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他不能太過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三百五十三章他不能太過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明白,不過,趙向雲同志也太過份了。人家蓋助理跟藍存鈞同志要繼續呆在項目申請組,這礙著他什麼事了。

愣是要扯出省委省政府的決定這頂大帽子來扣人。這是明擺著要拆我葉凡的台,要把還跟著我葉凡一起的同志全都逼走。

他都欺負我到這個份頭上了,難道還不讓我反抗一下。他就是領導也不能這麼當領導的是不是?

領導也得有領導的胸襟領導的架勢。我看他就是個氣量狹窄的人。」葉凡哼聲道,「更何況,項目申請的事是我葉凡搞出來的。現在我成千夫所指了。

這原來項目申請組幾十號人馬,現在就剩下可憐的幾個人了居然還有人逼他們走。

士可忍敦能忍乎?」

「別跟我之乎者也的,而且,你這話里可是有話埃有話當面講嘛,搞得是個人都能聽出來而自己又不敢開口。你以為天下人都是傻子是不是?」寧志和訓道。

「這個,我是有些怨氣。」葉凡直接承認了。

「對了嘛,有怨氣就要勇於承認。是不是對於滇南天雲兩省決定撤走人員的事有怨言。我跟你說,你向上打聽過這次項目申請的情況沒有?」寧志和問道。

「打聽說過了,卡殼在了政務院。聽說還討論過一次后就放棄了。其中細節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不過,這事,我相信還是有點希望的。所以,我暫時還在觀望,等著上頭的決定。」葉凡說道。

「你呀你,打聽得還是很粗淺的。」寧志和說道。

「難道其中另外因緣?」葉凡一愣,問道。

「你還記得你們橫空集團是不是被你直接開除了一個叫『鐵菊花』的女同志?」寧志和問道。

「是有這麼一個女同志。滿臉長著麻子。而且,不來上班公然鬧事。

最後被我開除了,寧叔你當時還力勸我別這樣子。可以變通把她踹出去另外安排就是了。

我哪時沒答應,主要是為了集團的長遠發展,為了樹立威信。聽說那位女同志還是項南市副市長宋星老婆楊琴的表妹。」葉凡一愣。說道。

「你就記得是他的表妹,可是你知道不知道宋星的老婆楊琴是天雲省老省長張洪東的乾女兒。從小認的,兩人感情很深的。」寧志和哼道。

「難道這件事跟張洪東有關係?我看他也沒那麼大能量阻止吧?畢竟他現在退了是不是?」葉凡恍然明白了一些。

「你以為一個省長是設來擺設給別人看的嗎?幹部能坐到這個位置上,背後會沒有『天線』嗎?那是不可能的。更何況,老省長的兒子張古慶你聽說過沒有?」寧志和哼道。

「聽說過了,哎呀。還真是對上口了。」葉凡驚訝的說道。

「想到關節上啦?」寧志和問道。

「張古慶是政務院副秘書長,居說是協助國務委員鄭松錢同志的工作的。

這事我還真打聽過了,據說政務院領導就是交待給鄭松錢負責的。

本來我也是百思不能理解,鄭松錢跟我好像沒什麼交集,直到現在我還沒當面見過他面呢?」葉凡說道。

「唉,當初不是跟你講過。這裡頭複雜著。」寧志和嘆了口氣。

「可是那天唐主席下來對我們橫空集團的評價很高啊,難道鄭委員就沒看出什麼來?」葉凡問道。

「呵呵,能看出什麼來。唐主席有沒指名道姓說橫空大規劃適合於申請國家重點工程。

你以為你明白的事人家都會明白是不是?再說了,這個可是政務院的事。

唐主席來巡視只是給了你們借勢的機會。能不能成首長是不會管這個的,那得看你的本事了是不是?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唐主席回去後會作什麼指示吧?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那是絕不會的。

大規劃無非也是想打擦邊球罷了。政務院對你們沒興趣也正常。

而且,合情合蘭乙還髯泳桶涯閼飧霾簾蚋打到外界去了。

更何況。我不是講過,能坐到省長位置的同志都是有『天線』的。

這根『天線』你是看不到的,其作用就在於他不是外露的,而是內接的。」寧志和說道。

「寧叔,這事您可以出面解一下是不是?難道真看著咱們的橫空大規劃就此擱在這種層面上了?而且,兩省領導是不是都聞到了什麼味道,所以,連人馬都給撤回去了?這其中到底涉及到什麼?我有些琢磨不透。」葉凡問道。

「唉,聞到什麼那是肯庖彩俏頤淺紛叩腦因之一,二來。我們也著實不想浪費這麼多幹部在你們哪裡。人家手頭上都是有工作要乾的。至於『解』,這件事上我幫不了你。」寧志和嘆了口氣,葉凡能聽出他語氣中的無奈。

「為什麼?」葉凡問道。

「有些事你自己去琢磨吧,這件事就是費家也不會出面的。所以,光靠你自己。八成是沒戲了。

所以,我們才撤人走了。不然,一直讓人駐點著那豈不成了外人看的笑柄?

不如撤了的好,讓這件事隨著時間慢慢淡出大家的視線之中。這對你來講其實是好事。

你想,一直給人盯著你背負的『關注』是不是更多,心裡壓力就更大了。

不過,今天發生的事又把這件事推向了高潮。言盡於此吧,我得休息了。」寧志和掛了電話。

「去它嗎滴1葉凡氣得一腳踢飛了一個石頭,啪地一聲,居然砸斷了一根碗口粗大樹,驚得鳥雀撲騰著拚命的飛走。

費家這條路在這件事上斷了,唐城是不能再叫人家幫忙了。因為前次人家也給搞了二個億了,做人不能太貪。

而且,次數太多唐家人也是有意見的。有些事,不講出來大家都裝傻。真講出來就是『打臉』了。

趙寶剛這一塊估計也不能去麻煩人家。

思來想去,葉凡只好硬著頭皮打了電話給喬遠山。

「這件事你收手吧,因為,它超出了你的能力範圍。」喬遠山說道。

「一點辦法都沒有啦?」葉凡問道。

「如果有辦法的話志和同志早給你辦理了,你應該要琢磨透這其中玄機。這事對志和同志來講也是一件大事,他撒手了你還折騰什麼?」喬遠山說道。

「我就不信找不到解決之路,就是前面是座山我也得搬走了。」葉凡冷哼一聲,著實在些惱了。

「辦法你慢慢想,不過,我的意思是沒必要再去爭取這個。規模小一點就小一點,把它做大做強是需要時間的。

我知道你心氣兒高,想一口吃成個胖子,不過,這事太難了。而且,現在辦事都是靠頭腦,別動你的『拳頭』就是了。

那是武夫所為,你葉凡是個官員。而且,這也不是在格鬥場上。」喬遠山發出了忠告。

喬遠山的忠告並沒能讓葉凡就此停手,這貨反倒是打起精神全面的進入了指揮建設當中。

二天後的晚上,葉凡倒意外的接到了龔開河的電話,笑道:「怎麼樣,小日子過得舒坦不?」

「舒坦個屁,這事還得怪你呢老龔同志?」葉凡沒好氣的哼道。

「噢,啥事要算我頭上。這兩個多月下來組裡並沒安排你出任務。而我可是沒招你惹你是不是葉凡同志?這倒好,讓你休息倒是休息出毛病來了。」龔開河笑問道。

「當初不是橫空大規劃的事,說是可以申請重點工程的。這下子全給黃了。我葉凡現在成了千夫所指了。」葉凡哼道。

「呵呵呵,是不是政務院那邊沒通過?」龔開河好像是在明知故問。

「你估計看在眼中的,就是不幫忙是不是?」葉凡譏諷道。

「其實嘛,解鈴還需系鈴人是不是?」龔開河說道。

「你是說張洪東那邊?」葉凡問道。

「呵呵,張古慶只是協助鄭委員工作的。一個協助人員你理他幹什麼?他嘛,左右不了大局。」龔開河笑道。

「那就是鄭委員頭上了?」葉凡問道。

「對了嘛,直接找正主兒就是了。」龔開河說道。

「怎麼找,我跟他又不認識。人家哪能瞧得上咱這小角色。」葉凡說道。

「咋能說你是小角色呢,其實啊,你沒認識到自己的份量。太自謙可是不好。」龔開河搞了個半截話就說有事掛了電話。

這老傢伙,話都不講清楚點搞得人云里霧裡的。葉凡嘴裡吶吶著,於是打了電話給鐵占雄。

「龔頭兒這是在提點你,相信老弟你已經領會到了。既然要從鄭松錢處下手,那就得了解他的家庭了。

鄭松錢咱們不認識,但他的家庭這麼大,總是有口子可開的是不是?

有些事嘛,不可能家家都沒啥事都幫忙的是不是?」鐵占雄笑道。

「鐵哥知道他的家裡情況?」葉凡問道。

「嗯,我倒是知道一些。鄭委員有兩子一女。大兒子鄭澤國,在軍隊系統工作,據說現在都副師職幹部了。二兒子鄭升明,據說在大學教書。小女兒鄭丹丹,不過二十幾歲,剛學校畢業出來不久。」鐵占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