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五十章兩省的決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兩省的決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省里也有這個意思,當然,也是我們集體討論的結果。」占友光同志一臉的嚴肅。

「那好吧,既然省里決定下來了我也攔不祝不過,希望這個申請組不要全部撤完。一旦上頭有消息了再組建就來不及了。真到那個時候給搞個措手不及就麻煩了。」葉凡說道。

「留當然要留些同志,我們商量過,每個省留下兩位同志駐點橫空集團申請項目部繼續干一些聯絡工作。」占友光說道。

「各位領導,我們項南市過來的同志也有十來個。我們可是沒辦法留下了。

因為,能進入項目組的同志全是在市裡有擔任重要職位的同志。像建設局局長丁根山,廣電局局長蔡方妹等都是市裡各局的一把手。

市裡下屬局雖說跟橫空集團相比起來單位是校但是,麻雀雖小也是五臟俱全的。

全市這麼大,方方面面的事太多了。像蔡局長一直駐紮在橫空集團,這邊還留下了一個拍攝組跟蹤採訪。

這市裡其它的採訪拍攝任務根本就沒辦法完成了。」楊志升說道。

「楊書記的意思是市裡參加的同志全部撤走?」葉凡看了楊志升一眼,冷哼道。

「沒辦法,不撤都不行了。再這樣子呆在這裡,這裡又沒活干,而那邊又給荒著了。實在是呆不下去了。」楊志升說道。

「撤吧,都撤吧。全撤走。」葉凡口氣重了許多。

「呵呵,對不起了葉書記,以後有事時打聲招呼,我們及時趕回來就是了。」楊志升面掛著勝利者的微笑。

「不必了。這樣吧,兩地市願意留下的同志就留下。可以先掛個名。不願意留下執意要走的,我可是要把名單再修改一下了。」葉凡冷凌的說道。

「葉書記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明白,撤走只是暫時的。難道掛個名都不行?」楊志升臉一板哼道。

「沒辦法,你們掛著個名我們的項目申請組就沒辦法再重新組建是不是?

比如廣電一塊來講吧。你們撤走了。我們是不是另外再組建。一來橫空大規劃的拍攝要一直跟著的,一天都不能中斷了。

以後,也許這將成為歷史。而你們還掛著名而實際上人員不在我們怎麼組建?

那豈不是成了重複組建,在外人眼中豈不是造成的浪費更大了?」葉凡說道。

「這的確是個問題。」占友光點了點頭,跟安平峰交換了個眼色,說道。「要不這樣葉凡同志。

下邊地市願意留下的同志名還掛著,繼續開展工作。實在有事脫不開身的就回去,這名就不用掛了。

能空出位置來你們也好再安排其他的同志接替。這工作當然不能落下了,這是你們橫空集團統籌安排的。

而省里下來的同志絕大部分都要回去了。除了主要領導的名掛著,其他回去的同志名可以撤消了。

這個,也是方便你們重新組建名單是不是?」占友光說道。

「實際上橫空大規劃爭取項目組籌備工作已經完成。材料也遞上去了。留下這麼多人也是浪費。撤走一部分也正常,因為,他們已經完成任務了。我們滇南這邊跟占書記同樣的看法。」安平峰說道。

「我願意兼著項目組的身份繼續開展工作。」這時,藍存鈞說道。

「我跟藍市長的看法差不多,我們江華市雖說離橫空集團建設現場遠了點。我這身體感覺還能吃得消,再兼著幹上一段時間沒問題。」白華江也跟著說道。

「我們在橫空集團總部,兼著項目組身份並不影響我們的工作。我們繼續掛著開展工作。」陽震東這次是態度堅決的跟著葉凡了。曹月跟候斌等人也都表態繼續開展工作。

因為,對他們來講,掛著不掛著影響並不大,因為,他們就在橫空集團總部上班嘛。而且,這掛著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兒。

下午的時候,滇南省過來的同志在安平峰帶領下撤走了。而在項目組上還掛著名的就五位同志。

而天雲省也差不多狀況,至於項南跟江華兩地市基本上的人員都撤走了。

項南市就剩下一個藍存鈞堅持著,江華地區除了白華江以外還有周家生以及軍分區司令戰一剛三位同志掛著的。

昔日轟轟烈烈熱鬧非凡的項目申請組辦公大樓那整層樓里又沉寂了下來。

「葉書記,這些辦公室要不要撤了牌子把原來的同志叫回來就地辦公?」孔意雄跟著葉凡走過了項目申請組臨時頭佔用的那一層的辦公樓時。問道。

「不用撤了,以後還會用的。不過,裡面的同志估計不再是原來的他們了。」葉凡冷哼道。

孔意雄心裡一動,憤然講道:「這些同志也太過份了,見有桃子摘時跑得比兔子還快。這下子見情況有些許變化這溜得也不慢。太不仗義了。」

「正常嘛。無利可圖了耗在這裡還耽誤了原來的工作。那原來的好處豈不給跑了。

這些裡面某些同志嘛,都是想在保證原來好處的基礎上再撈些額外的補償。

不過,最後一看這補償好像是鏡中花水中月了,也就耐不住先撤了。」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建設組的門牌子。

心裡也頗為感慨,這一個月下來,葉凡背負的壓力也是相當大的。

因為,本身這事上頭是沒有苗頭的。主要是葉凡搞出來的。如果這事結果給『黃了』的話,那葉凡必受千夫所指。

而主席巡視回去已經一個多月了,上頭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事,有八成是要『黃了』的前奏。就是葉凡自個兒心裡也沒底。

本來這事是想托龔開河去打聽一下,不過,想想也就算啦。因為,龔開河是不管這方面的。如果硬是人家去打聽,而龔志軍剛下來,那豈不是成了索要報恩了?

時間悄悄來到了五月中旬,上頭還是一點動靜沒有。就是葉凡自個兒都認為這事絕對『黃了』。

而兩省傳來的消息更是讓葉老大有些鬱悶,兩省里某些同志居然指責葉凡同志好大喜功,搞出什麼假場面來爭取什麼重點工程,根本就是在痴人說夢罷了。

橫空大規劃無非就是兩城在搬遷罷了,哪能算得上是國家重點工程。那國家重點工程豈不成了爛白菜隨地可撿什麼滴。

甚至有的同志指出這根本就是葉凡同志在搞個人英雄主義,玩噱頭迷惑上頭領導的。

而最直接的就是兩省省長楊開成跟曲志國兩人的態度好像有些冷淡。

特別是滇南省,連最後兩個同志都給撤走了。滇南那邊下來了張相和同志,正式宣布說是撤出了申請項目組。

天雲這邊雖說還留得有兩位同志在,但是,省政府那邊的趙向雲同志卻是自願請求撤出了申請項目組。

時間又悄悄往前推進了幾天,天雲省這邊最後兩位同志也撤走了。而且,占友光跟風湖寧兩位同志都自動退出了項目申請小組。

而天雲省省委省政府領導同志中其實就剩下一個蓋紹中在堅持著了。

「葉老弟,放棄吧。沒希望的東西你一直要堅持著也不是什麼好事兒。」橫空鎮一個小酒館,蓋紹中跟葉凡單對單坐著喝小酒。

「老哥,我現在是過河的卒子,只能進沒有退路了。」葉凡嘆了口氣。

「你看看,整個項目申請組原來有幾十號人。現在呢,就剩下你跟藍老弟幾個人在堅持著辦公了。滇南省首先全面的撤走了,而現在連天雲省也堅持不住撤走了。」蓋紹中說道。

「不是還有老哥你陪著我嗎?」葉凡笑道。

「呵呵呵,當初我進不來,是老弟幫助了我才進來的。我當然要陪老弟一路走到底了。

它嗎滴,管它呢?就是條黑路咱們也要一路抹黑到底了。老哥我沒什麼想法,老弟你對我不錯。

我蓋紹中絕不做背後拆台的事。雖說省政府只有我一個還在,但也代表著省政府還在這裡支持著你嘛。

這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蓋紹中哼道。

「講得好,咱們哥倆共進退。」葉凡哼了一聲,跟蓋紹中當幹了一杯。

「我是擔心啊老弟,以前兩省領導以為這個有戲,所以連江華項南兩市都規劃了進來。

其目的當然是想搭上橫空大規劃這架馬車。現在形勢不大好,幾乎到了絕望的地步。

我是擔心下一步估計兩省領導又會調整某些方面的政策。比如,把對大規劃的支持又減弱了不少。

這樣子下來對老弟你來講是很不利的。」蓋紹中一臉的擔憂之色。

「要撤都撤吧,就剩下我一個橫空集團干著也光棍一些。」葉凡冷哼了一聲。

果然被蓋紹中言中了,6月15號,滇南省跟天雲省都支會了葉凡。表達的意思就是要調整橫空大規劃所涉及的兩地市歸入的問題。

而且,為了這個占友光跟安平峰兩位同志一起到了橫空集團跟葉凡單獨聊這個了。

「兩位領導,就不能再給我幾個月時間嗎?」葉凡說道,臉色有些陰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