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機遇跟挑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四十七章機遇跟挑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又添了幾位同志進去。白華江同志也參加,還有姜軍同志急著趕來參加了。」孔意雄拿迴文件后笑道。自然,要給自家『主子』掙點面子回來。

「那我得恭喜這些同志啦?」楊志升一簽完字有些陰陽怪氣,譏諷道。

「這些同志都是好同志嘛。」趙向雲冒了一句,這話可是有些味兒。參加的好同志,那不參加的豈不成壞同志了?

而陽震東曹月等橫空集團黨委班子成員一個個都低著頭,因為,今天他們的表現肯家令葉凡失望甚至憤怒。

他們心裡特不平靜,就怕在葉凡心裡留下疙瘩。所以,一個個有些慚愧,連頭都不敢抬,只是低頭簽名了。

皇龍山莊這名聽來特俗氣,但它也是項南市一個只有圈內人知道的地方,山莊其實就是一座別墅型的大房子,建在一個河灣旁邊。

小溪悄悄流過,在綠樹成蔭中這裡環境非常的優美。而在一個包廂里,幾個人吃喝得正歡。坐主位的就是楊志升同志了。陪客有他的鐵竿,也就是項南市委副書記牛得全同志。組織部長方天明以及市財政局長宋一棋同志,還有市廣電局局長蔡方妹。

蔡方妹是楊志升到了項南市后一手提拔上去的,雖說人到中年,也三十好幾了。但是,蔡方妹以前可是市歌舞團的台柱子,長得頗有姿色。

現在人到中年發福了,那柳葉腰現在成了水桶腰。不過,並沒有使蔡方妹減掉一絲的對雄性牲口的誘惑力。

因為,蔡方妹的大屁股搖擺起來時能晃花人的眼球。畢竟是歌舞團出身的,年輕時學的那點扭屁股舞現在並沒有丟下。

而且,估計在干那事兒時屁股一扭也特別的帶勁頭的。

楊志升到項南不久,也不曉得什麼原因兩人好像有些對眼了。

「痛快啊痛快1牛得全一邊被水煮活魚辣得直掉淚,一邊卻是張嘴叫著。

「啥痛快著牛書記?」蔡方妹瞄了牛得全一眼,嫣笑道。

「不是辣得痛快,你不曉得,今天在橫空集團,一想起葉凡那個窘樣子,我覺得晚上這魚味兒特別的好。」牛得全笑道。因為牛得全也是『申項』組成員之一嘛。

「說來聽聽?」蔡方妹跟宋一棋都好奇得很,說連方天明都張著耳朵著。

「一點小事講來幹嘛。」楊志升說道。

「楊書記,你就讓牛書記講講嘛。」蔡方妹發嗲了。

「看到沒,咱們的蔡妹子撒氣了。」牛得全笑道,引來幾人哈笑開了。

牛得全知道,楊志升當然希望大家聽聽,以出一口惡氣。這種事讓自己的心腹聽聽相當的不錯。

於是,牛得全添油加醋把發生的事講了一遍下來。

「20幾個人就他們五個人舉手,呵呵,咱們橫空大老闆姓葉的同志好像號召力也不怎麼強嘛。」方天明笑道。

「不是不怎麼強,根本就是掉價了。慘葉總同志。差點搞了個孤家寡人了。

包毅是葉凡帶過來的,而伍雲亮是葉凡一手提拔的。至於藍存鈞,老搭檔了嘛,擱不下這張臉皮子。

這三個傢伙肯定得跟上,報恩嘛。就是十分不願意也沒辦法是不是?

倒是龔志軍是剛來的,怎麼就認定葉凡了,這裡頭是不是有些奇巧?」牛得全雖說姓牛,但他還是比『牛』聰明一些滴。

「你知道龔志軍的底細嗎?」方天明問道。

「不清楚,此人是政務院辦公廳下來的。以前都是在京城工作,而葉凡以前是在中辦工作過,也許是這樣子認識的。不過,龔志軍一來就鐵竿跟著葉凡,倒是令人沒想到。」楊志升搖了搖頭。

「可能以前就有交道了。」方天明說道,「不過,白華江怎麼回事。聽說他老子白萬升跟葉凡還有些『間隙』。現在居然如此鐵竿的支持起葉凡來了,這事顯得很怪異埃」

「我也覺得納悶,他開始時還是不吭聲的。後來走出去一陣子后又轉了回去要參加安全委員會了。」牛得全說道。

「那他態度的變化肯定就在出門后這段時間了,估計是打了電話請教了高人了。

對,肯定是問了他父親。既然白萬升跟葉凡不怎麼對付,怎麼又叫兒子去支持葉凡。

今天葉凡如此,白萬升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方天明說道。

「這次葉凡是不是腦子燒糊塗了,這種事他也敢幹。而且,相當的狂妄。

居然敢當作兩省領導講出『今天不要**』這事上來。那肯定是霸道十足。

而兩省領導見葉凡講的事正合他們心意,當然霸道就由他霸道一天了。」蔡方妹說道。

「我看他是被橫空大規劃的勢頭沖昏了頭腦。」牛得全哼聲道,「這傢伙,為了借首長巡視的光以相助申請國家重點工程成功,居然甘冒著背負背不起的責任的風險。膽子也太大了,這根本就是蠻幹嘛。」

「他這也是一種賭徒心理。當然,咱們該乾的工作還得抓緊干。

首長能安全是我們最大的幸福。而且,這事,其實,大家都明白。

如果出一點紕漏的話誰也脫不了干係,只是責任輕重罷了。所以,也必須安全才行。葉凡也許是看到了這一點吧。」楊志升說道。

吃完后各人散夥回去了。

不過,楊志升卻是轉了一圈又回來了。因為,蔡方妹早開好了房間洗乾淨了身子在候著了。

楊志升一進房間,兩團火熱的身子頓時就糾結在了一起。一雙老魔爪早就罩在了蔡方妹那性感十足的屁股上像是在揉麵糰一般抓捏著。

而蔡方妹也極盡的配合著扭擺著她那對男人必殺的『本錢』。

「輕點,快給你抓腫了。」蔡方妹媚眼如絲的發嗲著。更是勾起了楊志升那雄性本能。

這傢伙一把就把蔡方妹給推倒在了床上。兩張嘴像是萬能膠一般『叭奇』著膠合在了一起。兩具身體在玩著推磨的基本動作。

『床震門』事件發生了。

別看楊志升同志都四十好幾了,居然能像壯年小伙一樣讓蔡方妹是喘氣如牛,喊叫聲連天。

最後還是如一團爛泥樣癱在了楊志升的肚皮上,像一隻八爪魚一般的貼著。

楊志升斜躺在床上,抽了只煙過後沖蔡方妹打了個手勢,蔡方妹知趣的進了衛生間。

雖說心裡有些不滿,但知道楊志升的脾氣,有重要電話絕對不會讓她聽的。

爾後楊志升開始打起了電話。他把今天的事向寧志和詳細的彙報了一番下來。

每當遇上橫空集團有大動作時楊志升都會及時向寧志和彙報這事。

雖說省里派駐得有人在橫空集團,但這些人一般都是向省zhngf負責。而寧志和最近對橫空集團最關注著。

所以,倒也樂意表弟隨時像個間諜份子那樣向自己彙報下邊的情況。更何況,普通工作人員接觸不到這種層面的事的。

臨了問道:「表哥,你說說,白萬升如此的決定是不是有些草率了。不過,我總覺得有些怪異。白萬升不會看不出其中的兇險吧。居然還叫兒子往火坑裡跳?」

「你懂什麼,等你能走到白萬升的位置時才能理解的。」寧志長不滿的哼了一聲。

「難道我琢磨錯了?」楊志升問道。

「你是沒錯,但是,你失去了一個大好機會。」寧志和哼道。

「我不明白,這明明是個火坑怎麼又變大好機會了。」楊志升問道。

「你還是不如葉凡聰明,表面上看你們好像是勝利了,這樣子一來可以大大的減輕責任了。

實際對你們來講,個個都被『責任』蒙弊了雙眼。首長巡視,安全一塊根本就不用你們下邊多考慮。

下邊的同志要乾的事就是聽從中警內衛局的安排。你們乾的無非是外圍工作。

而咱們兩個省才是下邊安保工作的主力軍。首長到哪裡,兩個省的警衛人員會跟著去哪裡的。

你們這樣一搞,明天有好事可是全落人家葉凡頭上了。趙向雲更是笨,居然還要求把正式成立委員會的上報省zhngf。

這豈不是逼著省委省zhngf到時給葉凡褒獎嗎?」寧志和說道,「到時,兩相一對比。你們這些怕擔責任的同志可就難堪了。好處沒撈到倒給上級領導留下一個『膽小怕事不敢擔責任』的壞印象。」

「這個,我是怕擔責任。不過,安平峰占友光兩位同志級別可是不低,難道也沒腦子?他們倆位可是省里的重量級人物,難道也看不出其中的竅門來?」楊志升心情有些複雜了起來。

「他們當然看得出,不過,他們跟你一樣,只追求四平八穩。最後還是一個『責任』害了。

而葉凡也看到了這一點,才會講出那般霸道的話來。這件事上,葉凡不是你們眼中的魯莽之輩,也不是蠢蛋。

而他反倒是個『英雄』明白嗎?」寧志和說道。

「唉……」楊志升嘆了口氣,絲絲後悔縈繞著自己了。

「志升,干好工作,別整天想七想八的盡想著跟葉凡如何『劈腿』如何搶『光彩』。你要搶也行,就得以工作出成績來讓省里看到你的能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