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三十一章從此後我就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三十一章從此後我就是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來啊葉總……」雪裡紅那銀鈴樣的笑聲此刻轉化為了柔情似水的笑聲。

此女擺動著她那撩人的身姿在拔動著雄性牲口的激情。而且,那性感十足的臀部居然時翹時……

「我來了親愛的。」葉凡一把撲將過去。

「來呀,你撲倒我就給你。」雪裡紅轉動著身姿像一個活潑的妖靈,葉凡以普通人的動作撲騰著,但是,那當然是沾不上雪裡紅的身子邊的。

葉老大下了定論,雪裡紅在打殘人之前都要戲謔對方一陣子。此女,莫非是個謔男狂?

「不玩了,你太靈活了,我撲不倒。寶貝,你乖點自己撲過來。」葉凡四腳八叉躺床上。

「來呀,我這次讓你撲倒。」這時,雪裡紅居然一下子就躺在了房間里的一個長沙發上,整個人仰面朝天,下邊的紅色三角褲藏在雪白的浴巾之下好像不小心還要露出一點紅色花邊來。

「。」這時,又傳來美人魚那聲音來,而且,聲音口氣中酸味兒更重了不少。

莫非我跟美人魚的情感加重了,三化當初不是講了。只要美人魚認可。

那肯定是指情感方面的認可了,只要達到一定的深度,她叫我『夫君』之時就能開啟三化藏在她身體中的秘密。到時,水晶島之事不是可以提前知道了嗎?

葉凡倒是心裡一喜,尋思著用美女之法來刺激美人魚的情感迸發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這貨甚至在尋思著在跟圓圓幹什麼時要不要讓美人魚也去受刺激一番。不過,最後被葉老大否定了。

物極必反,要是給刺激過度,讓美人魚惦念上圓圓豈不麻煩了?所以,還得用其它女子試驗滴。

「我來也……」葉凡張開雙臂,整個人呈大家形往沙發上的雪裡紅撲將而去。

就在葉老大的身子呼嘯著快接觸到雪裡紅時。葉凡發現,雪裡紅那眸子突然一寒。這貨知道雪裡紅要出手了。

「踹不死你這王八糕子。」雪裡紅瞬間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飛起一腳就踹向了葉老大的三角地帶。

這要是給真踹中的話,葉老大估計可以去宮裡當那啥的太監公公了。

「呵呵呵,你說誰是王八糕子?」葉老大隨手一抄就把雪裡紅的腳給抓在了手中。嘴裡卻是猥瑣的笑著。

而且,還沒得雪裡紅反應過來。葉老大手往下一滑,隨著腳尖瞬間就滑到了雪裡紅的紅色地帶。往上一撩一扯,滋啦一聲,整條浴巾被葉老大給扯得飛了出去。

「踹死你1雪裡紅大怒了。叫著另一隻腳踹了過來。她很想彈起來,不過,葉老大速度比她更快。好像沒站穩當,一把就撲將了上去,整個人緊緊的壓著了雪裡紅。

「哎呀!很滑膩嘛。」葉凡嘻笑著。雙手在雪裡紅那僅剩下一片紅地區的身子上迅速的滑動著。因為,雪裡紅並沒有戴上胸罩子。

在葉老大大山重壓之下,那地方早扭曲變形了。

雪裡紅想掙扎,不過,令人震駭得快死的就是自己此刻居然無法動彈了。好像全身被什麼硬給按住了,想動動都難。

而葉老大老實不客氣的在她身上找著樂子。

「你……我栽了。想不到你才是匹真正的狠。」雪裡紅此刻明白過來了,壓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的這個傢伙根就是一個扮豬吃虎的主兒。

難怪自己明明看見撲克牌的『國王』快落地了居然還會回到傢伙手中?難怪自己會輸得如此的慘?難怪……

知道今天肯定逃不開那雙魔爪了。雪裡紅眼裡流出淚來,順著兩頰往下流去。

「我還是個姑娘,希望你玩了我之後讓我當你的小蜜。」雪裡紅此刻情感很複雜,酸甜苦辣一起湧上來了。

既恨得要死。可是,面對手腳都沒發出內氣居然能把自己弄得無法運彈的高手,雪裡紅心裡又充滿了許多莫名的期待。

因為,這等高手是最能捕獲美女的心的。特別是喜歡練武的美女更喜歡這種貨色。

能給這種人當小蜜。好像也是一種滿足感。

「還給你。」葉凡冷哼了一聲,整個人站了起來。隔空去扯床上的浴巾,卻是驚訝的發現,那浴巾居然在床上zyou的……

「嗯,浴巾怎麼會自已滾了起來?」雪裡紅一瞄床上,頓時傻眼了。

差點掉了下巴,因為,床上的浴巾望好像裹了個人似的在床上滾動跳動著。

「快離開,別添亂了。」葉凡用傳音入密沖浴巾中的美人魚說道。

「她能穿為什麼不讓我穿,不離開。」美人魚生氣了,滾得更歡了。

葉凡趕緊內氣一扯硬是把美人魚丟了出去爾後一拋罩在了雪裡紅身上。

「呵呵,剛才內氣用得太猛了,讓浴巾翻身了。」葉凡淡然一笑。

雪裡紅此刻居然不理浴巾了,她站了起來,緩緩的走到葉凡面前坐在了床沿上。

「你是大高手是不是?」雪裡紅問道。

「我哪是什麼高手,你沒燒糊塗吧妹子?」葉凡傻傻的一笑,裝傻來著。

「騙人,剛才我為什麼不能動了?」雪裡紅白了葉凡一眼。

「我哪曉得,興許是你什麼神經被我壓著了一時動不了啦。」葉凡笑道。

「騙鬼去,你說,你到底到了什麼階段?」雪裡紅問道。

「什麼階段階段的,搞什麼搞,我可是給你弄糊塗了。」葉凡笑著,轉爾好像惚然樣子,說道,「對了,我的保鏢倒是個高手。你講的什麼階段是不是指武功階段?」

「沒錯,你還在跟我裝傻。」雪裡紅突然撒嬌了,撲上來沖著葉老大的胸脯就是一頓擂拳伺候,當然是沒用內氣的,打得葉老大還麻酥酥受用得很。這傢伙乾脆微閉上了眼,說道,「繼續擂,這種按摩很舒服。」

雪裡紅惱了,這次施展開了內氣往下打。

不過,雪裡紅是越擂越心寒。她用了全部內氣敲打在葉凡胸脯上,這傢伙居然好像真的睡著似的,連打哻的聲音都出來了。而且,雪裡紅始終覺得好像是敲打在一團棉花上似的不著力。

再無疑問,這傢伙肯定是個不得了的大高手。

雪裡紅不打了,她溫順的側著葉凡的身邊躺下了。兩人就這樣子靜靜的躺著,誰也沒講話。而空中是一臉醋味兒的美人魚在憤憤然盯著床上一對狗男女。

「你叫雪裡紅?」葉凡問道。

「你早知道?」雪裡紅一愣,盯著葉凡。

「當然,你是十三青衣之一。」葉凡這句話出,雪裡紅條件反射般的彈了起來。

不過,頓時又叭嚓一聲脆響掉在了床上。砸得那鋪大床都抖了抖差點散架了。

因為,在空中好像撞到一個不明之物給反彈回來的,當然是此刻估計早已泡入醋罐子中的美人魚在使壞了,掃了雪裡紅一尾巴。

「乖乖躺著。」葉凡一臉玩味似的笑著,雪裡紅儘管訝然,還以為剛才被撞也是姓葉的內勁發出的緣故。

「你到底是誰?」雪裡紅震驚得很。

「我嘛,zhngf官員。天雲省橫空集團老總。」葉凡說道。遞給雪裡紅一個件袋子道,「好好看看。」

雪裡紅翻開了進去,那臉是越看越綠。最後把材料往床頭上一擱,冷冷哼道:「那你想把我怎麼樣?

而且,我才不信你就是為了我這個人才查得如此清楚的。作為橫空集團大老闆,你有的是錢。

要什麼樣的美女沒有。所以,你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不想被人當猴耍了。

要不,你直接給我抓起來送公安局就是了。」

「很簡單,從此後你就是我的手下兼朋友了。」葉凡講道。

「騙鬼去吧,你要我當你的那個還差不多?」雪裡紅哼道。

「呵呵,不是你講的我身邊美女如雲不是為了這個而來嗎?」凡乾笑了一聲,伸手要去揩油一把。

不過,此刻的雪裡紅卻是一把就坐了起來,哼道,「別動我,要不你直接殺了我算啦。反正我知道你是高手,我不想不明不白的給人當小三。」

「哈哈哈……」葉老大爽勁的笑了,轉爾一臉正經,說道,「怎麼樣,考慮一下我的建議。我有不少手下,他們的功力都比你高。外邊就有兩個,任何一個人都能輕鬆的擺平你。」

「切,吹牛吧,我這種高手在咱們社會上還是難以找到的。好歹我也10段頂階了。而且,我還年青。」雪裡紅根就不信。

「那行,你穿上衣服,我讓車天教訓你一下。讓你知道這個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葉凡笑道。

雪裡紅還真是來勁頭了,穿上衣服就跟著葉凡出去了。

跟車天比斗,那自然是沒啥可畢性的。人家半先天高手發出的強大內氣壓得雪裡紅馬上就感覺到了對方的強悍,十分不甘願的馬上認輸了。

至於跟吳俊比,也差得太遠。兩人在桌子上掰手腕定輸贏。結果,自然是吳俊同志一臉淡定輕鬆的拿下了雪裡紅。

「怎麼樣,服氣沒有?」葉凡笑道。

「服了,從此後我就是你的小蜜。我跟著你。」雪裡紅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