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再見一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再見一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能這麼說,你的眼光是高了。但是,在有機會下手的時候多移植一些藥材回來。

逐漸的豐富你的葯園子。而且,藥材的成熟也可以用人工的方式催長。

就像是你的千生缽一般就有摧長的功能。比如,那種綠晶水也有摧長的功能。

沒準兒你運氣好在什麼荒島上得到這種水,那你的葯園子成熟的速度不是大大加快。

也許以前需要幾十年才能成材的藥材有了催生的物質之後幾年就能長成。

我想,這個,也可以作為一個想法好好的研究一下。」厲無崖說道,「而且,你將來的發展前景更大。

現在你手下只有十幾號人,也許將來你的手下擴充到百來號人。

出去辦事總會受傷的,事先配製一些治傷的藥丸,還有突破境界的藥丸,這對於你來講也是要儘早就要處理好的事。

聽說你以前就能配製雷陰九龍丸。這很好。以你現在的功力,配製出的雷陰九龍丸的效果肯定更好。」

「前輩講得對。」葉凡點頭道。

「這樣吧,選藥材基地的事就交給我們兩個老傢伙吧。反正我們最近閑來無事干到處逛逛。沒準有運氣好能找到好地方。華夏這麼大,總會有好地兒的。」厲無崖說道。

「那這事就拜託兩位前輩了。」葉凡說道。

第二天上午,葉老大提著他的生命潛力丸直奔龔開河家裡而去。

「呵呵呵,這一頓轉悠下來收穫不淺吧?」龔開河笑眯眯的看著葉凡手中提著的一個木箱子。好像色狼突然發現了美女似的老眼居然也放彩光了。

「嗯。收穫還不錯。不過,現在全變成了這箱中之物了。」葉凡苦瓜著臉。

「這說明你葉凡同志會辦事嘛。」龔開河笑道。

「這事難辦埃」葉凡說著拿出三個玉瓶子擱在了桌上。

「唉,家裡過年,一家子回來了。算算也有十來口子。」龔開河一句話出來,差點噎了葉老大一下。

這話里可是有話啊,十來口子,豈不是說要十來顆了?

「嘿嘿。龔組,我是想多拿些。不過,妖參王只截了一半下來。

而朴家也留了一半。只能配製這麼多了,當然,我可以再多拿些出來。

只不過,這樣一來可就完成不了首長的任務了。據說那邊有十幾個老人,每人二顆的話也要三十顆是不是?」葉凡乾笑了兩聲。

「算啦,還是先完成任務吧。至於我的份頭,以後再想辦法了。」龔開河擺了擺手。

葉凡又從褲袋裡掏出了兩個玉瓶子。笑道:「這個是額外孝敬給老龔同志您老人家的。」

「噢。對我這麼好。是不是有什麼企圖啊?」龔開河一句話出。葉老大又給噎了一下,狠狠瞪眼了老傢伙一眼,哼。「不要就算啦,我收回。」

「送出去的東西就是潑出去的水。怎麼能收回呢,算啦,我收下了。」龔開河的速度可不慢,內氣一卷,五個玉瓶全到了人家手中。

「收禮也用內氣,開眼界了。」葉凡挪喻道,「頭兒,你就不怕別人講你受賄?」

「你都不怕別人講你行賄我還怕什麼?」龔開河笑眯眯的,「而且,這妖參王的信息還是我提供的。沒有它的話你可是完成不了任務的。所以,你還得好好的感謝我是不是?這個,因此,也算不上受賄,我應該得的提成是不是?」

葉老大徹底被某位同志的厚臉皮所折服了。

「佩服,佩服至極埃老龔同志,我不得不佩服你這厚黑學是怎麼煉成的。」葉凡譏諷道。

「不能這麼說嘛,現在臉皮太薄可是不吃香了。」龔開河居然不以為恥,轉爾說道,「這樣吧,你欠我一個大人情。如今我也有件事需要你幫襯一下。」

「噢,龔頭兒需要幫襯的事肯定是大事。這個,我恐怕能力不及了。」葉凡趕緊往外推了。

「這事你絕對能辦到,而對我來講卻是有著不小的難度。畢竟,部門不同,我也不好老著臉皮去求人是不是?」龔開河說道。

「先講來聽聽,看看我能否辦到?」葉凡知道推不開了。

「我大兒子志軍回到政務院辦公廳工作也幾年了,我想讓他跟著你下去鍛煉鍛煉。玉不琢不成器,一直在京里工作不利於他的成長。」龔開河說道。

「這事對你還不容易,想去啥地方跟政務院辦公廳的秘書長打個招呼不就成了。這下邊的省份多著呢。」葉凡說道。

「這不成,這事我不想麻煩別人。所以,咱們是自己人,只能麻煩你了。」龔開河說道。

「那行,龔頭你說,志軍既然要跟著我,把他安排在什麼部門什麼職位較合適?」葉凡問道。

「志軍嘛現在的級別是副廳,他在副廳位置上也幹了三年多了。所以,你看呢?」龔開河一幅徵求意見樣子。

「橫空集團副廳的位置還是較多的,總部下屬的部門一把手基上都是副廳。

不過,志軍坐副廳位置三年多了。要是調到正廳位置時間當然也是顯得略為倉促了一些。

而且,志軍現在估計就三十幾歲吧。從資歷上講還是略為嫩了一些。

畢竟,正廳跟副廳是一個很大的門檻。如果到橫空集團任個副總就是參照正廳享受了。」葉凡說道。

「呵呵呵,不錯不錯。小葉同志最近的領會能力強了不少。志軍的確是顯得了一些,不過,他工作能力還是不錯的。去橫空擔任個副總應該能勝任。」龔開河笑著看了葉凡一眼,說,「當然,這擦邊球打打也能堵人口食。你小葉同志不是打擦邊球的專家嗎?」

「可是我們副總位置人員全滿,而且,一進去就是橫空集團黨委班子成員之一。

這個名額省里是有定額的,現在的橫空集團常委班子成員由九個擴充到了11個。

而這種級別的幹部考核是由天雲省省委主管的。所以,還得跟天雲那邊通氣才行。

這些還不是主要問題,主要的問題就是咱們名額滿員了。擠不進去。」葉凡講道。

「呵呵,小葉同志太謙虛了。辦法嘛是人想出來的,我相信你會想到辦法的。」龔開河笑道,「志軍跟著你我放心。

你好好的用他,不要怕他累著了。他雖說打小身體根骨不怎麼好,但是,在我的督促之下現在也有著五段身手是不是?

干工作身體絕對能挺得住的。」龔開河說道。

「五段,這不正好可以進組裡為國效力了嗎?」葉凡開玩笑道。自然也要將龔開河同志一軍的,不過,龔開河一聽,居然臉色陰沉了下來。

良久,他嘆了口氣,說道:「這事,來我也是想讓他進組裡的。

不過,他跟你性格差不多。不喜歡乾的事就是不去,我當初也曾經想過用強,不過,他反彈力很大。

也就將就著他了。現在想想也想開了,在政府工作跟在組裡工作也都是為國家效力,只是工作方式不一樣罷了。」

「不好意思,剛才我有些『小人』了。」葉凡表示歉意。

「沒事,咱們去送藥丸吧。」龔開河擺了擺手。

「志軍的事我會想辦法解決,龔頭兒你放心就是了。」葉凡講道,爾後提著箱子跟著龔開河直奔中園海而去。

唐主席穿著豎領的黑青色的中山裝,滿面紅光,看起來氣色不錯。

見了箱子里裝著的50顆生命潛力丸,唐主席大為高興,笑道:「不錯不錯,葉凡同志這大過年的還到處奔波。這些都是為了共和國的元勛們。他們都能健康長壽的話,葉凡同志功不可沒。」

「主席過獎了,這是我作為一名共和國政府工作人員做了自己該做的事。」葉凡謙虛的說道。

「主席,葉凡同志能圓滿完成任務是很不容易的。其中的兇險我就不用說了。

只一個詞——九死一生。雖說葉凡同志現在已經突然先天了,但對於某些古代神秘高手死後留下的一些設置,即便是幾千年過去了,但對於現代人來講還是很可怕的。

葉凡同志就曾經遇上過幾次。而現在冒出來的高手是越來越多了,a組入門的門檻是得提高了。

正如葉凡同志所講的,五段作為a組的入門門檻正合適。而四段的同志可以到獵豹這樣的預備隊伍去鍛煉著。

一旦突破就可以入隊了。而且,葉凡同志是很不容易埃那邊橫空集團有一大攤子事在等著他。

這邊還要為組裡幹事,要不是他身體好,早頂不住了。」龔開河還葉凡人情了。

「是啊,葉凡同志正因為有了這身事才讓他有了更多的精力鋪開在工作上。

說起橫空大規劃我最近剛看過,這個想法很好。而且,我感覺葉凡同志的視野很開闊,理想的層次很高。

這樣一來,以橫空集團為紐帶,可以很好的把天雲省跟滇南兩省接觸得更為緊密。

我想,橫空集團會不會成為第二個麻川奇很有可能。這樣吧,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開年過後,我決定到天雲滇南兩省走走。隨道看看橫空集團的大規劃建設的真正情況。」唐主席說道,龔開河一聽,看了葉凡一眼。

葉凡頓時可是欣喜若狂了。一號首長到橫空集團來逛一圈,就是一句話不講那也是給足了自己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