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八十七章我老畢不是泥捏紙糊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八十七章我老畢不是泥捏紙糊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車軍跟老畢也是對哼了一聲兩人迅速轉身而去,儼然兩隻發情的鬥雞。葉凡的鷹眼餘光自然能感覺得到背後的動作,這貨,自然在心裡直想發笑。

想不到今天這也算是一意外收穫。在孔端集團里畢雲理可是兩大核心之一。

沒準兒這次還是個機會,畢雲理為了爭口氣肯定得去死磕京銀高速。到時拿不下來時老畢肯定會找孔端。

如果連孔端都拿不下來時那就得來求自己了。到那個時候,雪中送一下碳,相信今後,即便是老畢同志不會改投陣營再次站隊。但至少在面對自己某些時候的決定時態度方面絕對會松坊一些了。

「這是個好兆頭啊1葉老大在心裡感嘆了一聲。心說從此後,估計畢雲理同志會心裡長疙瘩的。至於車軍嘛,估計得為囂張而付些代價。

剛回到辦公室王龍東就來了電話,笑道:「今天車軍跟老畢對掐這也算是一個意外的驚喜了。痛快啊痛快。葉書記,你沒看見,車軍那般囂張的人今天那臉比包公還包公。老畢同志估計只想變老鼠鑽洞而去了,哈哈哈……」

「呵呵,這個,兩位同志過j了一些,影響不大好。」葉凡說道,這傢伙,根本就是個假道學。

「車軍脾氣爆燥,肯定把老畢記上心頭了。這心裡一長疙瘩,估計就難消除了。到時,孔端肯定會幫襯著老畢,而車軍一看,連帶著恨上孔端都有可能。」王龍東說道。

「真有那個時候,咱就是中間調停人了。」葉凡說道。

「乾脆各個擊破,把孔端集團從內部瓦解掉。如果能把老畢拉過來,孔端集團估計就差不多了。而孔端勢必恨上車軍,到時,你們兩個一發力,車軍必死也1王龍東這貨肯定一臉的興哉樂禍著。

「就看後續發展了,不過,咱們也不能盲目樂觀。雖說這兩人鬥了幾句,但能坐上常委交椅的同志那一位會是傻瓜?

想把畢雲理拉過來那估計是不可能。不過,今後估計老畢同志跟車軍是尿不到一個壺裡了。

這對我們來講,當然是有利的了。我看,孔端今後就相當難做了。這邊要團結老畢拉住他。

那邊又要照顧到車軍的態度。老孔同志,今天的事也許是他走下坡路的開始了。」葉凡說道。

畢雲理氣呼呼的走進了自己辦公室。

「嗎的,看你囂張到何時?」老畢氣得一巴掌就把掌上的筆筒給掃到了地下滾得滿地都是。

正在秘書收拾時孔端進來了,他說道:「你先出去。」

爾後孔端關上了門,一屁股坐在了轉椅上,說道:「老畢,你今天太衝動了。」

「我衝動,難道我畢雲理天生該受氣。他車軍什麼玩意兒,剛從省里調下來就爬到我頭上了。

這黨內排名是省里安排的,我畢雲理想翻也翻不過來。可是你車軍也不能以此為狂妄的資本。

好歹我老畢在同嶺也幹了不少年頭了,你車軍一個新人,憑什麼如此的狂妄!

你車軍有什麼,還不是扯起某人的大旗在囂張。什麼東西1畢雲理的確生氣了,連嘴唇都在抖瑟著。

「老畢,消消氣消消氣。」孔端走到一旁給畢雲理倒了「星夜醬水庸杯茶,重新坐下后說道,「車軍囂張,那是他本來的脾氣。

此人一向如此慣了,別說你了,就是我老孔他也沒擱在眼中口其實,此人什麼都不是。

我看羅書記對他估計也不怎麼感冒。不過,不管感冒不感冒,但此人曾經是羅書記的秘書這一點事實無法改變。

而且,他跟子羅書記至少有七八年了吧口想想,這其中的關節。咱們沒必要跟這種人生那閑氣。

你看看,今天的事搞得咱們多被動,倒是讓他看笑話了。」

「他不先急我也不會如此急的,是個人都受不了。你說說老孔,他車軍有沒把我畢雲理當盤菜,我又不是他下屬?明擺著嘛,這傢伙幾個項目都沾不上邊所以患紅眼病了。你患紅眼病可也不能拿我畢雲理出氣。我畢雲理不是泥捏紙糊的貨。」畢雲理還是氣難消。

「老畢,咱們還是要從大局出發。你想想,今天你跟車軍如此的對掐下去,對誰最有利,他們全在看咱們笑話。

和氣生財是不是?想想,咱們在好多事上還需要車軍的相助。不然,就憑咱們幾個是壓不住葉凡的。

到頭來他倒過來倒把咱們壓得夠嗆了。你想過那種狀況沒有,真到那個狀況時咱們還有什麼奔頭。

恐怕,連這市政府也得改姓葉凡。今天玉春風的表現太詭異了,我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投入了葉凡懷抱。

或者說姓葉的現在正在拉攏他入伙。不然,葉凡也不會如此的為玉春風爭取利益。

紅谷寨如果真能跟財政部掛勾,這可是一個大香腸。葉凡早看準了這一點。」孔端苦口婆心了。

「利之所趨啊老孔,咱們不能給玉春風這麼大的利益,當然也擋不住他投入葉凡懷抱了。而且,今天看到沒有,葉凡太強勢了,根本就是事先商量好了的。就是火電項目來講,明面上是你的主持,我看具體的好處還不得落在王龍東頭上了。」畢雲理哼道。

「哼,王龍東,他算個什麼東西?至少,在火電項目上,這是市委常委會拍板下來由我孔端挂帥的。

就這一點我是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姓葉的不爭這個了,難道火電項目有什麼貓膩?

我看不出其中有什麼不好之處。即便是爭取不下來,那對我本身也沒多大的傷害是不是?

一旦爭取下來,這可是很大的功績一件。50個億的大項目,不瞞老畢你講,我是很動心的。

到時干成了,也是我孔端人生生涯中的一件大事。我孔端不是個庸官,我真想為國為民幹些事。

當然,我孔端也不是個大公無私奉獻的官員。在為國為民之時當然自身也能得到利益是不是?

這又有什麼錯,所以,老畢,你別跟那傢伙對掐了口好好的把京銀高速的事弄下來。

這其中涉及到的東西也相當的大。你想啊,連羅書記都在關注著京銀高速,一旦能拐個彎從同嶺過來,那你畢雲理可就有了升遷的政治法碼。

所以,我整好火電,你干好京銀高速,咱們齊頭並進,共同打個漂亮仗。

美好的明天還等著咱們,跟一個小屁孩子嘔氣有這必要嗎?」孔端一邊打著氣一邊勸著。

你孔端無非是想我弄下京銀高速好為火電項目開路罷了,話講得好聽,畢雲理在心裡鄙視了老搭檔一句,頭卻是微微點了點,講道:「嗯,不能讓人看笑話了。

這高速項目必要拿下。就是為了爭這口鳥氣我畢雲理也得爭了。什麼政治資本倒是其次了。

人要臉樹要皮,連臉都沒有了這活著還幹個屁!不過,老孔,你放心,我不會跟這小子斗。

但是,他如果真要惹著我,這次我老畢豁出去了。他娘的,這活得太憋氣著那不是白活了。」

「你看你,還是沒看開。看開些,不是跟你講了嗎,跟這種沒素質的人拚啥。咱們只要實實在在的拿到實惠就是了口這種人,真要囂張的話,我孔端有一百種法子讓他倒霉!別以為有著羅撐著就能怎麼樣了是不是?即便是羅也不能蓋了晉嶺這片天。」孔端也顯露出了煞氣。

下午,以陳旭副省長為頭的省政協走巡團一行人到了同嶺市。葉凡帶著市委市政府班子出去迎接了他們。

不過,等了將近一個小時了還沒見到他們人。

「到底什麼時候到?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葉凡皺了下眉頭問旁邊站著的米月。

「一個小時前就說到了,怎麼到現在還沒到。我馬上聯繫一下。」米月說道,不過,剛拿起電話時電話卻是先響了起來。米月嗯啊一陣子的擱下了電話,那臉色相當的難看。

「怎麼啦?」葉凡問道。

「走巡團一行人去紅谷電站了,說是叫你也去一趟。」米月說道。

「走,到紅谷電站。」葉凡一揮手哼道。

坐進車裡后米月臉上閃過一絲憂色,說道:「看來,真給我們猜中了。」

「中就中,看他們能玩出什麼噱頭來。」葉凡冷哼道,掛了電話給包毅,叫他問問留在谷溪壩的幾個幹警那邊是否有什麼新情況。

不久包毅來了電話,說是崔站長帶著紅谷電站的管理層全都到了谷溪大壩。

「果然是沖著我們來的。」葉凡哼道,「包毅,把相關的處理材料等帶上,既然要鬥法,哪咱們就斗吧。

「我早準備在車裡的,馬上趕過去。我倒,難道公安機關抓黑惡團伙都不行。

而且,這夥人還冒充紅谷電站的保安。這次,連紅谷電站都給扯進來,咱們要讓他們好好喝一壺。

不如下手狠點,憑我現在掌握的材料完全可以拘捕崔站長了口如果能當著省政協同志們的面拘了他那才帶勁頭。」包毅說道。

「你有逮捕證嗎?」葉凡問道。

「沒有,檢察院那些傢伙跟遲浩強走得較近。我想,即便是想弄下來估計也得拖上幾天。」包毅有些憤然的講道,「不過,我們可以先拘了他。傳喚到局裡問一下總行嘛。」!~!