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三十三章脫神境高手的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三十三章脫神境高手的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時空空門有個很出名的盜賊高手叫塔爾東,當然,空空門就是空手套白狼的門派。

這個門派算起來算得上是盜賊們的祖宗了。據說他們的祖宗就是個九個指頭的人。

憑著這九個指頭盜盡天下。」道奇剛講到這裡,葉凡心裡一震,趕緊插話問道,「九個指頭,你能肯定當時的鐵玄遇上的塔爾東的空空門祖宗就是九根指頭嗎?」

因為,葉凡想到了九指神道,也就是把武王的蛇魅母呤幀4巳舜說就是九個指頭。不過,如此的巧合也令得葉老大有些不相信這個。

「這個我哪能肯定,只是從鐵玄留下的遺書中看到的。」道奇說道。

「嗯,你繼續說。」葉凡點頭道。

「而當時塔爾東因為盜了人家的寶貝被主人帶人追上圍攻。被抓住了打得半死,那個主子居然還是個宮裡的太監。

這傢伙心理肯定變態了。居然叫手下把塔爾東庵了,鐵玄大師當時剛好路過就藏在一顆大樹上。

見了如此狀況實在是忍不住了就出手救了塔爾東。想不到在後頭的聊天中塔爾東倒出了一秘密。

說是在皇宮中曾經偷出一張圖來,上面標記著的就是這『鍊氣魂木盒』的設計圖紙。

居說這個是皇宮中的高人研究出來的,專門對付那些魂氣高手的。

當然,塔爾東說自己也不清楚真假,就給了鐵玄。鐵玄很有韌勁,不管信不信,可是他信了。

而且,他已經到了痴迷的地步。只是這種煉魂木卻是很難尋找,不過,還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還真給鐵玄找到了。這種木頭居然藏於崆峒神宮之中。」道奇說道。

「崆峒神宮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莫非就是現在的崆峒派駐地?」

「不是。崆峒神宮跟崆峒派牛馬不相及,根本就不是同一個門派。

而崆峒神宮卻是千媚宮的駐地。這千媚宮聽說全是千嬌面媚的女子組成的門派。

千多年前光是咱們華夏大大小小的門派就不下上千個,而千媚宮雖說是女子組成的,但是,其宮主的武功也是驚人的。

就是鐵玄也不敢冒然進去的,不過,鐵玄是有心人。我不是講過他太有恆心了。

為了得到崆峒神宮的煉魂木,他居然留了頭髮。鐵玄在出家前可也是一美男子的。

後來據說是因為女人的緣故才灰心出家的。鐵玄一留髮頓時就成了美男子,他用了三年時間,終於勾搭上了千媚宮的一個地位較高的長老的女兒。

長老叫萬珠紅。而她的女兒叫萬一紅。千媚宮的人結婚後子女兒都跟著母親姓的,以顯示千媚宮女人主事的地位。

鐵玄跟著萬一紅打進了千媚宮,爾後又用了二年時間終於偷走了一些煉魂木,爾後就失蹤了,自然是回木塔寺當和尚了。

而有了煉魂木還得請高手用煉魂之術按圖紙製作成鍊氣魂木盒。

當時有專門的煉物的門派,就像一些煉丹的門派一樣的。鐵玄傾木塔寺之財才請到高手製作好了這盒子。

當時用在一個低階位,也就是魂離階的高手魂氣試驗過,有效果。

不過,鐵玄終究沒有能禁固雪衣的魂氣。因為。他剛製作好這盒子不久就死了。

後來的主持們雖說都曉得這事兒,但大家都沒有鐵玄的勇氣。因為,天曉得人家雪衣大師會不會有反制的措施。

而我這次才算是真正的讓這盒子發揮了威力的。說起來也是給逼的,沒辦法了。不然。我也不敢動手。」道奇說道。

「對了,這盒子上的黃紙封條有用嗎?」葉凡問道。

「當然有用,光有盒子還不行,盒子就是再密封也會漏氣。而魂氣可是內氣凝聚成的。一漏不就溜了。

所以,鐵玄想到了用煉魂木的木汁作為封存盒子的接縫口,跟我們現代人用蠟封藥丸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用其它的東西估計跟盒子的木質是不相隔的,只有這種煉魂木的木汁才能封口用。

而這種木汁因為是煉魂木的木頭中榨出來的。所以,如果當兵器使用的話撒一把在高手的魂氣之上就能讓魂氣受傷的。

而這一道黃符並不是神棍們搞迷信時搞的鬼畫符,而是由煉魂木的樹皮製作成的。

裡面有著高手的內氣設置的一些屏蔽技術。比如,內氣高手把內氣貯存在這樹皮製成的黃符上,就好像是一個陣法一樣能把盒子鎮祝

只有先解開這樹皮符,爾後再用內氣融解開盒子接縫處的煉魂木樹汁最後才能打開盒子的。」道奇說道。

「樹皮符是不是直接可以用手揭下?」唐城問道。

「那麼簡單的話還能叫高手的樹皮符嗎?」道奇冷笑道。

「那怎麼打開?」唐城問道。

「要打開這樹皮符只有一個人能打開,此人住在江都省的古蘭寺。

因為,當年這樹皮符就是該寺方丈給煉物出來的。而現任方丈叫知覺大師。

他應該就是該寺的傳承人。不然,你沒有按他們的方法揭開這樹皮符的話會不會引爆盒子都難說。

一旦盒子引爆開,裡面的東西也估計全完了。」道奇說道。

「對了,你給我講講空空門的事。」葉凡問道。

「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只是從鐵玄的遺書里看到的。現在好像沒聽說過這個門派。」道奇說道。

「鐵玄的遺書呢?」葉凡問道。

「我藏在枕頭裡的,你們直接可以打開拿到。」道奇說道。

走出來后,唐城問道:「木塔寺怎麼樣處理,還有這個溫杏兒一家呢?難道真要殘了她們不成?溫杏兒剛才被送往醫院時說是願意交出捲走的二個億來,只求能饒他們全家的命。」

「算啦,拿回二個億就是了。溫杏兒也是個可憐的女子,給人當小三當了五年了。

這二個億就給他們二百萬作為安家費吧。更何況,他們在美國還有座別墅。

也夠她們能平安的生活了。至於木塔寺,你查過沒有,他們還剩多少錢?」葉凡問道。

「他們賬面上還剩下一千萬,這些都是以前借著雪衣高僧的名頭搞來的香火費。

而木塔寺大大小小的和尚有一百多號人。這一千萬也夠他們開支上一二年時間了。

我看這二個億就沒必要給他們了。反正都是騙來的錢,咱們是不是也得作些準備。

去找塊大的地皮買下來以後作為咱們這些朋友相聚之地?而紅葉堡在京城繁華地帶,整天多人來來往往的也太顯眼了是不是?

咱們是沒什麼事,就怕有人會亂想是不是?」唐城問道。

「嗯,這個想法也不錯。不過,木塔寺是雪衣高僧以前住過的地方。

看在高僧面上,咱們不能就此毀了木塔寺。這個地方香火併不旺盛,一旦雪衣高僧的舍利子被搬走了就失去了一大塊的香火收入。

這錢就不必還給他們了,但是,咱們得起辦法讓這那一塊的香火錢還能有長久的收入。」葉凡講道。

「那個還不簡單,乾脆搞些骨頭來燒一燒再用內氣整一整不就像是舍利子了嗎?這年月你說這是舍利子就是舍利子,那些圈內人會信的。」唐城乾笑了幾聲。

「這不成騙錢了嗎?」車天冷哼了一聲,一臉鄙視著唐城這傢伙。

「咱們這個也是好心,是想讓木塔寺能長久維持下去。不然,不這樣子搞寺里又沒收入,那豈不要倒了。那樣子一來是不是讓雪衣高僧心裡難過。車天,有些事要懂得變通。你就是一個死腦筋,不但害了木塔寺,而且於事無補。」唐城說道。

「以前他們來參拜時有時好運時會得到雪衣高僧的指點,所以,這個才是那些圈內人願意來砸錢的緣故。

不然,這一個人一次參拜的門票就要30萬。誰也不會痛快著給的。

現在搞了假的舍利子就不可能再出現以前的情況了。這種騙局估計不會長久。」葉凡講道。

「那兩個黃衣和尚不是有著十段能力嗎?到時用內氣隔著樹讓舍利子飛彈幾下整點事出來騙錢還是不難的。

只不過這聲音就難搞報。如果用錄音機傳音估計會讓人警覺。不過,以後門票收便宜些。

一萬塊一次參拜就是了。讓舍利子跳跳也能蒙一些人是不是?

至於會不會遇上高手過來拆穿了那隻能怪木塔寺運道太『背』了。而咱們的心意也盡到了是不是?」這時,吳俊說道。

「那就這麼辦吧,看木塔寺運氣了。」葉凡點頭道。

「葉大,我覺得道奇講得也太乾脆了。是不是其中有鬼?」吳俊說道。

「嗯,我也覺得是有些問題。按理講道奇現在這樣子是咱們搞成的,以先前他的狠勁來講他絕沒這般好心全部幫助我們的。這事奇巧之下關鍵就在於揭開黃樹皮封條這一道上。而他講的那個江都省的古蘭寺是不是有些問題。」葉凡說道。

這時,一個和尚捧著道奇的枕頭過來了。

車天接過後小心的打開了,發現裡面有塊泛麻黑色的羊皮。幾人研究了一陣子后也能看懂個大概意思了。

「鐵玄的遺書上也講了要古蘭寺的方丈才能打開的。」唐城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