點類似三化大師的那種,那雪衣豈不也是脫神境高手了。

吳俊進去的時間最長,足足一個小時才出來。而且,一出來就是滿臉的喜色。

他湊近葉凡耳旁說道:「這高僧還真是顯靈了,玄乎啊,那舍利子居然飛了起來,爾後三道光芒幫了我。好像很高級的營養品在相助我。不久,我居然突破到了11段位頂階。可惜的是不能一舉突破到12段位,就差一步埃」

「雪衣高僧有沒講話?」葉凡問道。

「沒有,只是好像有聽見人在很遠處念經似的。」吳俊說道。

最後一個輪到葉凡進去,這傢伙本來是想放棄了。因為,剛才自己的蝙蝠進去估計是偷窺惹著了人家雪衣高僧給甩出來了。現在自己進去會不會倒霉那就難說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