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五十一章罵了你咋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五十一章罵了你咋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同志,到現在都快兩個月了。實在是拖不下去了,咱們給你的時間夠多了,可是上頭一點反應都沒有。為了一個被閑置的項目省委省zhngf覺得沒必要再浪費在這個上面了。」占友光一臉嚴肅,說道。

「是啊,滇南省委的意思也就是要給你減輕包袱輕裝上陣。如果你一直背著這包袱也不利於橫空集團的大發展。

正是為了給你減負省委省zhngf才如此決定的。因為,事太多反倒會扯了橫空集團的后團。

你們已經背負著巨大的包袱了,不能再讓你們背更沉重的包袱。」安平峰講的話好聽得很。

「天雲省這邊也差不多這個意思,兩省省委的意思是你干好橫空集團就是了。至於說原先划拔給你們橫空集團的凌河縣以及皇崗縣兩地就不要調整回來了,還是由橫空集團代管著共同發展。」占友光說道。

「這事一點迴環的餘地都沒有了嗎?」葉凡問道。

「沒有了,這是在省常委會討論通過的決定。這是正式文件。等下子你集中相關的幹部我們宣布一下就是了。」占友光說道。

「那好,我執行省委省zhngf的決定。」葉凡從鼻腔里哼出的這聲音來。這傢伙心裡憤怒到了極點,就要噴發了。

不久,集中了相關人員,兩位領導同志宣讀了兩省的決定。

「兩位領導,我還想繼續留在由橫空集團牽頭搞的申請項目組中工作。」這時,蓋紹中當堂就說道。

「我也是。」藍存鈞跟白華江以及包毅伍雲亮等同志先後表態。

「呵呵,橫空集團內部人員當然可以自行處理。我們省委省zhngf不干涉你們干工作。」占友光笑道。

「我不是橫空集團內部人員,但是,我不願意離開申請項目小組。」藍存鈞說道。

「下邊的同志硬要參加的話我們也不反對,不過,不要因為參加而誤了工作就是了。」占友光說道。

這話里可是有話了。也可以說是一種警告。如果你工作沒幹好,人家就怪罪在這件事上了。

「放心,我會兩頭兼顧著的。」藍存鈞站起來堅決的表態要跟著葉凡的腳步走。

「存鈞同志,你可是要想好了,這可不是兒戲?」跟著一起來的趙向雲這個跟班出聲問道。這個,可是有些赤祼裸的警告了。

「我是**,懂得什麼叫兒戲。」藍存鈞腰竿挺得筆直。對於趙向雲這傢伙時不時的煽點風點火葉系人馬都相當的反感的。

「那行,對於省委省zhngf的決定你不領會了那就這樣吧。到時,你這位同志的態度我們會如實向省委省zhngf彙報的。」趙向雲還搬出省委這來壓人了。

「我藍存鈞堅決擁護省委省zhngf的決定,剛才占書記也講了這個決定只涉及到省委省zhngf的直接領導。

我藍存鈞是省委省zhngf領導下的幹部,但是我是項南市的幹部。

屬於地方上的幹部,所以,我繼續參加也不算是違背省委省zhngf的意志是不是?

再說了,項南市離橫空集團近。並不擔誤我肩上原本的工作。」藍存鈞哼聲道。

「嗯,存鈞同志既然要留下就留下吧。」占友光點頭了。

「蓋紹中同志可是省長助理,是省zhngf班子成員。紹中同志,你還要繼續留下嗎?」趙向雲又轉道逼起蓋紹中了。

「我是省長助理沒錯,不過,我也是橫空集團的董事長。對於集團的決定我這個董事長也是堅決執行的。」蓋紹中倒是找了個理兒出來。

「哼,紹中同志,這是省委省zhngf的決定。你這個省zhngf的班子成員可是不一樣。這腳步可是要跟省委省zhngf保持一致吧?」趙向雲冷哼道。

「我不是講過了,我是雙重身份。」蓋紹中說道。

「蓋助理,我看你還是抽身吧。」葉凡勸道。

「不抽,我是董事長當然得支持你的工作了。這事,我決定了。麻痹滴1蓋紹中火氣上來了。

「你罵誰蓋紹中同志?」趙向雲臉一張,質問道。

「罵你了嗎趙省長,我這是口頭禪。不好意思,習慣了。」蓋紹中聳了聳肩膀,哼,「當然,如果趙省長硬要按在自己頭上的話我也沒辦法。這個,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頓時,場上充滿了火藥味兒。

「你這不是罵我是罵誰了?剛才是我在問你,你回答。蓋紹中同志,不要把天下人都當傻瓜。」趙向雲步步緊逼。

今天抓住把柄就是要好好的整治一下蓋紹中這個土霸王。原因當然很多,其直接的原因就是前次跟風湖寧蓋紹中三人搶項目組身份時結下的。

當時風湖寧是省委決定進去的,而蓋紹中是葉凡推進去的。而趙向雲覺得很難堪,自己這個正牌的副省長居然還沒份頭,還不如一個省長助理。

好像還是人家兩位同志都進項目組了自己是打『醬油』的,是沾了蓋紹中的光,是省委維持平衡的結果。自然,趙向雲心裡一直在窩火著。

「趙省長,人家蓋助理好像並沒有指名道姓吧?連一個『趙』字兒都沒出現的。更沒出現『向雲』兩個字了是不是?」葉凡插嘴說道。

「指桑罵槐都不懂嗎葉凡同志,我不明白你這個橫空集團的大老闆是怎麼當的?

如果連這點都理解不了,那你還得回去學習學習了?」趙向雲把火氣撒向了葉凡。

其實,趙向雲跟葉凡的『間嫌』由來已久了,今天蓋紹中的事無非就是一個導火索罷了。

「我是不懂,趙省長,你給我解釋一下。還有,蓋助理哪一點是指名說你了。麻痹滴,這年月話都不讓人講了是不是?」葉凡冷冷哼道,雙眼盯著趙向雲。

葉老大粗話一出,趙向雲實在忍不住了,地一聲,桌子被他狠拍了一下,整個人站起來漲紅著臉瞪著葉凡,哼道:「你再講一句試試,你這還是一個黨員嗎?你這形象,簡單就是流氓地痞之流。」

「麻痹滴,你這想幹什麼?這裡是橫空集團,這辦公桌可是很貴的。拍壞了的話就是你趙省長也得照價賠償。」葉凡嚓一聲把打火機給扔桌上了。

而且,很奇巧的就是別人的茶杯只是微微抖了一下並沒動作,而趙向雲的茶杯卻是沒動,只是杯里的水噴出來撒了趙向雲一身都是。

「占書記,安省長,你們看,這就是橫空集團的黨委書記、總裁。

這是不是流氓行為。今天我趙向雲好歹也是跟著占書記代表省委省zhngf下來開展工作的。

葉凡同志居然耍橫用茶水攻擊省里領導。今天兩位領導不給我個說法我趙向雲絕不答應。」趙向雲擺老資格了。

「呵呵呵,這倒是奇怪了。你自己把茶杯搞得撒了自己一身這還賴葉總身上了。

人家剛才有動你的茶杯嗎?天下奇聞了,你趙向雲同志這扣帽子的本領蓋某我真是領教到了。

什麼叫黑,什麼叫白,黑可以講成白,白可以講成黑,難道就是如此狀況下搞成的?」蓋紹中陰陽怪氣的笑道。

「對不起各位領導,我剛才的確是有些急了。不過,我只是把打火機扔到了桌了。

這個,好像跟趙省長的茶杯相隔還有幾米距離吧。我這動作是不好,我向各位領導作出檢討。」葉凡貌似還一臉正經。

包毅跟藍存鈞兩位同志聽了差點笑出聲來,這個,肯定是葉老大用內氣隔山打牛的結果了。

「這不是你乾的是誰幹的?」趙向雲給氣糊塗了,瞪著葉凡。

「我葉凡有這能耐的話早就成仙了是不是?趙省長還真以為我葉凡是武林高手,會隔山打牛不成?」葉凡臉一板冷哼道,「今後,我也希望某些同志不要無端的挑事兒。這個,誣衊下邊的同志可是不道德滴。再說了,就是領導也不能如此干是不是?你們看,占書記從不幹這事兒。這其實就是一個品性問題嘛。」

「你……你說誰不道德了?」趙向雲氣得嘴唇都在打閃兒。

「某些同志嘛,我可沒指名道姓,請不要對號入座。」葉凡聳了聳肩膀。

「你……」趙向雲氣得身體抖著,突然,身子一歪貌似要暈倒樣了。

旁邊的占友光趕緊站起扶著他,說,「老趙,別急了。咱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是不是該回去了?」

「各位領導,都到飯點了,我早就安排橫空賓館準備好了午餐。這四菜一湯可不違規的是不是?」葉凡說道。

「你這飯我們吃不下,占書記,我先走了。」趙向雲說道。經趙向雲這麼一搞,占友光跟安平峰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都跟著走了。

「唉,這午餐可別浪費了。」葉凡有些鬱悶。

「浪費啥,咱們自個兒吃了。正好可以借省里領導的東風白吃四菜一湯了。」蓋紹中笑道。

傍晚的時候蓋紹中打來了電話,氣呼呼說道為:「他娘滴,趙向雲這傢伙回去可是把咱們都給告了個底兒朝天了。」

「怎麼啦,是不是上頭來電話問了?」葉凡問道。

「可不是嘛,剛才曲省長來電話了。詢問了上午在橫空集團總部發生的事。而且,也嚴肅的批評我了。」蓋紹中說道。

「呵呵,沒叫你寫檢討都不錯了,批評就批評嘛。」葉凡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