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二十八章你就是我選定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二十八章你就是我選定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一想到雪衣高僧不就一個死人所存在著的魂氣罷了。而且,作為高僧一般來講不是什麼大惡人,葉凡也就進去了。

真正進去時葉老大顯得特別的虔誠,這貨居然從樹洞門口開始就跪一下進一步,跪一下進一步,這耳光葉老大可是不想再挨滴。

不過,葉老大的舉動卻是令得吳俊四人差點傻了。

「這是幹什麼?」唐城問道,一腦門子的迷糊。

「呵呵,葉總是在求財嘛,還有求平安,當然要虔誠一些了。而且,葉總這人從來信佛的。他母親一個月也要吃上三天齋飯。葉總是孝子,當然要如此了。」吳俊轉爾一愣后扯了個謊。

唐城一聽差點笑出聲來,知道是用來蒙雪裡紅的。那是趕緊配合著點頭不已。說道:「嗯,我記起來了,有一次葉總代他奶奶曾經去寺廟裡吃齋飯一個月。

那個月可是苦了葉總,整整戒肉一個月埃而且,天天早上一大早還要沐浴更衣的。

整整一個月啊,一般人都是很難做到的,更何況人家葉總是大老闆是不是?」

這次連車天都咂了咂嘴才把笑給憋進肚裡。

「葉總還真是心誠埃」雪裡紅點了點頭。

終於到了雪衣大師塑像前。

葉凡從來沒這般的虔誠過,三跪九叩那頭叩得地板都震響。

「心誠在心,不在表面。」這時,傳來一道飄渺的聲音道。

「晚輩是向前輩表示歉意的。剛才倒不是真心想偷窺前輩法身打擾前輩。主要是這裡面沒點燈,而進來四個人都是晚輩的知心朋友。望們受到傷害。」葉凡解釋著說道。

「你有變異了的內氣蝙蝠,而且,身居先天功力。著實不凡。而且,我發現你體內好像不止一個丹田,倒是顯得怪異。這說明你身體特殊。大凡身體特殊者都有著不平凡的成就。你就是我選定的人了。」雪衣高僧說道。

「晚輩不明白前輩這是什麼意思?」葉凡心裡一緊,趕緊行功戒備開了。

「放鬆點。不要擔心,我對你並無惡意。貧僧已死幾千年了了。

不過,一直以來,貧僧我有個心愿。就是想回去看看,而且,以前貧僧走前已經選定了坐化之地。

只是因為一場突發的事而讓貧僧的心愿成了泡影。一直以來,貧僧都在這裡等著有緣人。

幾千年過去了,貧僧坐化前所存著的一點內精魂氣已經快耗盡了。

本來以為心愿是了不了啦。想不到居然會碰上你。」雪衣高僧說道。

葉凡發現,六顆舍利子突然跳到了木碗的空中。好像六點螢火蟲之光芒圍成一圈。形成一個詭異的環狀物樣子。

「前輩要晚輩做什麼事。您儘管交待就是了。只要晚輩有能力完成。必去做。」葉凡很恭敬,說道。

開玩笑,不恭敬能行嗎?天曉得這雪衣高僧生前是何種境界的和尚。就憑人家幾千年了還能保存著一點魂氣,至少也是跟盧定宗同級別的高手。

「貧僧來自天竺國。也就是現在的印度的『環陽圓鏡寺』,你到印度后一打聽就能找到。

因為,『環陽圓鏡寺』很有名氣。規模也相當的高。只要你送我的舍利回到該寺的萬佛塔安葬,貧僧送你一樣好東西。」雪衣高僧說道。

「舉手之勞能辦到,晚輩不要任何報酬。」葉凡講的當然是假話,想要而不敢要罷了。

「呵呵,我雖說極少跟現代人交流。但是,也有相當多的現代人來參拜過我。我能理解你的心思,你不是不想要,而你是怕。」雪衣高僧笑道。

「呵呵,擔心倒是有一點。」葉凡點頭道。

「擔心什麼?」雪衣高僧問道。

「這個就難說了,大凡未知的事物對於我們來講都有些擔心。而且,就連晚輩的內氣蝙蝠大師都能一巴掌給打出來。

這比直接打傷我的本體更為難一些。因為內氣蝙蝠是肉眼難見的,除非是我要讓別人看見。

所以,大師要殺了我的話估計易如反掌了。所以,不擔心是假話。」葉凡說道。

「呵呵呵……」雪衣高僧笑了起來,而那六枚舍利子也在顫慄。好像一張嘴巴似的,良久才說道:「年輕人,你沒講實話吧?」

「我講的都是實話。」葉凡嘴硬道。

「你是害怕我利用內氣轉生之法奪了你的身體是不是?」雪衣高僧這句話出,葉老大是再也難掩內心的震駭,抬頭看著空中圍成圓環狀的舍利子。

「前輩也知道這個?」葉凡不由得問道。

「呵呵,脫神境高手的標誌就是能以內氣轉生之法再存活於世。這是許多高手想突破到脫神境想得到永生的原因之一。

當然,這個法門很難完成。不然的話,貧僧我早就轉生了,何必只剩下一點魂氣。

其實,就靠著這點魂氣是沒辦法實施內氣轉生法門的。你應該有見過跟我同層次的高手。

應該了解到過一些轉生之法門。不然,你應該不是這樣子問的是不是?」雪衣高僧說道。

「嗯,我也是這樣子聽說的。不過,我還是擔心。畢竟,你們那個層次的高手根本就不是晚輩這種低價位的庸手所能摹K凳禱埃我不想讓人奪去身體。因為,我還想活著,而不是只是身體還活著而失去了精神。」葉凡講道。

「講得也是,其實,我會選中你並不是因為你是先天高手。而是因為你的身體內也有佛氣。」雪衣高僧說道。

「佛氣?」葉凡一愣。

「沒錯,你的內氣很特別。好像內含佛氣,但又含有毒氣。這佛氣是洗髓人之心靈的,而毒氣卻是害人的。這兩種氣怎麼能融合在一起,就是貧僧我也相當的疑惑。不過,年輕人,你的佛氣哪來的?」雪衣高僧說道。

葉凡知道瞞不住,當然,也是經他提醒才想起了寒潭中的寶志禪師的骨頭中用般若轉息法吸收的內氣,估計就是因為才含有佛氣的。

「寶志,寒潭,唉……」雪衣高僧突然嘆了口氣。

「大師好像認識寶志禪師?」葉凡一愣。

「他是我徒弟,你說認不認識。只不過後來也有幾十年沒見了。

想不到他已經坐化在寒潭了。他功力還是不能突破埃連一點魂氣都沒辦法保存下來。

這也是我感覺對你有種親切感的緣故吧。說起來這也是一種緣故,大千世界,咱們相見的機率很小,老天讓我們見面了。」雪衣高僧口氣中充滿了哀傷。

「參見大師。」葉凡又是虔誠的一拜。

「不必了,拜過就是了。你看看這個……」雪衣高僧那六枚舍利子一震,突然光芒增大,一道拳頭大的虛影呈顯在六格舍利子的中央盤腿坐著的。

其面相跟床上那尊雕像相似度很高,葉凡明白了,他應該就是雪衣高僧的魂氣凝聚成的了。

「大師露了真身,葉凡很榮幸。」葉凡說道。

就在這時候,雪衣高僧突然的抬指一劃。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天門般的東西。

而空中星星閃著,葉凡頓時驚訝得差點掉了下巴,這一劃跟水晶島上那尊巨大雕像劃出來的空天之門何其的相似。難道雪衣高僧也跟這個有聯繫?

「大師知道這門在哪嗎?」葉凡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來。

「葉凡,你是不是見過類似的?」雪衣高僧問道。

「嗯,我曾要在水晶島上見過一尊巨大雕像也劃出了這個。當時還以為是幻景。現在看大師劃出的景象跟我見到的有著相當的相似性。」葉凡說道。

「呵呵呵,當年貧僧也是為了尋找這空天之門而致使得自己坐化於這木塔寺而回不去了。

不過,貧僧送你的好東西跟這空天之門也有些關係。傳說武王米索比丘的蛇魅被九妙島的九指神盜盜走。

而貧僧得到的東西就跟九妙島有關係。當年探索武王秘密成了武林界最振奮人心的大事。」雪衣高僧說道,「那個時候很烈啊,貧僧就一和尚,本來應該心誠著修行的。

後來還是沒能禁受住誘惑而捲入了其中,最後落得身死異國他鄉的下常

這做人啊,不能太貪,貪念一起,後果很嚴重。」

「那是因為武王的秘密太過於誘人了,據說就是武王突破到脫神境更高的層次。

這個好像跟延長生命還有些關係。再上一個層次就能活上三百多年了。

這世上,誰都不想死。所以,引動四方,多少脫神境的高手死於水晶島上。」葉凡說道,「而且,這種活動一直沿襲了幾千年下來,但是,又有多少高手真正的到過水晶島。」

「講得對,的確如此。武王的秘密死了多少人。我懷疑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陰謀。

只是,武王就是武林界的權威,誰也不能說服自己去相信這是一個陰謀。

全都成了撲火的飛蛾。幾千年下來,死了多少人,白骨累累埃」雪衣高僧嘆了口氣,「就是九指神盜此人來講也是個神秘的人。

又有多少人在尋找著他的住處,以期望通過他再找到武王的秘密。

因為,九指能偷走武王的蛇魅,他肯定對於水晶島是很了解。這樣子搞來搞去的,人越死越多。全亂了。」

「大師有聽說過『旦非子』這個人嗎?」葉凡好奇心又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